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3章 招兵买马-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73章 招兵买马



    影佐祯昭明显对老者的回答有些不满意,皱眉又问道:“很强是有多强?”

    老者沉吟了片刻,说:“相当于柔道黑带,或者差不多剑道七段的水准吧。”

    “柔道黑带或者剑道七段么?”影佐祯昭闻言,脸上流露出略微失望的神色。

    老者发现了影佐祯昭表情的异样,便问道:“影佐君,你似乎很希望这个梁武义是个大高手似的,这是为何?就我们日本人的立场,不是应该希望每个中国人都是蠢猪,这样才更利于帝国对他们进行有效的统治?”

    影佐祯昭摇头说:“加藤老师,你的想法已经过时了。”

    停顿了下,影佐祯昭又说道:“中国太大了,中国人太多了,如果仅凭皇军,是管不了那么大的国土,那么多的人口的,所以,要想对中国实现有效的统治,最终还是得依靠中国人自己,所以,我建议加藤老师,今后剑道馆可以多招募些中国弟子。”

    “我会认真考虑影佐君你的意见。”老者神情肃穆的点点头,又问,“不过,影佐君你还是没有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影佐祯昭摇头说:“这只是一个荒唐的猜测。”

    “荒唐的猜测?”老者饶有光致的问道,“能否跟我说说呢?”

    “当然可以。”影佐祯昭点点头说,“我怀疑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梁武义,很可能是大梅山派来的奸细,甚至有可能是徐锐本人!所以我才会特意把加藤老师请过来,传闻加藤老师拥有一双鹰眼,能够在不与人交手的前提下就看穿对手的实力,我就是想通过加藤老师印证一一我的猜测,不过从加藤老师的判断,可知我的怀疑是错了,因为徐锐的实力绝对不止柔道黑带或者剑道七段的水准。”

    “影佐君,你说的徐锐或者击杀阿部刚毅的那个徐锐么?”老者凛然。

    “是的。”影佐祯昭凛然说,“除了这个徐锐,恐怕再无第二个徐锐了。”

    “这样的话,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梁武义绝非徐锐。”老者沉声说,“因为徐锐既然能击杀阿部刚毅,其实力就必定在柔道紫带或者剑道十段水准以上,而这个梁武义,虽然实力也很强悍,却离柔道紫带或者剑道十估有很大的距离。”

    “那我就放心了。”影佐祯昭说完,又自嘲的说道,“这也是我的职业习惯,总是怀疑一切,既便一个人的身份来历毫无问题,我也总是会产生一些非常之荒唐的联想,比如说这个梁武义,明明就是梁鸿志的侄子,我也还是无端怀疑。”

    老者说:“影佐君,这是你的缺点,但也是你的优点,正因此,帝国以及军方才会把你派到中村机关来工作,因为只有在这里,才能最大限度的发挥你的优点,这个梁武义,虽然不可能是徐锐,但仍可能跟大梅山有纠葛,老夫建议你继续追查。”

    “哈依。”影佐祯昭顿首说,“我会的。”

    (分割线)

    此时的徐锐,并不知道这些。

    跟影佐祯昭谈完话,徐锐又去中村机关的财务处领了经费,再回到华懋饭店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王沪生、柳眉、江南都在等着他呢,吴寒也来了。

    徐锐一进门,王沪生就急切的问道:“老徐,跟中村机关谈得怎么样?”

    徐锐嘿然说:“老王,皇帝还不差饿兵呢,你不给饭吃,总得让我喝口水吧?”

    旁边的柳眉便给徐锐倒了杯水。

    徐锐伸手接过,笑道:“还是叶书记人好,不像你老王,简直比他娘的地主老财还要地主老财,直恨不得我一刻不停的干活,饭不吃,水也别喝。”

    “你废什么话。”王沪生没好气道,“赶紧的,到底谈得咋样了?”

    “谈得非常好,好到超乎你的想象。”徐锐说,“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正打瞌睡呢,人就送枕头来了,这小鬼子就是送枕头的人。”

    王沪生立刻说:“这么说,事情成了?”

    “成了,小鬼子不仅同意了我当东亚和平促进会的会长,而且还给予了我们和平促进会组建特务处的权力。”徐锐说,“他奶奶的,敢情小鬼子早就对七十六号不满了,所以想把东亚和平促进会也打造成另外一个特务机构,然而再让两个特务机构公开打擂台,互相促进工作,小鬼子打的倒是好主意。”

    “哈哈,这可真是天助我也!”王沪生狠狠击节。

    旁边的柳眉、江南还有吴寒,也是个个神情振奋。

    因为这意味着三步走计划的第一步“站稳脚跟”已经顺利完成了!

