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4章 日本人插手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64章 日本人插手了



    租界工部局总董事乔纳森接到报告时,正在华懋饭店给史蒂夫男爵接风洗尘,史蒂夫男爵是刚刚到任的驻华总领事,据说这次来华,还肩负着最新的对华及对日的国策,所以史蒂夫才刚到上海,乔纳森就急匆匆的赶过来了。

    晚宴是一个冷餐会,宾客可以自由交谈。

    乔纳森好不容易才终于逮到了一个机会,正要向史蒂夫咨询大英帝国对华以及对日的国策时,他的那个漂亮的女秘书忽然匆匆过来。

    乔纳森见状便立刻蹙紧了眉头,因为他特意交待过女秘书,如果没有要紧事,就尽量不要来打扰他,可是现在,女秘书忽然闯进来,想必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情,可是在上海公共租界除了日本人,又能有什么大事呢?

    难道说,又是上海的日本驻军挑起事端?

    想到这,乔纳森就感到头大无比,日本人是越来越嚣张了。

    史蒂夫也发现了乔纳森的女人书,笑说:“乔纳森,看来你有急事需要处理,要不然我们等会再说?”

    “抱歉,男爵阁下。”乔纳森向史蒂夫告了一声罪,然后把女秘书领到一侧,黑着脸问道,“詹娜,是不是又是日本人在挑事?”

    “不是,总懂先生。”女秘书詹娜摇头说,“是百乐门发生了严重的治安事件。”

    “治安事件?”乔纳森的脑门上立刻浮起三道黑线,治安事件又能有多严重?这样的小事交给警务处不就行了,难道还用得着他这个工部局总董事出马?当下黑着脸说,“詹娜,你真是越来越不懂事了,如果你不想干了的话,可以尽早递辞呈。”

    “哦不,不不不不,先生,不是那样子的。”詹娜连连摇头说,“是真的发生了极其严重的治安事件,有一伙匪徒在百乐门杀害了上海青帮的大佬张啸林,还拘押了工部局名誉董事傅筱庵先生,而更为严重的是,这伙匪徒竟然还袭击了赶往百乐门维持秩序的巡捕,造成了十六名英国籍巡捕负伤,警务处长约翰逊先生请求驻军紧急出动。”

    “喔特?!”乔纳森瞬间瞪大眼睛,失声叫道,“请求驻军出动?!”

    乔纳森完全无法想象,区区一个匪徒,警务处的巡捕居然对付不了,居然还要劳动大英帝国的驻军出动,这究竟是一伙怎样的匪徒?

    詹娜又说道:“总董先生,约翰逊处长正急等您的答复。”

    “我明白了。”乔纳森挥手示意詹娜先退下,然后走过来对史蒂夫说道,“男爵阁下,我恐怕得先失陪了。”

    史蒂夫关切的问道:“乔纳森,出什么事了?”

    乔纳森苦笑着说道:“有一伙匪徒袭击了租界的百乐门,杀了青帮大佬张啸林,还拘押了工部局名誉董事傅筱庵,更严重的是还袭击了我们的巡捕,事件的性质十分恶劣,我得立刻赶往百乐门进行镇压了。”

    虽然约翰逊认为需要请驻军出马,但乔纳森并不认为事情到了这地步,所以并没有提请求驻军出刀这茬。

    反而是史蒂夫主动说:“需要我联系驻军吗?”

    “暂时不用。”乔纳森摇摇头说,“我相信凭借我们巡捕房的力量,就能够摆平。”

    “好吧。”史蒂夫说道,“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打电话到华懋饭店,我这两天会一直留在华懋饭店。”说到这史蒂夫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另外我还想要提醒一下总董事先生,如果事件跟日本人有关,最好还是忍。”

    乔纳森闻言神情一凛,说:“这跟帝国的对日策略有关?”

    史蒂夫点头说:“虽然不是全部,但是其本可以这么说。”

    乔纳森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公使先生,我明白了。”

    说完乔纳森转身走了,目送乔纳森的身影远去,史蒂夫幽幽说道:“乔纳森,为了将轴心同盟这股祸水引向苏联,大英帝国只能选择隐忍。”

    (分割线)

    半个小时之后,乔纳森匆匆赶到了百乐门。

    这时候,百乐门所在的街区已经实施戒严,放眼望区,距离百乐门百米内都是荷枪实弹的外籍巡捕,此外,在百乐门的大门口更是已经砌起街垒,如果再在街垒后面架起两挺重机枪,整个就是军事设施了。

    看到这,乔纳森的脸色便立刻阴沉了下来。

    不就是几个匪徒闹事,至于这么大阵仗吗?

    乔纳森的坐驾刚停下,警务处处长约翰逊便匆匆迎上来,殷勤的拉开车门。

    乔纳森弯腰走下轿车,皱眉说道:“约翰逊,你怎么回事,搞这么大阵仗做什么?”

