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5章 又是全歼-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15章 又是全歼



    天长县城,战斗已经结束,三团已经在打扫战场了。

    废墟之中,一个鬼子兵正在挣扎,不时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下一刻,一把白森森的刺刀就从斜刺里刺过来,噗的一声就从那个鬼子兵的心口刺了进去,那鬼子兵便瞬间瞪大了眼睛,然后微微的抽搐了两下,便寂然不动了。

    确定鬼子兵已经死得透了,雷鹏才抽出刺刀。

    看到刺刀上沾染上了血迹,雷鹏便又蹲下身,就着鬼子军装擦干血渍。

    一边擦拭血渍,雷鹏一边大声说:“都听好了,给我睁大眼睛看仔细了,不要漏过了任何一个小鬼子,都他娘的杀了。”

    “是!”周围的老兵轰然应喏,越发仔细的打扫战场。

    杂乱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雷鹏回过头看时,只见徐锐、何书崖带着各自的警卫员大步走了过来。

    雷鹏便赶紧挺身立正敬礼:“司令员,团长!”

    徐锐和何书崖回了记军礼,然后何书崖问道:“雷营长,伤亡情况如何?”

    “还好。”雷鹏答道,“鬼子的独立混成旅团的战斗力,比起他们的常设师团来,那可是差太远了,无论是装备、训练还是技战术素养,根本就不在一个水准之上,这一仗,咱们赢得很轻松,伤亡也不大。”

    何书崖皱着眉头又问:“不大是多少?”

    雷鹏呃了一声,答道:“死了有五十多个吧,受伤的有一百多个。”

    何书崖点点头,这样的伤亡数字还可以接受,接着问道:“弹药消耗呢?”

    雷豹挠了挠头,答道:“那个反步兵定向雷虽然威力巨大,但没怎么用,因为小鬼子在吃过几次亏之后就不敢反击了,所以根本就用不上,子弹什么的也都还算好,就是那个火箭弹好像就剩下一百多发了。”

    “你这个败家玩意儿!”听到这话,何书崖还没有说什么,徐锐就先火了,“配给你们营的六百发火箭弹,就只剩下百多发了?”

    凭着徐锐费尽心机才截夺回来的五千枚引信,大梅山兵工厂造了五千发火箭弹,这其中的三千发火箭弹上缴给了新四军军部,军部又下发给了新四军的各个支队以及军区,苏中军区的火箭筒还有火箭弹就是这么来的。

    徐锐还是做了小动作,没有按规定上交八成,只交了六成。

    为了确保打赢这一仗,徐锐足足准备了十个基数的火箭弹。

    火箭组的一个弹药基数是十发,这个弹药基数是根据火箭小组的构成定的,一个火箭小组六人,除了携带火箭筒的组长,还有副组长以及四名组员,这五个人每人背负一个弹药箱,每个弹药箱内装有两发火箭弹。

    所以,火箭组的弹药基数是十发。

    那么十个基数就是一百发火箭弹!

    三团的步炮营总共装备了十八具火箭筒,十个基数就是一千八百发火箭弹!几乎是一下子就把大梅山军分区的弹药储备给耗光了。

    所以,这攻势作战真不是说说的,消耗是真大!

    别看大梅山根据地的形势很不错,但仅仅只是动用一个团的兵力发动了这么一次小规模的攻势,就几乎耗光了整个战备仓库。

    这攻势作战,还真不是嘴上说说的。

    也正因为这,当蒋委员长他们听说徐锐居然要主动进攻时,才会那样的吃惊。

    徐锐也知道打攻势作战消耗巨大,但是消耗这么大却还是有些出乎他的预料,所以立刻就有些急眼了。

    “司令员,这你可是不能怪我们。”雷鹏叫道,“刚才打飞机的时候你也看到了,一次集火就是十发,除了雷排长和小浑蛋,后面的那九架鬼子飞机都是靠着集火打下来的,一次集火就是十发,九次那就是九十发呀!”

    “那也才九十发,还有五百发呢?”徐锐怒道。

    雷鹏却理直气壮的说道:“小鬼子还有那么多碉堡以及明暗火力点呢,都要靠着火箭筒一个个的敲掉,司令员,我们九营已经非常节约了,好歹还剩下了百多发,你去七营还有八营看看,看他们还剩多少发?”

    徐锐的脸便立刻垮下来,生气说:“一个个的,也不知道省着点儿用,真当咱们大梅山军分区现在是地主老财?火箭弹打不光还是怎么着?真是不当家不知道柴米贵,你们知道老子弄回这批引信有多不容易?”

