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2章 刺汪-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52章 刺汪



    梁家二少的凶名,甚至传到了第十二军的司令部。

    青木重诚向板垣征四郎报告完了正事,顺嘴问道:“司令官阁下,今天晚上梁桑要在他的公馆举办家宴,你有没有接到他的请柬?”

    “你也接到了吗?”板垣征四郎问道,“青木桑,你知道梁桑为什么要举办家宴吗?”

    “卑职也是刚刚听说,梁桑老家的侄子来了南京,他想要借助这次家宴把他的这个侄子推介给上流圈子,多半还是为了将来进入政界铺路吧。”青木重诚说,“不过,梁桑的这个侄子还真是个人物,刚来南京就闹的满城风云。”

    “哦,是吗?”板垣征四郎立刻来了兴趣,问道,“怎么回事儿?”

    青木重诚便把南京宪兵队刚刚才汇报上来的情况向板垣征四郎说了。

    板垣征四郎立刻乐了,笑着说道:“这么说,这个梁武义还真是个人物,不仅在莆田南少林学了一身过人的武艺,更难得枪法也不错,这样,你回头去跟梁桑说说,如果他侄子有兴趣的话,倒是可以给他安排个职务。”

    青木重诚哈依了一声,接着问道:“司令官阁下,那今晚的晚宴你去不去?”

    “我就不去了,实在是抽不开身。”板垣征四郎摆了摆手,又说道,“就由你代表我去趟梁公馆吧,哦对了,得准备一份重礼,不管怎么说,梁桑都是牵头组建维新政府的元老,虽然说现在有了汪桑,但是也不能够忘了过往的功臣。”

    “哈依。”青木重诚重重顿首。

    (分割线)

    梁公馆,梁鸿志书房。

    书房里边只有梁鸿志、徐锐两人,房门紧闭着,外面的人根本不知道里边的“叔侄”俩人正在干什么。

    而事实上,徐锐这个“侄子”正大刀金刀的坐在主位上,而梁鸿志这个“叔叔”却微躬着身体侍立在徐锐的面前,跟个老管家似的。

    徐锐卸下嘴里的雪茄,问道:“刚才是不是周佛海来了?”

    “是是是,是周佛海。”梁鸿志谄媚的说,“不过没什么,让我给骂回去了,若是换成汪精卫,老夫还会忌惮一二,他周佛海不过是汪精卫的一条狗,又有什么资格在老夫面前说三道四?至于他那个小舅子,原本就是个欺男霸女的纨绔子弟,长官打就打了,他周佛海又能怎滴?就是闹到板垣面前,老夫也是丝毫不惧。”

    停顿了下,梁鸿志又小声说:“不过,那个,能不能趁这次机会,把周佛海这个龟孙子也一并收拾了?”

    提起周佛海,梁鸿志现在还是一肚子的火。

    没别的原因,就因为周佛海抢走了中央储备银行的总裁。

    本来,凭着创办华兴银行的成功经验,由梁鸿志担任新成立的中央储备银行总裁,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结果却因为汪精卫力挺,以及周佛海力争,日本人出于制衡的考虑,硬是把中央储备银行的总裁的位置给了周佛海。

    因为这件事,梁鸿志恨极汪精卫和周佛海。

    “你想把周佛海也一并做了?”徐锐笑道,“那怎么不早说?你要是早说十分钟,这会儿周佛海只怕已经是一具死尸了。”

    梁鸿志闻言愣了一下,问道:“长官此话怎讲?”

    徐锐嘿然说:“实话告诉你吧,今天下午我就已经在梁公馆外暗中布置好了机关,如果刚才迎客的时候,你给我个暗号,我立刻就能发动机关把周佛海击毙在梁公馆大门口,而且保证事后牵连不到梁公馆的头上。”

    梁鸿志默然,脸上却流露出了将信将疑的神色。

    徐锐便知道,他必须得露一手了,否则这老汉奸就应该怀疑他的军统杀手身份了,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梁鸿志如果真的这么容易轻信他,徐锐反而要担心了,因为这意味着梁鸿志极有可能是在虚予委蛇、伺机反噬。

    当下徐锐便从公文包里取出了一样东西。

    这却是徐锐利用上午采购的一些零部件,临时组装的一具简易手弩,此外还有十几支剧毒弩箭,别看今天上午徐锐带着江南在购物,其实这只是一种掩护手段,借助着购物,徐锐早已经各种材料都备齐了。

    然后用了一下午时间,徐锐便把行刺用的六具手弩以及十几支剧毒弩箭准备好了。

    徐锐先拿起简易手弩,一下对准梁鸿志,梁鸿志吓得哎呀了一声,赶紧以袖掩面,仿佛只要遮住了脸就没事似的。

    好在徐锐此时并没有杀他的意思。

    徐锐只是比划了一下,便移开了,说道:“梁院长别紧张,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梁鸿志这才敢睁开眼,舒口气说:“长官还是别不要开这种玩笑了,老夫心脏不好,所以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徐锐咧嘴一笑,说道:“这是我组装的手弩,别看它精致,威力却不小,发射的弩箭可以轻易射到百米外!”