    有了东亚和平促进会这个公开机构作掩护,我党领导的敌后抗日武装也就有了藏身之处了,再有了特务处这个身份,就更可以堂而皇之的发展武装力量了,长此以往,不出半年就能拉扯起一支上千人的武装。

    他娘的,又可以跟小鬼子好好的干一仗了!

    “对了,影佐这老鬼子还给了我们一百万。”徐锐说完,又从口袋里把那张价值一百万的支票拿出,不过这一百万并不是法币,而是汪伪政府刚刚发行不久的中储券,但是需要说明的是,中储券现在比法币还要更坚挺。

    王沪生接过支票,笑道:“这小鬼子可以呀,给了番号,还给人,就不知道当他们知道咱们是**武装之后,会气成个什么样?”

    “瞧你那熊样,这点小钱就乐成这样。”徐锐撇了撇嘴,又说道,“老王,叶书记,还有江南、吴医生,现在咱们得好好合计合计,接下来的工作怎么开展了,我简单的说一下我的思路,我是这么想的。”

    徐锐边说,边示意众人围坐到他旁边。

    王沪生等人便纷纷围坐过来,吴寒却站着。

    徐锐也没有强求,接着说道:“现在有了东亚和平促进会的身份掩护,日本人还给了我们组建特务处的权力,那么再接下来的第一步,就是招兵了,先把咱们失散在各处的武装人员都收拢回来,让他们都参加特务处的别动队。”

    王沪生说:“老徐,这个是不是应该慎重些?”

    “用不着。”徐锐摆摆手说道,“老王你也知道,这些人不是身经百战的老兵,就是久经考验的老党员,前两年,这么艰苦的条件、这么恶劣的环境他们都能够坚持下来,这个时候就更加没问题,你要对我们的同志有信心。”

    王沪生说:“我不是对我们的同志没信心,我只是担心我们的同志吃亏。”

    王沪生担心的确实是这个,打游击虽然条件艰苦,但因为是公开活动,无形中就少了许多顾忌,但是一旦加入特务处,成了秘密战线的特工,从此就要背负责任,有时候为了保守住秘密就需要付出更大的牺牲。

    比如柳眉,为了保守秘密,只能眼睁睁看着爱人负气离去。

    如果不是王沪生阴差阳错的又被调回到上海工作,两人很可能就此永远的错过。

    徐锐却说:“这个也用不着担心,咱们特务处的人要在上海滩横着走,今后只有咱们招惹别人,再没人敢来招惹咱们。”

    王沪生说:“行,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听你的。”

    徐锐说道:“好,那这项工作就由叶书记你负责,吴医生具体执行,因为你们俩是淞沪支队的老同志,这项工作交给你们最合适。”

    吴寒点头,柳眉却又说道:“徐司令员,正如您刚才所说,淞沪支队这些老同志、老革命觉悟没得说,他们就算是死,也绝不会出卖党和组织的秘密,但是我必须要说的是,淞沪支队剩下的老同志已经不多了,加起来也就二十来人,恐怕是不足以支撑起特务处这么一个庞大的机构的。”

    “叶书记提醒得好,这正是我要说的第二个问题。”徐锐说,“招兵买马!”

    “招兵买马?”王沪生说,“老徐你该不会是想要收编青帮的青皮流氓吧?”

    “青帮流氓?”徐锐说道,“老王你想多了,这些青帮流氓一身的臭毛病,不是吃喝嫖赌就是坑蒙拐骗,我除非脑子被驴踢了,才会想着把这些杂碎招收进革命队伍,也只有咱们的蒋委员长,才会招收青帮流氓组建武装打手队。”

    王沪生又问:“那你打算招收什么人?普通人可不行。”

    徐锐嘿然说:“老王你莫非忘了,淞沪会战结束之后,至少有十万国民军伤员滞留在上海公共租界以及法租界,到现在两年过去,就算有一部分伤员已经伤愈归队了,滞留在上海的国民军老兵也仍有数万之众!”

    “对哦,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王沪生猛一拍大腿,兴奋的说,“这么说,今后咱们的兵源都不成问题,参加淞沪会战的这些国民军老兵或是真正的老兵,绝不是三十二集团军的那些壮丁能比拟,那战术素养绝对没得挑。”

    柳眉也说道:“我也接触过几个国民军老兵,他们因为缺乏必要的谋生技能,大多只能靠出卖苦力维生,生活得比较艰幸,也因此有不少老兵走上了邪路,不过总体上,这些老兵还是值得争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