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3章 营救-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43章 营救



    皖南,新四军军部。

    一号首长跟徐锐谈完心没多久,二号首长也跟王沪生谈完了,然后新四军的七位首长一同设宴,隆重宴请徐锐和王沪生,同时也算给两人钱行,不过,说是隆重宴请,其实也就是让炊事班加了几个皖南当地土菜。

    另外,还有每个人一瓶缴获的日本清酒。

    等菜上齐,一号首长主动给徐锐敬酒说:“小徐同志,你可别嫌我们怠慢啊,张罗这样的一顿饭,就已经是我们的极致了,我们泾县跟你们大梅山军分区可是没法比啊,你们大梅山分区是土豪,我们泾县却连隔夜米都快没了。”

    三号首长也笑着说:“大梅山军分区是真土豪,那伙食比地主老财家还要好。”

    另外几位首长便也跟着起哄:“改天我们也去大梅山,无论如何吃一顿好的。”

    **的队伍一直都挺艰苦,但是大梅山军分区的条件要好一些,而且徐锐又会想方设法去改善官兵的伙食,无形之中,大梅山分区的伙食水准就跟兄弟部队拉开了,不过几位首长的挤兑并没有恶意,只是调侃而已。

    如果泾县也有条件,几位首长也愿意让官兵们吃好。

    毕竟都是大小伙子,只有吃饱了、吃好了,才能够更好的打鬼子。

    “几位首长,你们这是在批评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徐锐笑道,“说我们大梅山分区只顾着自己吃香的喝辣的,让却军部的首长们喝西北风?”停顿了下,徐锐又扭头对王沪生说,“老王,首长们这是对你有意见了。”

    “凭啥只是对我有意见,工作没做好那也是咱们俩一起没做好。”王沪生没好气道,“合着你不是大梅山的,合着咱们俩就不是一伙的?”

    “那可不一样,我是司令员,我只管打仗。”徐锐说,“你是政委,生活归你管。”

    “得了吧,你,还归我管呢。”王沪生没好气的说道,“要是没有老徐你的批条,后勤部的物资我是连一粒米都动不了!”说完,王沪生又摊着手对几个首长说,“几位首长,你们是真不知道啊,老徐这个家伙老霸道了。”

    “行了啊,你们俩少在我面前唱双簧。”一号首长笑骂道,“不就是希望你们大梅山分区支援军部一点儿经费么,至于把你们俩紧张成这个样子?哼,再说了,这些经费军部还不是为了你们两个才争取的?”

    二号首长也附和说道:“是啊,淞沪分区才刚刚草创,无论是人员招募、后勤保障都需要钱,原本组织上在上海还经营着几家铺面,生意也不错,可最近这段时间,却接连遭到七十六号的破坏,所以也没什么进项,所以呢,组织上就考虑由大梅山军分区提供一部分活动经费,不用多,有个几百万就够了。”

    “你们俩,什么时候才能转过这个弯来?”一号首长摇头说,“现在你们已经不再是大梅山军分区的司令员和政委,你们是淞沪分区的司令员和政委了。”

    徐锐和王沪生闻言顿时傻在那里,是啊,现在他们已经不再是大梅山军分区的司令员和政委了,现在他们是淞沪分区的司令员和政委!都已经走人了,还揣着大梅山军分区的仨瓜俩枣的干吗?赶紧的转移到淞沪分区才是正经。

    想到这里,徐锐便赶紧给王沪生使了个眼色。

    王沪生立刻明白了徐锐的意思,微微的点头。

    这两人想到一块去了,就是那一百万两黄金!

    所有物资都可以不要,唯独这一百万两黄金他们必须带走!

    都说大炮一响,黄金万两,这打仗打的就是后勤,打的就是金钱,要是没有足够的金钱做后盾,徐锐就有天大本事,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酒席吃到一半,又一个保卫科干事神情凝重走进来,附着三号首长轻声耳语几句。

    三号首长便立刻变了脸色,起身对一号、二号说道:“军长,政委,又出事了!我们刚派去上海协助老叶的刘铮同志牺牲了,老叶同志也被汪伪七十六号的特务给抓走了,眼下就关押在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处境十分危险!”

