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6章 吐血压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36章 吐血压下



    蒋委员长吐血晕厥,陈诚等人赶紧抢上前将他扶起,然后紧急送往医院。

    好在蒋委员长并没有什么大碍,刚才只是急火攻心,到了医院一针镇定剂下去,人就立刻清醒了。

    陈诚坐在蒋委员长床头,擦着眼泪说:“委座,刚才可真把我们吓坏了。”

    何应钦等人连连的点头,白崇禧却是直翻白眼,心忖一群马屁精,也不嫌肉麻。

    “辞修,你有心了。”蒋委员长点点头,又把目光投向王世和,问道:“世和哪,给马步芳的电报发出了没有?”

    王世和连忙回答说:“回禀委座,还没。”

    “那就不要发了吧。”蒋委员长叹息一声,又说,“另外再给马步芳发一封电报,让他赶紧派兵将物资送延安。”

    “啊?”王世和闻言愣了一下,说,“可是,那批物资不是销毁了么?”

    陈诚、何应钦还有白崇禧三人闻言也是瞠目结舌,委员长这是准备妥协?

    “马步芳的这种鬼话,也就骗骗你这样的老实人。”蒋委员长哂然说,“苏联提供给**的物资可都是紧俏物资,你真以为马步芳舍得销毁?”摇了摇头,蒋委员长又说,“立刻给马步芳发报,让他派兵把物资送延安。”

    “是!”王世和答应一声,转身去了。

    目送王世和的身影远去,何应钦问道:“委座,那三十二集团军的事怎么处理?”

    “三十二集团军的事么?”蒋委员长闻言脸色便立刻灰暗下来,长时间没有做声。

    陈诚真不愧是小委员长,只是看蒋委员长脸色,便已经揣摩到了他的心思,当下对何应钦说道:“何部长,三十二集团军的事还是压下吧,不管怎么说,我们的一个集团军打不过人家一个团不说,甚至还让人给全歼了,说出去实在是丢死人。”

    白崇禧瞠目结舌道:“辞修兄,难道说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那当然不是。”陈诚狞声说,“我只是说这件事情不宜声张,可没说不再追究,这笔账我们暂且先记下,等将来有机会,一并讨还便是。”

    白崇禧还要再说时,却让蒋委员长挥手打断了,蒋委员长说:“这事确实不光彩,所以就按辞修说的办吧。”

    (分割线)

    延安。

    **又是一夜未睡,直到天亮之后才倒在坑头小睡了一会,这会刚刚起来,正就着腌萝卜吃小米粥,忽然听到外面的警卫员在跟人打招呼,抬头看时,便看到朱老总和周副主席联袂走了进来,而且两人脸上的神色都有些凝重。

    出什么事了?**心头微微一沉,不过并未放下粥碗。

    稍顷,朱老总在前,周副主席在后,两人鱼贯走进了窑洞。

    朱老总一进来说说:“老毛,出事了,徐锐这小家伙把天给捅了。”

    周副主席接着说道:“我们刚刚接到新四军方面发来的急电,说是徐锐在昨天晚上未经请示上级,就擅自对国民党的第三十二集团军,发动了军事行动,截止到现在为止,第三十二集团军已经全部被歼,除了第七十六师师长王凌云在混战中被击毙,其们的将领,包括集团军总司令李默堂在内,全部都被我军所俘虏。”

    光当!**手中的粥碗落在坑沿上,翻过来又倒扣在地上,盛在碗里的小米粥也洒落在地上,**却是毫无察觉,只是愣愣的看着朱老总和周副主席,显然,急切之间就连**也有些难以消化这个消息。

    真的,这消息实在是太震撼了。

    **一代伟人,这世上几乎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感到吃惊,但是此时此刻,**却真的非常非常吃惊,不仅吃惊大梅山独立团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全歼国民党的第三十二集团军,更吃惊徐锐竟如此大胆!

    打鬼子未经请示,那也就罢了,毕竟敌后战场的局势瞬息万变,为了更好的打击侵略者,给予一线指挥员便宜行事的权力是完全有必要的,否则,等报告打上去,上级开会研究再下命令,那时黄花菜都已经凉了。

    但是,大梅山独立团这次打的可是国民党的军队!

    老天,现在可是国共合作时期,这是政治事件啊!

    而且这次并非国民党挑衅在先,而是大梅山独立团主动发起进攻!

