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0章 辱张啸林-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60章 辱张啸林



    田言在成为王沪生的警卫员之前,也是狼牙的成员,而且还是突击队的队员,手劲也就可想而知了,这一巴掌下去,直接把阿四牙都打掉四颗,阿四呸的一口血痰吐出,看到里面有四颗大牙,便立刻大声的哀嚎起来:“牙,我的牙!”

    田言却喝道:“打掉你牙还算轻的,再聒噪就拧断你脖子。”

    说完了,田言还把两眼一瞪,阿四便立刻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

    阿四被田言一声断喝吓住了,可是林怀部和另外两个黑衣保镖却没有被吓住,而且张啸林高价雇佣他们,为的不就是为了这种时候能派上用场?

    没任何犹豫,林怀部和另外两个黑衣保镖便同时拔出了盒子炮,拿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徐锐、王沪生还有田言三人。

    田言的目光便猛然一缩,当时就要动手,却让徐锐伸手制止了。

    徐锐背对着田言摆摆手,示意稍安勿躁,然后盯着张啸林说道:“管好你的人,当心走了火,如若不然,我不保证会出点什么事情。”

    看到这一幕,张啸林的脸色便越发阴沉,混迹上海滩这么多年了,见过嚣张的,还真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当着他张啸林的面,打掉他最为得力的司机兼管事的四颗大牙,对着枪口还敢反过来恫吓,这份胆量,也真是没谁了。

    不过胆量这个东西,有时候也是无知的代名词。

    “小赤佬。”张啸林盯着徐锐的眼睛,阴阴的说道,“知道我是谁吗?”

    “我知道。”徐锐卸下嘴里的雪茄烟,冲着张啸林噗的吐出一个烟圈,悠然说,“你是张啸林,青帮大佬兼东亚和平促进会的会长。”

    张啸林的瞳孔便微微一缩,这小子居然知道他是张啸林,那就说明他不是无知,而是真的有所仗恃,不过遂即,张啸林的嘴角便绽露出出一丝狰狞,有所仗恃又能如何?在这上海滩他就是王,除了日本人之外,他张啸林谁都不怕!

    “小赤佬,下辈子投胎做人记得把眼睛擦亮了,有些人,不是你能够招惹的。”张啸林狞笑,再冲林怀部还有另外两个黑衣保镖微微颔首。

    林怀部有些不忍滥杀无辜,稍稍的犹豫了一下,正是这一下犹豫救了林怀部。

    另外那两个黑衣保镖却毫无顾忌的扣下了扳机,只不过,就在他们扣下扳机的瞬间,眼前突然间一花,原本坐在长沙发上的徐锐便已经失去了踪影,再然后,一股巨力便从两人头上猛然间袭来,两人的脑袋便不由自主的撞向中间。

    嘭的一声,两个黑衣保镖的脑袋重重撞在一起,然后啪的碎裂开,脑浆四溅。

    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四周的舞客以及舞女便纷纷失声惊呼起来,林怀部也是大惊,急忙想要开枪时,却是晚了,只见白影一闪,徐锐便已经一个滑步来到林怀部面前,再一手刀斩在林怀部的右手手腕上,林怀部手中的二十响盒子炮便立刻落了地。

    兔起鹘落之间,两个黑衣保镖便已经毙命当场,林怀部也是重伤。

    剩下的五个保镖见状,急想要拔枪时,却晚了,几乎是徐锐动手的同一时间,地瓜和田言已经冲到张啸林的面前,并且拔出藏在腰间的勃朗宁手枪顶住了张啸林的脑门,看到张啸林已经被控制,剩下五个保镖便再也不敢轻易开枪。

    霎那之间,整个大厅便陷入到了剑拔弩张之中。

    一片死寂,整个大厅顷刻之间就变得一片死寂,寂静到落针可闻。

    屏住呼吸,所有人都自觉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居然有人敢拿枪顶着张啸林的脑袋?如果是日本人也就罢了,可是现在拿枪顶住张啸林的,却分明是个中国人,而且还是个英俊潇洒的年轻人。

    看着徐锐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现场不少的舞女以及大家闺秀已经目泛异彩,有大胆的甚至已经在向徐锐抛媚眼,不过更多的人,却是在替徐锐深深的担忧,满上海滩谁不知道张啸林睚眦必报、心狠手辣?这年轻人怕没好果子吃。

    除非他敢杀了张啸林!不过想到这里,所有人全都下意识的摇头。

    徐锐拍了拍身上西服,再次坐到张啸林的面前,淡淡的说道:“我刚才说过,让你的人别拿枪对着我,如若不然,我不保证会发生点什么。”看了看身边五个黑衣保镖,徐锐无视瞄准自己的黑洞洞的枪口,又说道,“同样的话,我不想再说第三遍。”

