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9章 马王爷-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79章 马王爷



    顿了顿,李士群又阴阴的说道:“不过,日本人想要拿梁武义这条鲇鱼来刺激咱们,逼咱们动起来,拼死拼活给他们卖命,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嘿嘿。”

    吴世宝小声问道:“主任,日本人是不是对咱们七十六号不满意了?”

    李士群瞪了吴世宝一眼,骂道:“我刚说你还没有蠢到家,却马上又问出这种没有水准的问题,咱们七十六号自打成立那天起,正经事没干成几件,私贩大烟、投机倒把、私纵犯人的事却一样没少干,换成你是日本人,能对七十六号满意?”

    吴世宝挠了挠头,嘿嘿笑道:“我要是日本人,直接就让主任你担任上海市长,再以咱们极司菲尔七十六号为班底组建警察局,今后整个上海都得咱们说了算,那大烟馆、码头什么的都得向咱们上税,你说那该有多爽?”

    “你个小赤佬,想的还挺美。”李士群笑骂了一句,又说,“只可惜,这终究只是幻想而已,日本人不会委任我为上海市的市长,更不会以咱们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为班底组建警察局,事实上日本人对咱们已经很不满了。”

    吴世宝皱眉说:“可是,日本人没道理对咱们不满哪。”

    哼了声,李士群沉声说:“应该是上次咱们暗中释放王天木的事情,让影佐祯昭这个老鬼子知道了,所以对咱们产生了看法了。”

    李士群对吴世宝所说的王天木,是军统上海区的副区长,半个月前,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王天木落入了七十六号的手里,李士群亲自审讯了三天,一无所获,李士群原本决定将王天木处死,但是军统方面却忽然派人来接洽说,愿意出高价买王天木一条命,李士群起了贪念便让吴世宝找了个乞丐掉了包,将那个乞丐当成王天木执行了枪决,真正的王天木却以五万法币的价格卖给了军统。

    从李士群的立场,这么做不要太正常,老子背着汉奸的骂名投靠你们日本人,可不就是为的钱财么?现在五万法币摆在老子面前,老子为什么不要?至于王天木是军统还是**的人,关老子什么鸟事?老子只认钱!

    如果事情不败露,这件事情也就这么过去了。

    但偏偏,日本人又找来了一个梁武义,不但要让梁武义接替张啸林担任东亚和平促进会的下任会长,而且还要在东亚和平促进会的名下增加一个特务处!尼妹,已经有了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和平促进会还搞什么特务处?

    日本人这不是明摆着让他们七十六号跟和平促进会打擂台么?

    李士群素来多疑,便立刻想到,会不会是私纵王天木的事情败露了?然后导致日本人不满,才会整出这些事?

    李士群其实只是有些怀疑而已,吴世宝听了却是瞬间三魂丢了七魄。

    事实上,吴世宝早就被影佐祯昭收买,王天木的事就是吴世宝告的密,此刻见李士群怀疑王天木的事情败露,立刻变得紧张起来,吴世宝对于李士群的心机和手段是很清楚的,一旦让李士群知道他暗中跟日本人有所勾结,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主任,不能够吧。”吴世宝小声说,“王天木的事办得挺隐秘的呀。”

    李士群摆了摆手说:“你没有听说过,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王天木的事情办得再是隐秘,也难保不会被人发现。”

    吴世宝咽了口唾沫,干巴巴说:“可是,可是……”

    “算了,不说这个。”好在李士群并无意在这件事情上过多纠缠下去,很快就又把话题转回到了梁武义的身上,狞声说道,“但是,日本人想扶持梁武义来跟咱们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打擂台,却也没有那么的容易。”

    吴世宝松了一口气,小声问道:“主任,你打算怎么做?”

    李士群阴阴的说道:“青帮的人怕是指望不上,说不得,只能我们助推一把了。”

    “嘶,主任你是说?”吴世宝倒吸了一口冷气,低声说,“让我们的人冒充青帮的人干掉梁武义,然后再嫁祸到青帮头上?”

    “对,就该这么干!”李士群狞声说道,“总之,绝不能让梁武义把和平促进会名下的特务处组建起来,要不然,咱们七十六号的好日子就该到头了!至于梁武义被杀后,日本人的滔天怒火,就由青帮的人来承受吧。”

    “主任高明。”吴世宝竖了一下大拇指,又问,“不过这梁武义可不是个善茬,我们恐怕还得多派几个人……”

    “放屁!”李士群立刻打断吴世宝道,“这种事情,参与的人越多越容易走露风声,你是不是巴不得日本人知道这事是咱们干的?”