    在座的几位首长闻言后,全都变了脸色。

    徐锐和王沪生也是神情一凝,因为三号首长所说的这老叶,就是杜兴之后的**上海特委书记,也是即将要走马上任的淞沪分区的政治部主任,换一句话说,这个老叶从名义上已经是徐锐和王沪生的亲密战友了。

    然而,他们连老叶的面都还没有见着呢,老叶就被七十六号抓了。

    一号首长定了定神,沉声问:“张参谋长,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三号首长便回答说:“是这样,两天之前,刘铮同志的交通员在十六铺码头被捕,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交通员供出了刘铮同志和老叶同志的接头地点,以及具体时间,然后刘铮同志才会惨遭不幸,老叶同志也才会被捕。”

    二号首长沉声说道:“立刻组织力量,不惜一切代价营救老叶同志。”

    老叶不仅是上海特委的书记,更在上海的秘密战线上工作了多年,他对党在上海滩的每一个交通站、每一名交通员都了如指掌,如果不及时把老叶营救出来,如果老叶最终背叛组织,后果将不堪设想,这对上海地下党将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当下徐锐起身说道:“首长,老叶同志不仅是上海特委书记,更是我们淞沪分区的政冶部主任,所以,我请求参加营救老叶的行动。”

    王沪生说:“首长,我也要参加营救行动。”

    二号首长略一沉吟,点头说:“行,那你们就立刻动身前往上海。”

    “是!”徐锐和王沪生答应了一声,当即推盏起身,准备前往上海。

    一号首长亲自将两人送出军部大门,很抱歉的说道:“小徐同志,还有小王,真的是很抱歉啊,原本军部还想尽可能的给你们营造一个好的环境,结果却出了这样的事,害得你们两个都得亲自赶往上海,参与营救行动,我这心里真是有些过意不去。”

    “首长这话言重了。”王沪生说道,“组织上安排我和老徐去淞沪,原本就不是去享清福的,而是去打鬼子的,何况老叶同志还是我们的战友呢,所以我们俩参与营救行动也是应该的,老徐你说是不是?”

    “是。”徐锐点头说,“请首长放心,我们一定把老叶同志救出来。”

    “行!”一号首长重重点头,又说道,“那我就把淞沪分区正式交给你们俩了,我希望你们俩到了淞沪分区之后,能够尽快打开局面,尤为重要的是,一定要争取打破鬼子的经济封锁,将我们新四军急需的物资给运出来!”

    “是!”徐锐和王沪生同时挺身立正。

    (分割线)

    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汪伪敌工总部。

    李士群正在他的办公室里训斥吴世宝。

    “阿宝,你怎么回事?”李士群摞下电话,神情不善的瞪着吴世宝,“你这找的都是一些什么手下?这个刘子尘,办事就这么不靠谱?抓船长那就好好的抓船长,你把梁院长的表外甥女婿还有周部长的小舅子给我抓回来干吗?是不是嫌我这里还不够乱?”

    敢情刘子尘在百乐门的行动,招惹到了连李士群都惹不太起的大人物了。

    却原来,在刘子尘抓回来的这二十多个舞客以及六个舞女中间,就有伪行政院长梁鸿志的表外甥女婿,还有伪财政部长周佛海的小舅子,当然了,不是真的小舅子,只是周佛海三姨太家的表弟,拐了好几层的远亲。

    要不是这样,李士群也不会还坐在这里说话,早就下令放人了。

    “是是是。”吴世宝自然不会也不敢跟李士群顶嘴,连连点头说,“都是我有眼无珠,找了刘子尘这么个憨货,给主任您惹出这么大麻烦,还请主任务必多多包涵,不过,主任你看,人都已经抓回来了,影响也已经造成了,就这样放人是不是也太可惜了?”

    “你呀,你呀,早晚有一天我会被活活连累死。”李士群指了指吴世宝,又问,“你确定**的船长就在这些舞客还有舞女当中?”

    “确定!”吴世宝连连点头,接着说道,“船长跟那个**特派员的确切接头时间是下午三点,刘子尘他们赶到百乐门的时间是三点过五分,才五分钟时间,船长就算跟**特派员完成接头,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撤离百乐门!”

    “行吧,那你就抓紧点审。”李士群说道,“上边我先给你顶着。”

    “是是,多谢主任,多谢。”吴世宝连连点头,然后躬身退出李士群的办公室。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吴世宝便立刻变了一个人,抬头厉声喝道:“阿尘,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小赤佬,快给老子滚过来!”

    刘子尘便赶紧一阵风似的跑进吴世宝的办公室。

    “头儿,您找我有何吩咐?”刘子尘微躬着腰,满脸谄媚的笑。

    “两天,我只给你两天。”吴世宝伸出三枚手指,恶狠狠的说道,“两天之内,你必须把船长给我揪出来,要不然,我就把你送给日本人充数,就说你是船长,因为在那个**特派员咽气前,跟你也有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