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7章 梁家二少-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47章 梁家二少



    梁鸿志接到电话之时,也是满头雾水,什么情况?我什么时候多了个侄子?福建老家那边倒是也有不少堂兄弟,可是大多出了五服,多年前就已经断了往来,剩下几个五服之内的倒是也还在走动,可是他们的子嗣不还小呢?

    但刚才巡警局打来的电话却说的清清楚楚,在状元坊高档公寓区,跟梁文浩起冲突的年轻人名叫梁武义,是他梁鸿志的侄子,这次就是专门从福建长乐老家前来南京投奔他这个老叔的,他们巡警局处理不了,才给他打的电话。

    “梁武义?”梁鸿志皱眉自语道,“难道真是老大家的武义?”

    “多半就是了。”旁边梁夫人说道,“五年前你离开长乐老家时,老大家的武义就已经十四五岁了吧?现在五年过去,早成大小伙子了,不过这个武义也是,一来南京跟他哥抢女人,你说叫什么事?说出去多让人笑话?”

    稍稍停顿了下,梁夫人又气呼呼说:“不过,关键还在江南身上,这个江南就是个小妖精,自从她来南京,就把咱们文浩的魂给勾走了,现在居然又跟武义勾勾搭搭,武义才刚到南京,也不知道两人是怎么勾搭上的?”

    梁鸿志懒得理会梁夫人,他最近新纳了一房娇滴滴的小妾,对于这糟糠之妻甚至连敷衍的心情都没有了。

    当下梁鸿志离了家,乘车直奔状元坊而来。

    梁鸿志到状元坊时,坊口已经是人山人海,南京城内几乎所有的报社、通讯社以及杂志社全都被惊动了,全都派出各自的精兵强将,打了鸡血似的赶到了状元坊,都试图获得关于梁家大少跟梁家二少抢女人的第一手的资料。

    这样的兄弟同抢一个女人的新闻可不是经常有的。

    幸好现场有巡警维持秩序,梁鸿志的车才得以入内。

    状元坊内已经戒严,梁鸿志的座驾很顺利的驶到了江南租住的公寓楼下。

    梁鸿志一下车,迎面就看到了南京警察局的王局长,这个王局长是汪精卫的人,平时跟梁鸿不怎么对付,本来这种小事是用不着王局长亲自出马,王局长之所以不辞辛苦、亲自出马处理这件事情,当然是为了看梁鸿志的笑话。

    见梁鸿志下车,王局长便迎上前来笑着说道:“梁院长,可算是把你盼来了,你们家的这两位公子哥可真是太厉害了,我们警察局管得了全南京的百姓,却独独管不了你们梁家的家事,你还是赶紧上去看看吧,要不然我担心会闹出人命来。”

    梁鸿志哼一声,没有再多理会王局长,径直进门上了三楼。

    上了三楼之后,梁鸿志便看到十几个荷枪实弹的巡警正战战兢兢的守在楼梯口,甚至都不敢探头瞄一眼走廊的对面,一副很害怕的样子,梁鸿志正要抬腿往前面走,走廊里忽然传来叭的一声枪响,摆在走廊这端窗台上的一只花瓶应声碎裂。

    那十几个巡警便赶紧翻身趴倒在地上,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就在梁鸿志犹豫着要不要再往前走时,走廊对面忽然传来一个声音:“滚,你们这些狗腿子快给本少爷滚,然后把我老叔请过来!如若不然,下次本少爷打的就不再是花瓶,而是你们这些个狗腿子的脑袋瓜了,哼!”

    那十几个巡警闻言便越发的伏低身子。

    梁鸿志却心神稍定,清咳了一声说道:“武义,真的是你吗?”

    走廊对面的声音停了一下,然后问道:“老叔,老叔是你吗?”

    “是我,老叔过来了,你可别开枪啊。”梁鸿志说完还特意停顿了下,然后才敢壮起胆子踏上红毯,转到走廊上,值得庆幸的是,走廊对面的枪声却没有再响起,梁鸿志便定了定神再往前走,一直走到走廊末端。

    再然后,梁鸿志便一眼看到,一个身材高大、容貌俊伟的年轻人正搂着江南在她的房间里跳舞呢,梁鸿志看到这一幕后,眉头立刻蹙紧,他虽然离家五年多了,可是对于武义的长相还是隐约有些印象的,印象中,武义可是没有这样的好相貌。

    事实上,他们梁家的基因就不怎么样,大多是男的矬女的丑,梁文浩已经是他们老梁难得的美男,那还是因为继承了他娘的基因,可是眼前这个年轻人的相貌却又要远远胜过梁文浩,又岂是他大哥、大嫂能够生得出来的?