    当然,真要是严格的追究起来,其实也还是国民党挑衅在先,如果不是因为马步芳劫走了物资,并且残害了我们一个营,又怎么会引来徐锐如此激烈的报复?但是,劫走物资的是马步芳,不是大别山边区的第三十二集团军!

    朱老总也摊手说:“老毛,徐锐这个小家伙,这次可真是把天捅了个窟窿,包括宋先生在内,已经有好几个民主党派的爱国人士发来了问询电,追问是否确实有此事?我都不知该怎么回复,唉,徐锐这小家伙,打仗的本事不小,可是惹祸的水平更大,我就没想过这小子能捅出这么大的篓子,现在怎么办?”

    周副主席也说道:“因为日本政府的政治诱降,国民党的立场原本就有些动摇,所以才有了不久的连番摩擦,经过艰苦的斗争以及妥协,我们好不容易才把事态平息下去,可现在却又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担心国民党会出现反弹。”

    朱老总摆手说道:“国民党的反弹我倒不担心,我现在担心的是徐锐这小家伙,要不然我们把他召到延安来,让他进入抗大学习一段时间?”

    周副主席点头说:“我同意老总的意见,现在把徐锐召到延安来学习,对于平息事态有帮助,对他本人更是一种保护。”

    朱老总和周副主席在那说,**却始终未发一言。

    **只是卷了一颗香烟,眯着眼睛开始默默的抽。

    直到一颗烟抽完,**微眯的眼睛才猛的睁开来,沉声问道:“国民党方面现在什么反应?他们已经发质询电了吗?”

    “这个倒是没有。”朱老总摇头说,“我也正纳闷呢。”

    周副主席也说道:“这个事确实有些反常,以前两党起摩擦时,国民党既便是理亏一方也会向我们来电质询,仿佛是我们做错了似的,可是这回真是大梅山独立团挑衅在先,国民党方面却反而安静了,就跟不知道这件事似的。”

    “如果这样的话,我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掐灭烟头,说道,“老总哪,你错怪了徐锐这小家伙了,这小家伙可不是惹祸精,这次的军事行动看似鲁莽,其实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断然行动,并且有着很深刻的用意!”

    朱老总愣了一下,讶然说:“老毛,这话怎么说?”

    **悠然说道:“老总哪,我先问你一个问题,现在两党之间的摩擦是暂时平息下去了,但是你们真就认为蒋委员长放下了攘外必先安内的国策,真就认为国民党就不会挑起事端,不会再制造摩擦了?”

    朱老总断然摇头说:“那不可能!”

    “老总哪,你这话说到点子上了。”**说道,“徐锐这小家伙也正是看到这点,所以才断然出手全歼了第三十二集团军,他是要通过这种方式来警告蒋委员长,你最好不要惹我,要是惹我,就必须做好接受雷霆之怒的思想准备!”

    朱老总说:“老毛,要是这么说,徐锐他没有错啊,他就只是严格执行你的指示嘛,你不是刚刚说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若非马步芳抢劫杀人在先,徐锐也不会发起这次的行动,蒋某人这叫自作自受。”

    周副主席说:“理是这么个理儿,但是方式有些过激了,全歼一个集团军影响太大,国民党肯定咽不下这口气哪,若是一个团或者一个师那还好些。”

    “这个我不同意。”朱老总说道,“若只是一个团或者一个师,蒋委员长不会在乎,现在一家伙吃掉一个集团军,蒋委员长才会感到疼,才会从此长记性,等下次蒋委员长再想有什么小动作时,他就应该掂量掂量了。”

    停顿了下,朱老总又接着说道:“而且,国民党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发声,既没有发质询电来质询我们,更加没有通电全国公开此事,足见这次的军事行动已经见效,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蒋委员长应该是想压下此事。”

    **说:“老总说的对,蒋委员长应该是打算压下此事,毕竟这种事,说出去他们脸上也是无光哪,那么既然国民党不愿意声张,我们就更加没有必要公开此事,不过,徐锐同志的这种做法是不能够鼓励的,必须要处罚。”

    周副主席也说道:“我同意,要是我们的广大指挥员都像徐锐同志这样子行事,未经请示上级便敢擅自行动,那跟军阀有什么区别?所以我同意老总的意见,先把他撤职,然后调来延安进入抗大学习,得让他好好的学习一下马克思列宁理论。”

    **却摇头说:“这个还是先征求一下新四军方面意见,徐锐同志毕竟是大梅山军分区的司令员嘛,最终如何处理,还得以新四军方面的意见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