    徐锐是真的有些生气了,或者说急眼了。

    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批火箭弹有多宝贵!

    用来购买这批引信的钱就不说了,自从得到了那笔黄金之后,现在大梅山军分区是真不缺钱,但是要想把这批引信运回来,是真不容易!更加糟糕的是,第二批引信还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运抵上海,更不知道还能不能运回大梅山根据地。

    火箭筒这玩意威力是大,无论对付鬼子的炮楼,还是对付鬼子的坦克,或者是对付鬼子飞机,都非常管用,问题是,如果没有足够的引信,大梅山兵工厂根本就生产不出足够的火箭弹,没有火弹弹,生产再多的火箭筒也是烧火棍。

    (分割线)

    徐锐因为消耗太大而心情不好,甚至连全歼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带给他的快感也是大打折扣,只不过,当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被基本全歼的消息通过军统情报网,传回到重庆统帅部时,蒋委员长和他的高级幕僚却是顷刻间炸锅了。

    虽然,当之前军统传回消息说,大梅山独立团势如破竹不可阻挡之时,蒋委员长和他的高级幕僚就已经预见到徐锐这次很可能又要打胜仗,但他们还是没有想到,徐锐的部队这么快就赢下这仗,而且结果又是全歼!

    “全歼?又是全歼?!”蒋委员长瞠目结舌道。

    蒋委员长已经懵了,或者说麻木了,这已经是大梅山独立团的第几次全歼了?

    似乎从重藤支队起,大梅山独立团全歼鬼子联队一级甚至旅团一级战斗单位,就成为了常态,什么时候要是大梅山独立团跟小鬼子交战,最后却没有全歼鬼子一个联队或者是一个旅团,这反倒是意外了。

    这个徐锐,是真的能打仗啊!

    何应钦、陈诚、白崇禧几个高级幕僚也都傻了。

    过了好半晌后,白崇禧才阴声说道:“委座,这个徐锐不能留了。”

    “是啊,委座。”陈诚打了一个冷颤,说道,“这个徐锐是真不能留了,现在就连鬼子都拿他没任何办法,长此以往,怎么得了?”

    蒋委员长闷哼一声,说道:“辞修你刚才也说了,现在就连日本人都拿他没办法,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呢?难道指望李默堂的三十二集团军?或者指望苏鲁战区的部队把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给彻底消灭?问题是可能吗?”

    如果说这之前,蒋委员长还存有一丝侥幸心理,认为出动足够的军队就能消灭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的话,那么现在,蒋委员长就已经完全的认清了残酷的现实,连鬼子都打不过徐锐的部队,作为鬼子手下败将的国民军就更没可能。

    陈诚便立刻沉默了,因为蒋委员长说的都是实情。

    一直没有做声的戴笠忽然说道:“委座,真要想对付徐锐,其实也还是有办法的,因为徐锐有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好色!”

    “雨农你的意思。”蒋委员长沉声说道,“使用美人计来策反他?”

    “策反恐怕是不可能的。”戴笠摇头说,“像徐锐这样的人物,是绝不可能会被区区美色所左右的,但是派一个姿色过人的杀手潜入大梅山,借机接近徐锐,然后伺机行刺,却还是有可能的,徐锐再是厉害,也防不住枕边人下杀手。”

    蒋委员长把目光转向陈诚还有何应钦,沉声问道:“辞修,敬之,你们觉得呢?”

    陈诚说:“委座,卑职觉得可以试一试,既便是最终失败,再想别的对策也不迟。”

    蒋委员长又把目光转回到戴笠的身上,又问道:“雨农,那么你可有合适的人选?”

    “倒是有一个人,卑职觉得很是合适。”戴笠点点头说,“此女双十年华,乃是上海滩有名的名媛,还曾上过良友画报的封面女郎。”

    “那你就去办。”蒋委员长一锤定音说,“不要有什么顾忌。”

    “是。”戴笠敬礼说,“卑职一定把事情办好,绝不叫委座失望!”

    “去吧。”蒋委员长挥手示意戴笠先离开,然后叹息一声,又对陈诚、何应钦以及白崇禧三人说道,“说起来真的是令人难以置信哪,徐锐以区区一个团的兵力,居然就敢于向日军发起反攻,而且最后还打赢了,而且还全歼了鬼子一个旅团!”

    顿了顿,蒋委员长又喟然说:“再对比一下我们的国民军,我真是失望哪。”

    何应钦、陈诚和白崇禧都没有吭声,蒋委员长却继续在那里大发感慨:“这样一员骁勇善战的虎将,怎么就跟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