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5章 生日快乐-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45章 生日快乐



    王沪生茫然问:“不去上海怎么救老叶?”

    “当然是找人。”徐锐沉声说,“在南京,有人可以救老叶。”

    “在南京有人……”王沪生恍然大悟说,“老徐你是不是说,找汪精卫、梁鸿志、周佛海或者陈公博之流,胁迫他们给七十六号下令放人?”停顿了下,王沪生很快又说道,“可是这样做也不行啊,事后他们肯定会报复的。”

    徐锐摇头说道:“老王,你的思路有问题,我们当然不能简单的胁迫汪精卫或梁鸿志之流给七十六号下令,这样太低级了,后遗症也不小,老叶同志就算可以获释,从此也无法在上海立足了,所以你得换一种思路。”

    “换一种思路?”王沪生问道,“换什么思路?”

    “当然是借力。”徐锐沉声说道,“我们可以利用汪伪政府高层间的矛盾。”

    稍稍停顿了下,徐锐又接着说道:“老王,你记不记得不久前江南发回的电报上说,因为中储行总裁的事,梁鸿志一伙跟汪精卫一伙闹的很不愉快?”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派系,汪伪政府也是不能例外。

    在汪精卫叛国投敌前,梁鸿志已经牵头成立了维新政府,汪精卫到来后,无论是个人影响力或者说声望,汪精卫都远在梁鸿志之上,自然而然的就成为了日本人面前的红人,梁鸿志对此自然是满腹的牢骚。

    于是,矛盾也就不可避免的产生了。

    不过,刚开始的时候,双方还能勉强保持面子上的和平,但是到了中央储备银行成立之后,为了争夺总裁的位置,双方却彻底翻脸!梁鸿志自恃是维新政府的元老,认为这个总裁的位置非他莫属,可是汪精卫却属意周佛海。

    博弈的结果是,汪精卫全面胜出,梁鸿志不仅没当成中储行的总裁,甚至连副总裁都没有当上,这却把梁鸿志气了个半死,这之后,梁鸿志就跟汪精卫翻了脸,两人甚至连表面上的样子都不愿做,互相见了连招呼都懒得打。

    徐锐接着说道:“老王,我们为什么不能善加利用汪梁之间的矛盾呢?”

    王沪生已经大致明白徐锐的思路,但是细节上还是不太明白,又问道:“问题是,怎么利用两人之间的这种矛盾呢?”

    “我们不妨做一个假设。”徐锐说,“假如这个时候忽然有军统的人找到梁鸿志,要跟他做一笔交易,说他们军统的一个重要人物被七十六号给抓走了,只要梁鸿志命令七十六号把昨天抓走的人全都放出来,军统就可以除掉汪精卫,你说梁鸿志会不会答应交易?”

    “这还用说么。”王沪生没好气道,“就是用屁股想,梁鸿志也会毫不犹豫答应。”

    “这不就结了。”徐锐嘴角勾起一抹微微的笑意,“而且我还有更好的主意。”

    (分割线)

    江南下了班后返回公寓,一眼看到了公寓楼下摆放的玫瑰花。

    至少上万朵艳红色的玫瑰花摆放成了一个巨大的心形。

    在玫瑰花堆成的心形的下方还插了数百枝蜡烛,这几百枝蜡烛排列成了六个工整的大字加两个标点符号:江南,生日快乐!

    此时此刻,正有不少行人聚集在附近指指点点。

    更夸张的,还有好几家报纸的记者正在拍照片。

    看到这幕,江南的娥眉立刻蹙紧,只看这手笔,她便敢肯定一定是梁大少干的,这个梁大少还真的是锲而不舍,无论她再怎么暗示、婉拒,甚至明着拒绝,他就是不放弃,更不气馁,而是持之以恒的继续展开攻势。

    看起来,真的有必要跟梁大少清楚的表明态度了。

    心中有了计较,江南便挎着包,低头走进了公寓。

    江南却没看到,就在她走进公寓楼大门之后不久,一辆奔驰轿车快速开到,然后嘎吱一声停在公寓楼下,再然后从车后座走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青年手里边还捧着一束娇艳的玫瑰花,这个青年赫然就是梁大少。

    梁大少一眼看到公寓楼下用玫瑰花堆出来的心形,接着又看到了底下用蜡烛摆成的六个字加俩标点符合,眼睛一下就睁大了。

    他娘的,这人谁啊?泡个妞居然这么舍得下血本?

    紧接着,一股无名怒火便从梁大少的胸际猛的腾起,娘的,居然跟本大少抢女人,活得不耐烦了?!当下梁文浩便将手里捧着的玫瑰花重重摔在地上,然后转身怒冲冲的进了公寓楼的大门,然后直奔公寓三楼江南租住的那间套房而来。

    (分割线)

    再说江南,进了楼梯之后,迎面便看到了两排身穿女仆装的侍女,正整齐排列在铺了红绸毯的楼梯两侧,看到江南进来,两排侍女便齐刷刷的鞠躬,然后整齐划一的说道:“梁二少恭祝江南小姐,生日快乐,嗨皮波斯代!”

