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2章 杀傅筱庵-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62章 杀傅筱庵



    中村机关。

    影佐祯昭大步走进中村俊的办公室,收脚立正再顿首首:“将军阁下。”

    中村俊轻轻嗯了一声,随口就问道:“影佐桑,你也没去参加傅桑的欢送舞会。”

    影佐祯昭摇摇头说道:“傅筱庵不过市侩之徒,还不值得卑职专程去给他送行。”

    “哟西。”中村俊欣然点头,接着说道,“那么,却不知道这个人是否值得你专程前去火车站迎接呢?”

    一边说,中村俊一边将一纸电报递给影佐祯昭。

    影佐祯昭接过电报一看,却是第十二军司令部发过来的,上面只说了一件事,说是行政院长梁鸿志的侄子梁武义将于近期来上海,并且还特别说明,这个梁武义是个颇有能力且心狠手辣之人,让他们中村机关密切的监控。

    影佐祯昭一下有些想不明白,皱眉说:“将军阁下,板垣长官这是什么意思?”

    中村俊自然知道板垣征四郎什么打算,当下说道:“板垣长官的意思,就是让我们观察一下梁武义,主要看他是否跟军统、中统或者**有所瓜葛,如果说没有,那么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人才,值得皇军大力的拉拢。”

    影佐祯昭皱眉说:“这个梁武义,真有这么重要吗?”

    中村俊嘿然说道:“影佐桑有所不知,板垣长官除了电报之外,刚才还特意给我打了个电话,他在电话里跟我说了两件事,其中一件是梁武义才刚到南京,就把他大哥梁文浩的女朋友给抢了,第二件事则是把周佛海的小舅子苏英杰给暴打了一顿。”

    影佐祯昭哂然说:“这只能证明他是个十足的纨绔子弟,并不能够证明他有能力,更加谈不上什么心狠手辣。”

    中村俊微笑着说:“如果仅仅只是这两件事情,当然不足以说明什么问题,但是,接下来还有第三件事情,这件事情才是最重要的。”

    稍稍停顿了下,中村俊又接着说道:“因为竞争中央储备银行总裁这一职位的事情,梁鸿志跟周佛海结怨,这个你也是知道的,结果这个梁武义才刚到南京,就借着梁鸿志为他举办洗尘家宴的机会,悍然刺杀了周佛海!”

    “真有这种事?”影佐祯昭凛然说,“这么说,这个梁武义还真是个人物。”

    “所以。”中村俊说道,“板垣阁下才会特意关照我们,让我们严密监控这个梁武义。”

    “哈依。”影佐祯昭顿首说,“卑职明白了,卑职这就派密探前往火车北站,从梁武义来到上海滩那一刻起,就对他实行全程监控。”

    “哟西……”中村俊欣然点头,正要再说几句时,他的副官忽然匆匆进来。

    “将军阁下!”副官顿首报告说,“刚刚接到线报,百乐门发生了重大事件,一个来路不明的年轻公子把青帮大佬张啸林给绑架了!”

    淞沪会战之后,日军占领上海,但是并没有接收租界。

    但是,日军对于租界的渗透却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早在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之前,日本政府就在公共租界谋得一席董事席位,到现在将近两年过去,整个公共租界已经布满了日军的密探,所以发生在百乐门的事件很快就上报到了中村机关。

    “纳尼,张啸林被人给绑架了?”影佐祯昭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张啸林是谁?那可是青帮的大佬,上海滩地下势力之王!原本还有杜月笙压着,可在杜月笙出走香港后,整个上海滩的****势力就唯张啸林独尊了!

    这样一个****大佬,居然被绑架了?

    这是什么样的人物,才能干出如此疯狂的举动?

    中村俊却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说:“这多半就是那个梁武义了!”

    事实上,直到这个时候中村俊都还不知道,梁武义其实就是徐锐。

    “梁武义?”影佐祯昭沉声说,“这么说来,这小子还真是个人物,刚到上海,就给了上海滩的地下势力之王一个下马威,这样的胆识恐怕也找不出第二个了,只不过张啸林却也不是个好惹的,现在当众丢了大丑,他又岂肯善罢干休?”

    话音未落,又一个鬼子军官匆匆入内向中村俊报告:“将军阁下,刚刚接到来自公共租界的最新线报,在百乐门绑架张啸林的年轻人姓梁,极有可能就是维新政府行政院长梁鸿志的侄子梁武义,租界方面紧急请示,是否需要出面干预?”

