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2章 心想事成-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72章 心想事成



    中村俊讶然,他没想到徐锐居然真会提要求,按照逻辑,徐锐不是应该客气一下的么?不过中村俊还是爽快的说:“梁桑请说,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我一定照办。”

    徐锐笑道:“就是希望中村桑能够给予我们和平促进会自由招人的权限。”

    中村俊闻言愣了下,这他娘的算什么要求?和平促进会作为一个机构,本来就有招人的权限好不好?

    不过遂即,中村俊就反应过来,徐锐是在跟他开玩笑,当下微笑说:“如果只是这个要求的话,我想应该没有问题吧。”

    “那行,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就先告辞了。”徐锐说完,又加重语气说,“影子。”

    这一声影子,却是为了提醒中村俊,别忘了自己身份。

    中村俊闻言神情一凛,点头说:“明白,如果有什么重要情报,我会及时报告。”

    “哟西。”徐锐欣然说,“那就先这样。”

    当下徐锐从中村俊办公室出来,却迎面遇到了影佐祯昭。

    影佐祯昭其实一直等在外面呢,看到徐锐出来,便立刻迎上前来,微笑说:“梁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影佐祯昭,是中村长官的副手,今后与你们和平促进会的工作接洽,也主要由我负责。”

    徐锐便也微笑说:“太桑,很荣幸能在你的领导下开展工作,另外呢,还请太桑放心,我们和平促进会一定不会辜负皇军的期望,一定会搞好淞沪地区的中日亲善工作,使上海成为模范治安区。”

    在这里,徐锐的姿态还是放得很低的。

    这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徐锐如果真的是汉奸,当然得讨好鬼子,现在玩的是无间道,那就更不能得罪日本人。

    影佐祯昭对徐锐的低姿态还是很满意的,尤其徐锐的假身份梁武义,更是一个嚣张跋扈的纨绔子弟,张啸林,上海滩地下势力之王,傅筱庵,维新政府的上海市长,说杀就杀了。

    所以,徐锐现在表现出来的低姿态就更难得,就让影佐祯昭十分受用,因为这完全符合影佐祯昭对中国人的心理定位。

    当下影佐祯昭微笑说道:“梁桑,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影佐祯昭确实有话要说。

    徐锐微笑说:“非常荣幸。”

    当下影佐祯昭在前面带路,带着徐锐来到他的办公室。

    进入办公室的一瞬间,徐锐便察觉到一侧的屏风后面躲了人,不过徐锐并不认为这是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因为徐锐还注意到,茶几上放有刚用过的茶具,显然应该是中村俊的客人。

    至于这人为什么要躲起来,多半是出于影佐祯昭的授意了,不过徐锐能感觉到,这人并没有恶意。

    请徐锐落座之后,影佐祯昭说道:“梁桑,你们东亚和平促进会的主要职责,当然是中日二国之间的亲善工作,尤其要处理好日本侨民与华人之间的纠纷。”

    徐锐不失时机的说道:“请太桑放心,我一定会全力保障日本侨民的利益。”

    “哟西。”影佐祯昭欣然点头,又说道,“对于梁桑对帝国以及皇军的忠诚,我绝不怀疑,不过今天找你,却不是为了这个,而是为了另外一件事情。”

    徐锐恭敬的说:“还请太桑示下。”

    “是这样的。”影佐祯昭整理了一下措辞,又对徐锐说道,“梁桑应该听说过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吧?”

    “哈依。”徐锐顿首说道,“在下虽然初到上海,但是对于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的大名,却已经是如雷贯耳了,请太桑放心,我们东亚和平促进会一定会以七十六号为榜样,全心全意替皇军办事。”

    “七十六号全心全意为皇军办事?”影佐祯昭摇了摇头,又说,“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今天我也就用不着特意找你谈话了。”

    徐锐默然,他知道这时候用不着说话。

    果不其然,影佐祯昭又接着说道:“梁桑,说来也不怕你笑话,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现在已经有些脱离皇军的控制了,或者说,皇军从来就没有对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实现过真正意义上的控制。”

    徐锐当然知道影佐祯昭说的是,七十六号借着替日本人办差的名头,暗地里却各种倒买倒卖、中饱私囊,只要你出得起钱,几乎就没有他们不敢做的事,死囚都敢调包。

    所以,上海的治安非但没有好转,反而急剧恶化了。

    不过徐锐装作不知道,讶然说道:“太桑,不能够吧?七十六号敢不听皇军的?反了他们了。”

