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5章 这只是警告-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35章 这只是警告



    听陈诚说肥西镇的外围阵地已经失守,七十六师主力已经退入镇内,蒋委员长不由得颓然跌坐椅子上,尽管陈诚后面还加了一句,说七十六师主力正与敌巷战,但是蒋委员长却也知道这不过是陈诚的安慰之言。

    说到这巷战,还有谁是大梅山独立团的对手?

    这也就是说,七十六师的覆灭已经在所难免。

    这更意味着,七十九军的覆灭也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结局!

    从早上开战,到现在才过去多长时间?满打满算也才四小时,可是继四十九军、七十三军之后,夏汉中的七十九军也快撑不住了!四十九军、七十三军的溃败他还能理解,那毕竟是刚遭受过重创的部队,战斗力十分孱弱。

    但是,七十九军尤其是七十六师会打成这样,可就有些出乎蒋委员长的预料了,什么时候国民军跟大梅山独立团之间的差距变得如此之大了?

    以前大梅山独立团专打鬼子,蒋委员长只看到鬼子整个旅团、整个师团被全歼,还没什么切身之痛,所以感受不到大梅山独立团的强大,而上次肥西事变,由于大梅山独立团是挟大胜之余威,再加上三十二集团军又是猝不及防,所以才大败亏输,因此蒋委员长仍然不认为大梅山独立团就有多了不起。

    可是现在,蒋委员长却切切实实感受到了大梅山独立团的强大!

    蒋委员长颓然跌坐回椅子里,忽然间有些后悔,或许,真不该再去招惹徐锐的,你说好好的去招惹这个瘟神做什么呢?现在好了,只不过劫了他一点物资,他回过手来就一家伙吃了老子的一个集团军,这可是一个集团军!

    真要是把后续的物资都给吃了,徐瘟神还不得发狂?

    徐瘟神一旦发了狂,还不得把苏鲁战区的部队也都给吃了?甚至就连距离大梅山不远的三战区、五战区以及九战区都有可能成为徐瘟神的目标。

    蒋委员长忽然间感到不寒而栗,一阵彻骨的寒意顷刻间将他笼罩。

    陈诚同样感受到了彻骨的寒意,不过该解释的他还是得解释清楚,要不然委座就该怀疑他这个九战区总司令长官的能力了。

    当下陈诚小声说道:“委座,四十九军、七十三军之所以不战而溃,是因为部队才刚刚重建,官兵尚缺乏训练,大梅山独立团攻势又极其凌厉,而且他们的打法十分刁钻,都是直取我们的指挥部,另外,还有情报人员提供详尽的情报……”

    陈诚说的都是事实,四十九军、七十三军的溃败以及投降,真不关他什么事。

    “辞修,你别说了,我明白的,此败,并非战之罪!更非你指挥不力的缘故。”蒋委员长却摆摆手,颓然说道,“天堂寨还是没有联络上吗?”

    陈诚尴尬的摇头说:“回禀委座,还是没有联络上。”

    “罢了。”蒋委员长叹息一声说,“命令七十九军放下武器,投降吧。”

    说完投降这两个字,蒋委员长就好似被抽空力气,无力的靠在椅背上。

    此时的蒋委员长真的感到很无力,但凡只要有一丝的可能,他又岂会命令手下的部队放下武器向对手投降呢?可是,徐瘟神的部队实在是太强大了,再打下去,除了白白流血再不可能有别的任何收获。

    然而,蒋委员长话音才落,一个军统特务便走进来,附着戴笠耳朵小声耳语两句。

    戴笠便立刻走过来,小声对蒋委员长说道:“委座,卑职刚刚得到线报,驻守肥西的七十六师已经被大梅山独立团全歼,师长王凌云也在混战中被击毙,七十九军军长夏汉中及副军长、参谋长等百余人,皆已经被俘!”

    寂静,整个作战室顷刻之间变得一片死寂。

    陈诚、何应钦、白崇禧还有一干高参都面面相觑。

    如果说四十九军及七十三军的覆灭还是情有可原,可是七十九军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全军覆灭就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了,七十九军不仅辖有三师之兵力,其中的第七十六师还有大量的老兵,这样的一个主力师居然也这么快全军覆灭了!

    这说明了什么?这只能说明,大梅山独立团有多强大!

    再结合大梅山独立团之前与小鬼子交战中的光辉战绩,陈诚、何应钦以及白崇禧等人猛然发现,不知不觉之中,大梅山独立团居然已经从当初的区区一个独立大队,成长为了今天的怪物!兵力虽然不多,战斗力却堪与兵团相比。

    甚至从某些方面来看,大梅山独立团的战斗力比薛岳的第一兵团都强大!薛岳的第一兵团既没有装甲兵团也没有航空兵团,连炮兵也是廖廖无几,而徐瘟神的大梅山独立团不仅拥有强大的炮兵,更有强大的装甲兵团及航空兵团。

    “唉!”蒋委员长叹息一声,正要说话时,又一个通信参谋匆匆走了进来。

    通信参谋径直走到蒋委员长面前,报告说:“委座,徐锐想要与您直接对话。”

    “你说什么?他想和我直接对话?”蒋委员长说道,“他在哪里,怎么对话?”