    约翰逊抹了下额头上的冷汗,说:“总董事,里边的几个匪徒枪法非常之准,万一他们冲出来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还是小心为上。”

    乔纳森的脸色便越发的阴沉,说:“你们这么多人手,还对付不了几个匪徒?”

    约翰逊立刻面露苦色,说道:“总董事,我刚才说了,这几个匪徒非常厉害,枪法尤其准得吓人,我们的人根本进不去。”

    “一群废物。”乔纳森冷然说,“匪徒的身份搞清楚没有?”

    约翰逊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匪徒的身份已经搞清楚了。”

    “究竟是什么人?”乔纳森咬牙切齿的说,“竟敢在公共租界闹事?”

    约翰逊说道:“领头是南京维新政府行政院长梁鸿志的侄子,叫什么梁武义。”

    “梁鸿志的侄子,梁武义?”乔纳森的脑门上立刻浮起三道黑线,狞声说道,“什么时候中国人居然敢到我们大英帝国的地界撒野了?”停顿了一下,乔纳森接着说道,“你立刻给驻军司令部打电话,让他们调两门山炮过来。”

    约翰逊闻言大喜,他早就盼着从军方调大炮过来轰了。

    虽说百乐门是上海滩有名的娱乐场所,一旦挨了炮轰,十有**会化为乌有,但是约翰逊才不会管这些,反正百乐门又不是他们英国商人的产业,打烂了也跟他们无关,在他们西方人眼里,中国人历来就低人一等,不是么?

    “耶搜!”约翰逊啪的收脚立正,转身就要去给驻军打电话。

    然而,约翰逊才刚转身,便有一个巡捕匆匆跑过来,报告说:“处长先生,日本驻上海中村机关的机关长,中村俊,要求与您通话。”

    约翰逊迈出去的右脚便停在那里,回头看向乔纳森。

    乔纳森皱眉说:“中村俊?这事跟日本人有什么关系?”

    乔纳森最担心的就是这个,没想到日本人最终还是插手了。

    虽然想不明白,但是乔纳森此刻犹记得半小时前史蒂夫公使跟他说过的话,当此之时不宜过度刺激日本人。

    当下乔纳森来到电话亭中,接过了电话。

    “哈罗,我是乔纳森。”乔纳森用英语说道,“中村先生,你有什么指教吗?”

    “乔纳森总董事你好,我是中村俊,指教不敢当。”电话里传来中村俊淡淡的声音,“不过有点小事,恐怕需要总董事先生配合,事情是这样,我们中村机关刚刚得悉,南京维新政府行政院长梁桑的侄公子,梁武义先生,似乎跟租界当局发生了一点点小矛盾……”

    “喔特,一点小矛盾?”乔纳森打断中村俊,大声说道,“中村先生,这可不是什么一点点小矛盾,梁武义在公共租界的公共场所肆意行凶,杀害了沪上名流张啸林,还无端羁压了我们工部局的名誉董事,傅筱庵先生,如此行径已经严重触犯我们租界的治安条例,所以他必须得接受我们租界法律的严正制裁。”

    电话那头的中村俊也变得强硬起来,沉声说:“乔纳森先生,我并无意与您争辩,但是我想告诉你,梁武义杀害张啸林这一案,不仅触犯了租界的法律,同样触犯了南京维新政府的法律,因为张啸林还是东亚和平促进会的会长,而你应该明白,南京维新政府是受大日本帝国保护的,所以,梁武义必须接受帝国的制裁。”

    顿了顿,中村俊又不容置疑的说道:“一小时,我希望乔纳森总董事能够在一个小时之内将梁武义押送至垃圾桥,若过了时间,鄙人说不得就只能带着皇军进入租界去讨了。”说完中村俊就啪的挂断电话。

    乔纳森跟着挂断电话,脸色阴沉得几乎能够刮下一层霜花来。

    约翰逊凑过来小声问:“总董事先生,还要给驻军打电话吗?”

    “不必了。”乔纳森咬了咬牙,语气生碍的说,“立刻将百乐门的匪徒押送垃圾桥。”

    “喔特?”约翰逊愣了一下,失声说,“押送?总董事先生,我们的人根本进不去,更绝无可能逮住这几个匪徒,怎么把他们押送垃圾桥?”

    “蠢货,你难道是猪?什么事情都要我教你吗?”乔纳森忍无可忍,大声咆哮道,“你难道不知道,只要把周着百乐门的巡捕撤了,这几个匪徒不会自己离开?你就非得我把话说得这么明白?你是不是存心想要看我的笑话?你就是想看我笑话对不对?”

    “哦不,不不不,总董事先生,我不是这意思。”

    “我管你是什么意思,赶紧把人都撤了,撤了!”

    “耶搜,所有人收队,快收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