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4章 进入视野-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54章 进入视野



    梁公馆举办这样的大型晚宴,驻南京日军的高级将领以及汪伪政府几乎所有的高层都要应邀出席,其安保措施当然是极其严密的。

    否则,其中的某个政要或者高级将领,出个意外怎么办?

    从中午时开始,伪警察局就派来了大量的巡警维持秩序,到了傍晚时分,也就是在晚宴正式开始前半小时,就连军方也派了一个小队的日军宪兵以及一个连的伪军,对周公馆以及附近各个街区实施了戒严,所有人只准进,不准出。

    还有四周所有制高点,全都派出军警严密监控。

    然而,伪巡警、伪军还有鬼子千防万防,也还是没能防住。

    随着一声惨叫,周佛海便已经倒在地上,顷刻间气绝身亡。

    然后,在周佛海被刺杀之后的第一时间,伪巡警、伪军以及鬼子的宪兵便立刻将现场封锁了起来,甚至连梁鸿志、梁文浩以及徐锐也被勒令不准离开,梁文浩就顶了句嘴,还被日军宪兵用枪托砸开了嘴角。

    然后,青木重诚还有南京宪兵队长狗养次郎就闻讯赶到了。

    青木重诚和狗养次郎,第一眼就看见了躺在地上的周佛海。

    狗养次郎便立刻变了脸色,作为南京的宪兵队长,在南京城内发生了针对汪伪政府大员的刺杀案,狗养次郎的责任绝对是推卸不掉的。

    所以,狗养次郎不由分说,首先扇了宪兵小队长两记耳光。

    “八嘎,蠢货,你是怎么做的安保工作?”狗养次郎劈手扇了宪兵小队两耳光,然后走到青木重诚的面前,顿首说道,“将军阁下,卑职无能,请您责罚。”

    青木重诚却蹲下身探了探周佛海的鼻息,发现周佛海已经断气,便也没有了将周佛海送医院的念头,当下起身摆摆手,说道:“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当务之急是保护好所有人员的安全,再调查清楚周桑遇刺案的真相。”

    “哈依。”狗养次郎一顿首,又回头喝道,“命令,立刻封锁现场,排查所有可能隐藏杀手的死角,再把所有相关人员全部带回宪兵队。”

    说完,狗养次郎又扭头对梁鸿志说道:“梁桑,由于案发之时,你和令郎及令侄都在现场,所以还得有劳烦你们三人跟我回宪兵队做笔记。”

    梁鸿志连忙点头哈腰的说:“应该的,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带走!”狗养次郎一挥手,便有几个鬼子宪兵上前,拿刺刀逼着梁鸿志、梁文浩以及徐锐上了车,梁鸿志父子叔侄三人都被宪兵队给带走了,今晚的晚宴没了主角,自然也就无法再继续下去,应邀前来的宾客便纷纷散去不提。

    过没多久,南京宪兵队下属特高课的特工也赶到了,迅速对现场展开勘查。

    南京宪兵队下属特高课的办事能力还是很强,当天深夜便有了初步的结果。

    凌晨时分,南京宪兵队长狗养次郎便带着特高课长关谷晴光来到了芳华园,向青木重诚报告调查结果。

    关谷晴光首先介绍说:“将军阁下,经过调查,我们发现周佛海致死的原因,并非弩箭本身,周佛海虽然身中六箭,但是并没有命中要害,其真正致死的原因乃是剧毒,所有六枝弩箭的箭头上全都带有剧毒。”

    “剧毒?”青木重诚说,“可曾查清毒药成分?”

    毒药成分无疑是个很重要的线索,因为日占区对于各种药品的控制非常之严,既便是军统的飓风队,要想搞到剧毒的药品也绝对不是易事,所以,只要查出剧毒的成分,就可以按图索骥,行刺的凶手也就浮出水面了。

    关谷晴光沉声说:“剧毒的成分是******。”

    “******?”青木重诚沉声说道,“南京能买到这种药品的地方应该不多吧?”

    “非常少,只有三家洋行有售卖。”关谷晴光顿首说,“不过我们查阅了这三家洋行的销售记录,发现他们所销售的******流向清晰,毫无问题,所以,这只有一种解释,毒死周佛海的******乃是用多种化学物质提炼而成的。”

    青木重诚闻言便立刻蹙紧了眉头,因为调查到这里,也就意味着******这条线索已经断了,因为******可以从多种方法提炼,这个调查起来就难了,而且懂得从多种化学物品提炼******,说明对方是专业人士,留下破绽的可能就非常小了。

    好在关谷晴光又接着说道:“不过,经过凶案现场的仔细勘察后,我们又发现了新的线索。”

    青木重诚问道:“什么线索?”