    影佐祯昭说:“明面上他们当然不敢跟皇军作对,要不然皇军又岂会留着他们?但是私底下,七十六号的人却简直不像话,走私鸦片,帮助商家偷税漏税也就罢了,居然还敢拿皇军的要犯做交易,就在三天前,一个裁定枪决的军统要犯,居然被高价买走,七十六号居然找了个叫花子充数,还故意把脸打得血肉模糊,真以为皇军都是傻子?我只是不想拆穿他们,因为现阶段皇军还离不开他们。”

    话说到这,徐锐已经知道影佐祯昭想说什么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正打瞌睡呢,结果就送枕头来了。

    就算影佐祯昭不说,就算东亚和平促进会没有特务处的功能,徐锐也会想办法让这个和平促进会具备特务处的功能,至少是一部分功能。

    可是现在,不等徐锐想办法,甚至不等徐锐说话,影佐祯昭就自己提出来了。

    再没有比这更好的结果了,简直是心想事成啊。

    不过徐锐也知道,影佐祯昭此举主要还是为了给极司菲尔七十六号竖一个竞争对手,这样一来,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有了紧迫感,行事就要三思而后行了,至少不敢想现在这样乱来了。

    当然徐锐知道,他现在不能表现得太积极,不然影佐祯昭又该怀疑他是不是别有用心了,这样就会把原本简单的事弄复杂。

    当下徐锐便假惺惺的说道:“这么说来,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确实做的有些过分,可惜,这方面我们和平促进会恐怕是帮不上什么忙。”

    影佐祯昭摆了摆手说:“梁桑,你们中国有一句很有名的话,叫做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影佐祯昭也是素来不喜欢拐弯抹角,所以,我就有话直说了。”

    停顿了下,影佐祯昭接着说道:“你们和平促进会现在确实没有特务处,但是,并没有人规定你们和平促进会不允许组建特务处,不是吗?”

    “特务处?”徐锐心下狂喜,表面上却波澜不惊的说道,“这个不太好吧?而且,我们也没有足够的人手啊。”

    “这没有什么不好的,如果七十六号的人找你们麻烦,你就说是我允许你们组建的特务处,让他们有什么意见来找我。”影佐祯昭闷哼了一声,又说道,“至于人手,根本不是问题,三只脚的羊不好找,二条腿的人还不好找?在公共租界和法租界,国民军的溃兵、逃兵一抓一大把,不用给钱,只要给点吃的,他们就能够把命卖给你。”

    徐锐默然,影佐祯昭说的虽然难听,却都是实情,淞沪会战后,数以十万计的国民军伤员来不及撤离,全都滞留在了公共租界,后来上海彻底沦陷,与外界联系往来的正常通道被日军切断,这批伤员就一直留在了上海。

    再后来蔣委员长动用了军统的力量,转移了一部分伤愈的老兵出去,但是留下的更多,因为转移人员出上海,需要动用大量的资源,蔣委员长觉得这么做有些得不偿失。

    所以现在滞留在上海的伤愈老兵仍有数万之众,这部分老兵除了会打仗,并不会别的生活技能,所以生活得比较困难。

    也正因为这,影佐祯昭才会这么说。

    当下徐锐说:“要不然,我们就试试?”

    “不不,不能只是试试。”影佐祯昭说,“既然决定了要做,你就必须要做好。”

    “哈依。”徐锐便顿首说道,“既然太桑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梁武义如果还端着,那可就是不识抬举了,太桑放心,我们和平促进会一定把工作做好,绝不让皇军失望。”

    “哟西。”影佐祯昭欣然点头说,“梁桑,你的能力绝对没有问题,有你老叔在,你的忠诚也绝对没问题,所以,我很看好你。”

    徐锐微笑着说道:“承蒙太桑看得起,在下一定竭尽全力,不让我叔失望,不让皇军失望。”

    “哟西,那我和中村将军就拭目以待了。”影佐祯昭起身,过来拍拍徐锐肩膀,又说,“你们和平促进会未来半年的经费,总计一百万元,你现在就可以去财务处领取。”

    徐锐哈依一声,当下转身离开了影佐祯昭的办公室。

    徐锐前脚刚走,一个穿着和服,蹬着木屐的老者便从办公室右侧的屏风后面,踏踏踏的走了出来。

    影佐祯昭向着老者微微一顿首,问道:“加藤老师,你觉得这个梁武义怎么样?”

    老者沉声说:“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