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2章 谁是船长?-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42章 谁是船长?



    “哟,这不是我们的刘大少么?”陈曼丽轻摇着团扇,用斜眼看着刘子尘,娇滴滴的说道,“最近这是上哪逍遥快活去了?半个月都见不着你人。”

    刘子尘径直向着陈曼丽走过来,一路上还吓退了好几个原本想上前邀请陈曼丽跳舞的小凯,有道是人的名树的影,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的凶名,还真没几个人敢招惹,尽管刘子尘只是七十六号的一个小喽罗而已。

    刘子尘走到陈曼丽面前,轻舒猿臂揽住了陈曼丽纤细的腰肢,邪笑着说道:“怎么,家里那老东西喂不饱你的小嘴,又出来找野食来了?”

    “讨厌。”陈曼丽伸出一枚春葱似的玉指,在刘子尘额头轻轻的戳了一指,娇嗔说,“有你这么糟践人家的么?你当我愿意嫁给那老东西?当初你一走了之,留下我一个女人家家能有什么办法?还不是任由你们这些男人随便欺负。”

    刘子尘脸上便露出一丝微微的尴尬,赶紧转移话题:“这半个月,有没有想我?”

    “想,怎么不想。”陈曼丽转过身,双出双臂圈住刘子尘的脖子,娇嗲的说,“自从你走了之后,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

    “真的?哪里想?”刘子尘淫笑着,双手却从陈曼丽纤腰上滑落,搭在礼服下急剧隆起的****上,意犹未尽还使劲捏了一把。

    “死相,就知道想着那种事。”陈曼丽一转身躲开了刘子尘的魔爪,紧接着又回眸白了刘子尘一眼,一副欲拒还迎的骚浪模样。

    刘子尘立刻心痒难耐,直恨不得当场将陈曼丽拖入旁边休息室,狠狠的鞑伐。

    不过刘子尘心里终究还记得另外一件正事,陈曼丽这妖精虽然诱人,但只要他还是七十六号的人,只要日本人还在中国,他就随时都可以享用她那诱人的身体,但是船长,一旦错过了今天,只想把他找出来可就难了。

    抬起手腕看看手表,时针已指向三点一刻。

    就是说,按照计划,**派来上海的那位大人物应该已经跟**潜伏在上海的那个船长接上头了,环顾四周,刘子尘却只见大厅中央的大舞池里人头攒动,少说有数百人,四周的小厅里以及休息室里也有不少人舞客。

    这么多的舞客,根本无从分辩哪个是船长?

    但是这根本难不住刘子尘,蠢人有蠢办法!

    刘子尘拍了拍陈曼丽****,沉声说:“你在这等我一下,我先办点事。”

    说完了,刘子尘便直接从披风下掏出手枪,对着大舞厅的天花板就是叭叭两枪,突如其来的枪声,一下子就惊动了舞厅里正搂着跳舞的男男女女,所有人都感到惊慌失措,本能的就想要四散躲避,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早就已经到位的二十多个特工同时掏出枪,把守住了舞厅所有出入口,所有试图逃跑的舞客都被赶回来,在大厅里挤成一团。

    “不许动,蹲下,所有人双手抱头,蹲下!”

    “快蹲下,再不蹲下老子就开枪了,蹲下!”

    “不要动,把藏在背后的手拿出来,不然,老子手里的枪子可不认人!”

    “说你呢,赶紧把人拿出来,信不信老子现在就一枪崩了你,拿出来!”

    此起彼伏的吆喝声中,大厅里的几百个舞客以及名**际花纷纷双手抱头蹲下,陈曼丽也是不例外,面对黑洞洞的枪口,没人能淡定。

    看到局面这么容易就控制住了,刘子尘顿时兴奋得满脸通红。

    尽管这已经不是刘子尘第一次带队出任务了,但是拿枪对着这么多衣冠楚楚的上层名流,却还是头一回,看着这些政商两界的名流在他的枪口之下簌簌发抖,他还是感到一种无可名状的兴奋,爽,太爽了!

    简直比跟陈曼丽这妖精来一发还要更加爽利!

