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5章 上门寻仇-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85章 上门寻仇



    “你不懂。”谢元摇头说,“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是,我是不懂。”叶铭激动的说,“我只知道,当初是国民政府做的保证,说只要我们放下武器,撤到租界,就可以安全离开上海并归建,可最后呢?最后我们真缴械了,也进入到租界了,可英国佬却翻脸不认人了,国民政府也不管我们了。”

    “这个事很复杂。”谢元叹息一声,说道,“国民政府和蒋委员长也不是真不管,而是考虑到英国政府的反应,所以才暂时选择了隐忍……”

    “隐忍隐忍隐忍,总是隐忍。”谢元的神情变得越发的激动,大声说,“难道我们就不能堂堂正正的做一回人?难道我们的政府就不能够硬气一回,扯开嗓子跟英国佬说声,你个狗曰的,先把孤军营给老子放回来?”

    “你小点声。”谢元皱眉说道,“国际政冶不是过家家,没那么容易。”

    “我不懂什么国际政治。”叶铭的声音小下来,语气却变得越发坚定,“我只知道,国民政府不能把我们孤军营救出去,或者他们是有办法的,却不愿意这么做,但是人家**就愿意,也有办法把我们救出去,而且我还知道,孤军营的弟兄早就不想再呆在这里了,他们每个人都盼着能够重新回到战场上打小日本子!”

    谢元便立刻沉默了,因为叶铭说的全是实情,孤军营的四百多弟兄,无时无刻不盼望着能够逃离这个孤岛囚笼,重新回到战场上打鬼子,哪怕下一秒就会牺牲,孤军营的这四百多号弟兄们也是在所不惜。

    这时候,那个白俄雇佣兵回到了探视室,以生硬的中国话说道:“时间到了。”

    叶铭一边起身,一边对谢元说道:“营座,你一定要把我的意思传达给所有弟兄,然后问问弟兄们的意思,我下午再来看你。”

    谢元也跟着起身,默默的点了点头。

    谢元一回到操场,营副杨瑞和几个连长便立刻围了上来,不过看到谢元两手空空,众人脸上便露出失望之色。

    杨瑞扫了眼转身走远的白俄雇佣兵,问道:“营座,谁啊?”

    谢元还没有多刚才的情绪中走出来,皱着眉头说道:“是叶副官。”

    “叶铭?”杨瑞闻言顿时眼前一亮,又问,“这小子又干了票大的?”

    “不是。”谢元摇了摇头,又抬头从杨瑞和五个连长身上扫过,说,“叶副官给我们带来了一个消息,说是**的人愿意把我们从这里救出去。”

    “真的?”

    “太好了!”

    “他娘的,早盼着这天了!”

    “盼星星盼月亮,可算是盼到这天了!”

    “狗曰的,终于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

    杨瑞和五个连长闻言,顿时间群情激愤。

    谢元却叹息一声,说:“不过人家还有个条件。”

    杨瑞闻言愣了下,问:“还有条件?什么条件?”

    谢元说:“人家**的条件就是,脱困之后,我们得受人家的指挥。”

    “姥姥。”杨瑞生气的道,“这不是要收编我们么?**好大的胃口。”

    一连长石长庆却不以为然的说道:“收编就收编,依我看,跟了**也没啥不好,早就听说人家**是真抗日。”

    二连长吴亮也说:“就是,反正我是不想在这鬼地方呆了。”

    三连长丁文豹、机枪连长秦刚还有平射炮连连长毕宪成也是纷纷点头,这让谢元感到有些意外,五个连长,居然是同声赞成,不过再转念一想,谢元也就释然了,任谁被国民政府遗弃在这里不闻不问两年时间,都会对国民政府绝望的。

    营副杨瑞犹豫了一下之后也说道:“营座,其实受**指挥也没啥,但是我们绝不接受整编,最起码不能打散我们的建制。”

    “对,这是必须的。”五个连长纷纷点头。

    “行,既然大家的意见已经统一,那就这样。”谢元点点头,又说道,“等下午叶副官过来了,我就跟他说清楚。”

    (分割线)

    与此同时,徐锐来到了七十六号。

    徐锐干吗来了?当然是报仇来了。

    如果不是商量营救孤军营的事情,徐锐昨晚上就过来找麻烦了。

    别人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徐锐从来都是疯子报仇,从早到晚。

    李士群高价雇佣暗杀大王马王爷来暗杀他,他又岂能不回敬他?

