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0章 纨绔子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50章 纨绔子弟



    徐锐刻意导演的这场“兄弟争风”的好戏,果然引爆了南京的上流圈,当天晚上好几家晚报的头版头条都以加粗的标题报道了发生在状元坊的这场风波,除了文字以外,还配有黑白照片,照片上的梁家二少斜叼着粗大的雪茄,纨绔子弟范十足。

    当天晚上,徐锐就留宿在了江南的公寓里,不过第二天一早,徐锐便开着梁文浩留下的那辆崭新的奔驰轿车上街,满南京城疯狂扫货,南京城内有名的几家洋行商铺都迎来了徐锐和江南的光顾,而且徐锐出手十分大方。

    半个上午,梁家二少为人豪爽、出手阔绰的名声就传开了。

    在南京最豪华的东亚饭店吃过中饭,徐锐又带着江南到了最大的成衣铺瑞蚨祥,替江南买了两身旗袍,江南虽然没有赛红拂高挑健美,但却多了一份绰约风姿,穿上旗袍尤其显得风情万种,简直就是天生的衣架子。

    王沪生在瑞蚨祥的柜上付完账,出来回到车上就开始骂娘。

    “老徐,你他娘的不过日子了?”王沪生坐到副驾驶座上,大骂道,“这半个上午你花了多少钱了?我给你算算啊。”说着,王沪生便翻出公文包里的账本开始一笔笔算,算到最后王沪生竟然被吓了一大跳,“我艹,已经花了两千块大洋了!”

    徐锐却叼着雪茄嘿然说:“老王,注意你的言辞啊,你现在可是本少爷的师爷,哪有师爷跟少爷这样说话的?信不信我现在就解雇你?”

    还真是,王沪生的掩护身份就是梁家二少的师爷。

    地瓜则是梁二少的司机,王沪生的警卫员田言则是保镖。

    “解雇你个头啊!”王沪生从副驾驶座上回过头,恶狠狠瞪着后座的徐锐,怒道,“咱们一共才带了多少经费,这才一上午就让你花了大半。”

    江南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是啊,阿锐,别再买东西了。”

    说心里话,徐锐买的这些胭脂水粉、旗袍皮草什么的,江南真的很喜欢,女人嘛,又有几个不喜欢奢侈品的,唯一的区别就是,有的女人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而有的女人却控制不了自己的**,或者说是虚荣心。

    江南无疑是前者,她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以及虚荣心。

    “那不行,还得去老凤祥给你买几样手饰。”徐锐却摆了摆手说,“梁二少的女人,身上没几样值钱的珠宝哪行,是吧?”

    “你说啥,还要去买首饰。”王沪生闻言立刻跳起来,气急败坏的叫道,“狗曰的,一上午就花了两千多块大洋,算上昨天租女仆外加买红毯鲜花,加起来都三千了,你他娘的居然还要买珠宝首饰,你是不把老子身上的经费糟蹋光不罢休,是吧?”

    “这才花了几个钱。”徐锐嘿然说道,“不过老王你别担心,钱不会白花你的,到时候有人会给你送钱,而且只多不少。”

    王沪生说:“有人给我送钱,啥意思?”

    徐锐笑道:“今天晚上,梁鸿志就要在梁公馆里举办家宴,隆重向南京的上流社会推介本少爷,你说,那些赴宴的政要名流好意思空着双手么?然后,收下的这些礼金,你觉得梁鸿志会拿走么?我就给他,他真就敢拿么?”

    王沪生说:“眼下梁鸿志都已经靠边站,未必就有人买他账。”

    “那你可就小觑梁鸿志了。”徐锐说道,“这老汉奸还是有些人脉的,所以抱他大腿的人也绝对不会少,到时候收礼金收到你手软,嘿嘿。”

    说话之间,车子已经开始了老凤祥珠宝店门前。

    老凤祥的伙计也是人精,一看到油光锃亮的奔驰车停在大门台阶下,便赶紧一个箭步迎上前来,热情的拉开了后门,然后用手遮住门上沿。

    徐锐转身下车时,老凤祥的伙计还谄媚的笑笑。

    然后江南也下车,挎着徐锐的胳膊往大门里走。

    看到江南挎着徐锐胳膊走进来,老凤祥大堂里的掌柜、伙计以及正挑选珠宝的顾客便纷纷侧目,没别的原因,实在是因为徐锐和江南太过耀眼了,那可真是男的高大帅气、女的婀娜多姿,简直就是一对璧人。

    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原因。

    最重要的原因是,在场所有人几乎一眼就把徐锐和江南给认了出来。

    因为能够出入老凤祥珠宝店的,无疑都是上流社会的名流阔太,这些名流阔太对发生在上流社会的秩事又是极关心,又岂能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在状元坊的事?他(她)们早就通过昨晚上的晚报认识徐锐和江南了。

