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7章 小事化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87章 小事化了



    影佐祯昭匆匆赶到七十六号,正好看到徐锐暴打李士群的一幕。

    跟随影佐祯昭一起赶过来的,还有中村机关下属一个宪兵中队,这些鬼子一冲进七十六号的大院,便立刻挥起三八大盖,不由分说便砸向七十六号的特务,一时间,七十六号的特务便被打得哭爹喊娘、抱头鼠窜。

    很快,整个院子里便变得空空荡荡的。

    鬼子宪兵还在院子四周架起了重机枪,虎视眈眈的瞄准七十六号的特务。

    看鬼子这副架势,七十六号的特务但有任何轻举妄动,便会立刻招致无情的打击,一看到这架势,七十六号的特务都在各自心里骂娘,狗曰的小日本鬼子,真他娘的偏心眼,合着我们七十六号就是后娘养的,和平促进会才是亲娘养的。

    徐锐却无视鬼子的到来,兀自往李士群脸上扇耳光。

    “住手,梁桑,快住手!”影佐祯昭连喊了好几声,都没能够制止徐锐。

    直到影佐祯昭冲到面前,徐锐才心有不甘的松开手,临了还照着李士群的小腹部狠狠的踹了一脚头,李士群便立刻呜咽一声抱着腹部蹲在地上,疼得气都喘不上,一张原本已经肿成猪头的脸,顷刻变得蜡黄。

    “梁桑,你真是太过分了!”

    这一下,连影佐祯昭脸上都有些挂不住了。

    不过生气归生气,影佐祯昭的心下却也越发的肯定,梁武义绝对不可能是军统、中统或者**奸细,这天底下哪儿有这么嚣张的奸细?

    影佐祯昭挡在李士群面前,阴沉着脸说道:“梁桑,你做的太过分了。”

    “过分?”徐锐冷然说道,“大佐阁下,你为什么不问问李士群对我做了什么?这王八蛋居然出高价******来暗杀我!而且雇的还是暗杀大王马王爷,这次要不是我命大,下车时候慢了半秒,这会只怕早就是死人一个了!”

    影佐祯昭闻言脸色便一沉,扭头问李士群:“李桑,梁桑说的是真的吗?”

    如果李士群真的雇了暗杀大王马王爷去暗杀梁武义,那事情的性质可就严重了,因为对友军下手,无论在哪个国家、哪个阵营都是大忌,一旦扩散,那是会严重动摇军心的,所以一旦查实,就必须予以严惩。

    李士群当然不会也不敢承认,赶紧矢口否认:“大佐阁下明鉴,根本就没有这事,像梁会长这样的年轻俊彦,我讨好他都来不及,又怎么可能******杀他?这根本不可能嘛,这中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李某是真的冤枉哪。”

    影佐祯昭又扭头问徐锐:“梁桑,你可有证据?”

    “证据当然没有。”徐锐理直气壮的道,“我要是有证据,那就不只是打他一顿这么简单了,我早就把李士群这狗才给干掉了。”停顿了下,徐锐又接着说道,“不过我敢肯定,这事就是李士群干的,除了他绝没有别人。”

    徐锐这么说,也完全符合梁武义这纨绔子弟的形象,霸道、蛮不讲理,只是凭着内心的怀疑就肆意妄为。

    影佐祯昭闻言脸色便立刻黑下来,沉声说道:“梁桑,这么说你根本就没有凭据,只是有所怀疑,然后你就跑到七十六号来,把李桑打了一顿?梁桑,你难道就不觉得,这么做太过于霸道,太过于蛮不讲理吗?”

    徐锐哼声说:“但是除了李士群,绝对没有第二个人敢******来杀我。”

    “怎么没有。”李士群小声反驳,“张啸林的那些徒子徒孙就完全有可能。”

    说这些话时,李士群难免有些心虚,因为这里有不少人知道马王爷就是他请的,如果影佐祯昭真要追查,很容易就能够查出来,李士群可不认为刘子尘和他的手下能够扛得住中村机关的全套酷刑。

    反正李士群自己是无论如何熬不住那些酷刑的。

    “张啸林的徒子徒孙?借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是不敢。”徐锐闷哼一声,又说,“总之这件事,就是你李士群干的,本少爷就找你!”