    而且,徐锐还要通过对李士群的报复,更加强化他的纨绔子弟形象。

    公然上门寻仇,这也完全符合梁家二少这么个纨绔子弟的一贯作风。

    徐锐非常清楚,他现在的身份是梁家二少,越是高调行事就越容易迷惑人,因为按照正常的逻辑,所有的间谍特工都会谨慎行事,天底下就没一个间谍敢于如此高调,所以,小日本完全不可能想到,梁家二少竟然是间谍。

    出于这个考虑,徐锐决定公然上门找李士群的麻烦,而且不怕把事情闹大。

    徐锐乘车的这辆豪华大奔现在几乎成了上海最有名的汽车,远远的看到徐锐的奔驰轿车过来,守在七十六号大门口的特务便赶紧搬开路障,立马放行,现在就连白痴都知道梁二少是日本人眼面前的红人,有谁敢拦他?

    徐锐乘坐的奔驰轿车便长驱直入,径直闯进七十六号院子。

    不过这个时候,也早有人把梁二少到来的消息报给李士群。

    听说徐锐来了七十六号,李士群的脸色立刻就变了,第一反应就是打开抽屉,找他的勃朗宁手枪,可是手才刚一摸到枪把子,李士群的动作便僵在那里,连凶名昭著的马王爷都不是梁武义的对手,他又怎可能是对手?

    何况,梁武义若真死在七十六号,日本人岂能饶他?

    现在就是傻瓜都知道,梁武义可是日本人的大红人!

    李士群也是刚刚听说,中村机关不仅是委任梁武义为东亚和平促进会的会长,甚至还给了梁武义一百万元的经费,要知道当初他们七十六号刚刚成立时,日本人只是给了十几条破枪加一千发子弹,人比人真能气死人。

    不过,这也越发让李士群意识到,他在日本人心目中的份量,完全没法跟梁武义这个纨绔子弟比,所以,梁武义如果真的死在了他们七十六号,暴怒的日本人甚至有可能把他李士群的皮都给剥了。

    想通这一层,李士群便赶紧又把手枪塞回到抽屉里,然后匆匆带人出迎,而且李士群还特意把机要处的两个交际花都叫上了。

    这两个交际花一个叫柳尼娜,一个钮美波,都是绝色大美人。

    徐锐的轿车才刚刚在院子里停稳,七十六号的主任李默村还有副主任李士群,便已经带着手下的几个处长还有两个漂亮的交际花匆匆迎了上来,李士群因为心虚,所以脸上的笑容就显得格外的谄媚,简直跟雏菊似的。

    “嗳呀呀呀呀,这是什么风把二少您吹到我们七十六号来了?”李士群抢着上前来,跟个门童似的拉开了汽车的后车门,又拿手遮住了车门的上沿,谄媚的笑着说道,“二少,您小心着些,可千万别撞着了。”

    徐锐钻出车门,只是从鼻孔里闷哼了一声,连正眼都没看李士群一眼。

    身为梁家二少,身为东亚和平促会的会长,身为宰杀了张啸林和傅筱庵却毫发无损的上海滩新一代猛人王,梁二少是完全有资格无视李士群的,至少表面上如此,面对着梁二少这样的猛人,甚至连丁默村这个名义上的七十六号主任也得点头哈腰赔小心。

    “二少。”丁默村还有几个处长也纷纷点头哈腰,两朵交际花更是满脸堆笑迎上来,一左一右挎住徐锐的两条胳膊,拿她们鼓腾腾的****直往徐锐的胳膊上面蹭,你还真别说,连徐锐也必须承认这两朵交际花都长的挺不赖的。

    徐锐冲丁默村轻轻颔首,再跟刚下车的地瓜使个眼色。

    地瓜便赶紧从公文包里掏出一盒古巴雪茄,不过这回,不等地瓜动手,柳尼娜和钮美波这两朵交际花便已经抢上前,殷勤的拿小剪刀剪开吸入端,又替徐锐点燃,徐锐自然也摆足了纨绔子弟的做派,双手在柳尼娜和钮美波身上就没停过,末了还深吸了一口烟,再往柳尼娜的娇靥上叶了一个大烟圈,柳尼娜也不生气,只是娇娇怯怯的说声讨厌,那一对鼓腾腾的****却挨得徐锐更加的紧了。

    李士群就显得很尴尬了,整个人还保持着手遮车门的姿势,一时间收也不是,不敢更不是,脸上的神情更是青一阵、白一阵,丁默村心里虽然对梁武义的纨绔做派不爽,但是看到李士群吃瘪,却又暗爽不已。

    片刻后,李士群有些讪讪的收手,转身欲走。

    不管怎么说,李士群都是七十六号的副主任,好歹也算得上一号人物,如有可能,李士群当然还是愿意改善跟梁武义的关系,但现在看上去已经明显没有可能了,李士群便也不想再在梁武义身上浪费时间和精力,又何必拿自己热脸贴人家冷屁股,是吧?

    然而,李士群才刚刚转过身,徐锐便冷然说:“我让你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