    张啸林盯着徐锐看了足有十秒,忽然大笑起来,笑的是前仰后合,一边笑还一边重重的鼓掌,王沪生、田言还有地瓜三人被笑得满头雾水,徐锐却夷无所惧,只是大马金刀的坐在张啸林的面前,自顾自的抽着雪茄。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刘子尘刚才一直躲在人堆里没有敢吭声,这会却忍不住对身边的陈曼丽说:“完了,这下那小子死定了,熟悉张老板的人全都知道,当他绷着脸的时候,其实未必就一定糟糕,但是当他大笑之时,局面才糟了。”

    陈曼丽问道:“为了什么笑了反而要糟了?”

    刘子尘说道:“因为笑了,就意味着张老板真要杀人了。”

    两人说话间,张啸林已经收住笑,然后举起双手轻轻击掌。

    下一个霎那,大厅四周的角落里便立刻响起杂乱的脚步声,众人惶然四顾,便看到了黑压压的青帮帮众从各个入口蜂拥而入,这些青帮帮众全都穿着黑衣、黑色布鞋,衣襟全部敞开着,露出腰间别着的斧头、手枪甚至是炸弹。

    粗略的数数,蜂拥而入的青帮帮众,少说也有上百人之众!

    看到这么多的青帮帮众,王沪生、田言和地瓜便脸色大变。

    四周的舞女以及大家闺秀则连连叹息,这下就是神仙也救不了这年轻人了,想到这么一个英俊潇洒、又高大威猛的公子哥儿,很快就要惨死在青帮的手里,这些舞女以及大家闺秀便纷纷扼腕叹息,可惜了啦,这么个俊哥儿。

    陈曼丽也忍不住扭头对刘子尘说:“阿尘,不管怎样眉儿都是我的好姐妹,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管管呗?你好歹是在七十六号当差的,张老板就算是不肯买你的面子,怎么也得给你背后的吴大队长一个面子吧?”

    “丽丽,没用,真不是我不肯管,是真没用。”刘子尘摇了摇头,苦笑说,“张啸林连李士群的面子都不买,何况是我们头儿?”

    陈曼丽无比失望的说:“那,真就没办法了?”

    “恐怕是没有办法了。”刘子尘肯定的摇头说。

    看到一百多帮众蜂拥而入,将局面彻底控制住,张啸林终于是心神大定,又狞笑着对徐锐说道:“小赤佬,我不管你什么来头,也不想知道你老子是什么人,我只想告诉你,这里是上海,在上海滩,由我张啸林说了算,来到上海,是虎你给我卧着,是龙你得盘着,我让你死,你就必须死,就算你是玉皇大帝也照样得死!”

    张啸林说话时,徐锐一直目光幽幽的看着他,只一个劲的抽雪茄。

    直到张啸林说完之后,徐锐才卸下嘴里雪茄,问:“你刚才说什么?”

    徐锐装龙像龙,装虎似虎,这一下装傻表情也是十分倒位,仿佛真没听清楚似的,张啸林就跟吞了一只苍蝇似的,那股难受劲,简直没法说,包括陈曼丽在内,四周围观的不少舞女以及名门闺秀却噗的笑出声。

    张啸林的脸上再也挂不住,狞笑说:“小赤佬,都死到临头了居然还敢耍嘴皮子,简直就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你知道?”徐锐淡然说,“你死一个我看看?”

    张啸林险些被徐锐给噎死,因为他看出来徐锐是真的不怕。

    徐锐根本就不怕他张啸林,张啸林便也不敢轻举妄动,在场的青帮帮众固然是有一百多号人,真要是打起来,张啸林自信眼前的小赤佬绝对是活不成,但是他自己也活不了,因为小赤佬手下的两把枪就顶着他太阳穴呢。

    “不说了?”张啸林哑了,徐锐却忽然站起身,嘿然说道,“那就换我说。”

    话刚说完,徐锐便劈手一耳光扇在张啸林脸上,然后骂道:“你又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在本少爷面前指手划脚的叫嚣?狗一样的东西,连个人都不算,也敢自称上海滩之王?本少爷现在杀你就跟捏死一只蚂蚁!”

    懵了,这一记耳光彻底把张啸林给打懵了。

    傻了,这一记耳光也把在场所有人打傻了。

    然而,这才只是开始而已,徐锐打了张啸林一记耳光之后,紧接着又左右开弓连续扇了张啸林十几记耳光,顷刻之间,张啸林的一张脸便肿成了猪头,眼睛也只剩下一条缝,既便是他的老娘从坟墓里爬出来只怕也认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