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9章 新的意图-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69章 新的意图



    王沪生剥了个橘子,一边吃一边说:“你快说。”

    徐锐却先不说正题,反问王沪生说:“老王我问你,我们要想在上海滩站稳脚跟,最大的威胁是什么?”

    “最大的威胁?”王沪生说,“刚开始的时候,我们的力量并不会太强大,所以隐蔽性也就相对较高,鬼子驻军要想对付我们并不容易,所以,我们要想在上海滩站稳脚跟,最大的威胁应该是极司菲尔七十六号!”

    徐锐点头,说:“没错,最大的威胁不是日本人,而是极司菲尔七十六号。”

    “但是这个并不是问题。”王沪生说,“再过俩月,老兵就会带着狼牙大队来上海,到时候分分钟就能够灭了极司菲尔七十六号。”

    “不,老王你错了,极司菲尔七十六号是灭不掉的。”徐锐摇头说道,“你灭了极司菲尔七十六号,还会有极司菲尔八十六号,甚至于九十六号,你杀了李士群,还有王士群、张士群,上海滩并不缺卖祖求荣的狗汉奸。”

    王沪生沉声说:“那我们就继续杀,一直战斗下去。”

    “老王,你这就是片面的军事观点。”徐锐摇头说,“如果只从军事角度考虑问题,最终肯定会失败,狼牙队员的单兵战斗力再强,也终究是血肉之躯,中弹后也一样会牺牲,而且牺牲之后很难得到补充,所以,我们的实力只会变得越来越弱。”

    顿了顿,徐锐又说:“何况,等狼牙大队来上海时,小鹿原只怕也该来了。”

    “小鹿原?”王沪生闻言便心头一凛,他这才猛然间想起,狼牙大队并非没对手,事实上,小鹿原俊泗的特战大队此刻正在济州岛艰苦训练,最多再过这两个月的时间,这支由清一色的忍者所组成的特种兵大队,就要来中国战场了。

    这个小鹿原大队的队员不仅同样拥有强悍的单兵战斗力,而且同样善于巷战以及丛林作战,他们狼牙大队既便能在交战中占据上风,也是优势有限,但是,如果考虑到上海已经被日军控制,再加上有七十六号给鬼子做耳目,局面就严峻了。

    “那怎么办?”王沪生皱眉说道,“七十六号的威胁最大,但是又杀之不绝,难道我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局面恶化下去?”

    “当然不是。”徐锐摇头说,“七十六号的威胁是最大的,所以必须设法解决,但是单纯的运用军事手段,解决不了七十六号,至少没办法彻底解决,所以,我们得通地政治军事并行的手段,设法解决七十六号的威胁。”

    王沪生说道:“政治军事并行的手段?老徐你是说策反?”

    “策反?老王你别开玩笑。”徐锐说,“丁默村、李士群要是也能够策反的话,戴笠早就已经策反了,还会轮得到咱们?更何况,极司菲尔七十六号那么庞大的一个机构,单单只是策反丁默村、李士群两个人根本就没用。”

    “也是,就算策反了丁默村、李士群也只能当内线使用,顶多提供一些情报。”王沪生点点头说道,“但是我们有影子,丁默村和李士群的价值就很有限了,至于剩下的那些什么行动队长之类的小喽罗,就更没有策反的价值了。”

    顿了顿,王沪生又接着问道:“老徐,那你说的政治手段是什么?”

    徐锐嘿嘿的一笑,沉声说道:“我说的政治手段,是再造一个七十六号!”

    “再造一个七十六号?”王沪生闻言先是一愣,遂即反应过来,失声说,“老徐,你的意思是说再弄个特务机构,跟极司菲尔七十六号打擂台?”

    “没错。”徐锐摸着下巴说道,“如果我真当上了东亚和平促进会的会长,就完全可以成立一个机构,并且蓄养一支武装,名义上当然是为了维护上海滩的商业秩序,但是私底下也可以做一些打击军统、中统甚至于我党地下组织的副业,我想日本人肯定不会介意的,老王你说对不对?”

    “日本人当然不会介意,但是我介意!”王沪生怒瞪着徐锐说道,“老徐你要是敢拿同志的鲜血去讨好日本人,我王沪生一定第一个毙了你。”

    “我去,老王你是猪么?”徐锐说道,“脑子不会拐弯么?”

    “拐弯?”王沪生说道,“老徐,你是说只是做做表面文章?”

