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1章 百乐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41章 百乐门



    与此同时,在上海滩。

    一场危机正在向**地下党组织袭来。

    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汪伪特工总部。

    地下一层的审讯室里,不时传出一层层瘆人的惨叫,不过从院子里经过的特务以及门口的警卫人员却毫无反应,因为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是一个凶名昭著的魔窟,进了这里的人只要两种下场,要么变节,要么就是变死人。

    从七十六号成立那天起,还没有出现过第三种情况。

    中午时分,特务第一大队的副大队长兼行动队长刘子尘兴冲冲的从审讯室上来,然后径直奔着正面洋房二楼的吴世宝办公室而来,吴世宝是七十六号警卫总队的总队长兼特务第一大队大队长,是李士群的心腹,也是刘子尘的顶头上司。

    刘子尘敲门时,吴世宝正在里间的休息室里呼呼大睡。

    昨天晚上,吴世宝跟以前在青帮时的一群狐朋狗友打牌到凌晨三点多,之后又跟米高梅的两朵交际花胡天胡地到天亮,这会正是睡意正浓的时候,所以被刘子尘叫醒之后,心情就难免会恶劣,直恨不得扇刘子尘一个耳光。

    吴世宝气哼哼的说:“阿尘,你最好有不得不叫醒我的理由,否则我饶不了你。”

    “是是是,我不该打搅头的清梦,该死,实在该死。”刘子尘连连点头,又说,“不过我真有要紧事向您报告,那个**交通员开口了。”

    “**交通员。”吴世宝问道,“哪个**交通员?”

    刘子尘连忙说道:“就是前两前在十六铺码头抓的那个。”

    “哦,你说他啊。”吴世宝打了个呵欠,问道,“供出什么重要消息没有?”

    “有,全都招了。”刘子尘说道,“他说他是打前站的,在他之后,**还会再派一个重量级的大员过来,与潜伏在上海滩的船长接头,据说他们的意图是重建上海的地下情报网络,头,我觉得这是抓捕船长的天赐良机!”

    “你说什么?”吴世宝立刻就来了精神,说道,“船长?”

    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自从成立那天开始,要说威胁最大,当然是戴笠的军统,尤其是军统刚成立的飓风队,连李士群在青帮的“老头子”季云卿都给暗杀了,一时之间,七十六号所有大队长以上的人物,全都是杯弓蛇影。

    但要说谁隐藏得最深,却非**的船长莫属。

    对于军统,既便是上海站的站长王天木,他们七十六号都与之有过数次交手,不仅知道王天木长什么样子,而且知道他大致的活动范围以及好几个身份伪装,所以王天木对于他们七十六号来说毫无秘密。

    但是**这个船长,却从来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一年多来,七十六号花费了无数的人力及物力,想要揪出并且抓住这个船长,却无一例外宣告失败,他们不知道这个船长多大年纪,长什么样,甚至不知道是男还是女,所以在七十六号内部的悬赏榜上,船长一直高居首位。

    截止今日,抓获船长的赏格甚至已经增加到五千元!

    面对这样一笔巨款,就是吴世宝也没有办法不动心。

    当然,相比五千元赏金,吴世宝更在乎抓获船长后可以得到的政治利益,因为这可以帮助他赢得很大的名声,甚至于越过李士群、丁默村直接进入日本人的视野中,到那时候他吴世宝没准就可以当主任了。

    吴世宝虽然是李士群招揽进七十六号的,表面上也是对李士群忠心耿耿,但其实,这人也是一个极具野心的家伙,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取李士群甚至丁默村而代之,当马仔再怎么嚣张也没当老大来得威风,不是么?

    吴世宝的睡意顷刻之间不翼而飞,又问:“接头时间还有地点也招供了吗?”

    “招了,全都招了。”刘子尘不无得意的说,“头,只要进了咱们七十六号,他就是石头也得开口,何况是人?”

    “漂亮!”吴世宝说道,“在哪里,什么时候。”

    “地点是在百乐门,时间就在今天下午三点。”刘子尘说道。

    “下午三点?”吴世宝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沉声说,“赶紧召集人手,抓人!”

