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4章 先去南京-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44章 先去南京



    回头再说徐锐。

    离开泾县之后,便开始沿着小路向上海方向进发。

    不过走了还不到二十里,徐锐便示意王沪生停下。

    王沪生皱眉说道:“老徐,怎么不走了?这才半下午呢,趁天还没黑赶紧赶路,从这到上海可有六七百里呢,得抓点紧了。”

    徐锐没好气的说:“老王,你该不会打算就这样走着去上海吧?”

    “不走着去上海,难不成还跑着去啊?”王沪生闻言满脸的黑线,没好气道,“你这个兵王倒没什么,我可是吃不消。”

    徐锐便噗的一声,打趣说:“老王,你是在逗逼么?”

    “逗逼?”王沪生满脸茫然的问道,“逗逼是什么意思?”

    “介个……”徐锐挠挠头,赶紧说,“我的意思是说,咱们坐车去上海。”

    “坐车?”王沪生闻言顿时间眼睛一亮,欣喜的说道,“对啊,我怎么忘了坐车,守着你这么个兵王,不抢鬼子一辆车真太可惜了。”

    说干就干,王沪生当即回头吩咐说:“小田,快把电台拿过来。”

    小田全名叫田言,是王沪生的警卫员,从王沪生还是苏南地委书记时就跟着了,也是个身经百战的老兵了,这次王沪生跟徐锐调任淞沪分区,王沪生原本有意放田言下部队担任连长,田言却拒绝了,提出来要继续跟着王沪生去上海。

    得了王沪生吩咐,田言赶紧将电台背过来,然后到路边的林子里找了块大石头,迅速将电台架了起来,王沪生便坐到大石头前,然后掏出一个小本子,再戴上耳机开始仔细侦听空中穿梭的各种电波。

    空中穿梭的电波其实有很多,也很容易记录下来,但如果没有密码本的话,录下再多的电波也没任何鸟用,不过就是抄写纸上的一大堆点划符,根本就转化不了文字,自然也就谈不上截获对方的情报了。

    但是王沪生不一样,他有影子提供的日军最新密码本。

    不过,并不是有了日军的最新密码本,就一定能截获有价值的情报,王沪生守候了足足俩小时,倒也截获了好几条鬼子的电报,但都是鬼子各个驻军之间的往来公文,并没有太大的价值,更加没有关于输送物资的电报。

    没有输送物资的电报,自然也就不知道上哪去抢汽车。

    勉强又守候了半小时,王沪生终于摘下耳机对徐锐说:“老徐,我发现这样守株待兔也不是个事,万一到天亮都没有鬼子的电报,难道就等一夜?要是明天一天还没有,难道还要在这里再等一天?这哪行。”

    徐锐蹙眉说:“应该不会这么倒霉吧?”

    这时候,地瓜却说道:“我说司令员,还有政委,你们俩是不是脑子进水了,需要用到电报的都是远距离的通信,鬼子后勤物资的补给输送,却在就近两个据点间进行,根本就用不着电报,打个电话不就行了?”

    徐锐和王沪生闻言便立刻傻在那里。

    是啊,物资输送的对接,根本用不着电报通信!

    徐锐反应过来后照着地瓜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你怎么现在才说?”

    地瓜却一歪脑袋躲过了,翻白眼说:“我也是刚刚才想到的好不好?”

    当下徐锐一行四人又匆匆回到路边,这里已经是日占区,公路边便竖有电线杆,上面架着电线,地瓜便嗖嗖的爬上电线杆接了一条线下来,田言背着的那口大背包里除了电台外还有电线、步话机,王沪生也是有备无患。

    古代行军打仗,讲究的是大军未动,粮草先行。

    现在行军打仗,讲究的是大军未动,情报先行。

    而要想及时掌握及送出情报,通讯器材是关键,王沪生担心淞沪分区刚刚草创,各种通讯器材肯定匮乏,所以就带了一部分。

    徐锐把步话机的听筒接到了电线上,这样就可以监听了。

    这次运气极好,侦听了不到半个小时,就截获了一条有价值的情报。

    “妥了。”因为只有听筒,而没听话筒,所以徐锐并不担心他跟王沪生的对话会被正在通话的鬼子所听到,接着说道,“今天晚上,会有一批物资从宣城县城送到高桥据点,这里是必经之路,我们等着就是了。”

    “晚上?”王沪生讶然说,“小鬼子居然敢在晚上运输军需物资?也不怕被打劫?”

