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9章 离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39章 离去



    今天是个难得的艳阳天,徐锐陪着赛红拂,小桃红带着雨生还有二皇,来到部队大院后面的后山上踏青,二月二、龙抬头,尽管天气还很冷,但是后山上却已经冒出了星星点点的绿意,所以赛红拂的心情格外的好。

    此时的赛红拂,已经是七个多月的身孕,肚子已经很大了。

    转过一处山坳,徐锐看到林中有株蜡梅,便爬上去采回来了一朵梅花,插在了赛红拂的鬃角,赛红拂的皮肤原本就极细腻极白嫩,此刻被白色的蜡梅花一映衬,就显得格外的明艳妩媚,便是一旁的小桃红也是忍不住赞叹。

    “姐,你的皮肤可真好,一点不像怀孕的女人。”小桃红低低的说道,“记得二丫怀孩子的时候,脸上好多的斑斑,还有楚楚,虽然没有二丫那么多,但也是不少的斑斑,可是姐你的脸上却连一点斑都没有,还跟以前一样,哦不,是比以前更加的细腻。”

    韩锋媳妇二丫,高楚媳妇楚楚都住在部队大院,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所以二丫、楚楚怀孕时是什么样子,小桃红是看得一清二楚,看到二丫、楚楚怀孕的样子,小桃红甚至都有些恐惧怀孕,要是会变得那样丑,她宁可不怀孕。

    不过好在,赛红拂怀孕之后并没有变丑,反而变得更漂亮了。

    “傻丫头。”赛红拂却轻轻叹息一声,说,“你难道没听说过,怀了男孩就会变丑,只有怀上了丫头,才会变漂亮,你看二丫就生了个大胖小子,还有楚楚这胎也一定是儿子,所以,我倒是宁可变得丑些呢。”

    小桃红却撅着小嘴说道:“姑爷才不像韩锋跟高楚呢,韩锋和高楚重男轻女,可姑父却不止一次说过,无论是闺女还是小子他都喜欢。”

    “嘴他当然是这么说了。”赛红拂小声说,“可他心里一定还是更喜欢儿子。”

    说完赛红拂又轻叹一声,又说:“小桃红,姐是不成了,这次生的一准就是个闺女,你可得争气一些,争取生个儿子。”

    小桃红的俏脸立刻就红了,说:“姐,你还能生二胎么。”

    “才不要。”赛红拂撅着小嘴说,“生孩子这么辛苦,一次就够了,我才不要二次,再说不是有你么,你多生几个也就是了。”

    小桃红便低低的叫一声姐,一张俏脸却越发的红了。

    正说话间,徐锐带着二皇还有雨生从前面跑了回来。

    隔着老远,徐锐便笑着问:“你们姐妹俩嘀嘀咕咕的在说什么呢?”

    “说你呢。”赛红拂娇媚的睇了徐锐一眼,说道,“我让小桃红抓紧给你生个儿子,免得你心里不满,找个野女人回家来给你生儿子。”

    徐锐赶紧伸手去捂雨生的耳朵,再埋怨说:“当着孩子的面你就说那。”

    “你敢做,还怕人说哪?”赛红拂娇嗔说,“雨生他早就跟你学坏了,你要是不信,就问问他,将来长大打算娶几个媳妇?”

    不等徐锐问,王雨生便立刻挺起小胸膛说:“将来长大了我要娶七个。”

    徐锐一听这知立刻乐了,笑道:“娶七个那?你告诉叔,娶这么多干吗?”

    王雨生便扳着手指头说:“一个做饭,一个扫地,一个喂猪,一个放牛,一个种地,还有一个洗衣服。”

    徐锐笑道:“这才六个,还有一个呢?”

    王雨生说:“还有一个,陪叔叔你睡觉。”

    “嘎……”徐锐这一乐,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死,你娶媳妇陪我睡觉?就算是亲生儿子也没几个有这么孝顺的吧?

    赛红拂和小桃红也格格的娇笑了起来。

    赛红拂更是笑得快岔气,最后扶着高高凸起的大肚子一个劲的喊哎呦。

    徐锐又问王雨生同,为什么让你媳妇陪叔叔睡觉?王雨生很认真的说,叔叔你去跟我媳妇眼,我就可以跟红姨睡,我喜欢红姨给我讲故事。

    徐锐闻言哈哈大笑,说,看来以后老了也不会寂寞了。

    赛红拂便娇嗔着说,看到了吧?你都竖了什么样的榜样?

    徐锐很想想,这个真不能怪哥,谁让哥的魅力太大了呢?不过这种话,徐锐当然不会说出来,那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呢么?

