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1章 当会长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71章 当会长了



    日本人在上海支持的人确实有不少。

    比如说李士群、傅筱庵还有张啸林,都是他们日本人支持的。

    但既便张啸林,既便有日本人支持,也不敢像梁武义这么做,当初日本人拉拢杜月笙失败后,杜月笙跟张啸林之间已势同水火,再加上两人之前的旧怨,张啸林早就已经萌生出了除掉杜月笙的念头,但张啸林没敢动手。

    由此足以证明,梁武义是真有能力,这家伙是真的心狠手辣而且能力极强,至少要远远超过张啸林这蠢货。

    当下影佐祯昭对中村俊说道:“将军阁下,我收回之前的话,我必须承认,梁武义这公子哥是真的有能力,至少要比张啸林强多了,现在张啸林已死,东亚和平促进会的会长就出缺了,所以卑职提议由梁武义接任会长一职。”

    稍稍停顿了下,影佐祯昭又接着说:“而且卑职坚信,梁武义在东亚和平促进会会长的位置上做得很出色,出色得超出我们的想象。”

    中村俊心里说,那是不用讲,徐锐若是真的担任了东亚和平促进会的会长,那么**的武装在上海就有了公开的身份了,再加上徐锐这头狮子的领导,还不得把整个上海滩掀个底朝天?上海的皇军有的苦头吃了。

    尽管已经堕落成**的奸细,可中村俊内心还是不希望自己的同胞倒霉的。

    当下中村俊摇头说:“这个先不急着决定,毕竟特高课方面还没有调查清楚,万一梁武义在福建时曾经与军统、中统或者**有过接触,那就不能用……”

    中村俊话音还没落,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忽然间丁灵灵的响起来。

    中村俊便抓起电话,朗声说:“麻西麻西,这里是上海中村机关。”

    电话里便立刻传来了驻南京第十二军司令官板垣征四郎的声音:“中村桑,我是板垣征四郎,特高课已经通过秘密渠道,对梁武义的底细进行了全面调查,结果表明,梁武义确实曾在莆田南少林习过武,在家乡也确实是一个欺男霸女的纨绔子弟,且跟军统、中统及**地下党并没有什么接触。”

    中村俊心里在大喊,尼妹呀,特高课的人都是猪么?居然连真的梁武义和假的梁武义都分辫不清?

    然而,再一转念中俊就又想到了,这多半不能怪特高课,多半是**的人早已经把所有的破绽都弥补掉,特高课派去福建的人又不可能长驻在那里,仔细调查,所以就被**方面给骗过了,但是,这个后果很严重啊!

    不过,中村俊嘴上却只能够哈依。

    电话那头的板垣征四郎接着说道:“中村桑,这个梁武义对于他的中国同胞来说是个不折不扣的祸害,但是对于大日本帝国和大日本皇军来说,却是个难得的人才,现在他人在上海,你可一定要注意保护好他,千万别让国民党的军统、中统还有**的锄奸队把他给暗杀了,当然,你也一定要用好他!”

    哈依,中村俊只能继续点头哈腰。

    板垣征四郎说完后就挂断了电话,中村俊也木然的跟着放下电话。

    影佐祯昭已经猜到是板垣征四郎打来的电话,问道:“将军阁下,板垣长官说的可是梁武义的事?板垣长官怎么说的?”

    中村俊揉了揉太阳穴说道:“板垣长官说了,特高课已经调查清楚,梁武义没有什么问题,跟军统、中统以及**并无接触,而且他在家乡时就是这样的做派,所以,让我们一定要保护好梁武义的安全,并且重用他。”

    “哟西。”影佐祯昭说道,“板垣长官真是英明,这梁武义对于帝国和皇军来说,确实是难得的人才,卑职建议将军阁下立刻向大本营汇报,提议大本营立刻委任梁武义为新任东亚和平促进会的会长,切实担负起协助皇军治理上海的重任。”

    这下连中村俊也找不出反对理由,颓然说这事你来办。

    影佐祯昭哈依一声,转身离去了。

    (分割线)

    东亚和平促进会隶属于中村机关,其实中村俊完全有权力直接任命,但是在他下达委任令之后并不能马上奏效,而且必须上报大本营备案,这是必须走的程序,但也仅仅只是走形式而已,所以两天之后,任命就下来。

    按照流程,接下来就是谈话环节。

    影佐祯昭专门派了一辆奔驰轿车,前往华懋饭店把徐锐给接了过来,然后中村俊在他的大办公室里接待了徐锐。

    中村俊怕隔墙有耳,掏出笔在纸上写道:我们纸上交流。

    徐锐却大马金刀的在中村俊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一边运起六识对周边环境实施监控,一边对中村俊说:“不必这么麻烦,此刻没有人偷听。”

    中村俊说:“这你也能知道?万一要是走漏消息……”

    “没有万一。”徐锐打断说,“百米之内,没有人可以对我进行窃听,至于百米之外,还有窃听的价值吗?”