    宣城县紧挨着泾县,附近不仅有新四军的游击队在活动,更加有国民军的正规军,小鬼子敢在晚上运输物资,也确实大胆至极。

    “这正是鬼子的狡猾之处!”徐锐却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因为鬼子很少在夜间行军或者输送物资,所以偶尔为之,很容易就能够得逞,因为无论是国民军还有我们新四军的游击队,都很难迅速的做出反应。”

    王沪生说:“可惜呀,这次却撞上了老徐你了,呵呵。”

    徐锐只是嘿嘿一笑,撞上他这兵王,确实是鬼子倒霉。

    当下四个人便在路边找个避风处潜伏了下来,等候了差不多四个小时,将近凌晨零点的时候,徐锐耳畔忽然听到一阵隐隐约约的引擎声,片刻后,地瓜也听到了,这小子的进境比徐锐想象中更加的迅速。

    当然,地瓜的进境仅限于逃命的轻功以及六识。

    又过了片刻,连王沪生和田言也听到了引擎声。

    王沪生说道:“老徐,是不是鬼子的运输队来了?”

    徐锐闭着眼睛凝神聆听,片刻之后睁开眼睛说道:“来了,一辆卡车,只有两个负责押运的鬼子,鬼子还真是大胆!”

    说完,徐锐对地瓜说道:“地瓜,你负责驾驶员。”

    “别啊,司令员。”地瓜赶紧说,“我才不要杀人。”

    “闭嘴,那是鬼子,是牲畜,不是人。”徐锐喝道。

    “杀牲畜也是杀生。”地瓜摇头如拨浪鼓,“我怕见血啊,我晕血……”

    “闭嘴,这是命令。”徐锐冷然说道,“你实在不想杀人,也不是不行,不过代价就是你现在就给我回大梅山。”

    “别啊。”地瓜立刻急了,“我要去上海。”

    徐锐冷然说:“那就给我乖乖的服从命令。”

    地瓜撇了撇嘴,不敢再吭声,然后跟着徐锐到路边埋伏了起来。

    这时候,小鬼子的卡车已经行驶到了近前,徐锐打出一组手语,然后跟地瓜一左一右同时扑上去,徐锐一个纵身前扑就挂在了副驾驶门上,然后一拳捣出,拳头直接就击碎窗玻璃命中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那个鬼子军曹的右侧太阳穴。

    只听噗的一声,鬼子军曹的脑袋便西瓜般碎裂开来。

    几乎是在同时,地瓜也用短刀结果了另一侧的鬼子驾驶员。

    徐锐再不慌不忙的打开车门,一把就将毙命的鬼子军曹拽下来,再一脚又将另一侧的鬼子驾驶员踹下去,然后一屁股坐到了驾驶座上,接管了卡车,再一脚刹车,卡车便嘎吱一声停泊在了公路上,从开始到结束只用了两秒钟。

    地瓜落地之后,一个翻滚卸掉冲力再爬起身,然后抢到后面掀起篷布,这个时候田言也从路边抢了过来,两人打亮手电筒往里边一照,只见车厢里装满了各种各样的物资,有日本的清酒、有整片的猪肉,还有一袋袋的米和面。

    徐锐和王沪生先将两个鬼子的军装给扒下了,然后驾车将一车的给养送到泾县,交给了新四军的游击队,然后开着空车又兜头往回走,一路上虽然不断有哨卡,但哨卡的鬼子根本不认识运输物资的鬼子,再加上徐锐又说的一口流利的日语,所以一路上畅通无阻,很容易就过了宣城县城。

    在过了宣城县城之后,面前就出现了岔路。

    徐锐想也没想,直接一打方向盘就拐向了通往湖州的岔路,这是通往上海的路,另一条路却是去南京的。

    不过走没多远,徐锐却忽然又是一脚刹车。

    只听嘎吱一声,卡车便急停在了公路中央,坐在车厢里的王沪生猝不及防,一头撞在前车壁上,额头都撞肿了,当下掀起车厢与驾驶座间的小窗布帘,没好气的说道:“老徐你搞什么啊,我头都磕破了。”

    徐锐摆摆手说:“老王,我忽然想起个事来。”

    “想起个事来?”王沪生揉着额头说,“什么事?”

    徐锐说:“从这到上海足足有六七百里,开再快也要两三天,等我们到上海,老叶同志怕是早就惨遭不幸,七十六号可不会等咱们。”

    “这倒也是。”王沪生闻言顿时神情一凛,又说,“那你说怎么办?”

    “先去南京。”徐锐沉声说,“南京离这近,今天天黑之前就能到,而且中途都不需要找鬼子加油加水。”

    “先去南京?”王沪生说道,“老徐,你是不是傻?老叶眼下可是被关在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七十六号是在上海,不是在南京,我们去南京能有什么卵用?”

    “当然有用。”徐锐说,“要解救老叶,并不一定非得去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