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9章 侦察敌情-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89章 侦察敌情



    在百老汇大厦跟江南、王沪生一起吃过中饭,三人又分头行事,江南继续寻找失散在租界的国民军老兵,王沪生带人地毯式的搜索身材、长相跟梁武义相似的人,徐锐则带着地瓜驱车直奔公共租界的西区而来。

    中国的近代史就是一部屈辱史,而上海的租界就是这部屈辱史的注脚。

    公共租界虽然名义上是个整体,但是实际上还是有着十分明显的壁垒。

    比如原本属于公共租界的杨浦、虹口两区是日本区,在淞沪会战之后,这两个区已经从公共租界独立出去,划入上海华界,名义上交由维新政府上海特别市政府管辖,但实际上整个上海市都得由日本人说了算。

    公共租界西区则是意大利租界,不仅有意大利军队驻守,而且巡捕房的高级巡捕也由意大利人担任,甚至各个市政机构的领导人都由意大利人把控,华人只能充当基层公务人员或者低级巡捕,更毫无人权可言。

    进入西区没多久,便发现了意大利驻军的军营。

    意大利驻军的军营是座独立的钢筋混凝土大楼,大楼的四周用铁栅栏与外界隔离,铁栅栏内有操场,大约一个排的意大利军队正在操场上进行操练,操场的正北面就是大门,大门两侧有街垒,街垒后面架了一挺捷克式轻机枪。

    只不过,街垒后面总共也只有两个意大利士兵。

    看得出,意大利军队的守备可以说是非常松懈。

    很显然,德意日三国即将组建轴心同盟的事实,严重削弱了意大利驻军的警惕心,道理是明摆着的,意大利都快要和日本、德国缔结同盟,日军又怎可能在这时候进犯租界?就算是日军真的进犯租界,也绝对不可能进攻意大利区。

    所以说,意大利军队的松懈也是完全能理解的。

    地瓜将轿车停在意大利驻军营地斜对面的街边,一边透过车窗观察着意军的营地,一边对坐在后座的徐锐说:“司令员,意大利鬼子的守备很松懈啊?”

    “松懈难道不好么?”徐锐笑着说道,“正好方便我们行事。”

    地瓜嘿嘿一笑,说:“就这情况,不用司令员你出手,我和老田两个人就能把这一个排的意大利鬼子全部干掉。”

    “一个排?”徐锐摇摇头说,“地瓜你错了,意大利驻军不止一个排,有一个连!”

    “一个连?”地瓜讶然说道,“不能够啊,操场上列队的满打满算也就四十多人,这分明就是一个排,哪来一个连的人?”

    徐锐说道:“你看到的只是在外面操练的,还有躲在大楼里边没出来的。”

    “是吗?”地瓜抬头看了眼前方的六层大楼,不解的问道,“司令员,你怎么就能肯定这军营里驻扎着一个连的意大利军队?”

    “观察,要多注意观察一些细节。”徐锐说道,“你再看看。”

    地瓜闻言便真的开始仔细的观察,片刻之后兴奋的叫起来:“我知道了,司令员我知道了,刚才那个中国厨子用板车推进军营的一车疏菜,差不多够一个连的人吃,所以军营里驻扎的意大利军队应该是一个连,对吧?”

    “行啊。”徐锐拍了下地瓜的脑袋,笑道,“有长进啊。”

    地瓜嘿嘿两声,谄媚的说:“还不是因为司令员教导的好。”

    徐锐笑着说道:“你这拍马屁的本事我可没有教过你,你从哪里学来的?”

    “我没拍马屁。”地瓜轻哼了一声,义正词严的说道,“我说的都是事实。”

    “行行,你说的都是事实。”徐锐笑笑,又接着说道,“开到四周去转转,顺便再研究一下行动路线。”

    地瓜哦了一声,当即发动了车子。

    地瓜驾驶着奔车车在意大利驻军营地四周转了两圈,才拐进了一条小巷,沿着这条小巷往前开了没有多远,便来到了羁押孤军营的监狱,羁押孤军营的监狱其实也是军营,而且还是之前意大利驻军驻扎的营地,只不过后来楼房造好了,意大利驻军就搬进了条件更好的六层公寓大楼,而之前的军营便废弃了。

