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4章 重庆的反应-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34章 重庆的反应



    让我们先把时间拨回到今天清晨。

    今天一大早,蒋委员长刚起床时,心情还是极好的,因为延安的**发来了一份措辞极严厉的控诉信,控诉马步芳的八十二军袭击了他们**的运输队,不仅夺走了苏联政府提供的物资,还残杀了他们一个骑兵营。

    但是,蒋委员长在读了这封电报之后却是心情大好。

    控诉?你们**尽管控诉去吧,你们说运输队是马步芳的八十二军袭击的,可是证据呢?没有证据你跟我说个卵蛋?这明明就是马匪干的好吧?要说,就是你们**的骑兵太弱,一个骑兵营居然连马匪都干不过,丢人,简直是丢人!

    想到这里,蒋委员长便心情大好,忍不住又仰天笑两声,哈哈!

    侍卫长王世和却仍然小心翼翼的问:“委座,该怎么回复马步芳?”

    蒋委员长轻嗯了一声,说道:“这样,立刻给马步芳发一封密电,就说二道沟这件事他干得漂亮,不过这件事不宜公开,所以公开嘉奖是不合适的,不过呢,可以从别的方面对他进行补偿,他不是一直很看重他的独子马继援么,不如这样,就让马继援前来陆军大学将官班学习吧,一俟毕业就实授陆军少将衔!”

    “是!”王世和答应了一声,刚要离开时,外面忽然响起咚咚的脚步声。

    一听到这脚步声,王世和的眉头便立刻蹙紧,这是谁啊?这么不懂事,居然把地板踩得咚咚的,惊扰了蒋夫人的清梦怎么办?

    蒋委员长也是有些不高兴,抬头看,却是猛的愣了一下。

    因为走进来的竟然而戴笠,而且脸上竟露出少有的惶急。

    戴笠作为最大的特务头子,平时一贯是泰山崩于前而不色变的,可是,此时戴笠的脸上却分明流露出了惶然的神色,额角、鼻尖上也沁出了微微的汗珠,气也有些喘,显然是经过长时间的小跑,直接从官邸的大门跑进来的。

    “委座,紧急情况!”不等蒋委员长开口,戴笠便喘息着说道,“昨天傍晚,卑职就接到潜伏在大梅山的内线的报告,说是徐锐的好几个团正在连夜集结,其中还包括一个炮兵团外加一个坦克团,甚至连空军也出动了。”

    “还有这事?”蒋委员长闻言立刻心头一跳,失声说,“徐锐又要打鬼子?”

    蒋委员长不能不惊,天长战役刚结束没多久,徐锐就又要挑起战事?他们大梅山哪来这么多弹药储备?难道区区一个金陵兵工厂就有这么大产能?就真能够支撑大梅山独立团连续发动大规模的攻势?这似乎有些不符逻辑啊?

    戴笠沉声说:“卑职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以为徐锐又要对小鬼子开战,可是到了部队完成集结之后,整个梅县县城突然开始了戒严,卑职这才觉得事情有些反常,不过由于没摸清楚徐锐的确切意图,所以就没敢来打搅委座……”

    “那么现在呢?”蒋委员长不耐烦的打断了戴笠,又道,“现在摸清了吗?”

    “已经摸清了。”戴笠点了点头,接着说道,“经过一夜的侦察,现在已经基本可以确定,徐锐这次集合部队,并不是为了对付不鬼子。”

    “不是小鬼子?”蒋委员长心头一跳,失声说,“那他想要对付谁?”

    “应该第三十二集团军!”戴笠沉声说,“徐锐应该是要对付第三十二集团军!”

    “你说什么?第三十二集团军?!”蒋委员长的脸色立刻阴沉下来,霎那之间,蒋委员长就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好嘛,徐锐这是报复来了,他刚刚才让马步芳出兵劫了苏联提供的物资,徐锐反过手来就要拿他的三十二集团军开刀?

    你敢?!蒋委员长心里立刻有一个声音狂暴的响起,我倒是要看看,看看你究竟敢不敢拿我的三十二集团军下手!你要敢动我的三十二集团军,那就属于蓄意制造事端、挑起摩擦,这个责任是要你来背的!

    这可不像是上次,是万相云先挑起的事端。

    这次却是你徐锐先动的手,你是理亏一方!