    走了没多远,赛红拂便感到乏了,小红红带着二皇、雨生到林子里追兔子去了,赛红拂便靠着徐锐的肩膀说:“禽兽你知道吗?这几天是我这辈子长这么大最快乐的时候,就是小时候过年时候,也没有现在这样的快乐。”

    徐锐轻抚着赛红拂鼓鼓的大肚子,说:“这才哪到哪,咱们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你想想看,再过几年,就会有个粉妆玉啄的小姑娘缠在你身边,奶声奶气的喊妈妈、妈妈,一想到这样的场面哪,我的心都快要酥了,那时你该有多快乐?”

    赛红拂幽幽的说道:“禽兽,你真的不介意我生个女孩?”

    “我为什么要介意?”徐锐说道,“男孩女孩我都喜欢。”

    “可我总觉得你言不由衷。”赛红拂幽幽的说,“你一定还是喜欢男孩多些,因为生个男孩,可以继承你全部的优点,高大、强壮、英俊,而且特别的聪明,无论什么东西,都是一学就会,而且武术天赋也高,将来长大了,比你还要厉害。”

    徐锐笑着说:“像你所说的这样的男人,这世界上有一个就够了,但是像你这样长得漂亮身材又好的女人,越多越好。”

    “你真是臭美。”赛红拂白了徐锐一眼,又说,“现在我相信了。”

    说完,赛红拂又幽幽的叹息了一声,接着说道:“真希望这样的日子能够多几天,最好能一直持续到我们的孩子出生。”

    “你放心,一定会的。”徐锐轻搂着赛红拂腰,柔声说,“这次我犯了这么大错,军部首长一定会撤我职,没准还会让我进入抗大分校学习马克思列宁理论,至少半年之内,是绝不可能官复原职了,所以我有的是时间陪你……”

    然而,徐锐话音未落,身后便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回头看时,便看到地瓜像踩着风火轮般跑了过来。

    隔着老远,地瓜便招手高喊道:“司令员,军部急电,让你立刻去皖南……”

    “得,奢望终究是奢望。”赛红拂轻叹道,“多半是军部的处理意见定了,不过,我有一种预感,你怕是再回不了大梅山了。”

    徐锐张了张嘴,有心想安慰两句,却发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徐锐无疑是深爱着赛红拂的,他真的真的很想陪在她的身边,直到孩子的出生,可**说过,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如果真是组织需要,无论有多么危险,徐锐都会毅然决然前往,而且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赛红拂站起身,幽声说:“走吧,该回家了。”

    徐锐无言以对,只能默默的陪着赛红拂回到部队大院。

    回到部队大院,却发现王沪生已经等在大院的门口了,他的两个警卫员还各背着一口沉甸甸的军用背包。

    徐锐便讶然问:“老王,你这是准备去哪里?”

    “跟你一个地。”王沪生自嘲说,“也去军部。”

    “你也去军部?”徐锐越发讶然,“那大梅山的局面交给谁来主持?老兵?”

    “军部没有说。”王沪生摇了摇头,小声说道,“估计是军部首长另有考虑。”

    “也是,我都已经把自己撤职了,还操那么多心做什么。”徐锐摇了摇头,当下陪着赛红拂回了家,然后又让地瓜收拾行装。

    这次离开,徐锐只打算带走地瓜。

    小桃红虽然很想跟来,赛红拂也要求小桃红随行以照顾徐锐的起居,可徐锐考虑再三还是让小桃红留在大梅山,一来小桃红长得太漂亮,带着这样一个美女警卫员,实在是太招摇太忌讳了,再一个赛红拂面前也需要有个人照顾。

    王大娘虽然会照顾人,可是年岁毕竟是不小了。

    离开前,徐锐谁都没有通知,离开部队大院时,除了依门凝眸的赛红拂,依依不舍的小桃红,就只有王大娘有小雨生,可是那些老部下,还有狼牙大队的特种兵们,却是一个都没有来送行,徐锐嘴上虽然没说,心里却有些失落。

    直到出了沙桥岗要塞,那些老部下还是一个没有出现。

    王沪生便扭头问徐锐:“老徐,此刻心里是不是很失望?”

    “有点。”徐锐苦笑说,“没想到我人缘这么差,临走了,居然没一个来送行的。”

    “老徐,你这话可是说早了。”王沪生摇了摇头,微笑说,“你看前面,那是谁?”

    这时候,沙桥岗外公路两侧的路灯依次亮了起来,借着灯光,徐锐清楚的看到,公路的两侧像标枪似的插满了人,从近处一直延伸到了远处视野的尽头,少说也有数百人,从人数规模上看,在家的所有连以上的干部基本上全来了。

    看到徐锐过来,站在最前面的冷铁锋便啪的立正,仰天长嗥:“敬礼……”

    像标枪般挺立在公路两侧的数百名干部便齐刷刷的挺身立正,再举手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