    “不只是表面文章这么简单。”徐锐嘿然说道,“老王你想过没有,如果我刚才说的这样一个机构建立了起来,我们的同志既便进了地牢,也照样吃香的喝辣的还能接受治疗,接受审讯期间照样还可以外出去执行任务,你说多爽?”

    王沪生嘶了一声,立刻被徐锐勾勒的画面所彻底的吸引住了。

    如果徐锐所描绘的蓝图能够实现,那这个东亚和平促进会就会成为他们在上海滩的公开基地,这简直就是打着日本人的旗帜抗日,而且,他们可以跟自己的武装左右互搏,上演双簧戏,战果肯定就大,极司菲尔七十六号相比之下就没有这个优势,肯定损失惨重,此消再彼涨,他们取代极司菲尔七十六号也就指日可待。

    这可就是极狠了!当下王沪生说:“老徐,你真的太阴险了。”

    “阴险吗?”徐锐摸了摸鼻子说,“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

    王沪生嘿嘿一笑,又说道:“现在,就看黄金荣、费沃里他们会不会上你的套,还有日本人那边,会不会买你的账了。”

    徐锐笑道:“这不用担心。”

    (分割线)

    三鑫公司。

    徐锐一走,黄金荣就火了,对费沃里说道:“费沃里先生,你刚才是什么意思?我们之前不是说好了,把这小子做了?为何临时变卦?”

    “把他做了?你说的倒是容易。”费沃里哼声说,“既然是这样,当时那小子在时,你为什么不让你的人动手?这里可是三鑫公司的总部所在,是你的地盘,难道还要用到我这个外人来动手吗?”

    “外人?”黄金荣怒道,“你可是三鑫公司大股东!”

    “好了,我们不说这些。”费沃里摇手说道,“吵架解决不了问题,我们还是想想,怎么应对眼前的危机,才是正题。”

    黄金荣哼了一声,问道:“你有什么好主意?”

    费沃里说道:“梁武义虽然属于狮子大开口,但是,我看他不像是在说笑的样子,如果我们不能够满足,没准这个愣着青真会撇开我们,去跟别的贸易公司合作,然后时时处处跟我三鑫公司作对,这样的话,还真就是个大麻烦。”

    黄金荣怒道:“上海滩是我们青帮的上海滩,我们会怕他一个小赤佬?”

    “黄先生,这种话就用不着在我面前说了吧?”费沃里轻蔑的瞥了黄金荣一眼,青帮也就是瞧着吓人,其实内部也是派系林立,很难形成合力,所以对于真正有实力的人,青帮根本就不足以构成威胁。

    费沃里停顿了下,又说:“单单一个梁武义,并不足为惧,既便背后有梁鸿志,我们也是不怕,但如果加上日本人,那我们就必须慎重,毕竟现在大半个上海滩已经沦为日本人的地盘了,如果不交好日本人,我们在上海滩就寸步难行。”

    黄金荣便沉默了,因为费沃里说的全是实话,现在的上海,随便哪家洋行或者贸易公司,如果不跟日本人搞好关系,根本就做不了生意。

    好半天后,黄金荣有些不甘心的说:“梁武义背后未必就有日本人撑腰。”

    “黄先生,你是三岁小孩么?”费沃里说,“日本人不会给梁武义撑腰?昨天晚上又怎么会兴师动众,摆出兵逼公共租界的架势逼英国人放人?”

    黄金荣便再次沉默了,因为费沃里说的好有道理,他竟无法反驳。

    费沃里接着说道:“所以,我们只能跟梁武义合作,但是股份结构绝对不能够按照他说的划分,好在这只是他的开价,应该还会有还价的余地,我是这样想的,将原属于张啸林的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全部给他,然后你、我还有杜老板,各匀出五个点,其他十个股东各匀一个点,这样梁武义就能占到五成股份,应该差不多了。”

    “五成股份?”黄金荣脸都黑了,说,“会不会太多了?”

    费沃里火了,怒道:“黄先生,你时真傻还是给我装傻?你以为这五成股份就真是给梁武义那小赤佬的?这五成股份其实是给日本人的,梁武义那小赤佬只不过日本人手底下的一个打手,我们如果不给,就连五成股份都剩不下!”

    “好吧。”黄金荣闻言就像一下被人抽走力气,颓然说,“那就这样吧。”

    费沃里摇摇头说道:“黄先生,在你们中国有一句俗话,有命赚钱还得有命花,难道你忘了当年跟浙江督军之间的冲突?区区一个卢永祥就能够搞得你灰头土脸,得罪日本人是个什么样后果,你就好好的想想吧。”

    黄金荣的脸便立刻黑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