    “啊不。”吴世宝赶紧摇手,“主任,我不是这个意思。”

    “谅你也不敢有这个想法。”李士群闷哼了一声,又说,“这种事情,人越多就越不容易保密,所以只能够派一个人去。”

    吴世宝说道:“可是一个人未必杀得了梁武义呀。”

    “未必。”李士群阴阴的说,“阿宝,你忘了那个人么?”

    “那个人?”吴世宝闻言先是一愣,遂即倒吸了一口冷气,失声说,“主任你是说,请马王爷出手?”

    顿了顿,吴世宝又接着说道:“可是,这马王爷要价奇高啊!”

    “钱不是问题。”李士群嘴上说钱不是问题,可脸上的表情却明显流露出肉疼之色,又紧接着说道,“只要能够杀掉梁武义,铲除和平促进会特务处的这个威胁,花再大价钱,也是完全值得,今后也会有机会挣回来。”

    “明白。”吴世宝重重的点头。

    (分割线)

    法租界,一条阴暗的小巷子里,有一栋破败的小楼。

    吴世宝的吉普车开到小巷子口,就再没法往里边开,便只能够下了车,步行往里走,刚走了没两步,便啪叽一声踩到了一个污水坑,飞溅起的污水立刻弄脏了刚换上的白西裤,吴世宝立刻咒骂一声,却还得继续往巷子里走。

    一直走到巷尾,吴世宝面前出现了一扇半掩着的破木门。

    “壳壳壳。”吴世宝捏着鼻子,忍着恶臭,伸手用力敲门。

    “门没关。”很快,一个沙哑的声音便从破败的木门内传了出来。

    吴世宝便伸手轻轻推开木门,门一推开,便有一股阴风从门内钻出来,吴世宝便立刻激泠泠打个冷颤,感觉就跟六月大夏天掉进了冰窟窿里边,冷得直哆嗦,再抬起头往前看,便看到天井后边,幽暗的堂屋里隐隐有个身影。

    吴世宝已经来过这里两次了,知道这个身影便是马王爷。

    当下吴世宝便抱拳作揖说道:“马王爷,想托你老人家杀一个人。”

    “可以呀。”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透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森冷意味,“只不过,我出手的价格可是不低,还有我的规矩素来是先收钱再杀人,钱可曾准备好了?”

    吴世宝回头一招手,便有两个特务拎着两口皮箱子走进来,又将皮箱子搁在污水横流的天井里,打开,里边却是一沓沓法币。

    吴世宝指着两箱子法币说道:“整整五千法币,一分不少!”

    “很抱歉,法币贬值得厉害,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个价钱了。”沙哑的声音又道,“现在价钱是两万法币,或者一千块美金。”

    吴世宝明显已经预料到了这种情形,再一挥手,便又有两个特务拎着两口皮箱子大步走了进来,再将皮箱子放到天井里,打开,里边又是一沓沓法币。

    沙哑的声音便再一次的响起:“目标照片留下,你们可以走了。”

    吴世宝却没有走,沉声说道:“马王爷,我还有个额外的条件。”

    沙哑的声音又说:“你说。”

    吴世宝沉声说道:“杀人之后,还要制造出是青帮的人报仇的假象。”

    “可以。”沙哑的声音非常干脆的说道,“不过,还得另外再加钱,五百块美金,这部份加价我只收美金,不收法币。”

    “可以。”吴世宝爽快的从上衣口袋取出皮夹,从里边取出十张五十面额的美钞,放到了其中一口皮箱子上面,然后又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照片放到美钞上面,做完这些之后,吴世宝转身就走,逃也似的离开了这条地狱般的小巷。

    在吴世宝他们离开之后没多久,一条瘦削的身影便从小楼的暗影中缓缓的走出来。

    从暗影中走出来的男子看起来大约三十来岁,看着瘦削,却不是那种真正的瘦削,而是精瘦的瘦削,一看就是经过长时间的艰苦的锻炼,还有男子身上穿的,也是一件已经洗得发了白的卡其布老式军装。

    男子验过四口皮箱子里的法币,再点清美钞,最后才小心的收起皮箱子上的照片,轻轻的摩挲着照面上的男子,默默的说:“抱歉,为了谢长官和孤军营的四百兄弟,说不得只能让你当个屈死的冤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