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4章 又一个少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14章 又一个少将



    徐家跳,苏中军区前敌指挥部。

    因为心情大好,栗司令员甚至都开始在吹口琴了。

    栗司令员没任何理由心情不好,因为战场形势的发展比他预期中还要好。

    老实讲,在这次战役开始之前,栗司令员的内心还是有些隐隐的担心的,他担心大梅山军分区的三团没办法快速打垮驻守天长县城的两个步兵大队,一旦大梅山军分区的三团没办法快速打垮鬼子,一旦局面演变成僵持,那他们苏中军区的压力可就大了。

    因为这意味着,他们苏中军区的三个主力团要在战场的南北两翼与盱眙、扬州方向过来增援的鬼子进行长时间相持作战,自从进入江北后,他们二支队无论是兵力还是战斗力都有了非常大的提升,装备也是改善了不少,但要说仅凭三个团的兵力就能跟鬼子一个旅团甚至一个师团打平手,栗司令员还是不敢想。

    所以这次战役的胜负关键就是,能否快速歼灭驻守在天长县城的小鬼子。

    值得庆幸的是,何书崖的三团并没有让人失望,进展非常神速,这一来,他们苏中军区的压力也就锐减。

    也正是因为这,栗司令员才有心情吹口琴。

    王必承团长兴匆匆走进指挥部,对栗司令员说道:“司令员,从扬州方向赶来增援的鬼子援军已经被一团挡在大仪镇附近,鬼子猛攻了半天,竟不得寸进,还被老叶的一团抓住机会打了个反击,击毁了好几辆坦克,娘的,真是过瘾!”

    “是吗?”栗司令员闻言大喜,又道,“还击毁了好几辆坦克?”

    “可不?”王团长兴冲冲的说,“老叶派来的通信员刚刚说了,军部下发的那什么火箭筒太厉害了,这玩意儿不仅轻便,单兵扛着就能发射,关键不像迫击炮、掷弹筒是曲射,而是跟战防炮一样的直射,打得贼准。”

    顿了顿,王团长又紧接着说道:“不过我原以为,这火箭筒也就是打炮楼据点管用,却没想到还能用来打坦克,这下咱们可是再不用怕小鬼子的铁王八了!有了这火箭筒在手,鬼子来一辆咱们就打一辆,来二辆咱们就打一双!”

    “不只。”栗司令员微笑着说,“火箭筒还能打飞机!”

    “飞机?”王团长瞠目结舌道,“司令员,真的假的?”

    “我还能骗你不成?”栗司令员微笑着说,“就刚才,通讯队接到徐司令员的电报,说他们军分区的三团利用火箭筒的集火射击击落了鬼子的十一架斗机,打到最后,从各个机场飞赴天长的鬼子飞机都不敢俯冲了。”

    “娘的,这火箭筒既能打炮楼据点,又能打坦克,还能打飞机,简直就是宝贝啊!”王团长一边说,一边摩拳擦掌,“老子都有些等不及想要试试这火箭筒的威力了,他娘的,看着别人打得热闹,咱们三团却只能看着,也太没劲了。”

    “看你急的。”栗司令员摇了摇头,再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然后说道,“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徐司令员那边既便还没有把活干完,估计也是差不多了,而且盱眙、扬州方向的鬼子援军也不可能再打过来了,你们三团可以动手了!”

    “真的?”王团长闻言大喜过望道,“司令员,那我可上了!”

    “上吧!”栗司令员摇摇头,微笑说,“天长县内足有大大小小一百多个据点,够你们三团忙一阵的了,明天傍晚前能全拿下不?”

    “就这么点鬼子,还不够我们三团塞牙缝的,司令员你等着,明天天亮之前我们三团就一准把活给干完了。”话还没有说完,王团长人就已经到了门外,然后翻身跨上战马火急火燎的奔着三团集结地飞驰而去,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个王老虎。”栗司令员摇摇头,还真是个急性子。

    (分割线)

    天长县城,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司令部。

    通信兵流水般走进来,将各种噩耗流水一般报上来。

    “报告,步兵第五大队所属步兵第二中队遭到重创!”

    “报告,步兵第三大队在城西夏庄遭到支那军阻击!”

    “报告,步兵第四大队所属步兵第一中队遭到支那军反突击,已经溃败!”

