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0章 借势成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70章 借势成功



    费沃里说的是当年的一桩旧事,黄金荣因为一个舞女跟浙江督军卢永祥的儿子发生了冲突,在明知道对方的背景的前提下,黄金荣依然让青帮的流氓将卢永祥的儿子暴打一顿,结果惹恼了卢永祥,直接出兵把黄金荣给抓了起来。

    最后还是杜月笙出面,又是赔礼又是撒钱,才算把黄金荣捞了出来。

    也正是这件事情之后,黄金荣便退居二线,杜月笙则正式君临上海。

    这件事情给黄金荣的教训就是,青帮虽然是上海滩最大的黑派,但是跟手握枪杆子的军阀比起来,根本就是渣渣,军阀要想捏死一个青帮大佬,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任你是最大的青帮大佬,也是丝毫没有挣扎余地。

    当年的卢永祥不过是个小军阀,就已经是他们招惹不起的存在,还有后来的蒋某人,打一声咳嗽,整个上海滩的黑白两道就发次地震!现在的日本人却是比老蒋更可怕的存在,又岂是他区区一个黄金荣能够招惹的?

    想到这,黄金荣心里的气也就平了。

    黄金荣在心里安慰自己说,老子没有输给梁鸿志那个老东西,更没输给梁武义那个只知道打打杀杀的小赤佬,上海自立埠以来,不知道出了多少狠角色,比梁武义更会打架的人物也大有人在,可最后这些人不都沉入黄浦江喂鱼了?

    黄金荣对自己说,老子只是输给了日本人而已。

    看到黄金荣不再说话了,费沃里又说道:“黄金先生,如果你没什么意见的话,我就准备去华懋饭店跟梁武义谈了。”

    黄金荣默默的点了点头。

    (分割线)

    中村机关。

    中村俊再次走到窗户边,撩开窗帘看了眼街对面的杂货铺,看到杂货铺一楼橱窗里摆着的盆栽并未改变方位,便又轻轻的舒了口气,然后走回到座位。

    自从昨晚从垃圾桥回来之后,中村俊的一颗心就始终悬着。

    尽管徐锐易过容而且化过妆,如果只是见过他照片或者远远看见过他的人,是绝对不可能把他认出的,但是中村俊不同,中村俊却曾经长时间的与徐锐近距离的接触,中村俊甚至可以不凭长相、不凭声音,只凭感觉就把徐锐给辫认出来。

    这不是中村俊有啥特殊能力,实在是徐锐留给中村俊的印象太深刻了。

    中村俊直到今天都无法忘怀,那晚当他从昏迷中醒来,看到徐锐他们几个围坐着火炉烤肝片吃的情景,还有徐锐回过头,冲他咧嘴笑的那副样子,现在回想起来,中村俊都会本能的感觉到尾椎骨阵阵发麻,可怕,那情景实在是太可怕了。

    正因为这,在垃圾桥边相遇,中村俊立刻把徐锐认了出来。

    徐锐竟然来到了上海,这对中村俊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事到如今,中村俊早已经深陷其中,只能听天由命了。

    长长叹息一声,中村俊站起身收拾文件,今天他不想再上班了,准备早点下班回家,还是抱着他的朝鲜籍姘头更加快活。

    然而这个时候,却响起了壳壳的敲门声。

    中村俊放下公文包,皱眉说道:“请进。”

    门开,神情阴蛰的影佐祯昭大步走进来,顿首说道:“将军阁下,刚接到眼线报告,梁武义刚去过法租界公馆马路的三鑫公司总部。”

    中村俊哦了一声,有些神思不属的问道:“去做什么了?”

    “应该是去跟黄金荣见面了。”影佐祯昭说道,“不过,具体谈什么并不知道,但从三鑫公司如临大敌的架势,双方应该不会谈得太愉快。”

    中村俊随口问道:“影佐桑,以你看来,双方会谈些什么?”

    “这个并不难猜。”影佐祯昭哂然一笑,又说,“梁武义在百乐门杀了张啸林,却没有受到租界工部局的制栽,肯定是自信心膨胀了,所以这个纨绔子弟多半是起了贪念,这回去法租界应该是去接收张啸林在三鑫公司的股份。”

    “这不很正常么?”中村俊说道,“梁武义杀了张啸林,按照****直的规矩,张啸林在三鑫公司的股份就应该归梁武义所有,当然,如果张啸林的那些徒子徒孙能够杀了梁武义替他们的师父师公报仇,那又另当别论。”

    白道好歹有法律,既便是日占区,至少也有名义上的法律存在,日本人出于以华制华的考虑,甚至还会给予中国人一些尊重,但是在地下世界也就是****,却从来就不知道法律是个什么东西,****就只奉行强者为尊。

    所以说,若按照强者为尊的逻辑,徐锐杀了张啸林,自然也就有资格接收张啸林在三鑫公司的股份,青帮其实就发源于漕帮,而漕帮自从成立的那一天起,就是谁的拳头大谁不当帮主,而且新的帮主可以继承旧帮主的一切!