    通信参谋说:“徐锐现在人就在七十九军的司令部里,还有,我们的密码本想必也已经落入他们的手里,所以他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稍稍一犹豫,蒋委员长便立刻做出了决断。

    (分割线)

    肥西镇,在第七十九军的司令部。

    夏汉中以及七十九军的一干高级将领已经做了俘虏,全部都被反缚着双手,此刻正挨个靠墙而站,除了夏汉中用几欲喷火的眼睛看着徐锐之外,剩下的副军长、参谋长以及几个高参全部都耷拉着脑袋,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徐锐此刻就坐在夏汉中的位子上,无聊的翻阅着七十九军的文件。

    看到徐锐将翻过的文件随意的丢在地上,夏汉中实在是忍不住了,怒道:“姓徐的,你不要太放肆了!你要是有种,就别动用飞机、坦克,咱们摆开来重新再打过,我就不信,你们还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打垮我们。”

    徐锐根本懒得得夏汉中,随口说:“地瓜,让他闭嘴。”

    “是!”地瓜答应了一声,然后上前照着夏汉中的肚子就是一拳。

    地瓜这一拳只用了半分力,却仍然打得夏汉中腹部的内脏肠子全都绞在一起,疼的整个人缩成一团,也幸好地瓜只是用了半分力气,地瓜真要是全力施为,以他现在的实力,一拳就能把夏汉中活生生的打死。

    夏汉中疼的在那直吸冷气,再也无法出声。

    这个时候,徐野从隔壁的通讯处走了出来,大声说道:“司令员,重庆方面回复了,蒋委员长已经同意跟你直接对话。”

    徐锐随意的点点头,说道:“你跟老蒋说,全歼第三十二集团军,占领大别山边区,只是小小的警告,如果今后再敢出幺蛾子,比如说再打我们物资的主意,或者再对我们新四军或者八路军有过分举动,哼哼……”

    (分割线)

    几分钟后,重庆统帅部。

    通讯参谋哼哼两声,忽然停住,不敢再接着往下念了。

    蒋委员长蹙眉说道:“为什么不念了?再接着往下念。”

    通讯参谋小声说道:“委座,下面的内容有些不太合适……”

    “没什么不合适的,给我念!”蒋委员长沉声说,“都已经这样,无所谓了。”

    通讯参谋无可奈何,清了清嗓子又接着往下念道:“如果再打我们物资的主意,或者再对我们新四军或者八路军有过分举动,下一次我们就会拿苏鲁边区的国民军开刀了,除此之外,狼牙大队空降的也不再是天堂寨,而会是重庆了!”

    作战室里顿时响起一片吸气之气,狼牙大队空降重庆?!

    什么是威胁?这就是赤果果的威胁!徐瘟神居然威胁蒋委员长!

    蒋委员长的脸色也顷刻间变得铁青,不过心下却感到冰冷彻骨的寒意。

    难怪天堂寨怎么也联系不上,原来是徐瘟神的狼牙部队空降到了天堂寨,想来李默堂此时也已经成了徐瘟神的俘虏了。

    想到这,蒋委员长更感彻骨的冰寒。

    徐瘟神的狼牙部队可以空降天堂寨,自然也就可以空降到重庆。

    而如果,狼牙部队真空降到了重庆,蒋委员长不敢再往下想了。

    一句话,狼牙部队是真有能力对他蒋某人实施斩首战的,真要是把徐锐这尊瘟神惹急了,他真的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太过分了!”一个高参忽然嘭的一拳砸在沙盘边缘,厉声说,“徐锐竟敢公然威胁委座,竟敢公然威胁国府领袖,这是谁借给他的胆子?委座,如此狂悖之徒,国民政府必须予以严惩,必须把他绳之以法……”

    说到这里,高参就再也说不下去了,因为包括陈诚、何应钦和白崇禧在内,在场的所有的高级将领都回过头,用一种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他,不过说真的,此刻在陈诚等人的眼里,这个高参也跟白痴没什么两样了。

    严惩徐锐?将徐锐绳之以法?你以为委座就不想么?问题是做不到啊,这个真的超出了能力范围啊,可是你小子还要这么说,你这不是往委座的脸上扇耳光吗?你这不是往委座心尖捅刀子吗?有你这样说话办事的吗?

    蒋委员长半晌不语,好半天之后脸色忽然变得酡红。

    然后,只听噗一声,蒋委员长张嘴喷出一口老血,然后昏死了过去,王世和、陈诚等人便赶紧抢上前:委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