    江南的脑门上便立刻浮起了好几条黑线,还嗨皮波斯代呢。

    郁闷的江南甚至没留意到,侍女们说的是梁二少,而不是梁大少。

    当下江南踩着铺了红绸毯的楼梯,蹬蹬蹬的直上三楼,结果看到公寓三楼的走廊上面也铺了红绸毯,不仅铺了红绸毯,红毯上面甚至还铺了鲜花,江南虽然不喜欢梁文浩,却也没办法不喜欢眼面前的浪漫情调。

    这女人嘛,有几个不喜欢浪漫的?

    再往前走,江南便到了走廊末端。

    江南租住的套房就正对着走廊的末端,江南人才刚刚走到房门前,原本紧闭着的房门便从里边打开,然后又是两名穿着女仆装的俏丽侍女转身从门内走出来,先向着江南深深鞠了一躬,然后俏生生的说道:“祝江南小姐生日快乐。”

    江南忍着好奇没有发问,绷着张脸一步跨进房门。

    一进房门,江南整个人便立刻傻在那,无法动弹,甚至无法思考。

    但只见,正对着房门摆放着一张大椅,一个打着小领结、穿着白西装以及白西裤的年轻男子,正大马金刀的坐在这张大椅上面,看到江南走进来,年轻男子脸上立刻露出一抹微微笑意,然后摘下嘴里叼着的雪茄,仰头吐出一个巨大的烟圈。

    在楼下,当看到那用玫瑰花摆成的巨大心形,当看到那用蜡烛拼成的六个字时,江南非但不欢喜,甚至于还有些厌烦,厌烦梁文浩的死缠烂打,在一楼大厅看到那两排身穿女仆装的侍女时,江南也是满心不喜。

    直到上了三楼,看到鲜花铺地的画面,江南的心情也谈不上欢喜。

    可是此时此刻,江南却只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喜愉瞬间就充满心间,幸福,此刻江南只感觉到无边的幸福!就像是掉进了蜜罐里,江南只感觉到无边的幸福以及甜密,因为,大马金刀坐在椅子上的这个年轻男人不是别人,就是她的爱人!

    他就是,江南无时无刻不在魂牵梦萦的爱人——徐锐!

    既便他化过了妆,相貌甚至变得大相径庭,可江南还是一眼就把他认了出来。

    徐锐摘下嘴里叼着的雪茄,先吐了个烟圈,然后笑着说:“江南,生日快乐。”

    看着徐锐笑意盈盈的俊脸,江南便再也抑制不住心下涌动的情意,霎那之间,所有的一切的顾忌都被她抛到了脑后,这一刻,她只想投入眼前这男人的怀抱,尽情享受他强壮而有力的拥抱,她已经是什么都顾不上了。

    “抱我。”江南一头扑入徐锐怀里,仰起娇靥说,“吻我!”

    徐锐单臂环紧江南的纤腰,然后毫不犹豫的用力亲了下去。

    梁文浩铁青着脸,蹬蹬蹬冲上三楼,冲到江南套房的门口,却正好看到了江南投怀送抱,然后徐锐照着江南小嘴狠狠吻下去的一幕,霎那之间,梁文浩便听到有玻璃碎裂声从他的胸口发出,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已经碎了。

    这一刻,梁大少梁文浩的心真的寸寸碎裂了。

    紧接着,梁大少胸际的怒火便再次腾地燃起。

    他娘的,本少爷管你是谁,敢抢本少爷的妞,就得有迎接本少爷怒火的觉悟!

    当下梁文浩蹬蹬蹬冲进来,很快就到了徐锐的面前,然后伸手往徐锐推过来,试图把徐锐和江南分开,因为看着徐锐和江南紧拥着接吻,梁文浩快受不了啦,都快疯了,所以他必须尽快把两人分开,他一刻都无法等了。

    可是不等梁文浩的手沾身,徐锐便闪电般探出右手,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间甚至还夹着那支雪茄,只是用大拇指和食指那么轻轻的一夹,便已经夹住梁文浩的右手手腕,再稍稍的发了点力,梁文浩便立刻哎唷哎嗵的惨叫了起来,一张俊脸也立刻涨成了猪肝色。

    跟着梁文浩上来的司机兼保镖见状,本能的就想要掏枪,可是还没等他掏出枪,一截坚硬而又冰冷的管状物便已经抵住他后腰,然后一个声音响起:“别动,动就打死你!”

    梁文浩的司机兼保镖便不敢轻举妄动,缓缓松手,任由身后那人夺走了他的枪。

    徐锐这才稍稍松了点劲,笑着对梁文浩说:“哥,你该不会是想要跟我抢江南吧?”

    “哥?”梁文浩闻言立刻傻在那里,不能够啊,我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厉害到酷毙了的好弟弟?难道是老头子流落在外的私生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