    这一刻,蒋委员长甚至有些期盼徐锐动手了,一来呢,蒋委员长并不认为三十二集团军会有危险,这可是一个集团军将近六万大军呢,就是六万多头猪让徐锐的部队抓,也绝无可能在短时间内抓完,二来呢,徐锐真要这么干,那国民政府就可以借机大做文章,占领舆论的制高点,让**吃了亏,还有苦说不出来。

    想到这,蒋委员长便赶紧让王世和准备好车,然后驱车直奔统帅部而来。

    蒋委员长赶到统帅部之时,何应钦、白崇禧和陈诚也早已经赶到统帅部,此刻三人正聚在作战室,神情凝重的关注着大地图,而且作战室里的气氛也是十分的凝重,蒋委员长一进来便立刻感觉到了,怎么着,出事了?

    “委座!”看到蒋委员长进来,何应钦三人以及在场的高参纷纷立正敬礼。

    “免了。”蒋委员长摆了摆手,然后问何应钦道,“敬之,情况怎么样了?”

    何应钦回答道:“委座,今天早晨,霍邱、舒县以及肥西附近同时发现了大梅山独立团的部队,意图不明,不过令人奇怪的是,天堂寨居然在这个时候失去了联络,四十九军、七十三军及七十九军皆是联系不上,统帅部呼叫也是没有回应。”

    “你说什么?天堂寨失去了联络?”蒋委员长闻言便下意识的蹙紧眉头。

    蒋委员长心想,听说徐锐手下有一支狼牙,战斗力极强,而且善于渗透,该不会是徐锐派狼牙悄悄潜入到天堂寨,然后把李默堂的司令部给端了吧?不过下一霎那,蒋委员长便立刻打消了这个荒唐的念头,怎么可能?

    人其实都一样,在事情还没有真正落到自己头上时,永远都会心存侥幸。

    狼牙的大名以及战斗力,对于国民军的高级将领以及蒋委员长绝不陌生,七星湖的传奇故事就先不说了,冈村宁次被杀总是假不了,但蒋委员长和国民军的高级将领仍旧对此不以为然,以为这不过是狼牙运气好之故。

    当下蒋委员长说道:“多半是电台又坏了,先这样吧,立刻让就近的四十九军从霍邱县派出通信兵前往天堂寨,向李默堂报告大梅山独立团的异动,不管怎么说,李默堂都是三十二集团军的代理总司令,我们不能够越级代替他指挥,对吧?”

    “是是是!”陈诚、何应钦还有白崇禧当然是连连的点头,犯不着在这种小事上面顶撞蒋委员长,你说是吧?

    给四十九军的命令很快就传达下去。

    蒋委员长便去隔壁休息室休息去了。

    总的来说,蒋委员长是不太担心的,因为在他看来,大梅山独立团才刚刚打完了一场大仗,短时间内不可能再发动大的攻势,所以三十二集团军不可能吃大亏,至于小亏,吃就吃了,这对于整个局势而言只有好处而没有坏处。

    有鉴于此,蒋委员长还是很放松的,甚至在统帅部抽空小睡了一会。

    不过上午九点过,蒋委员长就被侍卫长王世和叫醒,王世和报告说:“委座,局势有了变化,而且很不乐观。”

    蒋委员长嗯了一声,脑子一时间还没转过弯来。

    王世和便接着说道:“委座,霍邱还有舒县已经失守了。”

    “哦,霍邱和舒县失守了么?”蒋委员长先是随意的点了点头,但是下一秒,整个人便立刻僵在那里,失声说,“世和,你刚才说什么?”

    王世和叹息一声说道:“委座,霍邱和舒县失守了。”

    “霍邱和舒县失守了?”蒋委员长便腾的一下坐起,厉声喝道,“刘明荃和王西原是干什么吃的?两个军几万人,居然守不住两座小小的县城?”

    王世和说道:“委座,根据潜伏在霍邱和舒县的军统特工所提供的情报,刘明荃和王西原甚至没有抵抗,就直接率部投降了。”

    “还有这事?”蒋委员长顿时气得脸色铁青,怒道,“这两个懦夫!”

    当下蒋委员长匆匆起身,带着王世和直奔作战室而来,进了作战室,只见里边的气氛比刚才还要凝重,因为紧张,何应钦、陈诚和白崇禧甚至没有发现蒋委员长的到来,最后还是卫兵大声唱名,三人才猛然间惊醒。

    “委座!”何应钦三人赶紧挺身立正。

    蒋委员长摆了摆手,又问道:“肥西情况如何?”

    “肥西仍在激战中。”陈诚小声答道,“不过,情况不太乐观……”

    “不太乐观?”蒋委员长怒道,“怎么个不太乐观法?跟我说实话!”

    “是!”陈诚答应一声,小声回答道,“大梅山独立团的步兵,在强大的炮兵火力以及坦克的引导之下,从四个方向同时向肥西发动进攻,经半小时激战,肥西镇的外围阵地尽皆失守,眼下七十六师主力已经退入镇内,与敌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