    “好吧。”中村俊无奈的说,“既然你都不介意,我就更加无所谓了。”

    顿了顿,中村俊又接着说道:“徐桑,你不在大梅山,怎么跑来上海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调到上海来了。”徐锐嘿然说,“还有,为免不小心叫漏了嘴,今后无论是公开场合还是私下场合,你都叫我梁武义。”

    “好的,梁桑。”中村俊点点头说道,“今天叫你来,仅仅只是为了通知你一个事情,皇军已决定委任你为东亚和平促进会会长,不过我需要说明的是,这仅仅只是非官方组织,其实并没有什么权力,所以,你很可能会感到无比失望的。”

    徐锐冷然说道:“中村,直到今天你都还没有认清现实吗?”

    中村俊便立刻闭上嘴巴,再不吭声,他当然知道徐锐这话是什么意思。

    徐锐接着说道:“中村俊,你应该认清现实,日本是不可能吞并中国的,所以,日本注定会输掉这场战争,所以你今天的所为,不仅是在帮助我们中国,更是在帮助日本,在帮助你的同胞,所以你完全不必有负罪心理。”

    “哈依。”中村俊顿首说,“梁桑,我明白了。”

    “你不明白,因为你受军国主义思想的毒害已经太深!”徐锐摇了摇头,又说,“那么今天,我不妨把话说得更明白些,在我们中国五千年历史上,并非没有亡国的时候,蒙元及满清,我们都亡国了,五胡时期,更是险些灭种了!”

    稍稍停顿了下,徐锐又说道:“但是最终,我们中国或者说我们中华民族却还是挺过来了,并且越发强大,中村桑,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其中的原因吗?”

    中村俊脸上开始露出深思之色,他以前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徐锐接着说道:“因为我们中华文明拥有强大的逆境生长能力,任何外来文明,都不可能在文明之争中战胜我们中华文明,也就是说,既便你们日本人在军事上打败我们,占领整个中国,甚至像满清入主中原一样统治了中国,到最后你们也还是会输掉文明之战,就像满人一样,最终连一个落个地都没有,还得改姓。”

    中村俊闻言凛然,因为徐锐说的都是事实。

    孙中山创建同盟会时,提出的口号就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清亡朝灭亡之后,东北故土早已经回不去,满人无处可去又担心被报复,不得已之下只能把祖宗姓氏都换了,这对于一个民族而言,又是何等悲哀的事?

    而一想到和人族也有可能沦为第二个满族,中村俊便感到不寒而栗。

    也许徐锐说的是对的,日本纵然可以从军事上战胜中国,也可以像满人入主中原一样统治中国,最终却也一定会输掉这场文明之争,原因非常简单,因为扶桑文明原本就发祥于中华文明,只是中华文明的一个残缺分支而已。

    这么一想,中村俊内心的自责和愧疚立刻就烟消云散了,因为他现在的举动,很可能是在拯救和人族,所以他非但不是败类,反而是和人族的英雄!

    “谢谢你,梁桑,我已经明白了。”中村俊向着徐锐深深鞠躬。

    “没什么,其实,我更希望中日两国能够世代友好,永不开战。”徐锐说道。

    中村俊看上去好像是真被说服了,但是徐锐却知道,这并不是因为他的口才有多好,也不是因为他的论据太有力,严格来说,徐锐只不过是迎合了中村俊,因为中村俊需要这样一个理由来说服他自己,正好徐锐说了,所以他也就信了。

    如若不然,若是徐锐的这套说辞真有那么大的威力,他直接就可以对侵华日军的头头脑脑进行洗脑了,那么入侵中国的几十万日军都会被策反,还打什么抗日战争?徐锐他一个人就直接搞定了,但是这根本就是扯蛋。

    当下中村俊又接着说:“梁桑,东亚和平促进会虽然只是非官方的机构,但是你们仍可以利用这个机构作为掩护,大有可为,而我也会通过中村机关给予你们尽可能多的帮助,如果你现在有什么需要的话,尽可以提。”

    徐锐笑道:“还真就有一个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