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3章 替死鬼-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53章 替死鬼



    借着休息的机会,王沪生找到了徐锐。

    “老徐,你真准备刺杀汪精卫?”王沪生看了徐锐一眼,有些担心的说,“汪精卫眼下是日本人面前的红人,一旦被刺杀,日本人又岂肯善罢干休?到时候一追查,你的身份立刻就藏不住了,到时候岂非前功尽弃?”

    就昨天,徐锐大张旗鼓的又从东亚饭店雇用女佣,又是大肆购买玫瑰花,准备要给江南过生日之时,王沪生是坚决反对的,因为他认为徐锐的“大隐隐于朝”的计划根本就是天方夜谭,除了浪费经费,根本不可能有所得。

    可一天时间过去,王沪生却立刻改变了他的看法。

    王沪生必须承认,徐锐的“大隐隐于朝”的计划真的十分的厉害。

    这个计划一旦获得了成功,徐锐一旦有了梁武义的这重身份掩护,则对于将来的工作开展,无疑是十分有利,因为有了梁武义这个纨绔子弟的身份作为掩护,徐锐无论是在南京还是在上海滩,都可以横行无忌,而且还不会有人怀疑。

    本就是纨绔子弟,肆意妄为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所以,到了现在,王沪生就变得十分在意徐锐现在的掩护身份了,就不希望徐锐策划这起针对汪精卫的刺杀,一旦汪精卫死在梁公馆大门外,则无论徐锐的手脚有多干净,日本人都会本能的怀疑到梁鸿志身上。

    因为按逻辑推理,一旦汪精卫身死,受益最大的对象就是梁鸿志,所以反过来,最有动机刺杀汪精卫的也就是梁鸿志!再加上,小日本的特高课也不是笨蛋,多少总能够在刺杀现场找到一点蛛丝马迹,然后很容易就会想到“梁武义”。

    这一来,梁武义这个掩护身份也就没有办法使用了。

    徐锐却哂然说道:“老王你想多了,先不说小鬼子能不能找着证据,就算是小鬼子真的找着了证据,证实了汪精卫是我杀的,也不会有什么事。”

    顿了顿,徐锐又接着说道:“因为从根本上,汪精卫不过只是日本人一条狗,梁鸿志则是另一条狗,两条狗打架,其中的一条狗把另一条咬死了,如果你是狗主人的话,你会怎么办?为了被咬死的狗主持公道,去处死行凶的另外一条狗?”

    王沪生立刻哑了,不过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徐锐嘿嘿的一笑,又说道:“如果是在刺杀案发生之前,日本人一定会阻止,但如果刺杀案已经成了为事实,日本人就不可能再追究了,顶多就是把梁鸿志叫去骂一通,至于我这个梁二少么,嘿嘿嘿,就要进入日本人的视野了。”

    王沪生两眼一亮,沉声说:“这才是你的真正意图?你个狗曰的,居然还骗我没想到总体方案,快跟我说说。”

    “我真没有骗你,我现在真还没有考虑成熟。”徐锐摆摆手说道,“还是等到了上海,跟老叶了解完上海滩的情况之后,再决定总体方案。”

    “行,那我就不拦着你了。”王沪生点点头,又说,“要是真的没有不良影响,能够杀了汪精卫这个大汉奸当然是好事。”

    徐锐嘿然说:“汪精卫只要来,就必死无疑。”

    (分割线)

    汪精卫本来是不想过来的,一来他与梁鸿志不睦,二来去年在中央党部遇刺之后,对于出现在公众场合参与应酬活动,就有了心理阴影,可拗不过陈壁君,陈壁君撒起泼来,汪精卫是万万招架不住的,所以只能勉为其难的前来。

    不过,也是这个狗汉奸命不该绝,就在汪精卫准备出门赴宴时,他的一个老部下却忽然间匆匆赶到了汪公馆,并且带过来了一个令汪精卫喜出望外的消息,汪精卫的老情人,施旦已经跟他的先生离婚,并且已经到了南京,就下榻在东亚饭店。

    汪精卫得讯之后,便立刻改变了行程,转道去东亚饭店了。

    至于备下的贺礼,汪精卫就托周佛海帮他顺道带去梁公馆。

    (分割线)

    梁公馆的大门口,徐锐和梁文浩都穿着一袭白色的小西装,跟着梁鸿志迎宾。

    梁鸿志今时的地位虽然已经大不如前,但是不管怎么说都是政府的行政院长,再加上之前在筹备维新政府时,替日本人立过大功,所以,既便是汪精卫也不敢做的太绝,别人就更不用提了,周佛海刚跟梁鸿志闹过不愉快,也要捏着鼻子过来。

