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2章 收服-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82章 收服



    叶铭虽然决定了要在水中干掉徐锐,却并没有立刻付诸行动,因为现在距离岸边还不够远,如果一击不能得手,就有可能吓走目标人物,出于这个考虑,叶铭并没有立放动手,而是保持一定速度,不疾不徐的往江心游。

    叶铭不着急,徐锐自然更不会着急,就那样不疾不徐的跟着。

    很快,两人便一前一后来到了江心,看看时机已经差不多了,叶铭便立刻翻身掉头,以最快的速度向着徐锐游过来,正好有一艘美军的大型巡洋舰开过,舰艏劈开江水形成的波涛小山一样推过来,使得叶铭的速度更快。

    顺便说一句,叶铭其实也想用手枪干掉对手,可惜的是,在刚才的长时间的追逐中,他随身携带的那支勃郎宁手枪,已经打光全部子弹,所以现在他只能够用短刀去解决对手,而庆幸的是,对手也没子弹了,也同样擎出了短刀。

    看着杀手兜头游了回来,徐锐便立刻咧开嘴笑了,不错!

    很快,叶铭便游到了徐锐面前,借着美军巡洋舰形成的波涛,叶铭再以脚奋力踩水,整个人竟如海豚般从水中窜出,然后一刀向着徐锐恶狠狠的刺下来。

    扑面的波涛严重影响了徐锐的视线,但是徐锐仍然凭借敏锐的六识将叶铭牢牢锁定,电光石火间,徐锐猛然一侧身,叶铭的短刀便已经贴着徐锐的脸颊滑过,下一刻,徐锐闪电般探出左手,一把就攥住了叶铭持刀右手。

    接着,徐锐反手一刀抹向叶铭咽喉。

    徐锐这一刀可没有留手,而是全力施为。

    换个身手差点或者水性稍差的,直接就被抹喉了,叶铭终究还算是个高手,水性也是在水准之上,于间不容发之际猛的一侧身,终于险之又险的躲过了徐锐的这一刀,不仅躲过了徐锐的刀,而且顺势挣脱了徐锐的铁爪。

    挣脱之后,叶铭便一个猛子扎进了浑浊的江水中。

    刚才的交手虽然只一合,时间也是极其短暂,但是叶铭却已经从刚才的交手中发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这个事实是,他远非目标的对手!所以,一击未能得手之后,叶铭便立刻萌生了退意,一个猛子扎进了黄浦江深处。

    黄浦江的江水浑浊不堪,难以视物,再加上有军舰通行,产生巨大的噪音,所以根本就无从追踪,根据以往的经验,只要逃进江水深处,再在水面之下泅渡一段距离,就可以顺利的摆脱对手了,这一下泅渡,叶铭足足泅出了百米开外。

    几次换气,叶铭便已经横渡黄浦江,来到浦东上岸。

    浑身湿嗒嗒的从江水中爬起来,叶铭长出了一口气,回想刚才与目标人物的追逐,以及在江中的交手,叶铭犹自不寒而栗,这究竟是个怎样的怪物?他可是杀手之王马王爷,却居然反过来被目标人物追得跟狗一样,这话说出去谁又能相信?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终于还是摆脱了这煞星,谢天谢地。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完全陌生的声音却忽然间响起:“你是不是觉得,已经摆脱了我的追踪了呢?”

    这年轻人自然就是徐锐了,浑浊的黄浦江水确实无法视物,往来军舰的噪音也确实会对听力造成极大的干扰,但是徐锐除了视觉以及听觉之外,还有嗅觉、触觉、味觉再加上丰富的追踪经验,追踪锁定叶铭根本就小菜一碟。

    “什么?!”叶铭勃然色变,急回头看时,便看到离他不到十米远的江边,站着一个健硕的年轻人,年轻人跟他一样也是浑身都湿透,看到叶铭看过来,年轻人甚至还冲着他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整齐漂亮的白齿。

    “我艹!”发现这年轻人就是目标人物后,叶铭再没第二句话,发一声喊,转身就向着不远处的竹林拔腿狂奔,那速度,简直快得跟野兔似的,只是可惜,无论多快,都始终无法摆脱目标人物,目标人物就跟影子似的始终跟在他身后。

    头也不回,叶铭往前一直跑,一直跑,一直跑到快要断气。

    回头一看,却发现目标人物始终像影子一样跟在自己身后。

    意识到怎么也无法摆脱之后,叶铭便果断的停下来不跑了。

    “再跑啊,接着跑,快跑啊。”徐锐慢腾腾的追上来,笑着说道,“再跑啊,怎么不跑了呢,我还没有跑过瘾呢。”

    “不跑了。”叶铭摆了摆手,然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喘息着说,“快来吧,过来杀了我吧,我的这条命已经是你的了。”

    叶铭倒是也算光棍,跑吧跑不掉,打吧又打不过,左右是个死,又何必费尽八啦的跑个半死,然后还要被追上给干掉,多累?