    在人群中,刘子尘看到了上海滩许多大人物,平时这些大人物见了他,甚至连眼睛都不肯斜上一下,可是,现在,他们却无一例外全都匍匐在他脚下,簌簌发抖,这一刻,这些大人物的生死全都操控在他的手里。

    这个时候,百乐门的总经理顾维迎闻讯赶到。

    “这不是刘队长么?这是什么风把您吹来了。”顾维迎还隔着老远就向着刘子尘抱拳作揖,心下却是一阵腻歪,搁半月前,他正眼都不会瞧刘子尘一眼,随便找几个青皮就能要了刘子尘的小命,可现在,他却必须得拿刘子尘当一个人物看待了。

    “刘队长。”顾维迎赔笑脸说,“能不能看在我的薄面上,让弟兄们把枪收起来?这枪子可不长眼睛,万一要是走火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抱歉了,顾老板。”刘子尘却懒懒的说道,“这个还真不行。”

    说完,刘子尘就再不理会顾维迎,再一扭头,却看到陈曼丽也两手抱头蹲地上,还撅着个屁股正簌簌发抖,当下走过去在陈曼丽往后撅起的****上拍了一巴掌,笑道:“你蹲下做什么?赶紧的起来。”

    陈曼丽赶紧起身,拍着胸脯说:“你不抓我呀,刚才可真是吓死我了。”

    “我抓你做什么。”刘子尘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又说,“你来帮我个忙。”

    “我能帮你什么?”陈曼丽的脚下却一个劲往后出溜,一边摇头说道,“打打杀杀的事我可帮不了你,你那么多的手下呢,赶紧还要找我?”

    “这事还真就非你不可。”刘子尘却一把拉住陈曼丽,又示意两个特务将另外的十几个舞女都叫过来,然后微笑说,“各位美女都不要害怕,请你们过来,只是想请你们帮我一个忙而已,就是,帮我认一认有谁是不常来这里的生客?”

    这就是刘子尘想出来的蠢办法,但其实一点都不蠢!

    刘子尘不愧是常年在各种娱乐场所鬼混的地痞流氓,一下就抓住要害,既然**派来的那个大人物是刚到上海的,那么想必是头一回来百乐门,那么百乐门的这些个舞女就势必不可能认识他,所以只要叫这些舞女上前辩认,然后再把这些面生的抓起来,再把跟他们有过接触的男男女全都抓起来,那个船长也就必定在其中了。

    你还别说,这个办法其实十分具有针对性,十分厉害。

    人群之中,一个戴着宽檐礼帽的中年人立刻变了脸色。

    下一霎那,那个中年人便立刻脱下了礼帽,然后从礼帽里掏出了一把勃朗宁手枪,对着周围警戒的特务连续开枪,但是他的枪法实在不怎么样,连开两枪只打伤了两个特务,再想开第三枪时却没有机会了。

    六七个特务对准中年人,几乎是同时开火。

    “别打死,我要抓活的!”刘子尘赶紧大声喝止,却还是慢了半拍,话音还没有落,那个中年人便已经身中数弹倒在了血泊中,其中的一发子弹更是直接从中年人的左胸射入,从中枪部位来看,心脏十有**被打穿了,肯定没救了。

    刘子尘两步就抢上前来,揪住中年人的衣襟把他拎起来,大声喝问道:“快告诉我,谁是船长?谁是船长?谁是船长?!”

    中年人却只是呵呵的一笑,眼中满是不屑。

    下一霎那,中年人便头一歪咽下了最后的一口气。

    刘子尘懊恼的放下中年人,好好的差事办成这样,没有赏金还在其次,关键回去之后无法向吴世宝交待!

    不过刘子尘很快又想到了另外一点。

    派来跟船长接头的**大官是死了,可是船长应该还在!

    想到这里,刘子尘立刻又兴奋起来,厉声大喝道:“来人,把所有人都带过来挨个的辩认,只要谁能说出这个人跟大厅里的任何人有过接触,并且确定没有跟这个人有接触,他就可以离开这里,否则的话,就不用走了!”

    顾维迎的面子有点挂不住了,说道:“刘队长,这里是租界,不是华界!”

    “租界?”刘子尘阴阴一笑,说道,“顾老板,信不信我一个电话过去就能让你的百乐门关张大吉?”

    顾维迎闻言顿时一窒,再不敢吭声。

    说真的,顾家也是有着很深背景的,所以顾维迎其实不怵刘子尘,但甚至不怕极司菲尔七十六号,因为顾家不仅在南京有人,跟美国、英国大使馆也有交情,刘子尘再牛,也牛不过南京的大员以及美英两国驻华公使。

    但是对于刘子尘背后站着的日本人,顾维迎却十分忌惮。

    “看来顾老板是个聪明人,很懂得取舍嘛。”刘子尘呵呵一笑,又说道,“来人,把他们挨个带上,挨个的辩认!”

    半个多小时之后,大厅里的舞客和舞女互相指认出了二十多个跟倒地中年人有过接触的人,其中包括二十多个舞客以及六个舞女。

    陈曼丽也在其中,还有一个跟她齐名的头牌,柳眉。

    二十多个嫌疑人,刘子尘纵有通天彻地之能,一时间也不可能审清楚,没辙,最后只能一齐带回七十六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