    所以今晚的晚宴,南京城内有头有脸的名流几乎全都来了,第十二军司令官板垣征四郎虽然没来,却也专门托参谋长青木重诚送来贺礼。

    “梁桑,这位就是令侄了吧?果然一表人才。”青木重诚看了眼徐锐,又将礼单呈给梁鸿志,再接着说道,“司令官阁下由于军务繁忙,实在抽不开身,所以只能委托我代为转呈贺礼,并叮嘱我务必要向梁桑你表示深切的歉意。”

    “不敢,不敢当。”梁鸿志连连摆手说,“板垣将军客气了。”

    说完了,梁鸿志赶紧肃手请青木重诚入内,他唯恐慢了一拍,身边站的这个名义上的侄子,实际上的军统飓风队的零号就会动了杀机,把青木重诚杀了,因为在梁鸿志看来,刺杀青木重诚的价值明显胜过汪精卫。

    不过梁鸿志完全就是多虑了,徐锐并没有杀青木重诚的念头。

    徐锐不杀青木重诚,当然不是因为青木重诚不该杀,事实上,凡是踏上中国战场的日本鬼子都该杀,徐锐之所以不杀青木重诚,只是因为时机还没有到!因为杀掉青木重诚跟杀掉汪精卫完全是两个概念,杀了青木重诚,那干系就大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为今后大事计,此时绝对不能轻举妄动。

    徐锐冷冷的目送青木重诚步入客厅,插在裤兜里的右手始终没有摁下遥控器。

    梁鸿志把青木重诚送入公馆的客厅,又回到大门口,还不忘向徐锐投来讨好的一蹩,似在感激徐锐刚才没动手。

    紧接着,汪伪政府的高层陆续到来。

    陈公博、梅思平、褚民谊、任援道、王揖唐等汪伪大员也纷纷到来,并呈上了贺仪,除了大员以外,来的更多的则是各界名流,以及试图烧梁鸿志冷灶的官员,徐锐粗略数数,来宾少说也有好几百人,光是礼金就能够收上好几万元!

    只不过,直到最后都没等来汪精卫,梁鸿志便有些急了。

    眼看时间要过了,汪精卫却还没来,不仅汪精卫没有来,就连周佛海这个狗东西也没有来,这下可把梁鸿志给急坏了,这俩人,不会一个都不来吧?

    好在,梁鸿志最担心的事情终究没发生,又过了几分钟,又一辆轿车停泊在大门前,一看车牌号,梁鸿志就知道是周佛海到了,果不其然,车门打开之后,打扮得油头粉面的周佛海就下来,神情很不善的扫了徐锐一眼。

    然后,周佛海才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梁院长,令侄果然人中龙凤,小弟在这里恭祝令侄能够在南京城闯出一片天地,最好能长命百岁。”

    周佛海把长命百岁四个字特意加重,威胁的意味非常浓。

    梁鸿志却装作没有听出来,微笑道:“周总裁太客气了。”

    一边说,梁鸿志一边伸手从周佛海手里把礼单接了过去,看着周佛海恨得牙痒痒却无从发作的样子,梁鸿志就感到莫名的开心。

    只不过,再一看手中礼单,梁鸿志便脸色一变。

    敢情他手里的礼单有两分,除了周佛海的一份,还有汪精卫的一份。

    周佛海也是这时候才想起,冷然说:“忘了说了,汪先生临时有急事,今天晚上恐怕是赶不及参加贵府的家宴了,所以命小弟捎来贺礼一份。”

    汪精卫不来了?!梁鸿志眸子深处掠过一丝失望,不过再扭头看向周佛海时,眸子深处立刻掠起一抹杀机,杀不了汪精卫,先干掉周佛海也是可以的,因为周佛海一死,中央储备银行总裁的位置就会出缺,他梁鸿志也就又有机会了。

    当下梁鸿志上前一步,挡住了周佛海往前走的路,然后很隐蔽的打了个手势。

    徐锐自然不会在乎区区一个汉奸的死活,当即就摁下了裤兜里的遥控器,下一霎那,只听笃笃笃几声轻响,六枝蘸过了剧毒的弩箭,从六个不同方位,同时射过来,瞬息之后,六枝剧毒弩箭便几乎同时攒入到周佛海的身体。

    “呃啊……”周佛海便立刻杀猪般惨叫起来。

    “有刺客!”梁鸿志也不失时机的大叫了起来。

    徐锐便立刻抢前一步,挡在了梁鸿志面前,另外一边的梁文浩却赶紧趴倒在地,身体也吓得簌簌发抖。

    就这片刻功夫,周佛海身上的剧母便已经发作。

    梁鸿志看着周佛海在那里打摆子,几秒钟之后,便再没有动静,只有墨黑色的污血从周佛海的嘴角、眼角、鼻孔及耳孔溢出,等到青木重诚和应邀前来参加晚宴的南京宪兵队长狗养次郎从客厅出来,周佛海早就已经气绝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