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5章 正当防卫-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75章 正当防卫



    “喀嚓。”

    随着徐锐一脚踏落,红头阿三的右上臂便立刻弯曲成一个诡异的角度,斯托克顿的眼睛立刻睁圆了,因为他很清楚人类的上臂是无法弯曲的,这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他从印度带来上海的这个仆人的胳膊已经折断了。

    下一刻,斯托克顿的胸际便被怒火所彻底的充满。

    该死的,你个卑贱的中国人居然敢弄伤我的仆人,简直就是不可饶恕!

    紧接着,斯托克顿便从抽屉里边拿出了左轮手枪,隔着宽大的办公桌,拿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徐锐,然后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

    斯托克托真开枪了,在他的观念里,杀个中国人,就跟杀只鸡差不多,反正他们英国人在公共租界有法外治权,所谓法外治权,就是在上海不用遵守中国的法律,也就是说,英国人杀了中国人也是白杀。

    只不过,这次斯托克顿却是失算了。

    就在斯托克顿扣下扳机的那一霎间,忽然之间眼前一花,刚刚还站在他办公桌前的那个中国人便已经不见身影,然后平的一声,从左轮手枪射出的子弹便打个空,击中了办公室大门边的墙壁,将墙上装饰的木板打裂了。

    斯托克顿骂句法克,正要掉转枪口重新寻找目标时,却已经没机会了。

    徐锐已经鬼魅般欺近到了斯托克顿的面前,再一伸手便攥住了斯托克顿持枪右手,然后稍稍一发力,斯托克顿便立刻杀猪般惨叫起来。

    “啊啊……”斯托克顿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嘴上却仍不肯认怂服软,“你这头该死的卑贱的******,赶紧拿开你的臭手,赶紧把你的爪子拿开,要不然我就要报警了,我们公共租界的巡捕房不会放过你,该死的。”

    “报警?”徐锐笑道,“好啊,赶紧报警啊。”

    说话间,又一个红头阿三匆匆冲进来,看到斯托克顿在那里啊啊叫的惨叫,那个红头阿三便立刻挥舞着手中警棍冲了过来,试图解救他的主人,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主人却忽然凄厉的惨叫起来:“报警,快报警!”

    红头阿三来自于印度的锡克族,素来以忠诚而著称。

    主人让他报警,红头阿三便立刻返身跑出办公室报警去了,徐锐也不阻止,反而一手攥着斯托克托的手腕,顺势坐了下来,斯托克顿因为手腕被拿住,便只能跟着矮下身,以一种极其屈辱的姿势跪倒在徐锐的脚下。

    片刻后,外面便响起了尖啸的哨子声。

    紧接着,十几个荷枪实弹的中国籍巡捕便冲了进来。

    看到大马金刀坐在办公桌后边的徐锐,十几个中国籍巡捕便立刻变了脸色,尼妹,怎么又是这个公子哥儿?这可是把上海滩之王张啸林,还有上海市长傅筱庵都当成鸡来杀的狠角色儿,又岂是他们这些个小小的巡捕能够招惹的?

    尤其是,当他们看清楚跪在徐锐脚下的斯托克顿之后,这十几个中国籍巡捕就更加不敢轻举妄动了,梁家二少连英国人都不放在眼里,要杀他们,还不跟拍死只苍蝇似的?他们家里可是上有老下有小,犯不着把性命丢在这里。

    那个红头阿三不知就里,还在那大喊大叫:“喂,你们几个,还不赶紧把那个坏人给抓起来?那个坏人欺负了我的主人,他必须得为此负责,我要求你们立刻抓人,立刻把那个该死的坏蛋抓起来,快把他抓起来……”

    十几个中国籍巡捕却是置若罔闻,站在那里没动,甚至不愿意拿枪口指向徐锐,因为他们对那天晚上发生的那一幕记忆深刻,眼前的梁二少,不仅身手过人,枪法更出众,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玩枪,那不是寿星公吃砒霜,活腻歪了么?

    “你们几个来得正好。”徐锐笑着说,“正好给我做个人证。”

    说完,徐锐又一脚将斯托克顿刚才扔在地上的左轮手枪踢到了十几个巡捕面前,接着说道:“刚才这个英国佬想要开枪杀我来着,我这属于是正当防卫,等会英国人来了,你们得替我作证,我是正当防卫,我是无辜的。”

    徐锐一边说,一边右手五指稍稍发力,十几个巡捕还有那个红头阿三便立刻听到一阵清脆的骨胳碎裂声,喀嚓嚓,下一刻,跪倒在地的斯托克斯便越发凄厉的惨叫起来,敢情他的右手腕骨已经被徐锐捏碎。

    “我这真是正当防卫。”徐锐却还不罢手,一边笑着一边继续用左手在斯托克顿的右手上臂、小臂、手掌、手指逐一捏过,然后是左手,徐锐左手所过处,喀嚓喀嚓的骨骼碎裂声便不绝于耳,斯托克顿的惨叫声先是变得极高亢,继而又沉寂下来,到最后甚至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嘶嘶的声响,就像落入猎人陷阱的小兔子。

    在场的那十几个中国籍巡捕看得脸皮直抽搐,尼妹哟,你这明明是行凶伤人,又哪是什么正当防卫?不过说真的,能够这样修理英国人,老子身为中国人也是与有荣焉,因为这些英国佬是真的傲慢,是真不拿我们中国人当人哪!