    “是!”刘子尘答应一声,当即匆匆转身下楼,将正在休息室里打牌柳天的二十多个特务全部召集起来,然后伪装成舞客,分乘轿车以及电车等交通工具,先从垃圾桥悄然潜入到公共租界,然后直奔坐落在戈登路的百乐门而来。

    上海虽然已经沦陷,但是公共租界以及法租界却仍然还在美英以及法国的控制下,日军占领上海之后,因为顾忌到国际影响,也没有派兵强行占领租界,所以七十六号的特务也不能在租界内公开活动,而是必须伪装。

    当然,要说明的是,租界工部局对于日本特工以及汪伪特务在租界内的许多行动,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甚至许多巡捕还在七十六号兼职,总之只要日本以及汪伪特务不恶意扰乱租界秩序,巡捕房一般是不怎么过问的。

    总之,有许多事情双方是心照不宣的。

    这样的越界抓捕行动,吴世宝当然不会参加,因为吴世宝也是七十六号的大头目,早就已经上了军统飓风队的锄奸名单,既便是在华界,也不知道有多少眼睛在暗中盯着他,他要是敢进入租界,分分钟就会被军统飓风队给干掉。

    所以,这次带队抓人的依然是行动队长刘子尘。

    这个刘子尘,是一个色中饿鬼,这次之所以表现这么积极,抓捕船长是原因之一,毕竟是五千元巨款,刘子尘一样心动,不过他表现这么积极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私人原因,那就是想借这机会到百乐门找回场子。

    这事,还得从半个多月前说起。

    百乐门是上海有名的娱乐场所,出入其中的不是政界名流,就是巨商大贾,所以,自然而然的也就吸引了许多想在这里钓个金龟婿而一步登天的名媛,伴随着这些名**际花一起到来的,还有那吃软饭的小白脸。

    刘子尘在投奔吴世宝之前,也是百乐门的常客,因为身材高大、长相英俊,关键还是器大活好,因此颇得百乐门那些个名**际花的垂青,每天什么正经活都不用干,就是跳跳舞打打牌,日子却过得无比的滋润。

    但是这样的好日子却在半个月前结束了。

    半个月前,刘子尘费了好大的水磨功夫,才终于勾搭上了百乐门头牌舞女陈曼丽,结果快活没两天,包养陈曼丽的恩客、中国实业银行的总经理刘晦之就找上门来了,不仅把刘子尘毒打一顿,更把他赶出了租界。

    刘晦之更扬言,一旦刘子尘再进入租界,就把他三条腿都打断!

    刘子尘引为奇耻大辱,被赶出租界之后,便投奔了同乡吴世宝,然后又凭着过人的逢迎拍马的本事,迅速成为吴世宝的左臂右膀,现在更成了七十六号特务第一大队的副大队长兼行动队队长,手底下也有了好几十号爪牙。

    当上行动队队长之后,刘子尘就无时无刻不盼望着重返百乐门,找回场子。

    今天,刘子尘终于把机会给盼来了,当即带领着二十多个爪牙,乔妆打扮,分多路悄然潜入到公共租界,并进入到了百乐门。

    百乐门一楼是厨房和出租的店面,二楼才是舞厅,有专用的出入大门,并且与三楼的客房部相通,刘子尘打扮得衣冠楚楚,刚从正门进入,便有两个相熟的交际花迎上前来,极其亲热的挽住了刘子尘的胳膊。

    “尘哥,你这半个多月到哪快活去了?”

    “就是,走了也不打个招呼,姐妹们都想死你了。”

    两个舞女一边说一边拿鼓腾腾的胸脯往刘子尘的胳膊上蹭,一点儿也不介意被刘子尘吃她们豆腐,事实上她们也确实不太在乎,不仅因为刘子尘高大英俊、器大活好,更因为刘子尘现在是七十六号的行动队队长。

    上海滩很大,但是上流圈子却很小。

    所以刘子尘当上七十六号行动队长的事,根本就瞒不了人。

    要不然,刘子尘前脚才刚出现在百乐门,刘晦之的人后脚就该找上门来了,但是刘子尘当上了七十六号的行动队长,背后有了日本人撑腰,刘晦之就再不敢找他麻烦,甚至刘子尘不反过来找他刘晦之的麻烦,刘晦之就该烧高香了。

    被两个舞女夹在中间,享受着左拥右抱的齐人之福,刘子尘不由得心情大好。

    不过,刘子尘可不会因此就忘了来这里的两大目的,一抬头,刘子尘便看到了穿着白底碎花百褶裙,头戴白色雀翔小礼帽站在舞池边的陈曼丽,半个多月没见,陈曼丽似乎变得更漂亮了,也更加迷人了。

    几乎同时,陈曼丽也看到了刘子尘,抛过来一记媚眼。

    陈曼丽一记媚眼过来,刘子尘的魂立刻就被勾走一走,剩下的一半也飘飘荡荡的不知道飞哪儿去了,刚才拥住刘子尘的两个舞女民很自觉的松手,任由齐子尘迎上前去,百乐门的舞女也是有着严格的等级的,她们可不敢跟陈曼丽抢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