第1011章 地对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11章 地对空



    同样大吃一惊的不止板垣征四郎,还有蒋委员长和他的幕僚。

    自从军统报告说,徐锐调了一个团的兵力去主动进攻天长县,蒋委员长和他的几个高级幕僚就在等着看大梅山独立团吃瘪。

    简直是不自量力,你一个团就敢向小鬼子发动反攻?

    不用说,这次反攻的最终结果只能是以惨败而告终。

    为了能够在第一时间得知大梅山独立团惨败的消息,蒋委员长甚至命令戴笠派出潜伏在大梅山的多名特工,伪装成药农或者樵夫,冒着暴露的风险就近监视大梅山独立团的攻击部队,以及时掌握大梅山独立团的最新战况。

    为了看徐锐和大梅山独立团的笑话,蒋委员长也是拼了。

    由于战场环境是在天长县,大梅山军分区的安保力量覆盖不到,所以军统的特工很好的完成了任务,将他们所侦察到的战场情报源源不断的发送回了重庆,然后又源源不断的传输到了统帅部,呈送到蒋委员长和他的高级幕僚面前。

    相比日军,蒋委员长所掌握的毕竟是第二手情报,所以进度相对要落后些。

    这个时候,蒋委员长还不知道大梅山独立团已经打垮了尾崎旅团的步兵第一大队,已经打进了县城,所以呈送到蒋委员长和几个高级幕僚面前的,只是关于大梅山独立团轻松突破西边封锁沟,并且一路势如破竹、向前推进的消息。

    但既便只是这些消息,也足够蒋委员长和他的幕僚大吃一惊了!

    “不到五分钟就突破了封锁沟?”陈诚两眼圆睁,满脸的难以置信,然后回头对戴笠说道,“戴局长,我记得你跟我说过,小鬼子环绕大梅山区修建的封锁沟足有六七米宽,四米深,而且挖出的泥土还在封锁沟内侧砌了墙,连墙带沟高度足有八米,而且沿着封锁沟布满了炮楼碉堡及大小据点?”

    戴笠点头说:“是的,我还让画成了草图。”

    “对对,我见过草图。”陈诚点点头说道,“这样一条封锁沟,说是固若金汤也是毫不为过,可现在你的人却说,大梅山独立团仅用了不到五分钟就突破了封锁沟!我很怀疑,是不是你之前派去侦察的特工撒了谎?”

    戴笠立刻不高兴了,皱眉说道:“陈部长,请不要怀疑我们军统的素养!”

    陈诚说:“那你倒是告诉我,这样一条固若金汤的封锁沟,大梅山独立团是如何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内突破的?”

    戴笠说:“我刚才不是说了,大梅山独立团使用了一种新式火炮。”

    “什么样的火炮有这威力?”陈诚说道,“就是上次大梅山独立团在第二次反扫荡中使用过的所谓的没良心炮。”

    “并不是没良心炮。”戴笠摇头说,“没良心炮不能精准射击,但是据我的人观察,这种新武器可以精准射击,只是两发炮弹,就干掉了鬼子两座炮楼,再两发炮弹,就干掉了鬼子剩下的一座炮楼以及据点门口的环形工事。”

    “精准射击?”白崇禧皱眉说道,“难道是战防炮?”

    “应该不是战防炮。”戴笠摇头说,“这种炮是扛在肩上的。”

    “什么,扛在肩膀上的炮?!”何应钦瞠目结舌道,“老戴,你在说笑么。”

    “我也希望这只是在说笑。”戴笠摇摇头,苦笑说,“然而,这却是事实。”

    “够了!”蒋委员长啪的拍了一下桌案,郁闷的说,“你们就不要探讨这些细节了,现在的问题是,徐锐派到天长县去的这一个团,有没有可能真的打垮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有没可能真的光复天长县?这才是最要紧的事。”

    何应钦、陈诚还有戴笠便立刻闭上嘴巴。

    蒋委员长又把目光投向白崇禧,和声说:“健生,你来说说。”

    白崇禧内心也是十分吃惊,不过这时候,他早已经从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头脑也恢复了冷静,当下说道:“委座,从大梅山独立团可以在五分钟内突破封锁沟来看,我们之前对他们的战斗力评估,存在着很大的偏差。”

    蒋委员长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沉声说:“你是说,有可能?”

