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6章 大隐隐于朝-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46章 大隐隐于朝



    徐锐的这一声哥,当场就让梁文浩傻在那里。

    也是听到这声哥,江南才终于从迷醉的情绪中清醒过来,不过她还是舍不得从徐锐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只是轻轻的掐了下徐锐的胳膊。

    徐锐便立刻会意,背对着大门一挥手,地瓜便当即一枪托将梁文浩的司机兼保镖砸晕当场,然后又走过来,将几乎吓瘫在地的梁文浩还有他的司机兼保镖,像拖死狗一般拖出了房间,房间里便立刻变得清静。

    江南这才娇媚的白了徐锐一眼,嗔道:“阿锐,你疯了?”

    “我是疯了。”徐锐用力搂紧了江南,嘿然说,“想你快想疯了。”

    “信你才怪。”江南媚媚的说道,“你在大梅山坐拥娇妻美婢,不要太快活,又哪里会想到我这可怜人?”

    “呀,吃醋了?”

    “还说呢,这么久都不来南京看我。”

    “我这不来了么?这次就是特意来给你过生日的。”

    “说到过生日,你闹出这么大排场,可怎么收场?刚才我上来时,楼下还有坊口聚集了不少的报社记者,不用等到明天,今晚各家晚报的头版头条就会登出梁家大少跟大梅山军分区司令员徐锐在状元坊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的新闻了。”

    说到这,江南又忍不住在徐锐的胳膊上轻掐了一下,又说道:“哦,不对,你现在是淞沪分区的司令员了,不过你刚到任便跟人在南京城内争风吃醋,组织上怕饶不了你,我也会被你连累死,这一闹我也算出名了,今后再无法从事秘密工作了。”

    “江南,你这么想可就想错了。”徐锐嘿嘿的笑道,“我之所以要这么做,恰恰是为了今后能够更好的开展工作,包括你,我不仅要给我自己找一个完美的掩护身份,还要给你也弄一个最合适的身份掩护。”

    江南讶然说:“所以,你弄出了这么大的排场?”

    “嗯哼。”徐锐笑道,“不过,我之所以弄出这么大的排场,为你还有我找个完美的身份掩护只是其一,主要却还是为了给你庆祝生日,自从认识以来,我还从来没有给你好好的庆祝过一次生日,想起来我这心里怪不是滋味的。”

    江南妩媚的看着徐锐,柔声说:“虽然明知道你说的是假话,虽然我明知道你只是顺道来南京执行任务,可我的心里却还是莫名的欢喜。”说完,江南主动凑上来在徐锐的嘴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后说,“谢谢你,徐锐,这是我长这么大过的最快乐的一个生日。”

    徐锐便走到一边将留声机打开,然后微微躬身向江南做了个请的手势,微笑说:“美丽的小姐,我能有幸请您跳一支舞吗?”

    江南嫣然一笑,将右手递给徐锐。

    徐锐轻握住江南柔若无骨的小手,脚步一转随着悠扬的音乐舞动起来。

    然而,一支舞还没完,外面走廊对面便响起了蹬蹬蹬的脚步声,显然正有好几个人顺着楼梯往三楼上来,还有大声呼喝声。

    这却是梁文浩留在下面的另外两个保镖感觉到不对,上来察看。

    “大少爷?”

    “大少爷,你没事吧?”

    两个保镖大呼小叫着冲上来,冲在前面的那个保镖才刚刚冲到走廊上,猛一抬头,便看到走廊末端的一间客房里,一个男人正搂着江南跳舞,男人的右手还搭在江南的腰上,左手却腾了出来,只是随意的一翻,便变魔术般多了支枪。

    这一霎那,那个保镖甚至能够清楚的“看”到那男人扣下扳机,然后子弹从枪口里喷射而出的奇景,保镖顿时间心下惨然,心忖这下死球了,有心想躲,可是脚下却跟灌了铅似的竟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颗子弹“射”过来。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就在转瞬之间,只听噗的一声,那个保镖头上戴着的黑色宽檐礼帽便被子弹给打飞,掉落在走廊上,再然后,那个保镖就像是被解除了定身法似的,瞬间又恢复了行动的能力,当下一个缩身撤回到楼梯口的区域。

    跟在后面的那个保镖还没有反应过来,又急吼吼的冲进了走廊。

    结果却还是一样,又是噗的一声轻响,后面那个保镖的黑色宽檐礼帽也被打飞,然后这个保镖也赶紧无比狼狈的爬了回来,撤回到楼梯口区域,两个保镖相顾骇然,走廊对面那个搂着江南小姐跳舞的男人,枪法太准了!