    “这,二少这是不讲理呀。”李士群哭丧着脸说道。

    虽然在心里恨梁武义要死,可李士群却只敢装可怜,不装可怜不行哪,李士群是真担心梁武义这二货一怒之下杀了他,从今天这件事,再结合之前杀张啸林和傅筱庵的事情,梁武义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愣头青哪,做出什么事情都有可能。

    “讲理?本少爷从来就不知道理字怎么写。”徐锐将纨绔子弟的嘴脸摆足了,又说,“总之本少爷就认定你了,今天你要不给我个交待,这事就不算完。”

    “大佐阁下,你可得给我做主啊。”李士群只能向影佐祯昭求助。

    影佐祯昭是专业特工出身,察颜观色能力堪称一流,从李士群的表情和语气他已经基本猜到是怎么回事,但是这件事情就是一笔烂账,真要追查下去,整个极司菲尔七十六号都会被弄得鸡飞狗跳,甚至直接土崩瓦解,这绝不是影佐祯昭想看到的。

    影佐祯昭的初衷不是要扶持和平促进会取代七十六号,而是要通过扶持和平促进会刺激七十六号,如果真把七十六号弄垮了,谁又敢保证和平促进会不会成为第二个七十六号?尤其是梁武义还是这么一个嚣张的性格,没准比李士群更不靠谱。

    所以,刺杀梁武义的事情绝不能追查下去,这事必须淡化处理。

    当下影佐祯昭扭头对梁武义说道:“梁桑,凡事都要讲证据,既然你没有证据,就不能证明这事是李桑做的,所以,不如给我个面子,今天这事就算了?”

    说完,影佐祯昭又对李士群说道:“李桑,梁桑今天的行为虽然过分了些,但也是因为事出有因,他遇了刺,受到惊吓了嘛,所以你也就不要再追究了,看在我的面子上,两位就此握手言和,怎么样?”

    看到影佐祯昭这么充当和事佬,丁默村和七十六号的几个处长当场就傻了。

    尼妹哟,拉偏架也不带这样的,这也偏得太明显了吧?我们李主任都让梁武义这公子哥打成猪头了,最后却落个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对梁武义甚至连一点处罚都没?哪怕是连训斥几句也是一概没有?这么做也太偏心眼了吧?

    然而,李士群做贼心虚,却不敢再提过多的要求了。

    当下李士群嗫嚅着说道:“大佐阁下你都这么说了,那就这么算了呗。”

    影佐祯昭又把目光转向徐锐,问道:“梁桑,你呢?给我一个面子呗。”

    “大佐阁下的面子必须得给。”徐锐点点头,目光又越过影佐祯昭落在李士群脸上,恶狠狠的说,“不过你给我小心着点,今后千万别落我手里,要不然,嘿嘿。”

    嘿嘿是个什么意思,徐锐没说,但是李士群却听懂了,当即打了个冷颤。

    李士群是七十六号的头子不假,杀人如麻这个也不假,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不怕死,事实上李士群也非常怕死,甚至比一般人更加怕死,所以面对徐锐的死亡威胁,李士群做不到淡定从容,因为他知道,梁武义是真的敢杀他啊。

    “走!”徐锐一挥手,转身上车,然后扬长去了。

    负责警戒的鬼子宪兵也没有阻拦,当即予以放行。

    (分割线)

    回过头再说影佐祯昭。

    待徐锐上车离开之后,影佐祯昭又对李士群说道:“李桑,现在梁桑已经走了,有些话我就明说了,你不用否认,马王爷肯定是你雇的对吧?这事我就不再追究了,我也可以保证梁桑绝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但是,你记住,下不为例。”

    “哈依。”李士群这一次没有再否认,点头哈腰说,“下不为例,一定下不为例。”

    影佐祯昭先打了李士群一棒,马上又给了一颗甜枣,接着说道:“李桑,虽然我同意和平促进会组建一个特务处,但是你不必有什么多余想法,皇军对你们七十六号在最近这段时间的工作,还是很满意的,希望你们再接再励再创辉煌。”

    “哈依。”李士群继续点头哈腰,“我们一定竭尽全力替皇军效劳。”

    李士群因为点头太起劲,不小心牵动嘴角伤口,便疼的嘶的吸了口冷气。

    影佐祯昭看看李士群已经快要肿成猪头的脑袋,嘴角抽了抽,然后说道:“李桑,快去医务室包扎下吧,可千万别落下残疾。”

    “哈依。”李士群向着影佐祯昭又深鞠了一躬,这才转身直奔医务室而去。

    五分钟之后,等李士群包扎好伤口从医务室里出来,却发现影佐祯昭和中村机关的宪兵中队早已经撤了。

    刘子尘迎上前来,点头哈腰的说:“主任,你没事吧?”

    按照正常的节奏,刘子尘作为李士群的铁杆心腹,这个时候果断的应该说,主任,要不要我把特务一大队还有二大队的弟兄召集起来,然后杀奔百老汇大厦,咱们干死狗曰的梁武义,给您老人家报仇?

    只不过,刘子尘实在没胆子这么说。

    刘子尘害怕呀,万一李士群点个头,到时候他是召集弟兄呢,还是不召集?召集齐特务一大队和二大队的弟兄后,是去百老汇大厦呢,还是不去?这是个要命的问题,刘子尘自度是不敢去的,所以索性就不提这话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