    “是的。”白崇禧点点头,说道,“徐锐派去攻打天长县的兵力虽只有一个团,但是考虑到这个团拥有无可比拟的突防能力,所以,他们完全有可能抢在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分散驻扎在各个大小据点的部队聚拢之前,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攻破天长县城,摧毁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的指挥部,旅团部一旦遭到摧毁,则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的残余部队立刻就成了一盆散沙,很容易就会遭到各个击破。”

    “娘希匹!”蒋委员长闻言,便恨恨的将手杖扔在地板上。

    这下好了,原本还等着看徐锐和大梅山独立团的笑话,可是临了,非但没看成徐锐和大梅山独立团的笑话,反而让人家看了笑话!这一刻,蒋委员长的心情简直恶劣到极点,简直比吃了苍蝇还恶心。

    (分割线)

    与此同时,从扬州机场起飞的第一批次、四架九六式战斗机已经飞临天长县上空。

    浅田结人,大尉军衔,是这个飞行编队的指挥官,这个小鬼子是以第一名的成绩从东京航校毕业的,曾经参加过与中国空军的武汉大空战,一个人就击落了十架中国战机,可以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王牌飞行员。

    接到飞行团司令部的命令时,驻扬州机场的第四战斗侦察机中队只有四机待命,浅田结人便立刻率领四架战斗机紧急起飞,飞赴天长县城,十五分钟之后,浅田结人指挥的战斗机编队就已经飞临天长县的战场上空。

    浅田结人指挥着四架战斗机下降高度,透过云层,很快就看清楚了地面的情形,但只见整个战场分为左右两翼,其中左翼战场的日军已经完全溃败,战线已经推进到城内,只有右翼战场的日军还在抵抗。

    浅田结人便立刻转身,给左侧二号僚机发出指令。

    二号僚机的飞行员向浅田结人回了个明白的手势,遂即一推操纵杆,俯冲下去,浅田结人又给三号、四号僚机分别发出指令,三号僚机以及四号僚机便也紧随着一号僚机,侧过机身,向着战场俯冲下去。

    目送三架僚机先后俯冲下去,浅田结人才狞笑说:“支那人,去死吧!”

    下一霎那,浅田结人便也猛的一推操纵杆,座下的九六式战斗机便猛的侧过来,然后带着刺耳的尖啸,向战场俯冲下来。

    浅田结人驾驶的九六式战斗机,几乎是以九十度角往下俯冲,从驾驶舱往下看,广阔的大地就像一堵铜墙铁壁,向着浅田结人驾驶的战斗机猛的撞过来,浅田结人却早就已经见惯了这样的场面,非但不害怕,反而兴奋得哈哈大笑。

    直到距离地面高度只剩下不到五百米之时,浅田结人才奋力前推操纵杆,原本近乎于垂直往下俯冲的九六式战斗机才猛的抬了下机头,改为六十度角继续往下俯冲,然后,浅田结人就摁下了机关枪开火按钮。

    “噗噗噗噗……”安装在机头发动机舱顶上的机载重机枪便立刻猛烈开火,透过玻璃座舱,浅田结人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灼热的子弹在空中划出的轨迹,以及子弹击中地面之后拉出的两道烟尘。

    只见地面上,两道烟尘带笔直的向前延伸,从中国兵的攻击阵形横亘而过,被烟尘带扫中的中国兵便纷纷栽倒在地,浅田结人甚至可以看清楚高速旋转的子弹将中国兵的身体整个撕裂开的场面,当即兴奋得哇哇大叫。

    “给我去死,统统给我去死,去死!”

    “死啦死啦,哈哈,中国人,西内!”

    浅田结人紧紧摁住机关枪的发射按扭不放,直到战斗机距离地面只剩不到五十米,浅田结人才又猛的摁下了投弹按钮,悬挂在机腹下的一枚二十五公斤的航弹便呼啸着落下,然后浅田结人才用力将战斗机拉升。

    在战斗机急速向上升起之时,浅田结人扭头回望,只见刚刚投下的那枚航弹已经轰然炸开,火光之中,浅田结人隐隐可以看到几具断烈的残肢正在飞舞,甚至于还有一杆断裂的步枪,正高速的旋转着,向他驾驶的战斗机飞射过来。

    浅田结人见状非但不惊,反而喔喔怪叫起来,眼看步枪残骸就要击中战斗机机翼,浅田结人猛的往右一拉操纵杆,接着往左迅速回正,座下的九六式战斗机便立刻做出了一个酷炫的钟摆机动,步枪残骸便紧贴着翼尖飞掠过去。

    浅田结人驾机升空之后,发现三架僚机已经重结完成了编队。

    当下浅田结人又给三架僚机逐一发出指令,那三架僚机的驾驶员纷纷回了一个明白的手势,然后逐一驾驶着战斗机向战场俯冲下去,浅田结人却不紧不慢的调整了一下姿态,然后也驾驶着战斗机俯冲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