    那个红头阿三倒是真的忠心,见状便又挥舞着警棍冲上前想要解救他的主人,却被地瓜一记鞭腿抽翻在地,地瓜的功夫,除了逃命的轻功之外,别的本事都是稀松平常,但是用来对付区区一个红头阿三却是绰绰有余。

    片刻后,斯托克顿的双臂以及十根手指就全被捏碎。

    可怜的英国佬,剧痛之下已经是大小便失禁,整个办公室都充满了屎尿恶臭,那十几个巡捕却不敢拿手掩一下鼻子,也不敢离开,更不敢干涉,只能傻站在那里干瞪眼,眼睁睁的看着徐锐行凶伤人,将斯托克斯打成重伤。

    就这还没有完,徐锐将斯托克顿的胳膊以及十根手指全部捏碎,然后才放手,斯托克顿便立刻瘫倒在地上,像狗一样大口的喘息。

    徐锐又俯下身,俯视着斯托克顿眼睛,微笑着说道:“斯托克顿先生,现在,我们能坐下来好好聊聊了吗?”

    看着徐锐笑脸,斯托克顿脑子里立刻浮现起一个词:撒旦的微笑!这个该死的中国佬一定是魔鬼撒旦转世!

    心里这样想着,可是斯托克顿的脸上却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艰难点头,不点头不行啊,如果不点头,斯托克顿有理由担心,这个撒旦的转世者真有可能把他全身的每一根骨头都一节节的捏碎,这个可真是太可怕了。

    “这样才对嘛,这样才是英伦绅士嘛。”徐锐嘿嘿一笑,又说道,“那么现在,咱们再来讨论一下关于百老汇大厦的产权转让问题。”

    “百老汇大厦?产权转让?”斯托克顿呜咽说,“哦不,那是非卖品!”

    “非卖品?不,不不不不,斯托克顿先生,请您相信我,这世界上除了信仰,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出卖的,有些时候,甚至连信仰都可以用来出卖。”徐锐微笑着说道,“十字军东征期间,你们基督教徒为了保命,就曾经假装改信******教,然后在回到欧洲之后重新信奉基督教?所以,就没有什么是不可出卖的,何况是一栋大楼?”

    “问题是,现在是战乱期间,房产价格下跌得非常厉害,根本卖不出好价格。”斯托克顿急得快哭了,“我如果这时候卖掉百老汇大厦,甚至连成本都收不回来,你知道,为了这栋百老汇大厦,单单是设计费就花了我五万英镑。”

    徐锐笑道:“那是你的事,我只问你,百老汇大厦卖不卖?”

    “我不卖。”斯托克顿把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我是不会卖的。”

    “那好吧。”徐锐也不急,微笑着说,“看起来,斯托克顿先生,我们又得就刚才你持枪行凶的事,好好的说道说道了,由于你是持枪行凶,所以我有权正当防卫,那现在,我说不得又要正当防卫一下了,呵呵。”

    斯托克斯的脸皮抖了两下,正当防卫就是正当防卫,还有一下两下的?

    不过很快,斯托克顿就知道徐锐说的正当防卫一下,是个什么意思了。

    因为徐锐说完之后,便用脚踩住了斯托克顿的右脚,然后稍稍一发力,包括斯托克顿本人在内,办公室里的所有人便又听到了一阵清脆的骨骼碎裂声,喀嚓喀嚓,却原来,斯托克顿的右脚大脚趾已经被碾碎了。

    斯托克顿便再次从喉咙里发出嗬嗬的轻微呻吟,他已经没力气惨叫了。

    旁边的十几个中国籍巡捕则纷纷吞下一口唾沫,不约而同的在心里想,这梁家二少也真是嚣张到一定的境界了,这斯托克顿可是业广地产公司总经理,斯托克顿在上海的影响力虽然不及傅筱庵和张啸林,可他是英国人啊!

    英国人在上海历来高人一等,就连蒋委员长见了英国人都得毕恭毕敬,可是这个梁二少却真不拿英国人当人啊!嚣张到这个程度,也真没谁了,就不知道,最后怎么收场?梁二少这回还能像上次那样全身而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