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0章 徐锐的决心-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30章 徐锐的决心



    几个小时之后,冷铁锋得到消息从训练营赶回司令部。

    徐锐这次并不打算通知冷铁锋,因为狼牙的强敌将至,徐锐不想在这个时候去打扰狼牙的训练,但是王沪生在看过徐锐的作战计划之后,却认为没有狼牙的参与是不行的,所以偷偷派人通知了冷铁锋。

    “你怎么回来了?”

    看到冷铁锋走进来,徐锐不由得蹙紧了眉头。

    冷铁锋没理会徐锐,而是自顾自走到桌前倒了杯热水,一杯热水落肚才舒了口气,淡淡的说道:“你要向大别山的第三十二集团军实施全面攻击,不得首先对第三十二集团军的司令部实施斩首战?可说到斩首战,没我们狼牙参与怎么行?”

    “这次用不着你们。”徐锐说,“我把淘汰下来的侦察兵集合起来就足以完成任务,你现在就给我回训练营去,你们狼牙大队现在的任务就是训练,一定要争取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训练成军,以应付即将到来的强敌。”

    “老徐你放心,耽搁不了训练。”冷铁锋却一屁股坐到徐锐对面,又说,“正好第一阶段的训练已经结束,我正发愁怎么搞阶段测试呢,这可巧了,正好借助这次行动的机会,给这帮骄兵悍将来一次阶段性的考核。”

    冷铁锋把话说到这份上,徐锐便也不再多说。

    因为徐锐明白,这次行动有狼牙跟没有狼牙,效果是完全不同的。

    冷铁锋顿了顿,又说道:“不过老徐,有句话我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徐锐闷哼一声,冷然说:“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不该说,那就别说了。”

    冷铁锋嘎一声,险些被徐锐给噎死,不过最后还是把想说的话给说出来了:“老徐,这次行动可不比上次,上次是三十二集团军挑衅在先,我们属于正当防卫,所以不怕把事情闹大,可这次三十二集团军并没有惹咱们,惹咱们的是马步芳那王八羔子。”

    徐锐缓缓抬头,看向冷铁锋的目光瞬间变锐利:“是老王找你来当说客的?”

    “这还真不关政委的事。”冷铁锋摇摇头,坦然的说道,“政委刚才见了我就只说了一句,让我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参与到这次行动。”

    徐锐的目光便缓和下来,点头说道:“那你又是什么意思?”

    冷铁锋说:“我的意思是,冤有头债有主,既然招惹咱们的是马步芳,那为什么不直接找马步芳算账?正好马步芳还跟我们党有旧仇,就趁这个机会,新债老账一起算,把青马的根都给拔了,一来报仇雪恨,二来呢震慑宵小,岂不是好?”

    “老兵说的对,这个事,就该去找马步芳!”冷铁锋话音刚落,王沪生也从作战室的门外走了进来,又说,“三十二集团军又没惹咱们,而且我得说一句,李默堂上任之后,跟咱们之间可说是井水不犯河水,所以真的没必要去招惹他们。”

    冷铁锋又说道:“老徐,你是不是担心距离太过遥远?这个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咱们不是有加运输机么?以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的航程,足够把我和狼牙大队最精锐的三十名队员送到西宁,然后再降落在延安机场。”

    王沪生点头说:“就是,直接坐飞机去西北,老兵和狼牙明天就能够降落在西宁,然后趁马家军缺乏防备,一个突袭就能把马步芳的老巢给端了。”

    “然后呢?”徐锐问道,“端了马步芳的老巢之后呢?”

    “之后?”王沪生说道,“之后当然是什么事情都没了,在领教了狼牙的厉害后,还有谁敢不开眼,再来招惹咱们?那么从此之后,咱们的物资就可以安全的通过西北公路运送至延安,再从延安运输到咱们大梅山。”

    “老王,你把问题想太简单了。”徐锐摇了摇头,说道,“只杀一个马步芳,解决不了问题,甚至就是把马家军都给灭了,也是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因为死一个马步芳,还有马步青呢,还有马鸿逵,还有马鸿宾呢,就算剿灭了青马,也还有宁马呢,就算再把宁马也一并剿灭,陕西还盘踞着胡宗南的第一军呢,你们还能把胡宗南也剿灭了?”

    王沪生便沉默了,凭借狼牙的渗透,奇袭西宁端掉马步芳的老巢并不困难,但是要想把整个青马都给剿灭,那就绝无可能了,至于连宁马、胡宗南第一军也一并剿灭,那就更是天方夜谭了,何况就算真的有这个能力,也绝对不能这么做,因为真要这么做了,小日本只怕做梦都能够笑醒吧?

