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7章 处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37章 处分



    南京,日军第十二军司令部。

    青木重诚匆匆走进板垣征四郎的办公室,顿首报告说:“司令官阁下,刚刚接到潜伏在国民军高层的内线传回来的消息,昨天晚上,徐锐的大梅山独立团居然倾巢而出,把国民党的第三十二集团军给全歼了!”

    “纳尼?还有这种事情?”板垣征四郎闻言霍然起身。

    这消息,真是太意外了,这真的是一点迹象都没有啊。

    不过意外之余,接踵而至的就是兴奋,大梅山独立团全歼了三十二集团军,国民政府又怎可能善罢干休?不出意外的话,国民党和**之间肯定又会打起来,这对于大日本皇军来说却是再好不过的消息。

    当下板垣征四郎急声说:“青木桑,快,快命令第三师团、第五师团、第六师团进入一级战备,同时取消第一零四师团的休假,所有官兵立刻回部队报到,此外,再令第三飞行团做好也击准备,随时准备轰炸大梅山区。”

    板垣征四郎已经看到了浑水摸鱼的机会。

    眼下日本政府的财政已经极度困难,国内加紧生产的战备物资又要先紧着关东军,分润到第十二军头上的物资可说少说可怜,仅凭这么点儿物资,根本不足以发动大的攻势,但从几个方向同时出动一到两个步兵联队,发动一次小型攻势,却不是难事。

    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几个步兵联队的小规模进攻对于大梅山独立团来说,根本与挠痒痒无疑,甚至一个反击,还会让日军吃不了兜着走,正因为此,天长县失守后,板垣征四郎破天荒的没有进行报复,而是把这口恶气给咽下了。

    但是,现在,日军第十二军却有了浑水摸鱼的机会。

    当然,前提是国民党军得跟大梅山独立团展开大战。

    这次徐锐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居然悍然全歼了三十二集团军,却是捅了国民党的马蜂窝了,不出意外的话,国民党军跟大梅山独立团一定要展开大战,这个时候,他们第十二军就有机会浑水摸鱼了。

    青木重诚也想到了这点,顿首说:“哈依!”

    当下青木重诚转身去通讯处下达命令去了。

    第十二军司令部的命令迅速下达,驻浦口的第三师团、驻扬州的第五师团、驻巢湖的第六师团以及驻蚌埠的第一零一师团,同时做好了出击准备,此外驻南京的第一零四师团也取消休假,所有官兵紧急归队。

    不过,到了中午的时候,又一个消息传来。

    “司令官阁下!”青木重诚拿着两份电报匆匆走进板垣征四郎的办公室,先是重重一顿首,然后气急败坏的说道,“我们失算了!”

    “失算了?”板垣征四郎蹙眉说道,“什么意思?”

    “司令官阁下,这是我们的内线刚传回来的消息。”青木重诚说完,就把手里拿着的第一份电报递了过来。

    板垣征四郎接过电报匆匆看完,脸色立刻垮下来。

    “八嘎牙鲁!”片刻之后,板垣征四郎忽然手里的电报连同文件夹重重掼在地上,然后愤怒的大声咆哮,“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这样?这完全就不符合逻辑!被大梅山独立团吃掉了一个集团军,蒋不是应该暴跳如雷吗?他怎么可能选择忍气吞气?”

    “司令官阁下,事情并没有如此简单。”青木重诚又将第二封电报递上,说道,“卑职这里还有一封电报,却是潜伏在军统总部的特高课特工传回来的,根据军统的线报,蒋之所以妥协,是因为徐锐向他发出了死亡威胁!”

    “你说什么?死亡威胁?”板垣征四郎闻言凛然。

    “哈依,死亡威胁!”青木重诚顿首说道,“据报,徐锐在向国民党的第三十二集团军发动进攻前,提前出动狼牙部队对三十二集团军的司令部实施了斩首战,并成功的摧毁了第三十二集团军的司令部。”

    顿了顿,青木重诚又说:“战斗结束之后,徐锐就通过截获的密码,向国民政府的统帅部发出威胁,声称蒋和国民军再敢有过分举动,下次狼牙空降的地点就不是大别山,而会是重庆了,言下之意,就是要对老蒋实施斩首战!”