    孤军营退入租界之后,遭到美英驻军强制解除武装,然后就被押送到租界西区的这处废弃军营里看管起来。

    汽车从废弃军营的围墙外面开过,隐隐约约可以听到里边传出的号子声,显然,孤军营将士正在里边操练。

    徐锐让地瓜把轿车停泊在街道边,然后找到了附近的一处制高点,这处制高点是一座自来水塔,徐锐让地瓜守住水塔的入口,然后敏捷如狸猫般攀上了水塔。

    上到水塔之后,徐锐发现上边的视野非常好,可以将整个军营一览无遗。

    从水塔上居高临下往下看,可以清楚的看到,孤军营的四百多将士都在操场上,正在一丝不苟的练习队列,整个方阵,共分为前后九排,每排四十余人,很容易就能数清,从孤军营将士的队列情况及精神面貌,可以看出来保持得相当不错。

    看来正如历史上所记载的,孤军营的军事训练并未落下。

    徐锐暗自点头,只要孤军营将士的军事训练没落下就好。

    孤军营的正式番号是国民军革命军第八十八师所属第五二四团的第一营,可说是精锐中的精锐,这两年间,只要军事训练没有落下,那么这就仍是一支可用的部队,只要给他们提供全套的武器装备,拉到战场上就能打硬仗。

    徐锐又着重观察了废弃军营的守备情况,发现守卫废弃军营的守卫只有半个排,从军装的样式,应该是英**队而不是意大利军队,此外还有大约十几个白俄籍的雇佣兵,这十几个白俄籍雇佣兵应该是英**队雇佣的打手。

    再接着,徐锐又仔细观察了军营的四周,并且画成草图。

    将近傍晚时分,徐锐已经获得了他想要得要的所有情报,当即便转身下了水塔。

    回到百老汇大厦吃过晚饭,徐锐便把王沪生、江南、柳眉还有吴寒召集到一起,开始部署行动方案。

    为了更好的掩护身份,柳眉并没有离开百乐门,而是仍旧在百乐门当舞女,不过现在已经没人再敢去骚扰柳眉了,因为现在整个上海滩都知道,柳眉是梁二少身边的那个王姓师爷的相好,王姓师爷不可怕,但是梁二少却真没人敢招惹。

    徐锐首先问道:“老王,我让你找的替身找着了吗?”

    “找到了两个。”王沪生说,“具体哪个合适,你自己定。”

    “行,回头我看看。”徐锐点点头,又将白天时在水塔上画成的草图拿出来,然后指着草图说道,“我跟地瓜已经将孤军营以及意大利军营周围的大街小巷都给走遍了,再结合我们的情况,我拟定了这么一个行动方案。”

    江南、柳眉、吴寒还有王沪生的表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

    徐锐又说道:“经过侦察发现,意大利军队的守备比想象中还要更加的松懈,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先集中全力解救孤军营,等到解救出孤军营之后,再借助孤军营之力一举占领意大利军营,夺取意大利军队的武器装备。”

    王沪生问道:“这么做,时间上来得及吗?”

    “来得及。”徐锐答道,“正常情况,最多五分钟我们就能干掉孤军营的守卫,然后再有十几分钟,就可以带着孤军营抄近路赶到意大利军队的驻地,而这么短的时间内,外围的小鬼子绝对不可能得到消息并且做出反应,所以我们仍然会有足够的时间撤出市区。”

    停顿了下,徐锐又说:“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可以在行动开始之前首先摧毁租界西区的供电系统,使得租界西区的照明、通讯陷入瘫痪。”

    “行。”王沪生点头说,“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徐锐又说:“这次的行动不用太多人,就我和地瓜、吴寒参与行动,老王你和叶书记还有江南不参加,叶书记最好还去百乐门,老王你还得再去一趟七十六号,把七十六号的那两朵交际花带到百老汇大厦供梁二少淫乐。”

    江南和柳眉闻言不自禁的蹙紧了秀眉。

    对于徐锐的这个替身计,柳眉和江南都是有看法的。

    王沪生闻言便有些尴尬:“老徐,真有这个必要么?”

    “有必要!”徐锐却严肃的说道,“老王,你千万不要小看影佐祯昭,这个老鬼子是专业特工出身,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既便是有影子打掩护,我们也绝对不能掉以轻心,老话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谨慎一些总是没错的。”

    “好吧。”王沪生只能点头,“我等会就去七十六号。”

    “那行,散会。”徐锐说完,又让地瓜把那两个替身带到他办公室。

    不一片,两个替身就被带到了徐锐的办公室,别说,这两个替身无论是身高、体型还是长相都跟徐锐易容之后的梁武义有七八分像,不熟悉的,还真就未必分辩得出来,不过这说的只是形象,气势上跟徐锐那就差得太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