    说着,徐锐便扣下了扳机。

    只听笃的一声,扣在弩机上的弩箭便嗖的一声射出,又笃的一声钉入前方的书柜,书柜是用柏木打造成的,梁鸿志过去一看,只见寸许厚的柏木板直接被射穿,由此足见这具手弩的杀伤力,杀伤百米外目标应该不假。

    梁鸿志又说道:“不过长官,怎么确保命中要害呢?”

    “这个问题好。”徐锐指了指梁鸿志说,“迎客时,谁也不敢保证汪精卫或者周佛海就一定会站在指定位置,所以,我也无法保证能命中要害。”顿了顿,徐锐又说道,“但是我可以保证,既合没有命中要害,也一样可以致命!”

    “哦?”梁鸿志的目光落在弩箭的箭头,凛然道,“箭有毒?”

    “不但有毒,而且是剧毒!”徐锐嘿然说,“剧毒名称******,是我通过好几种化学物质提炼出的,至于具体使用的哪几种化学物质,你就没必要知道了,你只需要知道十分之一克的******,就足以毒死一头牛!”

    “毒性这么强?”梁鸿志原本还想去摸一下箭头,闻言赶紧把手缩了回来。

    徐锐嘿然说道:“梁院长要是不相信,大可以试试?不过我这里可没解药。”

    “不试了,还是不用试了。”梁鸿志吓得双手连摇,开什么玩笑,白痴才会试毒。

    徐锐又说:“我已经在梁公馆大门外暗中布置了六具这样的手弩,而且全部六具手弩全部瞄准了大门,只需要梁院长在迎客时将汪精卫或者周佛海挡在台阶下一秒钟,我就可以通过遥控装置发动手弩,将汪或者周毙杀当场。”

    梁鸿志瞠目结舌的说道:“还要用到遥控装置?”

    “当然。”徐锐又从公文包里取出了一个遥控装置。

    这个遥控装置却是徐锐直接从洋行购买的,此时的遥控装置跟后世的当然不同,但也能实现远程遥控,不过价格昂贵,只有发烧友才玩得起,徐锐几乎找遍了所有的洋行,才终于在一家日本人开的洋行里找到。

    至此,梁鸿才彻底相信徐锐就是军统的零号杀手。

    能够自制如此厉害的器械,能够提炼剧毒的毒药,还能熟练操控各种遥控装置,也只有军统培养出来的王牌杀手才能拥有这样的能耐。

    徐锐却又忽然想起一件事,叮嘱梁鸿志说:“对了,有个事我必须提醒梁院长,零号的存在属于机密,除了戴老板外,既便是军统飓风队队长,也不知道我的存在,而且,我也不会轻易干预军统飓风队的行动,所以你不要天真的以为,有了我与你的合作,军统飓风队就不会对你下手,你还是要小心。”

    徐锐之所以要警告梁鸿志,主要是为了防止梁鸿志将来真的遇到军统时,拿他身份去跟军统的人证实,那就要露馅了,但是这样一说,他军统“零号”杀手的身份,梁鸿志就根本无从加以证实,而且也不敢轻易找军统验证了。

    “是是是,我一定会小心。”梁鸿志点点头,又说道,“不过,长官,你是什么时候布置的这六具手弩?我们梁公馆的警卫怎么没发现?”

    徐锐哂然:“要能让你梁公馆的警卫发现,我还配称为零号?”

    “是是是。”梁鸿志再次点头,又小声说,“不过,长官,不会误伤吧?”

    梁鸿志是担心,万一手弩没有瞄准,或者万一没有射中目标,则剧毒的弩箭会射到大门迎客的他身上,到时候目标没有被刺杀,反而把他自己给刺杀了,那才叫冤。

    徐锐笑道:“这个梁院长你尽管放心,只要你站在大门口,不要走下台阶,就保证不会被误伤,这么点自信我还是有的,你如果还不放心,到时候我跟你一块儿迎客,到时候我会挡在你的面前。”

    梁鸿志心下说这敢情好,不过嘴上却连声说道:“这不用,这个倒是不用。”

    “就这么定了,到时候我跟你一起。”徐锐说道,“只要汪精卫来,他就死定了,不过汪精卫如果不来,那这次的安排就白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