    “索代斯奈。”板垣征四郎恍然道,“难怪老蒋会破天荒的选择隐忍,面对徐锐和狼牙部队的死亡威胁,还真没有人敢于小觑。”

    “哈依。”青木重诚顿首说,“可这样一来,皇军却丧失了一次好机会。”

    “是啊,这个确实太遗憾了,这样的机会可不是常有的。”板垣征四郎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又说,“不过通过这件事情,却也给皇军指明了一条路,等到小鹿原桑的特战大队重新训练成军,我们或者也可以效仿狼牙,对老蒋发出死亡威胁!老蒋如果妥协,选择与大日本帝国合作,则一切好说,如果不合作,那就……索性干掉他!”

    “索嘎。”青木重诚闻言顿时间精神一振。

    (分割线)

    肥西镇,大梅山军分区临时司令部。

    给蒋委员长发完电报,徐锐便转身出了门。

    王沪生从司令部里匆匆追出来时,发现徐锐早已经跨上一辆边三轮摩托车,并且已经发动了车子,准备走人了。

    “老徐,你要去哪儿?”王沪生赶紧问道。

    “回家。”徐锐淡然说,“我得回去陪老婆孩子了。”

    “什么?回家?”王沪生急声说,“你开什么玩笑,这仗是打完了,可是后面的事情还没处理完呢,比如说这皖中诸县还有大别山区怎么办啊?是干脆派工作组来接收,还是要还给国民政府?还有,抓了这么多的俘虏,又该怎么处理?”

    “那是你的事。”徐锐淡淡的说道,“跟我却是没关系了。”

    “怎么没关系。”王沪生怒道,“只要军部的处分决定一天没下来,只要上级党组织还没有撤你职,你就一天还是大梅山军分区的司令员。”

    “我自己撤自己的职,行不行?”徐锐翻了记白眼,又拍了拍坐在边三轮摩托的驾驶座上的地瓜,地瓜便猛的一旋油门,胯下的边三轮摩托车便轰的一声向前窜出去,不到片刻功夫,就消失在了远处的地平线上。

    王沪生赶紧背过身去,同时用手捂住自己口鼻。

    直到烟尘散尽,王沪生才重新转过身,遥望着边三轮消失的方向,眼里浮起一抹难以掩饰的忧色,老徐这次惹出的乱子着实不小,要想安然过关怕是不易呀,也不知道军部的首长打算怎么处理老徐?

    (分割线)

    这时候,新四军的首长们正在紧急磋商如何处分徐锐。

    二号首长项书记敲了敲桌子,沉声说:“经过刚才的充分讨论,有一点已经可以基本确定,那就是,必须给予徐锐处分!”说到这,项书记顿了顿,又说,“说到这,我想先念一份党中央刚发来的电报,也跟徐锐同志有关。”

    “东南局各同志:徐锐同志在此次针对国民党三十二集团军的军事行动中,严重违背了党纪军纪,必须予以严厉处分,建议东南局立刻撤销其党内军内一切职务,但是考虑到该同志较年轻,对党的组织原则也不很熟悉,所以建议,即刻派谴其前来延安,进入抗大深入学习马克思列宁理论,以上意见,请东南局充分考虑,**中央。”

    项书记话音方落,在座的东南局委员便立刻炸了,一下子都跳了起来。

    “这哪行啊?”四号首长气急败坏的说,“中央这不明摆着趁火打劫么?”

    “谁说不是?”五号首长也气愤的说道,“徐锐同志不仅带兵打仗厉害,练兵也是一把难得的好手,尤其难得的是,还善于特种作战,这样的军事干部简直是宝贝,而事实也充分证明了这点,自从徐锐同志参加了我们新四军,我们新四军的局面简直是日新月异,所以我坚决反对放走徐锐同志。”

    “就是,要说学习,在抗大分校也能学习,干吗非得去延安?”六号首长说。

    与会的委员众口一词的反对,项书记却是不露声色,扭头问叶军长说:“老叶,你的意见呢?放不放徐锐同志?”

    “我的意见是这样。”叶军长清了清嗓子,接着说道,“如果这是中央的命令,我们东南局自然是无条件服从,但是如果中央只是征求我们意见,那我的意见就非常明确,新四军急需要徐锐这样的干部,所以我坚决反对放人。”

    项书记微笑着说道:“关于是否放徐锐去延安的问题,看来我们的意见也很一致,就是坚决不放人,那就这么回复中央,好在中央也只是在向我们征求意见,并没有下命令,那么现在再讨论下一个问题:到底要怎么处理徐锐?”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全都没有急着表明态度。

    好半晌,坐在最末的七号首长说道:“徐锐已经干过炊事班长了,要不然让他去兵工厂当几天工人,你们觉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