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6章 暴打李士群-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86章 暴打李士群



    徐锐的这一声我让你走了吗,却把李士群给弄懵了。

    我让你走了吗?这什么语气?这完全是上司对下属的语气!

    李士群一时间竟然有些反应不过来,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七十六号真成了东亚和平促进会的下属机构,而他李士群也变成了梁武义的下属,可是下一刻,李士群便猛然反应过来,尼妹哟,老子根本不是你的下属好吧?

    不过李士群还是不敢跟梁武义公然撕破脸,当下干笑一声说:“那啥,二少见谅,我手头还有一个案子急需处理,所以暂且先告辞了。”

    说完,不等徐锐许可,李士群转身就要离开。

    然而,李士群才刚往前跨出一步,一个身影便拦在了他面前。

    却是地瓜,地瓜脚下只一个滑步,便已经挡住了李士群去路。

    看到地瓜挡住去路,李士群脸上的表情便有些僵,刘子尘等一干李士群的心腹手下也有些懵,不过没人敢掏枪,都说人的名,树的影,梁家二少的名声实在是太响了,能够把青帮大佬张啸林当成猪狗一样宰杀的狠人,他们岂敢招惹?

    虽说这里是七十六号,是他们的老巢,可他们还是不敢掏枪。

    因为梁二少可不只是梁二少本人,他背后还站着行政院长梁鸿志和日本人,梁鸿志也就罢了,可是日本人却是他们七十六号的大老板,如果杀了梁武义,如果把日本人得罪了,还能够有他们的好果子吃吗?

    所以,明知道地瓜的举动很过分,却没人敢掏枪。

    李士群也是不敢发作,只是回头阴阴的看着徐锐,问:“二少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徐锐噗的吐出一个烟圈,一把推开几乎黏在他身上的交际花,然后大步走到李士群面前,徐锐身高一米八出头,李士群身高只有一米六,长得又瘦又小,所以徐锐需要低下头,才能够直视李士群的眼睛。

    徐锐俯视着李士群的眼睛,狞声问:“我还要问问李主任你,你是什么意思?”

    李士群脸上的肌肉莫名的抽搐了下,强自镇定说:“我不明白二少你在说什么。”

    “不明白?”徐锐哂然说,“不,李主任你很明白,你非常明白我说的是什么。”

    李士群的脸肌再次抽搐了两下,说:“非常抱歉,我真不知道二少你在说什么。”

    到这时候,李士群心里也清楚,马王爷的事情多半是东窗事发了,也清楚今天的事情已经没办法善了,当下也变强硬起来,这毕竟是在七十六号,是在他李士群的老巢,李士群不相信梁武义敢拿他怎么样,他也没有这本事。

    需知七十六号的几百特务也不是吃素的。

    徐锐笑道:“看来不给李士群一点儿提示,你恐怕是想不起来了。”

    李士群闷哼一声,刚要针锋相对的说几句狠话,却忽然看到梁武义的手探过来,看到梁武义探手,李士群本能的想要躲,却没能躲开,等到李士群反应过来,却发现他的衣襟已经被梁武义劈胸给揪住了,而且勒得他气都喘不过来。

    徐锐劈胸揪住李士群的衣襟,然后不由分说扇了李士群一记耳光。

    “啪!”这一声清脆的耳光声,立刻响彻了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的大院。

    霎那间,整个院子便变得死一般的寂静,包括李士群本人在内,七十六号所有人都傻在那里,李士群懵了,丁默村懵了,刘子尘和一起出迎的几个处长还有柳尼娜、钮美波这两朵交际花也全都懵了,这什么情况?

    老天爷,这里可是在七十六号,李士群可是七十六号的副主任!

    就算是日本人,也未必敢在七十六号扇李士群这副主任的耳光,梁武义他就敢?

    这也太嚣张了,这也未免太过嚣张了吧?梁武义这个纨绔子弟,还真是嚣张啊!

    事实上,不仅是七十六号的人,就连王沪生和田言都感到十分吃惊,他们想到了徐锐会找李士群的麻烦,但是在他们想来,徐锐顶多也就言语上刺李士群几下,却万没有想到徐锐居然敢在这里动手扇李士群的耳光。

    然而事情还没有完,徐锐紧接着又左右开弓连扇李士群十几记耳光。

    “啪啪啪啪啪……”清脆的耳光声便在七十六号的院子里连续响起。

    直到这个时候,刘子尘这个李士群的铁杆心腹才终于如梦方醒,当即掏出驳壳枪对准了徐锐,然后大叫道:“住手,住手!”