    关谷晴光说道:“射向周佛海的六枝弩箭,分别来自于六具手弩,这六具手弩所在的方位都是十分的隐蔽,这也是手弩的存在能够躲过警卫耳目的主要原因,但是,在逐个对这些警卫进行调查之后,我们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青木重诚问道:“什么现象?”

    关谷晴光说道:“在六具手弩所在的方位,梁桑的那个侄儿都曾出现过。”

    青木重诚嘶的吸了口冷气,沉声说道:“你是说,这六具手弩极可能是梁桑的那个侄儿偷偷布置的?也就是说,刺杀周佛海的凶手是梁鸿志?”

    狗养次郎沉声说道:“将军阁下,根据‘谁受益最大谁的嫌疑就最大’的原则,梁鸿志的杀人嫌疑也是最大的,因为在竞争中央储备银行总裁这件事中,周佛海跟梁鸿志就产生了很深的嫌隙,而且,周佛海一旦被杀,梁鸿志入主中央储备银行的呼声也是最高的,目前的副总裁钱大魁无论资历还是声望,都无法跟梁鸿志比。”

    青木重诚沉声说道:“关谷桑,狗养桑,证据确凿吗?”

    关谷晴光沉声说道:“如将军阁下需要,卑职有办法拿到证据。”

    “你是说对梁鸿志叔侄动刑吗?这个却不能贸然行事,还得要禀明司令官阁下。”青木重诚摇摇头,当下带着狗养次郎和关谷晴光两人来到了板垣征四郎的办公室,又把整个案件的侦查结果,向板垣征四郎报告了。

    板垣征四郎听了后,先是长时间的沉默。

    好半天之后板垣征四郎才说道:“周佛海的刺杀案就到此为止!”

    “司令官阁下的意思是不追究?”青木重诚蹙眉说道,“这不好吧?”

    “追究?怎么追究?”板垣征四郎说道,“难道把梁鸿志也给杀了?”

    青木重诚蹙眉说道:“至少也要给梁鸿志适当的惩戒吧?要不然,今后维新政府高层之间再有纷争,争相效仿梁鸿志的做法怎么办?岂不是要乱套?”

    “乱不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能力和手腕的。”板垣征四郎说,“青木桑,难道你就没有感觉到,梁桑的这个侄子,并非普通的纨绔子弟,这家伙不仅仅是心狠手辣,而且能力也极其出众,否则绝对不可能策划出这样一起刺杀案。”

    至此,徐锐的意图已经实现,他已经成功进入到了日军的视野之中。

    “这未必就是梁武义策划的。”狗养次郎忽然插话说,“极可能他背后另有高人。”

    关谷晴光立刻说道:“梁武义这次来南京,还带来了一个师爷,这次针对周佛海的凶杀案极可能就是这个师爷所策划的。”

    “索代斯。”板垣征四郎点了点头,又说,“青木桑,还有狗养桑、关谷桑,大日本帝国要想统治中国,你们知道最缺什么吗?”

    “是人才!”青木重诚回答说,“忠诚于帝国的人才。”

    “索代斯。”板垣征四郎沉声说道,“所以,我们绝不能因为一条忠诚的狗,就把另一条忠于帝国的忠狗给处死!梁鸿志虽然能力平平,但他对帝国的忠诚却不必怀疑,眼下正是用人之急,所以就不必再追究了,至于社会舆论,就说是军统干的,想必军统的飓风队也会很乐意背这样的黑锅,你说是吧?”

    “哈依。”青木重诚顿首说,“卑职明白了。”

    板垣征四郎又说道:“不过,你之前说的也有道理,如果什么惩罚也没有,搞不好就会产生很恶劣的示范效应,所以呢,对于梁鸿志还是应该有必要的惩戒,我建议,撤销梁鸿志行政院长的职务,调他去上海担任市长。”

    “哈依。”青木重诚再次顿首,“卑职明白。”

    板垣征四郎想了想,接着说道:“还有梁桑的那个侄子,叫什么梁武义的,吩咐中村机关给我密切关注,这小子是个人才,不仅心狠手辣而且能力出众,如果他愿意为大日本帝国做事,如果忠诚没问题,倒是可以委以重任。”

    “哈依。”青木重诚第三次顿首,“卑职这就命令中村机关调查梁武义底细。”

    板垣征四郎嗯一声,接着说道:“调查的重点是,梁武义在莆田南少林习武时,有没有跟军统方面或者**方面有过接触,人才我们需要,但是我们绝对不能够引狼入室,否则将这样一个奸细引入室内,破坏性是非常大的。”

    “哈依。”青木重诚第四次顿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