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3章 一战成名-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63章 一战成名



    “来人!”傅筱庵色厉内茬的喝道,“把他们几个给我抓起来!”

    傅筱庵本人都是色厉内茬,那些个巡捕的表现也就可想而知了。

    傅筱庵的命令下了有好久,却没有一个巡捕敢上前,更别提抓人了,还是那句话,徐锐在杀张啸林的过程中表现出来的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了!强大到足以让现场所有的青帮帮众以及巡捕开始怀疑人生。

    傅筱庵的脸色立刻涨成了猪肝色。

    人是要脸的,如果今天的事不能圆满解决,今后他傅筱庵就再没脸在上海滩混了,可是他委实舍不得上海滩这么个花花世界,所以尽管明知道眼前的年轻人是一个危险人物,可他还是决定挣回自己颜面。

    当下傅筱庵从一个巡捕手里夺过一支英菲尔德步枪,拿枪口瞄准徐锐,狞声说道:“小赤佬,如果现在就让你的手下放下武器,乖乖束手就缚,我可以保证给你们一个相对公平的审判,如果还执迷不悟,那你就死定了!”

    “是吗?”面对枪口的威胁,徐锐却是丝毫不畏惧。

    徐锐是真的不害怕,身为一个特战兵王,他又岂会畏惧傅筱庵这种渣渣?

    说句诛心之言,他徐锐就是站在那让傅筱庵开枪打,傅筱庵都未必能够打得中他。

    更何况,徐锐根本就不可能傻站在那里让傅筱庵打,傅筱庵并不是接受过专门训练的特种兵,在他开枪前,他的神情举止中难免露出一些迹象,凭借这些蛛丝马迹,徐锐就可以非常准确判断出傅筱庵开枪的时间,再然后提前做出规避。

    所以说,傅筱庵根本就不可能打中徐锐,他又有什么好怕的?

    “是吗?”徐锐咧嘴笑了笑,悠然说道,“如果你现在跪下来向我求饶,我或许还能饶你一条狗命,不然,你就死定了。”

    “找死!”傅筱庵再也忍不住,猛一咬牙就扣下扳机。

    然而,就在傅筱庵扣下扳机的那一瞬间,前面的长排沙发上却突然失去徐锐的身影,子弹出膛了,却只在长排沙发靠背上打出一个弹孔,再然后,徐锐的身影就鬼魅一般从侧翼靠近傅筱庵,再一伸手就掐住了傅筱庵的咽喉。

    “把枪放下!”徐锐一把掐住傅筱庵咽喉,厉声喝道,“给我滚!”

    这一声断喝,徐锐却是冲着巡捕房那二十多个荷枪实弹的巡捕的。

    巡捕房的二十多个巡捕面面相觑,然后有一个巡捕首先放下枪,紧接着,剩下的巡捕也纷纷把枪放下了,让人哭笑不得的是,紧随巡捕之后,周围的一百多个青帮帮众也纷纷放下手中的各式武器,一时间,大厅地上扔满了各式武器。

    张啸林是青帮大佬这没错,他活着的时候,整个上海滩的地下势力也确实唯他独尊,但是在他死了之后,绝对不会有一个青帮帮众为他伤心,更不会有一个青帮帮众替他陪葬,张啸林靠的是威压,这与杜月笙的恩威并施有本质区别。

    杜月笙虽也作恶多端、而且贩卖鸦片、祸害同胞,但是对手下,杜月笙却颇为慷慨,所以杜月笙比张啸林更加得人心,这也是杜月笙能够后来居上压过张啸林成为上海滩地下势力之王的主要原因,张啸林如果不靠日本人,是绝对压不下杜月笙的。

    所以张啸林一死,现场的一百多青帮帮众立刻就成了一盆散沙,其中有不少的帮众甚至已经在暗中盘算,怎么瓜分张啸林死后的帮派遗产了,在这种时候,傻瓜才会跟眼前这伙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以命相博。

    你没看见吗,对方身上绑了十斤炸药!

    所以,随着徐锐一声喝令,不仅巡捕,便是青帮的百余帮众也纷纷放下手中的武器,而且青帮的帮众在扔下武器之后,一个个纷纷掉头跑了,不过几秒钟,现场的一百多个青帮帮众就跑了个精光,一个没剩下。

    青帮的人跑了,那二十多个巡捕却不敢跑。

    巡捕稍有犹豫,田言便立刻举起手枪对着其中一个巡捕就是叭的一枪,那个巡捕头上的帽子立刻就被打飞,那个巡捕伸手往头上一摸,发现不见了帽子,立刻吓得魂飞魄散,当下转身就跑,你娘嘞,这地不能再呆了,丢工作总比丢了性命要强。

    有人带头便有人效仿,转眼之间,二十多个巡捕也跑个精光。

    田言便解下身上炸药,嘿嘿笑道:“二少爷,这些流氓巡捕就是一群怂包,十斤假炸药就把他们吓成这样。”

    被徐锐掐住咽喉的傅筱庵闻言险些气晕过去。

    娘的,要是早知道这只是假炸药,刚才命令二十多个巡捕乱枪齐射,怎么也能打死这三个小赤佬,又怎会有现在这样的祸事?

