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6章 重回上海-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56章 重回上海



    然而,更让梁鸿志肉疼的还在后头。

    徐锐紧接着又说道:“梁市长,我刚才忘说了,你最好还是帮我把这些钱换成美元,记得要按官方汇率兑换哦。”

    “啊?”梁鸿闻言顿时就傻了。

    按官方汇率兑换成美元?这也未免太黑了吧!

    因为国民政府制订的官方汇率是一百法币兑三十美元,可这仅仅只是官方汇率而已,从法币跟美元挂钩那天起,这个汇率就从来没有真正执行过,就算是法币汇率最坚挺时也只是一百法币兑二十五美元,也就是一美元兑四法币。

    近两年因为国民政府税源枯竭,被迫大量印刷法币以缓解经费不足的窘境,因而导致法币急剧贬值,在上海的地下汇率已经暴跌到一美元兑二十法币,就这样的汇率,也不一定能够兑到美元,因为傻瓜都看得出来,法币还会继续快速的贬值。

    所以说,按照实际汇率,两万五千法币只能兑一千两百五十美元,而且不一定能兑换到足够的美元,可徐锐却居然提出来,要求按照官方汇率去兑换,这相当于是说,要梁鸿志提供一张面额七千五百美元的花旗银行本票!

    看到梁鸿志肉疼的样子,徐锐便笑道:“怎么,梁市长可是觉得贵?”

    “这个,那个……”梁鸿志唯唯喏喏的不说话,心里自然是觉得太贵了,然而徐锐能够适当减免些。

    徐锐却笑着说:“这其实一点都不贵,梁院长不妨想想,七千五百美元就能够为将来买来一条退路,还附带了你的政敌周佛海的一条狗命,这笔账,怎么算都不亏,不仅不亏,而且你还赚了,梁市长,你觉得呢?”

    听到徐锐这句话,梁鸿志便如林方醒。

    梁鸿志忽然想到,坐在他面前的这个男人,可不是他的什么侄子梁武义,而是军统飓风队的零号杀手,他能杀掉周佛海,就能一样杀掉他梁鸿志,所以,花七千五百美元买自己一条命真心不贵,这么一算,梁鸿志就畅快多了。

    “长官说的在理,一点不贵。”梁鸿志谄媚的说,“长官放心,明天一大早我就会让管家将面额七千五百美元的银行本票送到东亚饭店。”

    “务必在中午前送到,因为我已经定好了下午去上海的火车。”徐锐说完就从书房沙发上站起身,出门扬长去了。

    梁鸿志出于讨好的目的,竟一直送到了大门口。

    等梁鸿志送走徐锐回来,梁文浩忍不住嘀咕说:“爹,你也太看得起老二了。”

    “你懂什么。”梁鸿志瞪了梁文浩一眼,训斥道,“你二弟可不是一般人,我警告你,今后少招惹你二弟,听到没有。”

    “知道了。”梁文浩哼道。

    (分割线)

    一夜无话,徐锐在东亚饭店的总统套房跟江南胡天胡地到第二天的凌晨,又一觉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

    徐锐醒来,一扭头就看到了身边仍在酣睡的江南。

    江南不仅肌肤白皙如雪,五官也是极为精致,精致得就像是一个瓷娃娃,徐锐看着就忍不住食指大动,凑过嘴在江南俏脸上啧的亲了口。

    这一亲却把江南惊醒了,两排小扇子般的捷毛扇动了一下,然后睁开眼。

    “呀,天已经这么亮了?”看到窗外的天色已经大亮,江南的俏脸便有些微微羞红,自从加入秘密战线的那天开始,江南的生活就一直非常规律,每天早晨基本是七点钟不到就准时起床了,可今天却是晚了,看天色,至少也十点多钟了。

    不过江南也必须得承认,这两天是她此生最快乐的日子。

    徐锐却笑着说:“没事儿,还早呢,你接着睡,再睡会。”

    “还睡呀?”江南吐了吐小舌头,娇俏的说道,“太阳都晒屁股了。”

    这一句太阳都晒屁股了,却立刻勾动了徐锐的情火,当下一翻身把江南压在了身下,然后咬着江南粉嫩的耳垂说道:“小妖精,你招惹到我了。”

    “这一晚上你还没折腾够呀?”江南脸红红的说道,“一大早又折腾我?”