    “所以,杀马步芳解决不了问题,苏联提供的物资还是到不了延安,更到不了咱们大梅山!”徐锐沉声说道,“问题的根本还在于蒋委员长,只有把蒋委员长打服了,只有蒋委员长今后再不出幺蛾子了,这事才能算了。”

    顿了顿,徐锐又说:“当然,这绝不意味着我们就要放过马步芳这王八蛋,等先解决了眼前的麻烦,腾出手来再去收拾他不迟,到那个时候,不仅要这王八羔子把从我们这里抢走的物资吐出,还要把三年前西路军的血债也一并偿还。”

    王沪生说:“打马步芳我没有意见,可是三十二集团军……”

    “三十二集团军难道就真的无辜吗?”徐锐打断了王沪生说,“别的不说,就只凭他们配合小鬼子对我们大梅山实行经济封锁这一条,李默堂在开会时,甚至公然喊出不让一朵棉花、一粒大米进入咱们大梅山区,难道就无辜?”

    王沪生再一次沉默了,因为徐锐说的是事实。

    自从万相云遭到解职,自从李默堂担任第三十二集团军代司令之后,跟大梅山军分区之间的军事对峙是缓和了,但是对大梅山根据地的经济封锁却反而加强了,李默堂也确实在大会上说过不让一朵棉花、一粒大米进入大梅山的话。

    所以,严格的说起来,李默堂也并不是真的无辜。

    沉默了片刻之后,王沪生又弱弱的说道:“可是,老徐,这毕竟属于是咱们主动制造事端、挑起摩擦,你有想过这么做的后果没有?”

    听到这话,冷铁锋的目光也立刻落到了徐锐身上。

    徐锐点头,沉声说道:“我有想过,真要是把国民政府的大别山边区给打下来,真要是把李默堂的第三十二集团军给一锅炖了,这肯定属于严重的政治事件,等事件平息,我这个司令员只怕也是当到头了,搞不好还要枪毙。”

    “枪毙肯定是不至于。”王沪生说,“但撤职是肯定的。”

    徐锐说:“但就算是枪毙,我也要拿下大别山,把三十二集团军给一锅炖了,这次要是不能把国民军打痛,蒋委员长就不会长记性,就算这次的事件平息了,再有下次,蒋委员长还是会再出幺蛾子!要么不打,要打就打得他疼入骨髓,让他永远忘不了这滋味,这样等下次再有机关,蒋委员长才会懂得三思而后行。”

    “那行,老徐,我支持你!”王沪生说,“军部那里,我会去分说!”

    王沪生心中已经有了决定,这次的行动,无论最后产生什么样的政治后果,他都一力承担,无论如何也要把老徐保住,大梅山军分区离开了谁都行,没有了他王沪生,换成李沪生杨沪生接着当政委,但是,唯独离不了老徐!

    大梅山军分区要是没了徐锐,那就不再是大梅山军分区了!

    徐锐知道王沪生心里怎么想,也没有多说,现在考虑这些还有些早,但还是那话,就算是拼着司令员不当,就算被枪毙,这次也必须给蒋委员长一个痛入骨髓的教训,不然,蒋委员长还会一而再再而三出幺蛾子。

    因为,这一点已经在原来的那个时空印证。

    在原来那个时空,第一次******平息后,没过多久又出了第二次******,甚至还发生了皖南事变,导致七千新四军将士没有死在小鬼子的枪口下,却倒在了同胞枪口下,徐锐绝不允许这样的历史惨剧再发生!

    就算拼着命不要,也要阻止这类惨剧发生。

    深深的吸了口气,徐锐大步走到了沙盘边。

    摸拟沙盘边,司令部的十几个作战参谋已经将三团、要塞团、警卫团、炮兵团以及装甲第一团的最新进展标注上去,徐锐定睛看去,只见三团已经进入到霍邱县,警卫团已经进入到舒县,要塞团和装甲团也已经进至肥西镇。

    既便是行动最为迟缓的炮兵团,也已经进至肥东镇。

    按目前进度,在明天天亮之前,各团基本可以进入指定区域。

    再抬起手腕看表,只见时针已经指向凌晨四点二十,再有一个半小时,天色就差不多亮了,当下徐锐又回头对冷铁锋说:“老兵,集合部队吧!”

    冷铁锋却嘿然说:“部队早就完成集结,就等你下令了。”

    “行,不愧是狼牙。”徐锐点头,又说,“走,去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