    然而,徐锐对此却是视而不见,继续在那里狂扇李士群的耳光。

    一边扇耳光,徐锐一边还数落:“让你找杀手,让你找杀手……”

    李士群一开始还挺着,可这会却实在是忍不住,开始杀猪般惨叫起来。

    李士群一边发出杀猪般的惨叫,一边大声呼救:“阿尘,阿坤,你们这群蠢货,你们还愣着干吗,快给我杀了他,给我杀了梁武义这混蛋,杀了他,给我杀了他,啊啊啊,疼死我了,啊啊,妈呀疼死我了,嗳妈呀……”

    然而,刘子尘等七十六号的特务却根本不敢开枪,只敢在那大声恐吓。

    如果换成别人,面对着几十个特务的枪口,也就屈服了,可徐锐却根本不理会,只是一巴掌接着一巴掌扇到李士群的脸上,不到片刻,李士群的一张脸就已经肿成了猪头,得亏徐锐留了手,不然一巴掌就能够拍死,那就不是肿起来这么简单了。

    (分割线)

    中村机关,影佐祯昭的办公室。

    尽管委任梁武义为东亚和平促进会会长的委任状已经下发了,甚至一百万元的活动经费也已经下发了,但是影佐祯昭却并没有排除对梁武义的怀疑,这个也是影佐祯昭作为一个特工的职业习惯,在做任何决定之前,总是会本能的怀疑一切,既便是在做出决定之后,也仍然会通过多种渠道求证自己的怀疑。

    对梁武义,影佐祯昭也同样有一个客观而又全面的评估。

    不过现在,这个评估已经接近尾声,即将要做出结论了。

    河本亮太将厚厚的一摞评估报告递给影佐祯昭,顿首说:“大佐阁下,根据情报机关经多种渠道搜集的资料,再加上特务机关的专业评估,现在已基本可以确定,梁武义为军统或者**奸细的可能性,可以说微乎其微。”

    影佐祯昭皱眉说:“做出这个评估的理由是什么?”

    河本亮太顿首说:“详细的理由都在评估报告里,卑职只说简单的一点,如果梁武义真是军统或者**奸细,那么他的行事就绝对不可能像现在这样高调而又张扬,作为奸细或者说卧底,最重要就是低调,不引人注意。”

    影佐祯昭微微的颔首,正要说话时,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忽然间响了起来。

    影佐祯昭皱了下眉头,伸手抓起电话筒,然后对着话筒说道:“麻西麻西?”

    电话那头立刻传来一个略显惶急的声音:“大佐阁下,这里是驻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宪兵小队的,刚刚东亚和平促进会会长梁武义找上李士群,双方爆发了严重冲突,局面随时都有失控的可能,卑职请求机关总部紧急增援。”

    “纳尼?梁武义跑到七十六号找李士群的麻烦去了?这个公子哥真会胡闹!”影佐祯昭闻言先一愣,遂即气急败坏的对电话那头的宪兵小队长小池说道,“小池君,你先想办法稳住他们两个,千万别让他们打起来,我马上就到!”

    说完了,影佐祯昭便啪的挂断电话,然后转过身就往外面走。

    河本亮太跟着往外走,一边问:“大佐阁下,是否需要通知驻军?”

    “不用。”影佐祯昭摆了摆手,说道,“我谅他们也没胆子把事情闹大。”

    “哈依。”河本亮太猛一顿首,又道,“那么,关于梁武义的评估报告……”

    影佐祯昭一边往外走,一边不耐烦的说:“梁武义的评估报告我就不看了,你刚才说的在理,如果他真的是奸细,那么他的行事就绝不可能像现在这样高调而又张扬,更加不可能公然跑到七十六号去寻李士群的麻烦,所以,就此封档吧。”

    “哈依。”河本亮太重重顿首,说,“卑职明白了。”

    (分割线)

    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徐锐仍在持续对李士群施暴。

    七十六号的一百多个特务将整个院子挤得水泄不通,一百多枝驳壳枪或者勃朗宁手枪的黑洞洞的枪口,全都瞄准了徐锐,可徐锐却是视而不见,兀自挥动蒲扇般大手,一下又一下的扇在李士群的脸上,李士群已经惨叫得嗓子都快哑了。

    徐锐是真的有恃无恐,不仅仅是因为日本人的缘故,更因为他对自己的身手有信心,如果有必要的话,他甚至于敢在这个时候出手杀了李士群,不过考虑到留着李士群这个狗汉奸还有一定作用,所以徐锐暂时还不想杀他。

    “狗东西,还敢狡辩!”徐锐无视四周黑洞洞的枪口,继续往李士群脸上狂扇耳光,一边则连声怒骂,“居然找马王爷暗杀本少爷,这次要不是本少爷命大,险些就小命玩完,既然你敢做初一,那就不要怨本少爷做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