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0章 做思想工作-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40章 做思想工作



    从大梅山到皖南并不远,徐锐和王沪生连夜赶路,第二天一大清早就到了,然后就是一号、二号首长分别找徐锐和王沪生谈心,做思想工作。

    这也是题中应有之义,从逻辑上来讲,徐锐和王沪生这次其实并没有做错,可是最终的结果却是两人双双被撤,要说徐锐和王沪生对此没有一点抵触心理,那是不可能的,所以谈心做思想工作就成了重中之重。

    要不然,让他们两人带着情绪走上新的岗位,不利于工作的开展。

    “小徐,对于组织上的决定,你是怎么想的?”一号首长和声说,“虽然组织上对此事已经有了定论,但是你有什么想法仍可以畅所欲言,只要你说的确实在理,组织上的决定也不是不能推翻,怎么样,跟我说说?”

    “报告首长,我没什么可说的。”徐锐昂然说。

    “小徐同志,不要带有情绪嘛。”一号首长说,“我知道,这次让你受委屈了,但是你必须承认,你确实违反了组织原则,是吧?”

    “报告首长,我真没有闹情绪。”徐锐正色说,“关于针对国民党三十二集团军的军事行动,我确实违反了党的组织原则,而且违反了我党与国民党间的抗日统一战线,使我党在政治上陷于被动,对此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本人也愿意为此担负一切后果,既便是组织上因此枪毙我,我也是毫无怨言。”

    一号首长说:“你心里真是这么想的?”

    “报告首长,我心里真就是这么想的。”徐锐正色说道。

    这话也确实是徐锐的心里话,当初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前,徐锐就已经有了被撤职甚至枪毙的思想准备,还是那话,只要能够打消蒋委员长和各路顽军的侥幸心理,避免再次出现兄弟阎墙的悲剧,徐锐愿意做出任何牺牲,包括献出他的生命!

    “好,很好!”徐锐的态度明显让一号首长有些意外,不过更多的却是高兴,既为徐锐的政治觉悟高兴,更为新四军拥有这样的军事干部而高兴,因为事实已十分清楚,徐锐此举并不是一时冲动,而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以及行动。

    停顿了一下,一号首长又接着说道:“看来在行动前,你就已经深思熟虑过,所以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因为我完全认同你的选择,若易地而处,我也会像你这么做的,那么对于将来的工作安排,你有什么具体的要求没有?”

    “没有。”徐锐昂然说,“**说过,我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所以,组织上安排我去哪,我就去哪。”

    一号首长便感慨的说道:“小徐同志,你真的让我很意外,也很感动。”

    经过刚才的交流和沟通,一号首长对徐锐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事实证明,徐锐同志是一名忠诚的、拥有极高觉悟的**员,这一点,可就要比党内那些挑肥拣瘦、争着抢着想要去大梅山的干部强多了。

    无需讳言,在党内也一样存在这种人,而且人数还不少。

    就在昨天,就在东南局刚刚做出决定,撤销徐锐和王沪生两位同志的现有所有职务的决定后没多久,就有几个干部连夜跑到军部来活动,明里暗里透出的意思就一个,希望能够调到大梅山去主持革命工作。

    大梅山根据地可是香饽饽,无论谁都想咬一口。

    可惜的是,军部早有决定,任何人都别想这个。

    当下一号首长又接着说道:“那行,徐锐同志,我也就有话直说了。”

    停顿了下,一号首长又说:“是这样的,眼下淞沪地区的抗战局面很不乐观,自从小鬼子将战略重心从正面战场转向敌后战场之后,不断从前线调回精锐部队,对淞沪地区展开了高强度的治安肃正战,再加上汪伪政府的助纣为虐,致使我党在淞沪地区的武装力量遭受了严重挫折,无需讳言,眼下活动在淞沪地区的几支抗日武装力量不是已经被消灭,就是因为根据地已经遭到摧毁,被迫转入到地下活动。”

    一听这话,徐锐就明白了,组织上要调他去淞沪地区领导抗日斗争。

    果不其然,一号首长接着又说道:“想必你也已经想到了,组织上已经决定,将活动在淞沪地区的几支武装进行统一的整编,成立苏皖军区淞沪分区,并且调你和王沪生同志去淞沪分区主持工作,在你来之前,我还在想应该怎么跟你说,应该怎么做好你的思想工作,可笑我还为此准备了好多的说词,最后却是一句都没有用上,小徐哪,你真是让我这个老同志都感到无地自容。”

    “首长,你这么说我才真的无地自容了。”徐锐连连摆手。

    好家伙,现在他眼面前站的可是北伐名将叶挺,叶将军要不是因为飞机坠毁,要是活到建国之后,元帅军衔那是绝对没跑的,而且排名会十分靠前,少说也是坐四望三,因为他不仅是**元老,而且是新四军的军长。

    现在北伐名将这样毫不吝啬的称赞,他徐锐如何当得起?