    “哇,这个就是梁府二少爷吧,可真帅气。”一个少女脸红红的说。

    “关键是人高大,而且很健壮。”另一个少妇就要大胆多了,一对杏眼竟是直勾勾的盯着徐锐瞧,直恨不得将徐锐给吞了,一边又对身边那少女说道,“妹子,姐跟你说,找男人就应该找这样健壮的,千万别找那些病秧子,那是银样蜡枪头,不中用。”

    “姐,你要死了。”少女的脸越发羞红了,可一对美目却忍不住往徐锐瞟过来。

    而在大堂另一侧,两个穿着小西装、梳着大背头,一看就是白领的年轻男人正凑在一起对江南进行品头论足。

    “啧,这就是政府机要处的冰美人?果然是漂亮。”

    “你这不废话么,要是不漂亮,梁府的大少二少会打起来?”

    “嘿嘿,不过这梁二少还真猛,抢了美人不说还把他哥都给打了。”

    “印象中梁大少可也不是善茬,吃了这么大亏,难道就这么算了?”

    “不算还能怎样?你是不知道,梁二少不仅在莆田南少林习过武,而且还练得一手好枪法,我有个亲戚在巡警队当差,昨天正好去了状元坊,我那个亲戚说,梁二少的枪法准得简直让人发指,他说打你的耳朵,就绝不会打到你鼻子!”

    “我艹,梁二少这么厉害?那今后这南京的公子圈可有得热闹了。”

    “谁说不是?汪公馆、陈公馆还有周公馆那几位,怕是要难过喽。”

    “咦呀,说曹操曹操就到,你看,周公馆那位来了,这下热闹了。”

    说话间,一个穿着白西装、梳着大背头的年轻男子就昂然走进了老凤祥。

    年轻男人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柜台前挑选珠宝的徐锐还有江南,却佯装没有看到徐锐,而是径直走到江南面前,笑着说:“江南,好巧啊。”

    看到这年轻男子,江南的秀眉便微微的蹙起。

    眼前这年轻男子叫苏英杰,是周佛海的小舅子,刚来南京不久,在一次舞会上见到了江南之后,立刻惊为天人,从那之后隔三岔五的就会前来纠缠,梁文浩警告了几次,却根本没什么用,因为这小子根本就不怕梁文浩。

    看到江南这样子,徐锐便猜了一个大概,嘴角便立刻勾起一抹微微的笑意,好嘛,老子正发愁纨绔子弟的名声还不够响,正寻思着怎样扩大影响,结果就有这么个二货自己送上门来了,这却是省事了。

    苏英杰却浑然不知厄运已经临头,还在那向江南献殷勤。

    “江南小姐是要买珠宝么?”苏英杰从江南所站的方位,一眼就看到了柜台里边摆着的一只翡翠手镯,却是一只冰种满绿的翡翠手镯,标价一千元!这价却是有些高了,不过还在承受范围之内,咬了咬牙,苏英杰对柜员说道,“服务员,把这只手镯给我包了。”

    “这个……”服务员便有些为难,因为徐锐刚才已经确定要买这只翡翠手镯。

    旁边的经理便立刻过来替她解围:“苏大少,这只冰种满绿翡翠手镯已经被梁二少给买下了,要不然,您再看看别的手镯吧?”

    “我就要这只。”苏英杰大声说道,“他给你多少价?我出双倍!”

    说完了,苏英杰又扭头对江南说道:“只要是江南小姐喜欢的,无论代价多大,本少爷都必须得到!美人就应该配名贵的珠宝!”

    苏英杰这话是一语双关,言外之意他必须得到江南。

    徐锐便噗的乐了,似笑非笑的说:“小子,口气不小嘛。”

    “你又算哪颗葱?”苏英杰这才扭头看着徐锐,冷笑说,“在这南京城,只怕还没有你吹大气的份,你要是识相,就给本少爷乖乖的滚蛋,从今往后再不要纠缠江南小姐,否则本少爷见你一次就打你一次。”

    这一下,连江南都忍不住,噗的一声乐了。

    一边笑,江南还一边回眸,很妩媚的看着徐锐。

    苏英杰却还以为江南是因为他的“豪气”而笑,顿时热血上脑,变得越发亢奋,又接着对徐锐说道:“小子,我知道你是梁院长的侄子,可是在这南京城,有些人却仍是你招惹不起的,不过,本少爷今天心情好,只要你乖乖退出,就绝不为难你。”

    听到这,徐锐却不急于动手,难得遇到这么个二货,不好好耍耍未免太可惜了。

    当下徐锐也不急着买珠宝了,转身走到大厅一角的长排椅上坐下来,再一呶嘴,江南便低着头过来,站到了徐锐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