    听到傅筱庵咿唔有声,徐锐便回过头来说道:“姓傅的,我刚说过,如果你跪下来向我求饶,我或许可以饶你一条狗命,可惜你没有听。”说到这,徐锐微笑着摇了摇头,又接着说道,“所以,说不得只能让你去死了。”

    话刚说完,徐锐右手五指便猛然收紧,只听得喀巴一声,傅筱庵的颈骨便已经被徐锐硬生生的给捏碎,傅筱庵的一颗脑袋便立刻软绵绵的耷拉下来,徐锐再一松手,傅筱庵的身体便跟烂稻草似的瘫倒在地。

    看到这幕,四周的舞客及舞女再次发出一片的吸气之声。

    刚才青帮的流氓和巡捕房的巡捕逃走时,绝大多数舞客、舞女也跑掉了,但是,仍有不少胆大的舞客、舞女却留下来,继续看热闹。

    直到此刻,局面才终于算是暂时控制住。

    刚才一直关注着王沪生的柳眉上前一步,对王沪生说道:“沪生是你吗?”

    王沪生装作没听见,上前一步对徐锐说:“二少爷,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再过一会大队巡捕就该赶到了,到那时就走不成了。”

    徐锐却摇摇头笑道:“已经迟了,大队巡捕已经赶过来了。”

    话音未落,外面便响起了汽车引擎的轰鸣声以及尖锐的哨声。

    刘子尘也混在留下来看热闹的舞客中间,探出头往窗外一看,便看到路灯之下,一溜的卡车正浩浩荡荡开过来,然后纷纷停在百乐门的大门口,再接着,卡车的厢门打开,一队队荷枪实弹的巡捕跳下来,这次来的却不是中国籍的巡捕,而是洋人巡捕了。

    我的乖乖,看来这回鬼佬是真的急眼了,洋人巡捕都出动了,梁二少要有难了。

    “跟我来,我知道有条后门通向附近的小巷。”柳眉看着王沪生,急切的说道,“巡捕房的人应该不会那么快就封锁后面小巷,我们快走。”

    柳眉说完,转身就走,不过走了两步却发现,王沪生并未跟上。

    再回头看,柳眉却很吃惊的看到,王沪生还有跟他一起的那个梁家二少,还有他的那个保镖,已经各自捡起地上的一条步枪,正大步走向门口,看这架势,竟是准备与外面蜂拥赶到的巡捕枪战,更令柳眉魂飞魄散的,地瓜竟然也捡起了一条步枪。

    “地瓜!”柳眉立刻柳眉倒竖喝道,“你想要做什么?给我回来!”

    “阿姐。”地瓜立刻乖乖的回到柳眉身边,然后愁眉苦脸的说道,“我现在是二少的专职司机,二少有难我不能不管啊。”

    “你多大,自己都管不好,还能管别人?”柳眉瞪了地瓜一眼,又对王沪生、徐锐还有田言三人说道,“还有你们,你们仨就想跟外面的上百号巡捕对抗?退一万步讲,就算你们打败了外面的一百多号巡捕,可租界还有好几千英国驻军呢?”

    然而,王沪生却是根本就没理会柳眉,正好一小队巡捕顺着大门冲进来,王沪生也没有瞄准,抬手就是一枪,正中那巡捕的大腿,那巡捕便立刻惨叫一声摔倒在地,后边的几个巡捕见状便赶紧拖着受伤倒地的同伴缩回去。

    徐锐便嘿然一笑,大声说:“哟,王师爷,枪法见长啊!”

    王沪生回过头狠狠的瞪徐锐一眼,冷着个脸喝道:“仔细两侧窗外。”

    “明白!”说话间,徐锐也不回头,反过手将恩菲尔德步枪搁在肩上,对着背后就是叭的一枪,一个顺着长梯爬上来,准备跳窗入内的英国籍巡捕立刻惨叫一声,从窗户外的长梯上倒翻下去,紧接着又响起一片惨叫喝斥声。

    只不过,徐锐这一枪并未打巡捕的要害,专一只打大腿。

    片刻后,便已经有十几个巡捕先后中枪,无一例外都是大腿部位中枪。

    看看时机差不多,徐锐便蹩到窗户后边,对着外边喝道:“外面的人听着,刚才只是警告,如果你们还不识相,我们打的就不是腿,而会是脑袋了!“

    窗户外寂静了片刻,紧接着一个喇叭声响起:“里边的匪徒听着,我是大英帝国治下上海公共租界警务处处长,克里斯托夫约翰逊,现在我命令你们立刻放下武器投降,双手抱头从里边出来,如果继续顽抗,一律就地击毙!”

    “击毙你妹!”田言抬手一枪,外面的喇叭立刻就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