    “你刚才不说已经不早了么?这都已经是十点过了。”徐锐笑着说,“而且,折腾你我永远都没够,快来吧,我的宝贝儿。”

    江南便不再多说什么了,只是妩媚的看着徐锐。

    这一折腾却又是半小时,等到两人洗梳完走出房间,已经是上午十一点过,然后便看到王沪生黑着脸站在套房门外。

    “哟,老王起得挺早啊。”徐锐笑着打了个招呼。

    “哼,早,起的是挺早。”王沪生嘿嘿的冷笑道,“你能在十二点以前起床,已经是不错了,我原以为,你怎么也得睡到两点呢。”

    徐锐嘿嘿的一笑,对此丝毫不以为意。

    江南却害羞不已,伸手掐了徐锐一下。

    王沪生又哼声说:“你说的七千五百美元呢?在哪?”

    眼看就要动身去上海了,可这次从家里带来的五千大洋的经费却已经让徐锐花完了,王沪生当然是有些着急,因为到了上海之后到处都要用钱,都在说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钱却是万万不行的,所以,王沪生真有些急了。

    “急什么。”徐锐却听到了一阵脚步声正从走廊那头传过来,当下笑着说,“喏你看,钱不是送来了么。”

    “还嘴硬,什么钱来了,根本不可能,梁鸿志才没那么傻……”王沪生边说边回头,然后说到一半就再说不下去了,因为他确实看到梁府的管家正从走廊那边走过来,看到徐锐之后还远远的谄笑着鞠了个躬。

    到了近前,梁府管家又拿出一张花旗银行的本票递给徐锐,说:“二少爷,这是给您的七千五百美元的花旗银行本票,请您查验。”

    徐锐接过,看也不看就交给了身边的王沪生。

    王沪生接过银行本票,一看之下却傻眼了,居然真是花旗银行的本票,而且金额真的是七千五百美元!

    管家又说:“二少爷,您还有别的吩咐没?”

    “没有了。”徐锐说,“回去跟我叔说一声,让他别着急,慢慢的收拾,我到上海后会替他打点好一切,到时候,他只管舒舒服服当他的市长,别的一概不用担心。”

    “是是是。”老管家连连点头,谄媚的说,“小的一定替二少爷把话带到。”

    徐锐便再不理会老管家,搂着江南的纤腰径直去二楼餐厅吃午餐去了,王沪生却还愣在那没动,直到地瓜推他一下,才终于反应过来。

    当下一行四人在东亚饭店的二楼餐厅吃过午餐,然后动身前往火车站,到了火车站,徐锐将他从梁文浩那里“顺”来的奔驰轿车托给车站,交由火车站的人代驾,将车子从南京开到上海,然后他们四个人便登上了驶往上海的火车。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上海。

    刘子尘再一次来到了百乐门,并且直入化妆间。

    江浙京沪一带的上流社会圈子习惯了过夜生活,为了迎合上流社会的生活习惯,沪上的娱乐场所也会把营业时间往后挪。

    现在还是中午时分,所以百乐门里也十分冷清。

    刘子尘因为是百乐门的常客,再加上现在又是七十六号特务第一大队的副大队长兼行动队队长,所以看守场子的青皮根本没敢阻拦,任由刘子尘长驱直入到了二楼化妆间,刘子尘进入化妆间时,百乐门的交际花们正在化妆。

    “哟,尘哥你来了?”

    “尘哥,你又变帅了。”

    “尘哥,你变得更加强壮了。”

    “尘哥,小翠这是想你了呢。”

    看到刘子尘叩门而入,靠门的几个交际花便立刻跟他调侃起来。

    刘子尘也是来者不拒,跟这几个交际花打情骂俏,在经过一个身材丰腴的白俄交际花身边之时,刘子尘还顺手在她又圆又翘的肥臀上拍了一巴掌,那白俄交际花却只是回眸妩媚的白了刘子尘一眼,丝毫没有恼意。

    以前刘子尘还是只是个混混,这些个交际花都不介意跟他上床,现在刘子尘已成为七十六号的实权头目,她们就更没理由拒绝他了,不过刘子尘却仅只是跟她们打情骂俏,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因为现在他的心思全都在陈曼丽的身上。

    自从刘子尘加入到七十六号并且重返百乐门之后,陈曼丽原来的那个姘头,中国实业银行的总经理刘晦之便销声匿迹了,有说已经离开上海躲到香港去了,不躲不行,以刘子尘现在的势力要想收拾刘晦之,实在是太容易了。

    刘子尘穿过化妆大厅,最里边还有两个小化妆间。

    这两个小化妆间是专门留给两个头牌的,左边的这个是柳眉的,两个穿着黑布短褂、腰间别着二十响盒子炮的青皮守在化妆间门外,他们看到刘子尘过来,只是冷冷的瞥一眼,刘子尘的眸子便微微的一缩。

    同样是百乐门的头牌,但是头牌跟头牌之间是有差距的。

    陈曼丽虽然也是头牌,但是跟柳眉之间的差距却是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