    公共租界名义上虽然是独立的,但中村俊如果真想要干预的话,并不是没有办法,先不说租界工部局的董事局中有一席日本人的席位,就是巡捕房的探长,也有几个是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的人,所以中村俊要干预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中村俊并不知道梁武义就是徐锐,对此的态度是无可、无不可。

    见中村俊不说话,影佐祯昭说道:“先不要急着干预,静观事态发展即可。”

    “哈依!”那个鬼子军官猛一顿首,转身去了,接着,中村俊办公桌上的电话便滴铃铃的响了起来,中村俊顺手抓起电话说,“麻西麻西,这里是中村机关。”

    片刻后,中村俊满脸微笑的说道:“哦,原来是梁桑,这么晚给我打电话,却不知有什么要紧事情?纳尼?令侄梁武义在百乐门跟人发生了冲突?好的好的,明白了,梁桑,你放心,我会马上派人进入租界干预局面。”

    摞下电话,中村俊刚要对影佐祯昭说话,刚才离去的鬼子军官又匆匆进来。

    “将军阁下!”鬼子军官猛一顿首,急声报告说,“又接到租界的紧急线报,说是梁武义已经杀了张啸林!”

    “纳纳纳尼?”

    “梁武义竟然杀了张啸林?!”

    中村俊和影佐祯昭顿时瞠目结舌了,梁武义竟然杀了张啸林?这么说来,这个梁武义已经心狠手辣到一定境界了!

    (分割线)

    让我们把目光投回到百乐门。

    徐锐直接出手拧断了张啸林的脖子!

    这突然间发生的一幕,直接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青帮的一百多帮众无法相信,雄霸上海滩几十年的青帮大佬,将杜月笙都逐去香港的张啸林,有多少人明里暗里想买他的人头,却始终未能如愿,可是,今天,却在百乐门让人给杀了?而且杀他的还是个年轻人!

    傅筱庵和巡捕房的巡捕也无法相信,这可是公共租界,居然有人敢无视他们的权威当众杀人?而且,杀的还是青帮大佬张啸林!

    这一刻,傅筱庵的脑子已经完全当机。

    现场所有的舞客以及舞女也无法相信,欺男霸女、黄赌毒无一不沾,号称三色大享的张啸林,就这样被人给杀了?

    直到过了好几分钟后,整个大厅都还是一片死寂。

    人们在感到震惊的情况下会做出各种各样的反应,有的会尖叫,有的会抱头,有的会捂眼睛,有的还会语无伦次,但是,当人们过度吃惊时,却只会变得一片呆滞,此刻百乐门大厅里的所有人就一片呆滞,好几分钟过去都还没恢复。

    这一刻,仿佛整个世界都陷入了停滞,直到徐锐重新在沙发上大马金刀坐下,再次拿起搁在茶几上的雪茄烟,整个世界才跟骤然间解除时间停顿一样,一下又活了过来,迅即便响起嗡嗡的窃窃私语声。

    紧接着,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哀嚎声。

    发出哀嚎声的是阿四,阿四对张啸林是真有感情,内心视张啸林就跟爹一样,这下张啸林猝然被杀,阿四立刻就跟死了亲爹似的。

    “啊啊,张老板!张老板你死得好惨!”阿四哭天抹泪了几声,又环顾四周,冲着林怀部等保镖以及青帮帮众厉声怒吼,“开枪啊,快开枪啊!给我杀了他,快给我杀了那个小赤佬,给张老板报仇,给我杀了他!”

    然而,没有一个人敢贸然开枪。

    人是有气场的,当一个人的气场足够强大时,是足以震慑人心的!

    徐锐谈笑间将张啸林毙杀当场,于杀伐决断间流露出来的这份强大气场,一下就震慑住了所有人,别说青帮帮众和巡捕了,甚至连傅筱庵这个大汉奸也被震慑住了,因为傅筱庵不能不担心,万一惹恼了这个小祖宗,会不会也把他杀鸡宰羊般给杀了?

    阿四却已经完全丧失理智,兀自在那里哀嚎:“快开枪啊,给我杀了他……”

    “聒噪!”田言便上前一步,先一脚再次将阿四踹翻在地,跟着再一脚,就喀巴一声踩断了阿四的脖子,田言的这一脚不仅只是杀人立威,更是在为民除害,因为阿四仗着张啸林的势力欺男霸女,可谓上海滩一害!

    人群中再次响起一片吸气之声,老天爷,这究竟是一群什么人哪?杀个人对他们来说似乎就跟杀鸡似的,天煞星转世的么?现在回头想想,张啸林招惹这么一群人,似乎真的有些不明智呢,别人怕他张啸林,可是这些亡命徒却怎么可能怕他?

    傅筱庵也是一阵阵心惊,不过,局面已经由不得他退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