    影佐祯昭摇头说:“如果梁武义真是凭借自己本事,既能杀了张啸林,又能不受租界公部局的制裁,那么由他接收张啸林在三鑫公司的股份自然是顺理成章的事,但问题是,事实并不是这样,要是没有皇军给他撑腰,他早就被关进租界公部局的大牢了。”

    “未必。”中村俊摇了摇头,说道,“影佐桑你太小觑梁武义了,这公子哥虽然一身的纨绔子弟气息,却是个有本事的,这点,单从他能够成功策划出针对周佛海的刺杀行动,并且还一击成功,就能够看出一斑,否则,板垣长官也不会如此看重他。”

    “卑职却坚持认为梁武义不过就是个嚣张跋扈的纨绔子弟,成不了事。”影佐祯昭却有着他的坚持,并没有被中村俊所说服,又说,“就说这次去三鑫公司,卑职就敢断言,他绝对不可能有什么收获,黄金荣和费沃里不可能把张啸林的股份转给他。”

    “是吗?”中村俊摇摇头,说道,“我倒是不这么认为,在我看来,梁武义不仅会吞下原本就属于张啸林的公司股份,甚至还会从原来的十几个公司股东身上刮下一层油来,成为三鑫公司最大的股东。”

    影佐祯昭哂然说:“将军阁下,您也太高看梁武义这个纨绔子弟了。”

    中村俊摇了摇头,没有再多说,可是心下却在狂暴呐喊:高看你妹,狗曰的影佐,你要是知道这家伙根本不是什么梁武义,而是徐锐,你会吓尿的!以徐锐的本事,不要说区区一个三鑫公司,他妹的就是将上海的皇军一锅端,也是有可能!

    见中村俊明显不认同自己意见,影佐祯昭又说:“将军阁下,不如我们打一个赌?”

    中村俊刚要说好,外面却再次响起敲门声,中村俊喊了一声请进,办公室门便被再次移开,然后他的副官走进来顿首报告:“将军阁下,还有大佐阁下,我觉得你们很有必要听一下法租界的法国之声。”

    法国之声是法租界的一档广播节目,面向的却是当地的华人,这年代能够买得起用得起收音机这种奢侈品的,绝对是上流社会,所以广播里除了一些趣话评书之类的节目外,还有大量的广告招商信息,收听率还是不错。

    中村俊的办公室里就放的有收音机,不等中村俊动手,影佐祯昭就上前将之打开。

    收音打开来之后,里边便立刻传出来一个悦耳的女声:现在播报一条重要的信息,三鑫公司大股东黄金荣先生以及十个小股东公开宣告,因为张啸林先生昨日在百乐门身故,经公司所有股东紧急磋商,决定将原属于张啸林的百分之二十五的股分转到梁武义的名下,除此之外,黄金荣先生个人再赠予梁武义先生十个点,其余十个股东每人赠予梁武义先生两个百分点,三鑫公司将于明天上午在公馆马路的公司总部召开新一届的股东大会,大会将会选举出公司新的董事长以及总经理,现在再播的一遍……

    中村俊和影佐祯昭都能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听到这条消息之后不由得脸色大变。

    中村俊想到了徐锐一定会成功的接收张啸林的公司股份,甚至还想到了徐锐会从那些活着的股东身上刮层皮,却还是没有想到徐锐竟然会这么之狠,他竟然一下就从那些股东身上刮下了三十个百分点,从而摇身一变成了三鑫公司控股股东。

    影佐祯昭更吃惊,他刚刚还说梁武义的图谋不可能得逞,还想跟中村俊打赌来着,结果话音才刚落,梁武义就用事实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鉴于此,影佐祯昭觉得他必须得重新评判梁武义这公子哥了。

    影佐祯昭其实也能想到,梁武义今天去三鑫公司,一定是扯了他们日本人的虎皮,黄金荣和费沃里之所以做出让步,也多半是因为有他们日本人的缘故,但既便如此,也不能否认梁武义这个纨绔子弟的能力。

    要是换个人,别说从黄金荣和原有股东身上刮下一层油水了,就是能不能够顺利接收张啸林的股份,甚至能不能活着走出三鑫公司总部大门都是个疑问,要是说支持,在上海滩他们日本人支持的人多了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