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7章 上海滩之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67章 上海滩之王



    上海,浸会大学。

    假期已经结束了,学生纷纷返校上课。

    这个寒假徐筱雅并没有回包兴镇老家,而是留在上海勤工俭家,虽然老徐锐的家境还算殷实,并不缺这几个学费,但是徐筱雅还是决定借着寒假这个假期,去给一户人家女儿补习英语,她要用自己挣的钱,去买一样礼物。

    昨天那户人家已经支给补习的课时费,所以徐筱雅约了两个女同学,一大早就兴冲冲的上街,前往杨记皮鞋老店,徐筱雅想要在杨记皮鞋老店买一双长筒皮靴,然后想办法捎给大梅山的情郎,她早想给钻山豹买双皮靴了。

    三个女生才刚出校门,便听到几个报童在那里卖劲的叫喊。

    “卖报,卖报嘞,特大新闻,青帮大佬张啸林昨晚上被杀!”

    “号外,号外啦,新报号外,青帮大佬张啸林因为争风吃酣,殒落百乐门。”

    “卖报,卖报嘞,梁家二少,从南京君临上海滩,杀张啸林,再杀傅筱庵,新一代的****之王已经呼之欲出。”

    “卖报,卖报啦,独家新闻,大公报约稿昨晚之现场目击者!”

    “卖报,卖报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毫无疑问,这些报童叫喊的内容是十分劲爆的,不仅过往的路人纷纷被吸引,便是徐筱雅等三个女生也被报童的叫喊吸引,上前买了一份。

    买了报纸,三个女生便头碰头,凑在一起仔细看。

    只见头版头条上便是张啸林和傅筱庵的大幅照片,照片底则配以文字:毙杀!

    仔细阅读,却真是昨晚上亲历了百乐门凶杀案的一个目击者,向报社源源本本的道出了整个冲突过程,徐筱雅等三个女大学生看得如痴如醉。

    “哇哇哇,这个梁二少真是帅呆了,我要嫁给他。”

    “是的呢,这个梁二少真的好帅耶,我要给他生猴子。”

    看完报道,另外两个女生立刻犯了花痴,满眼的小星星。

    徐筱雅则是一翻美目,没好气的说:“你们能不能别这么花痴?连人家面都没见过,就要给人生猴子?万一是个大麻子怎么办?”

    “是大麻子我也愿意。”刚才说要给梁二少生猴子的女生说道,“他杀的可是张啸林,还有傅筱庵,杀了这样两个恶贯满盈的大汉奸,还能全身而逃,一定是世见少有的奇男子,就是大麻子,那也是奇男子,我就愿意给他生猴子。”

    “嘁。”徐筱雅嘁了一声,正要再说几句话却猛的一愣。

    因为徐筱雅紧接着就在二版看到了一张照片,按照文章,这应该是梁家二少梁武义的照片,但是,徐筱雅却总觉得照片上的梁二少的眼睛有些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但是她很确定,以前绝对没有见过梁家二少,这是怎么回事?

    (分割线)

    与此同时,徐锐已经大摇大摆的来到法租界。

    地瓜对上海滩十分熟悉,法租界也不在话下。

    车行到一处,地瓜便一脚刹车停下,然后扭头对后座的徐锐说:“二少爷,这里就是三鑫公司了。”

    坐在副驾驶的田言便立刻抢先下车,又从车头绕过来打开徐锐一侧的车门,再用右手遮住了门楣,徐锐这才整了下身上的西装,然后弯腰钻出车外,然后,身为师爷的王沪生才从另一侧抱着徐锐的披风下车。

    下了车之后,王沪生又赶紧绕过来,帮徐锐将披风披上。

    发生在大门口的这一幕,立刻就惊动了三鑫公司的门卫,那几个门卫刚刚还聚集在一起看报纸呢,待看清楚了徐锐的样子之后,几个门卫又赶紧低头去看手上的报纸,发现来人竟然就是报纸上的那个活阎王,便赶紧吓的一声溜回到大门内。

    这时候,从街上走过的行人也认出了徐锐,都纷纷停下,远远的指指点点,竟没有一个人敢于近前,无形中就在徐锐四周空出了直径五十米的空白,甚至就连原本准备从公馆马路经过的车辆也都纷纷的停下。

    徐锐抖了抖身上的披风,扭头对着一个方向,嘿然一笑,站在那个方向上,正对着徐锐指指点点的市民便不约而同的倒吸一口冷气,本能的往后退,那情形,仿佛有一股无形的气浪侵袭而过,将他们往后推。

    徐锐便嘎嘎的大笑起来,将个纨绔子弟的嘴脸绽露无遗。

    这时候,三鑫公司大门内忽然响起杂乱的脚步声,接着,上百个身穿黑衣、手持短斧的青帮帮众便从门内汹涌而来,涌到街上,将徐锐四人围起来。

    面对这么多的青帮帮众,而且还是手持利器,普通人肯定是早就吓个半死。

    徐锐和王沪生等四人却是闲庭信步,论声势,现在青帮的声势能强过昨晚上公共租界巡捕房的声势?那么外籍巡捕围攻百乐门,他们都是丝毫不惧,还会畏惧这区区一百多个手持斧头的流氓?大江大河都闯过来了,还会在乎这区区小河沟?

