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8章 鲇鱼效应-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78章 鲇鱼效应



    徐锐微笑说:“你没疯,我更没疯。”

    “你没有疯?”王沪生叫道,“这么说是真的?”

    “那还有假?”徐锐一边说,一边将关于百老汇大厦的产权转让的协议书拿了出来,王沪生劈手夺过去,看完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柳眉和江南看过协议书之后,也是满脸的难以置信。

    柳眉自从大学毕业便一直在上海滩当卧底,江南也曾经在上海滩工作多年,她们对坐落在百老汇路顶端的百老江大厦都不陌生,也很清楚这样一栋大厦的价值有多大,所以她们怎么也是无法想象,徐锐能以四千法币价格买下。

    好半天之后,王沪生才终于从巨大的震惊中回过神,然后怪叫说:“老徐,你这岂不是巧取豪夺、强买强卖?你这完全是地主恶霸的无良做派,你这个恶霸。”

    “这怎么能一样?”江南说道,“地主恶霸欺负的是我们自己的同胞,但是阿锐欺负的却是英国人,要不然就是像张啸林、傅筱庵那样的大汉奸,我们的同胞都是无辜,但是像张啸林这样的大汉奸却都是死有余辜,所以,阿锐不是恶霸,而是英雄,是大英雄。”

    王沪生便有些尴尬,他平时跟徐锐打闹惯了,不过江南接触不多,还不熟悉他跟徐锐间的相处方式,所以才会闹这种乌龙,当下赶紧转移话题说:“这么说,我们很快就可以进入百老汇大厦办公了?东亚和平促进会也很快就可以挂牌了?”

    徐锐说:“我已经跟中村机关交接好了,只要人员到位,明天一早就能搬进去,但是东亚和平促进会的挂牌还要再等几天。”

    稍稍停顿了一下,徐锐又问道:“对了,人员招募得怎么样了?”

    负责召集地下党员以及淞沪支队残部的柳眉立刻回答说:“潜伏在市区的地下党员已经全部到位了,至于原本隐藏在郊区的淞沪支队的那部份官兵,吴寒已经前去接应了,因为距离相对较远,可能需要明天才能够赶过来。”

    点点头,徐锐又问江南:“国民军老兵呢?”

    江南说:“招募了差不多有五十多个老兵吧,这两天就能过来报到。”

    “不错嘛,才一天功夫就招募到了五十多人。”徐锐便立刻伸手揽住江南的纤腰,又当着王沪生和柳眉的面在江南粉嫩的俏脸上亲了口,笑道,“这个是对你的工作的奖励,等到了晚上还另外有奖赏,嘿嘿。”

    江南妩媚的轻剜了徐锐一眼,嗔道:“要死啦,政委和叶主任还在呢。”

    “老王还有老叶又不是外人。”徐锐掠了王沪生一眼,笑道,“再说了,他们俩什么样的仗阵没经历过,还能够在乎这个?”

    王沪生说:“老徐你少扯上我,我跟你可不同。”

    柳眉也说:“就是,我们家老王才不像司令员你这么花心呢。”

    “听见没。”江南伸手在徐锐腰上轻轻掐了下,嗔道,“都说你花心呢。”

    徐锐捉住江南小手,又笑着对王沪生和柳眉说:“哟,这么快就夫唱妇随上了?老王可以呀,要不然教教我呗?”

    “教教你?”王沪生没好气道,“教你什么?”

    徐锐笑道:“教我怎么当一个合格的隔壁老王。”

    “当一个合格的隔壁老王?”王沪生茫然,“这都哪跟哪啊?”

    王沪生又不是从半个多世纪后穿越过来的,又哪晓得隔壁老王又是几个意思?

    徐锐不着痕迹的调侃了王沪生一句,又说:“走,今晚我请客,咱们去全上海滩最好的湘菜馆搓一顿。”

    “还搓啊?”王沪生觉得自从来到上海后,每天都是吃香的喝辣的,出门有豪车,入则住国际大饭店,这生活奢侈得他都有些迷糊了,同时心里也有些负疚感,广大敌后根据地有多少同志连饭都吃不上呢,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徐锐知道王沪生心里是怎么想的,劝解说:“老王,你不必有负疚感,这个就叫做分工不同,咱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当好卧底,就我个人而言,就是当好梁武义这个纨绔子弟,至于你呢,就是当好梁家二少的狗头军师,像这样的人物,生活怎么能够俭朴?出则豪车、住则宾馆,食则大饭店这是必须有的排场。”

    “那也应该尽量低调。”王沪生说,“张啸林的那些徒子徒孙可没消停,这几天一直有来历不明的青皮流氓在华懋饭店附近的街上转悠,我怀疑他们是青帮的眼线,没准青帮的人正策划怎么给张啸林报仇呢。”

    “尽管让他们策划去,身为男儿自当横行,难道我还会在意区区青帮?”徐锐嘿然一笑又紧接着说道,“更何况,就算他们不来找我,早晚我也会去找他们青帮,因为青帮将是我选定的第一个祭旗对象。”

    王沪生说:“你要拿青帮开刀祭旗?”

