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8章 虚张声势-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68章 虚张声势



    黄金荣的脸皮抖了抖,眸子深处忽然掠过一抹杀机。

    相比张啸林,黄金荣更加的阴险,也更加懂得隐忍,真的,当初被他老婆骑在头上作威作福,是个男人都不能忍,然而他硬是忍了,但是现在,当着这么多人面让徐锐这么个年轻后生羞辱,黄金荣仍是感到脸上火辣辣的臊的慌。

    不过,黄金荣也只是心里边想想,真让他动手却是绝对不敢的。

    昨晚上发生在百乐门的一幕,黄金荣已经通过手下原原本本的了解清楚了,当时张啸林的排场相比现在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于后来公共租界巡捕房还出动了两百多名全副武装的外籍巡捕,可最终却还是奈何不了眼前这个年轻人。

    所以,真要是动起手来,黄金荣自谓未必就能讨到便宜。

    想到这,黄金荣忍不住掠了眼徐锐身后的田言,鬼知道这个家伙的大衣底下是不是又捆了十斤炸药?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人越老,就越怕死,黄金荣不想冒险。

    当下黄金荣给旁边的鬼佬使了个眼色。

    这个鬼佬却是法租界巡捕房的总巡捕,费沃里。

    费沃里是三鑫公司的总后台,平时屁事都不干,也一分钱的股金没有出,却占到三鑫公司近三成的干股,黄金荣、杜月笙还有张啸林之所以这么买捧着费沃里,为的就是在这种关键时刻,费沃里能够出来替三鑫公司撑腰。

    黄金荣的本意,是让费沃里出面吓退梁家二少。

    梁家二少虽然够强横,背后还有日本人给他撑腰,可也横不过法国人吧?

    然而,黄金荣这次却失算了,如没有日本人撑腰,费沃里二话不说,直接就把对方羁压到巡捕房,梁家如果不狠狠的出上一次血,梁家二少就根本别想出狱了,但是如果有日本人背后撑腰,立刻就不同了,费沃里他就得掂量掂量了。

    钱这个东西是好东西,但是有本事挣还得有命花。

    眼下上海已经成了日本人的地盘,法租界和公共租界已经成为孤岛,这种时候如果惹恼了日本人,指不定明天一大清早,他费沃里就会成为黄浦江中一具浮尸,不要以为日本人就不敢对法国人下手,日本人还真就敢!

    这可不是虚的,日本人都敢炮击大英帝国的军舰。

    当下费沃里以生硬的普通话说道:“梁二少,我有一个建议。”

    “费沃里是吧?”徐锐淡淡的说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面对徐锐的辱骂,费沃里丝毫不恼,又接着说道:“是这样,张啸林已经死了,那么他在三鑫公司所占的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就成了无主之物,所以,我建议将张啸林名下的这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转到梁二少的名下,不知道梁二少意下如何?”

    “什么?”黄金荣瞠目结舌的说道,“费沃里先生,你怎么可以这样?”

    “黄先生,我也是为了三鑫公司好。”费沃里恶狠狠瞪了黄金荣一眼,再回头,却立刻又换了副笑脸,说道,“梁二少,你对此可满意?”

    “满意?”徐锐嘿然说道,“费沃里,你是来这里逗逼的吗?”

    “逗逼?”费沃里满脸的茫然,又说,“梁二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徐锐满脸的黑线,没好气的说:“我的意思是说,三鑫公司的股份结构重新划,原有股东的股份按现有比率,压缩到三成,多出的七成股份归于我名下,当然,作为回报,我会保护三鑫公司今后在上海的正常运转,保证不会有人敢扰乱三鑫公司生意,如若不然,我可不保证三鑫公司的业务会出什么问题。”

    这个,徐锐就是赤果果的威胁了。

    徐锐当然知道三鑫公司主要从事的是鸦片贸易,还通过给从事鸦片贸易的商人提供商业保险而赚取利润,此外还从法租界、公共租界的大烟馆抽取保护费,总之,三鑫公司从事的就是跟鸦片有关的生意,祸国殃民。

    但是现实是残酷的,在现阶段,徐锐根本没能力取缔鸦片贸易。

    所以,徐锐现在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将鸦片贸易控制在自己手,使得鸦片贸易的利润能够用于祖国的抗战事业,而不是成为小鬼子的军费。

    “啥,六成?!”黄金荣闻言,一张老脸立刻垮了下来。

    费沃里也是瞠目结舌,他预料到了梁二少会狮子大开口,却还是没有想到,梁二少居然会贪婪到这程度,居然一个人就要独占三鑫公司的七成股份,而原先的十几个大小股东却只能占到三成股份,他这几乎就是要独吞三鑫公司啊。