    “报告,从盱眙县来援的独立混成第十四旅团所属步兵第一、第二大队,在马坝镇遭新四军阻击,恐无法及时赶到。”

    “报告,从扬州来援的步兵第十一联队在大仪镇遭到新四军之强力阻击。”

    “报告……”当又一个通信兵匆匆进来准备报告时,尾崎义春终于爆发了。

    尾崎义春劈手将面前大板桌上摆放着的所有电报扫落在地,大声咆哮道:“够了!”

    “轰隆!”尾崎义春话音未落,一发火箭弹便打在旅团司令部所在的大楼,一下就将大楼天台以及三层削掉了大半,剩下的一、二层顿时间也是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可能倒塌,土井淳平抢到尾崎义春面前,请求尾崎义春赶紧撤离司令部。

    尾崎义春却一把将土井淳平推开,冷然说:“给我滚!”

    土井淳平一个踉跄然后迅速站稳,惨然说:“旅团长?!”

    尾崎义春却拍了拍军装上的灰尘,然后拄着军刀,大马金刀的在大板桌后的太师椅上坐下来,然后对身边对面的通信兵说:“记录一下电文。”

    “哈依!”通信兵重重顿首,再打开文件夹,拿起铅笔。

    “轰隆……”又一发火箭弹打在了司令部大楼的右侧,将司令部的右半边大楼当场炸塌,里边的作战室以及机要室顷刻消失,在里边办公的十几个作战参谋及女机要兵来不及跑出,就被倒塌下来的断垣残壁给活埋了。

    土井淳平看了看头顶已经开裂的天花板,脸色越发忧虑。

    尾崎义春却是毫无反应,看着手表说道:“第十二军司令部:职率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之步兵第一、第二大队,与大梅山独立团激战,敌之火力极凶猛、攻势极凌厉,及至下午四时二十六分,步兵第一、第二大队已伤亡殆尽。”

    “哒哒,哒哒哒哒……”这个时候,司令部外忽然响起激烈的机枪怒吼。

    土井淳平越发神情惨然,因为这意味着大梅山独立团已经打到司令部外。

    尾崎义春却还是毫无反应,继续口述电文:“援军久候不至,航空兵又遭重创,职自知已无法久持,遂在此向帝国、向天皇陛下诀别,职及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所有将士,虽死无悔,并祝帝国国运昌隆、天皇世系千秋万代……”

    “轰隆!”又一发火箭弹呼啸着钻墙而入,轰然爆炸。

    在猛烈的爆炸过后,原本就摇摇欲坠的司令部大楼残骸终于轰然倒下来,将尾崎义春以及土井淳平等人活埋其中,不过,废墟之中,却依然隐约传出来狂热的咆哮:“大日本帝国万岁,天皇陛下万岁!万岁!万岁!万岁!!”

    一连喊了三声万岁,那个声音才沉寂下去。

    然后,又过了片刻,等废墟的烟尘散尽后,记录电文的那个通信兵却奇迹般的从废墟中爬出来,然后走进旁边仍未倒塌的通讯室里,坐到电台前,将尾崎义春口述的电文先转译为点划符,然后按动按钮拍发了出去。

    (分割线)

    南京,第十二军司令部。

    板垣征四郎神情阴郁的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假山久久不语。

    终究还是大意了,原以为徐锐只是出动了一个团的进攻部队,根本就不可能对驻守天长县的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构成威胁,却万万没有想到,徐锐的这一个团,竟然就像一把锋利的尖刀,一下就打到了天长县城外。

    太快,实在太快!快到尾崎义春来不及收拢分散在各个据点的部队。

    冤枉,实在太冤!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的全军覆灭,实在是太冤枉!

    尽管,直到现在,尾崎旅团都还没有被真正的歼灭,但是板垣征四郎却很清楚,尾崎旅团被歼灭已经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随着盱眙、扬州方向的援军受阻,随着第三飞行团的战斗机中队以及轰炸机中队遭受重创,尾崎旅团的覆灭已经是不可避免。

    果然,没过多久,第十二军参谋长青木重诚就神情凝重的走了进来。

    “司令官阁下!”青木重诚重重顿首,说道,“刚刚接到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司令部通讯处的渡边少尉发来的诀别电报,你要不要过目?”

    “不必了。”板垣征四郎摆了摆手,颓然说,“转发大本营及皇室吧。”

    “哈依。”青木重诚一顿首,转身扬长而去,不过临出门之际,却听到身后传来板垣征四郎的幽幽一声叹,“尾崎义春,又是一个少将,这是殁于徐锐手下的第几个将官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第十四个了吧?如果算上被俘的,以及因为在徐锐手下吃了败仗而自裁的,则应该是第二十个了!二十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