    “这不是梁武义!”梁鸿志瞬间做出判断,脚下便本能的后退。

    只可惜,梁鸿志才后退了半步,一截冰冷的枪管便顶住了他的后腰。

    紧接着,原本敞开着的房门便悄然的关上,再接着,原本搂着跳舞的年轻男子和江南分开,年轻男子大马金刀的坐到了正面的大椅上,江南却跟个女秘书似的,上前从茶几上的雪茄盒起出一支雪茄,先是用小剪刀剪开吸入端,然后送到年轻男子嘴上。

    年轻男子一张嘴将雪茄叼嘴里,江南又拿起火柴盒,划着火给点上了。

    这一幕,让梁鸿志看的是瞠目结舌,他完全没想到,在他印象中有能力有决断丝毫不输男儿的江南居然也有这样的温婉一面!

    这真是他认识的那个不让须眉的江南?

    年轻男子先是深吸了一口,然后噗的吐出一个烟圈。

    再然后,年轻男子才卸下雪茄,说:“先自我介绍一下,敝人零号,来自重庆,再多的就不必再介绍了吧,想必你也能够猜到。”

    梁鸿志顿时目光一凝,沉声说:“你是军统的人?!”

    “确切一点说,是军统飓风队的人!”年轻人微笑着说。

    “军统飓风队!”梁鸿志的瞳孔顿时急剧收缩,自从季云卿遇刺后,军统飓风队的凶名早已经传遍整个京沪,汪伪政府甚至平津伪政府的所有高官,无不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有一天军统飓风队会突然间找上门来。

    这一刻,梁鸿志真是屁都吓出来了。

    梁鸿志万万没有想到,军统飓风队的杀手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而且还是零号!从这个代号来看,想必此人应该是飓风队中身手最厉害的杀手了,至于么,就算真要杀人,也应该是汪精卫,怎么也轮不着我梁某人哪。

    好在年轻人很快又说:“梁院长不必害怕,我此来不是来杀你的,我实话实说吧,凭梁院长你替日本人做的那些出卖祖宗的事,死十次都已经有余,事实上,你也已经上了军统飓风队的名单,不过呢,并不是没有挽回的余地。”

    梁鸿志的额头上立刻沁出了豆大的冷汗,颤声说:“我该怎么做?”

    “帮我们铲除汪精卫!”年轻人忽然把上身俯过来,近距离的盯着梁鸿志的眼睛,梁鸿志竟然不敢与之对视,本能的把视线避开了,年轻人便又微笑着说道,“只要你帮助我们干掉了汪精卫,便算得大功一件,那就足可以将功赎罪了。”

    顿了顿,年轻人又接着说:“从此之后,我们军统让你做什么事,你也不能拒绝,我就索性直说了,从此以后你就是我们军统的线人,明白不?”

    “明白,我明白。”梁鸿志连连点头,情势如此,不由得他不点头,他若不点头,今天根本不可能再活着走出这房间,虽然外面守卫着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巡警,再外面的大街上更有上百的巡警在警戒,可梁鸿志却生不出一点反抗的念头。

    更何况,梁鸿志内心也并不想拒绝,跟军统搭上线又有什么不好的?虽说眼下日本人的势力很大,但鬼知道最后是个什么情况?或许日本人真有被打跑的一天,到那时候,今天留下的退路,就能够救他还有老梁家一命。

    当然了,更重要的却还是因为汪精卫!

    自从汪精卫来了之后,他梁鸿志的地位便急剧下降,不仅风头被汪精卫给盖过,他在日本人面前甚至都快要说不上话了,长此以往可怎么得了?所以,梁鸿志很乐意与军统合作铲除汪精卫,汪精卫一死,他梁鸿志就又能够东山再起了。

    年轻人微微一笑,说:“梁院长,这么说你我间的合作成了?”

    “成成,当然成。”梁鸿志一边擦拭额头上的冷汗,一边说,“其实我给日本人做事也是迫不得已,其实我内心早就盼着能够给国民政府和戴老板办事,现有正好有这机会,我又岂能不效劳?不管怎么说,我梁鸿志都始终还是中国人。”

    “那行。”年轻人又说道,“为了便于行动,从今天开始我便是你的侄子梁武义,今后多半也要出入梁公馆,这个梁院长没有意见吧?”

    “不会,这个当然不会。”梁鸿志心下骂娘,龟儿才要你这个杀手出入我梁公馆,可脸上却绝不敢表露出来,当下小鸡啄米似的点头说,“长官能够来我们梁公馆,是我们梁公馆篷壁生辉,我们老梁家感到荣幸还来不及,呵呵。”

    “梁院长客气了。”年轻人微笑着说,“哦不,老叔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