    徐锐笑了笑,又说道:“这个比例已经很公道了,不是我自吹啊,我只要一句话,三鑫公司在上海滩就寸步难行,离了三鑫公司,我还可以再找另外一家,反正上海滩那么多的贸易公司,有的是商家愿意跟我们梁家合作。”

    徐锐这话倒也是实话,上海滩从事鸦片贸易的公司多如牛毛,除了这些公司以外,场外还有更多的商家等着入场,一句话,徐锐如果决意插手鸦片贸易,还真不愁合作对象,资本家为了追求利益,真是无所畏惧的,挑战三鑫公司权威又能如何?

    停顿了一下,徐锐又接着说道:“但是,三鑫公司离了我梁家,恐怕就要倒闭了,所以说两位,你们还是好好的想一想吧,想通了呢,就派人知会我一声,最近这段时间呢,我会一直在华懋饭店,你们可以派人去华懋饭店找我。”

    说完,徐锐起身就走,头也不回的出了三鑫。

    (分割线)

    片刻后,返回华懋饭店的路上。

    王沪生从副驾驶座上回过头来,对徐锐说道:“老徐,你真的打算涉足鸦片贸易?”

    徐锐点点头,沉声说:“老王你应该面对现实,要想在现阶段禁绝鸦片贸易是绝对不现实的,先不说上海的黑恶势力不会允许,就是西方列强也不会允许,那么,既然没办法禁绝鸦片,就只能够顺势而为,尽可能的将鸦片贸易的利润都抓在手里。”

    徐锐说的是实话,鸦片贸易的牵扯实在太大,美英法各国都牵涉其中,如果此时在上海滩强行禁烟,立刻就会成为各方势力的共同敌人,就会招致日本人、黑帮、西方列强甚至于国民政府的联合打击。

    更何况,这时候他们根本还没有这样的能力。

    王沪生点了点头,不再说话了,这个道理他何尝不懂?但他的心里终究不是滋味。

    徐锐也看出王沪生心里不怎么痛快,当下又说:“老王,你放心,一旦局面打开,我们就立刻着手全面禁烟,自从一八四零年第一次鸦片战争以来,鸦片这玩意已经毒害了我们中国人将近一个世纪了,也该成为历史了。”

    王沪生点了点头,又说道:“老徐,你刚才一张口就要三鑫公司七成股份,会不会太过分了,我们为什么不循序渐进慢慢来呢?一开始占的股份少一些也没有什么的,然后可以借着三鑫公司的名义慢慢的整合整个上海的鸦片贸易。”

    “不,老王你错了。”徐锐摇头说,“黄金荣老谋深算,费沃里更老奸巨猾,此时我们但凡表现出一点点的心虚,他们立刻就会洞悉我们跟日本人中间其实并没有合作,这样的话我们就会变得十分的被动,再想迅速打开局面就难了。”

    没有错,徐锐此时就是在虚张声势,因为他现在跟日本人并没有搭上线。

    顿了顿,徐锐又说:“反倒是这样狮子大开口,黄金荣、费沃里才会摸不清我们的真正底牌,才会想当然的以为我们真和日本人有所合作,这样呢,他们也就有可能答应我提出的条件,因为,他们肯定会想,我不可能狮子大开口,背后必定有日本人授意,然后,我们就可以拿着这张成绩单去找日本人谈条件。”

    王沪生恍然大悟说:“老徐,原来你是打算拿三鑫公司去找日本人谈条件。”

    徐锐嘿嘿一笑,说:“如果没有足够份量的干货,日本人又岂会轻易信你?”

    王沪生点点头,说:“如果黄金荣、费沃里真的答应你开出的条件,如果老徐你真能拿着三鑫公司去找日本人谈条件,张啸林死后出缺的东亚和平促进会长就没跑了,如果你真能够当上东亚和平促进会的会长,那对我们的工作就太有利了。”

    徐锐嘿嘿一笑,没再多说,其实他内心还有另外一个想法。

    王沪生跟徐锐搭档这么久,立刻读出徐锐的笑容另有深意,当下问:“老徐,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告诉我?”

    徐锐摇摇头说:“没有啊,该告诉你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了。”

    “少来,你撅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想拉什么屎。”王沪生说道,“快老实交待,你又在动什么歪主意?”

    徐锐听了满脑门子的黑线,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当下徐锐说道:“行,真的是什么都骗不过你,不过我也只是个初步的想法,原本还想等考虑成熟了再告诉你,既然你这么急着知道那我就先告诉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