    徐锐反问:“还有比青帮更合适的对象吗?”

    王沪生闻言默然了,放眼整个上海,还真没有比青帮更合适的祭旗对象了。

    无论是八路军还是新四军的工作队,每新到一地,要想站稳脚跟,总要拿当地民愤最大的土豪劣绅或会道门组织作为祭旗对象,因为镇压了这些土豪劣绅或者会道门组织之后,就能够获得老百姓的支持,有了百姓支持,才能真正算得上是站稳脚跟,要不然,就连最基本的吃饭穿衣都解决不了,更别提抗战了。

    而青帮在上海滩是十分声名狼藉的,可以说是民愤极大。

    就算是口碑最好的杜月笙,手上也不知道沾了多少老百姓的鲜血,而且杜月笙还公然贩卖鸦片、祸害同胞,简直就是恶贯满盈!其余诸如像张啸林、黄金荣这样子的青帮大佬,就更加不用多说,一个个全都是死有余辜!

    所以,还真没有比青帮更合适的祭旗对象。

    王沪生沉默了,徐锐又说:“走,吃饭去。”

    当下徐锐一行四人离了华懋饭店,驱车直奔西藏路上的香辣居而来。

    徐锐的大奔才刚刚离开华懋饭店,在附近街面上转悠的十几个青皮流氓便立刻将徐锐离开华懋饭店的消息报告给各自的上线,这些青皮流氓并不只有青帮的人,还有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派过来盯梢的眼线。

    没多久,七十六号就得到了消息。

    “主任,刚得到消息,梁武义这小霸王已经离开了华懋饭店。”吴世宝敲开门走进李士群的办公室,点头哈腰说,“主任您看,要不要把这消息透露给青帮方面,然后暗示青帮方面的人出手,杀了梁武义?”

    “透露消息给青帮?”李士群摇头说道,“阿宝,你也太小觑青帮了,当你得到消息的时候,青帮的人只怕也已经得到消息了。”停顿了下,李士群又接着说道,“不过,我料定青帮的人绝不敢轻举妄动。”

    “青帮的人不敢轻举妄动?”吴世宝说,“不能吧?”

    嗯了口唾沫,吴世宝又说:“梁武义就只有一辆车,连司机兼保镖外加师爷,还有他自己的相好以及师爷姘头,总共也只有五个人,青帮只需要一个枪手一挺花机关枪,如果找到合适的机会,只需要一个弹夹,就能把梁武义打成筛子。”

    “都对,阿宝你说的全对。”李士群说,“但是青帮的人还是不敢下手。”

    “为啥?”吴世宝茫然道,“难道张啸林的徒子徒孙就不想给张啸林报仇了?”

    李士群说道:“他们当然想报仇了,但是他们不能不考虑日本人的态度,除非日本人同意他们报仇,否则他们就绝对不敢动手。”

    “日本人?”吴世宝说道,“主任,你说日本人为什么这么护着梁武义?就因为梁武义的叔叔梁鸿志?梁鸿志好像也没这么大面子。”

    “梁鸿志当然没有这么大的面子。”李士群阴阴一笑,狞声说,“日本人之所以这么护着梁武义,那是因为日本人对我们不满,从梁武义身上看到了取代我们七十六号的希望,就算梁武义取代不了我们七十六号,也至少要拿梁武义当鲇鱼。”

    “鲇鱼?”吴世宝茫然道,“什么鲇鱼,我怎么听不太明白呢?”

    李士群便伸手在吴世宝脑门上敲了一记,骂道:“阿宝你个蠢货,真应该多读书,居然连鲇鱼的典故都不知道。”

    吴世宝却也不着恼,只是很憨厚的一笑。

    李士群没好气的说:“关于鲇鱼的典故是这样的,以前有个鱼贩,从沿海地区贩鱼去内地售卖,因为路途遥远,鱼儿长时间呆在水里没动弹,就因为缺氧窒息而死了,后来鱼贩子往鱼桶里放了几尾鲇鱼,鲇鱼是鱼类当中的肉食品种,素以吃鱼为生,在鲇鱼的驱赶下,桶里的鱼儿开始拼命逃跑,结果到了地头后还活蹦乱跳。”

    吴世宝挠挠头说道:“主任我明白了,梁武义是那鲇鱼,而我们就是那鱼。”

    “你个小赤佬。”李士群又在吴世宝脑袋轻轻的敲了下,笑骂道,“也没有蠢到家么,居然还知道我们七十六号就是那桶里的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