    一号首长呵呵一笑,接着说道:“行,那我们就不说这些,我们谈谈淞沪局面,组织上之所以派你去淞沪分区,主要就是看中了你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之下打开局面的能力,当初你们暂编七十九师在无锡,条件那么的困难,可是最后,你不仅带着暂编七十九师残部突出了重围,且一路上连战连捷,连续重创鬼子,直至最后创建大梅山根据地,这样的军事指挥造诣以及打开局面的能力,真的是无人可及。”

    徐锐赶紧说:“首长你这么说,我可又要无地自容了。”

    “呵,不说,不说。”一号首长摇摇头,转移话题说,“那么,对于淞沪局势,你有什么好的想法没有?还有,有什么困难之处你也可以提出来,在不违返原则的前提下,组织上一定会尽量满足。”

    徐锐回答说:“首长,我去上海的次数不多,对于淞沪地区的局面并不太了解,所以现在说有什么想法,那肯定是假的,不过,既然组织上把这付担子交给我,那我就可以向组织保证,一定尽我所能干好这工作,至于说困难么……”

    一号首长大手一挥,朗声说:“有困难就尽管提出来。”

    徐锐便说道:“首长,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带一支部队去淞沪。”

    “这个绝对没问题。”一号首长爽快的说道,“就算你不提出来,组织上也会考虑让你带几支部队过去,狼牙大队肯定是要跟着你走的,除了狼牙大队以外,你还希望带哪个团去淞沪,不过最多只能带走一个团,再多就不行了。”

    一号首长的这句话,却又有些出乎徐锐的预料。

    徐锐原本以为,这次去淞沪,多半要白手起家,却没想到组织上居然肯让他带走狼牙大队,而且除了狼牙大队以外,还可以再带走一个团,不过具体带走哪个团,徐锐却有些犹豫了,何书崖的三团?还是何光明的一团?

    眼珠转了两下,徐锐忽然说:“首长,我能不能把这个团换成军事干部?”

    “换成军事干部?”一号首长一下子没听明白,茫然道,“怎么个换法?”

    徐锐挠了挠头说:“是这样的,这个团我不要了,但是组织上得允许我从大梅山军分区挑选一百名军事干部,而且无论我选了谁,组织都要放人,不能以任何理由阻拦,首长你看行不?要是可以的话,我就没别的困难了。”

    “呵呵,这个当然没有问题。”一号首长爽快的答应。

    一号首长没有理由不答应啊,无论是大梅山军分区还是淞沪分区,终归都是新四军领导下的抗日根据地嘛,所以别说是一百人,徐锐就是从大梅山挑一千名干部过去,他也是绝对不会拦着,只希望,将来徐锐不要后悔。

    一号首长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到,等将来有一天,徐锐调回大梅山后,该是怎样的一副表情?懵逼状?还是气急败坏的骂娘?一想到这,一号首长就十分的开心,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

    徐锐却被笑得满头雾水,我提的这个要求很好笑么?

    一号首长马上收住笑容,又接着问道:“那你还有别的要求没有?”

    “没了,我就这个要求。”徐锐断然说,“还有狼牙,我也不急着带他们走,还是等他们在大梅山完成训练,再来淞沪分区也不迟。”

    “这个是你的事。”一号首长摆摆手说,“那你什么时候能够动身?”

    “报告首长。”徐锐闻言便啪的立正,敬礼说,“我现在就能够动身。”

    “倒也不用这么着急。”一号首长笑道,“淞沪分区的局面虽然严峻,却也不会因为一两天功夫就坏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所以你不妨在军部多留几天,军部保卫科的同志们可是早就盼着你来指导一下他们的工作。”

    徐锐连忙说:“指导可不敢,互相切磋吧。”

    “小徐,过分的歉虚可就是虚伪了,呵呵。”一号首长拍拍徐锐肩膀,又说,“走,先吃饭去,你可别嫌军部的伙食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