    “杀你?”徐锐笑着说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杀你?”

    “不杀我?”叶铭闻言愣了一下,又说,“不杀我你追我干什么?你有病啊?还是说你喜欢男人?而且喜欢的还是我种男人?”

    “嘎?”徐锐闻言险些没有被噎死。

    好半天后,徐锐终于回过神来,说:“老子都险些成了你的枪下亡魂,难道还不该追上来问个明白么?就算是死,你也得让我当个明白鬼吧?”

    “这不还是要我命么。”叶铭哂然说,“来吧,杀了我吧。”

    “这怎么能是一回事。”徐锐没好气的道,“你就那么想死?”

    “白痴才想死。”叶铭冷然说,“但是行有行规,干我们这行,就算是死也不能透露雇主半点信息,所以说,你还是直接杀了我更加的干脆。”

    “搞得来很有行业节操的样子。”徐锐哂然说道,“其实就算你不说,我也大概能猜到是谁雇的你,想取我性命的,无非就是青帮还有七十六号两家,但是青帮的那些流氓借他们天胆也不敢对我下手,所以,只可能是七十六号的人。”

    叶铭心说猜的可真准,嘴上却说:“这是你说的,我可什么都没说。”

    “你说不说我都知道。”徐锐说道,“我只是可惜了你这么一条汉子,为了七十六号的一群狗汉奸,为了保守一个不值得保守的秘密,却要搭上自己的一条性命,值么?”

    叶铭闻言默然,因为他忽然发现,目标人物说的好有道理,他竟然无从反驳。

    徐锐接着说道:“人无信,则不立,但是信义再重能有民族大义更重?如果一个日本人对你有恩,他让你知恩图报残杀自己的同胞,你也下得了手么?”

    “呸!”叶铭吐了口浓痰,作色说,“畜牲才会对自己的同胞下手。”

    “说的好,畜牲才会对自己的同胞下手。”徐锐鼓掌笑道,“那么,你现在再信守承诺替汉奸保守秘密,岂不就是跟畜牲一般无二了?”

    “我……”叶铭扁了扁嘴,闷闷的说道,“你刚才不已经猜到了,又何必我多说?”

    “我猜是我猜,你说归你说,这是两码事。”徐锐微笑说,“那啥,不自我介绍下?”

    “我跟你又不熟,凭什么自报家门?”叶铭**的说道,“别以为你说了几句大道理我就会相信你,鬼知道你又是什么来路?”

    “那我就自我介绍一下。”徐锐冲叶铭伸出右手,微笑着说道,“梁武义,大汉奸梁鸿志的侄子,目前忝为东亚和平促进会的会长,不久的将来还要组建一个特务处,其功能基本与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相同,这恐怕也是七十六号出高价雇你来暗杀我的原因。”

    叶铭的表情立刻冷下来,冷冷的说道:“闹了这半天,原来你才是畜牲啊。”

    徐锐却也不着恼,又说:“刚才忘说了,梁武义只是我的掩护身份,我的真实身份是**苏皖军区下属淞沪军分区的司令员,徐锐。”

    “徐锐?”叶铭皱眉说,“这名字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片刻后,叶铭大叫起来:“我想起来了,新四军大梅山军分区的司令员就叫徐锐,这可是个狠角色,光是鬼子的将官就杀了十几个,你不要跟我说,你就是那个徐锐?”

    徐锐微笑着说道:“如果这世上没有第二个大梅山军分区,我想我就是那个徐锐,应该不可能再有第二个徐锐了吧?”

    “你真的是徐锐?”叶铭倒吸了一口冷气,又凛然说道,“你真的好大的胆子呢,你就不怕我去向鬼子告密?你杀了那么多鬼子将官,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鬼子一定做梦都想着取你的人头,对不对?”

    徐锐说:“问题是,你不会去告密。”

    叶铭说:“你就那么肯定我不会向鬼子告密?”

    “没错,我就这么肯定。”徐锐微微一笑说,“一个在逃命途中都不忘保护老百姓,一个宁可自己死,也绝不愿意伤及无辜的国民军老兵,又怎么可能出卖自己的同胞,而去向日本鬼子告密呢?老兵,你说呢?”

    叶铭凛然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国民军老兵?”

    徐锐微微一笑,又说道:“因为你从头到脚,都透着当兵的气息,你看你,就坐着都把身板挺得这么笔直,傻瓜都知道你是当兵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