    换别人,闯过大江大河,也仍有在小河沟里翻船的可能,但是徐锐不可能。

    徐锐猛的一甩身上的狐裘披风,然后转身,大步流星的走向三鑫公司大门。

    一百多手持利斧的青帮帮众将三鑫公司大门围得水泄不通,挡住徐锐去路,徐锐脚下却是片刻都不停,大步流星直逼大门,片刻之后,徐锐堪堪就要撞上堵门的流氓,徐锐却仍是大步流星的往前走,脚下毫不停顿。

    挡在前方的流氓终于被徐锐强大的气势所迫,本能的让开。

    一人让开,后面人便纷纷效仿,一霎那之间,堵在三鑫公司大门口的一百多流氓便如波分浪裂般让开,生生让出一条通道,徐锐咧嘴露出了两排白牙,冷森森的一笑,然后头也不回的就走进了三鑫公司气派的大门。

    徐锐的身影甫一消失,原本一片寂静的公馆马路便立刻又恢复原有的活力,所有人都争相的交头接耳,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真威风,这梁家二少可真是威风啊。”

    “可不是,面对一百多个流氓,竟然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一百多流氓算什么,昨晚上,他面对好几百荷枪实弹的西洋巡捕都不惧。”

    “可终究还是年轻哪,我一看这阵仗,就知道黄金荣和费沃里早就准备好,专一等着这年轻人来赴会,结果他还是一头就撞进去,你们瞧着吧,这年轻人要倒大霉了,轻则会被打个半残,重则,丢掉性命也有可能。”

    “你胡说什么呢,张啸林都被干掉了,黄金荣还能比张啸林还横?”

    “年轻人,你把黄金荣想的太简单了,张啸林虽然心狠手辣,却只是粗人一个,黄金荣才是老谋深算,杀人不见血哪。”

    “我不信,要不我们打赌,我赌这上海滩要换天了!”

    “我也赌,从今往后什么黄金荣、张啸林还有杜月笙,都要成为过眼烟云,这上海滩很快就要成为梁家二少的天下了。”

    “对对对,梁二少已经是上海滩之王!”

    外面的公馆马路上已经吵得沸沸扬扬,徐锐却已经听不到了。

    徐锐已昂然直入三鑫公司,穿堂过廊,径直到了公司的大堂。

    大堂之上,一个年过七旬的微胖老者,正大马金刀的坐在主位,在微胖老者的左下首则坐着一个大胡子鬼佬,在微胖老者的身后,一溜排开八条彪形大汉,这八条彪形大汉全部都穿着黑衣劲装,衣襟都半敞开,露出腰间插着的两把二十响盒子炮。

    徐锐昂然走进大堂,稍一打量,便径直走到微胖老者的右下首,不过并未落座,而是把右下首的那条太师椅拉到微胖第者的对面,然后才大大咧咧的坐下,徐锐坐下之后,王沪生和田言也昂首阔步过来,并排站到了椅后。

    在这整个过程之中,微胖老者和鬼佬都是一言不发。

    直到徐锐从容落座,微胖老者才举起双手轻轻鼓掌。

    一边鼓掌,微胖老者一边说道:“年轻人果然胆气过人。”

    “年轻人?”徐锐微微一哂说,“黄金荣,你就别倚老卖老了,我敬你呢,勉强还能称你一声老前辈,若不敬,嘿嘿嘿嘿。”

    “放肆!”黄金荣身后的一条彪形大汉勃然大怒,反手就要拔枪。

    然而,不等那彪形大汉拔出枪,田言就已经抢先拔枪,并闪电般扣下扳机,只听得叭的一声枪声,刚刚出声的那个彪大汉,便已经眉头部位中弹,然后往后倒在地上,另外七条彪形大汉见状便纷纷拔枪,眼看就要暴发混战。

    “住手!”黄金荣赶紧一声断喝,制止了剩下的那七条彪形大汉。

    黄金荣制止了手下,这才阴阴的打量了田言一眼,说:“年轻人,好枪法。”

    田言却根本不理会,只是噗一声吹散枪口的硝烟,然后将手枪插回到腰间。

    徐锐大大咧咧的说:“所以,黄金荣,你就别再倚老卖老了,这对你没好处,我连张啸林都杀了,绝不会在乎再多杀你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