    这要不是对方手下留情,他们早死了。

    这时候,已经被拘押在另一个房间的梁文浩听到动静,便立刻大叫起来:“阿坤?阿强是不是你们?快救我,救我!”

    “闭嘴!”然后是一声闷哼,再是啪的一声,像是耳光。

    再然后,梁文浩惨叫了一声,再然后就再也不敢吭声了。

    “大少爷?大少爷?!”名叫阿坤的保镖连喊了两声,见没有回应,一颗心便立刻悬起来,回头对另一个叫阿强的保镖说,“阿强,我在这守着,你快去叫巡警!”

    “巡警?”名叫阿强的保镖说,“可是警察局长跟咱们家老爷不对付。”

    “你傻啊?现在哪还顾得这个。”阿坤没好气的吼道,“救大少爷要紧,要不然你我都吃不了兜着走。”

    阿强这才慌里慌张的转身下楼。

    (分割线)

    走廊的另一端,江南的套房内。

    江南跟着徐锐的脚步轻轻舞动,一边有些担心的说道:“阿锐,听脚步声应该是梁文浩的保镖叫人去了,要不然你快走吧,不然大队巡警一赶到,那就麻烦大了,这里毕竟是在南京,你们却只来了几个人。”

    徐锐微笑说:“走?我为什么要走?”

    江南便轻咦了一声,说:“你这是别有企图啊?”

    徐锐嘿嘿的笑道:“聪明,不愧是我徐锐的女人。”

    “死相。”江南白了一眼,嗔道,“快老实交待,你是怎么打算的。”

    徐锐轻嗯了一声,又说道:“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这话你总听说过吧?”

    江南再度轻剜了徐锐一眼,你这不废话么?这样耳熟能详的俗语我岂能没听过?

    徐锐又说道:“你们秘密战线的,讲究的就是不能显眼,最高境界就是把你扔进人堆里就再也找不出来,我说的应该没错吧?”

    江南轻嗯了一声,徐锐说的无疑是正确的。

    其实严格说起来,像江南这样的美人是不适合在秘密战线工作的,因为她太漂亮太耀眼了,很容易就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这人一旦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明里暗里就会有大量的人去盘查你的底细,可真正能把根底做到天衣无缝的特工又有几个?

    所以,并非交际花出身的江南能够在特密战线上杀出一条血路就殊为不易。

    徐锐又说道:“你们秘密战线上的特工讲究平凡,不显眼,其实遵循的是大隐隐于市的思维,但是要我说这还不是上乘的做法,真正上乘的做法是大隐隐于朝!何谓隐于朝?就是成为汪伪集团中名声显赫的大人物,或者声名狼藉的纨绔子弟。”

    江南闻言心头一动,再联想到刚才徐锐喊了梁文浩一声哥,瞬间就什么都明白了。

    当下江南微笑着说:“所以你选的掩护身份是梁府的二少爷?可是,你怎么就敢肯定梁鸿志会答应你呢?这个老东西可是一个铁杆汉奸,恨不得把祖宗十八代都卖给日本人,他会愿意跟我们合作?”

    徐锐反问道:“我问你个问题,梁鸿志为什么会选择当汉奸?”

    “那还用问。”江南说,“当然是因为贪生怕死,贪图个人荣华。”

    “这就结了。”徐锐说,“如果让梁鸿志在死亡和出卖日本人之间选一个,他一定会毫不犹豫选择后者,正如当初日本人逼他在死亡和出卖祖宗之间做的选择一个样!何况,我手里还握有另外一个梁鸿志十分想要的重量级筹码。”

    江南冰雪聪明,闻言立刻就反应过来:“汪精卫?”

    徐锐眼睛一亮,忍不住俯下身在江南俏脸上亲了一口,真聪明。

    江南立刻情动,不过这个时候,走廊对面的楼梯那边再次响起了杂脚的脚步声,似有不少人正顺着楼梯乱哄哄的冲上来。

    徐锐看也不看,反手一枪就把冲在最前面的那个警长的宽檐帽打飞,然后喝道:“对面的人听着,这只是一次小小的警告,如果再敢擅闯,下次本少爷打的就不再是帽子,而是你们的狗头,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

    江南便妩媚的笑道:“梁二少,你真好霸道哟。”

    这时候楼梯对面响起一个声音:“小子,你枪法再好也只有一个人,还能对付得了整个巡警队?要是识相的,就赶紧把我们大少爷放了,我们老爷说不定还能够赏你个全尸,要不然定然将你碎尸万段!”

    徐锐嘿嘿的笑道:“想要人,可以呀,叫我老叔过来。”

    “你老叔?”对面的人明显愣了下,“你老叔是谁?”

    徐锐说道:“梁鸿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