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0章 交际花-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90章 交际花



    徐锐从两个人中选了一个各方面更像梁武义的,然后让地瓜把另外一人带走。

    办公室里便只剩下了徐锐和替身两个人,那个替身被徐锐犀利的目光盯得如坐针毡,揪着裤腿的手心都沁出汗来了。

    到最后,那个替身甚至怀疑徐锐是不是好男风?

    就在替身一咬牙准备自献菊花时,徐锐说话了。

    徐锐问:“叫什么名字?”

    替身便如竹筒倒豆子,把他的祖宗十八代都交待个干净:“高志银,高老庄的高,志向的志,银子的银,河南人,上过两年私孰,因为家乡遭了灾,走投无路来上海投亲戚,结果到了上海才知道,亲戚早就逃难去了四川,最后盘缠花完只能流落街头,幸好有长官,只要长官能给口吃的,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高志银说话时,徐锐一直盯着他眼睛。

    根据心理学的理论,除非接受过专业的反谍报训练,否则任何人在撒谎时,眼神或者神态中一定会流露出异样。

    从高志银的神态中,徐锐没发现任何异样。

    这个也在情理之中,如果连这样的一次临时起意的行动也能够找回来一个军统或者七十六号的奸细,那徐锐的运气也未免太好了一些,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找来的是军统或七十六号的奸细,徐锐也是一点不担心。

    因为高志银在充当他的替身的这段时间内,将会被限制在百老汇大厦内,然后等到半年或者一年后,那时上海的局势早就已经明朗化,徐锐也根本就用不着替身了,所以,徐锐一点也不担心:高志银会否泄露风声。

    徐锐看着高志银,忽然问道:“娶妻了没有?”

    “呃啊?”高志银闻言一愣,答道,“没有。”

    徐锐又接着问道:“那么,尝过女人的滋味没有?”

    高志银脸上便露出一丝害羞,答道:“到上海后,有过一次。”

    “这就可以了。”徐锐微笑说,“你要做的工作其实非常简单,就是当我的替身。”

    “呃啊,替身?”高志银闻言一愣,这才发现,眼前的男子跟他长得还真的挺像。

    “没错,替身。”徐锐点点头,又说,“当然了,也不会让你做太多的事,或者说你其实只需要做好一件事,就是玩女人。”

    “啊?”高志银越发的懵逼,“玩玩,玩女人?”

    “对,玩女人。”徐锐点头说,“在需要的时候,我会让人找来各式各样的交际花,你唯一要做的,就是跟她们上床睡觉,你完全不必有任何的顾忌,尽可以怎么荒唐怎么来,滴蜡捆绑或者大被同眠,全部都随你,总之越荒唐越好。”

    “滴蜡?捆绑?”高志银没听懂,但是大被同眠听懂了。

    一时间,高志银幸福得简直快要昏死过去,不是吧,这天底下还有这么好的工作?

    高志银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的,使劲咬了下舌尖,却立刻疼的哎哟惨叫了一声。

    徐锐哂然一笑,又说道:“但是有一条,你在跟这些女人胡闹时,必须忘掉你本来的身份,那时候的你就是梁武义,是梁家二少。”

    “啊?”高志银失声说,“你你你,你就是梁家二少?”

    梁二少的大名,在上海滩真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了,高志银自然也听说过,高志银甚至还在报纸上看过梁武义的照片,只不过报纸上的黑白照片失真太过严重,所以,高志银根本没把眼前的男人跟传说中的梁二少联系起来。

    徐锐接着说道:“除了跟指定的交际花上床之外,别的任何事情,你都必须严格服从管家的安排,管家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管家不让做的,绝不许做,否则,你随时都可能小命不保,明白不?”

    高志银连忙说:“明白明白,我明白。”

    “行,那就暂时先这样。”徐锐说道,“待会儿管家就会带你下去,你先洗个澡,然后再吃顿好的,十点之前会有两个交际花送到你的房间来,那个时候就该你大显身手了,可千万不要让交际花觉得你无能哦。”

    “不,不不会。”高志银连忙摇头说,“绝对不会,我猛着呢。”

    “记得我刚才说过的话,从现在起忘掉你的身份,你现在就是梁家二少梁武义。”徐锐说完往外面一招手,便有一个**地下党员走了进来,把高志银带走了,这段时间,这个地下党员将成为高志银的管家,以对他实施严密的监视。

    高志银却丝毫不以为意,跟着管家兴冲冲的走了。

    (分割线)

    徐锐已经是在摩拳擦掌,准备拿意大利人下刀了,而李士群却仍在战战兢兢的,提防着梁武义随时可能到来的报复。

    为了尽可能的保证安全,李士群决定这几天就住在七十六号,公寓也不回了。

    而且既便是在七十六号,李士群也是仍然保持着足够的警惕,晚上过夜时他压根就没有睡休息室的那张大床,而是睡在卫生间的浴缸上,并且睡觉之前,必须将卫生间的经过专门加固过的铁门给框上。

    李士群为了自己的安全,也真的是操碎了心。

    刘子尘却无法体会这些,到了晚上照例又屁颠屁颠的跑来李士群的办公室,满脸谄媚的说道:“主任,晚上也没啥事,要不然叫上几个人去百乐门跳舞?”

    “我就不去了吧。”李士群这时候又岂敢去百乐门跳舞?那不找死么?以梁武义这公子哥的纨绔习性,闻讯之后肯定会去百乐门找他麻烦,说不定把他当成第二个张啸林杀了也是完全有可能的,所以,这种非常时候还是安全第一。

    刘子尘说:“主任是担心军统飓风队么?咱们多带几个弟兄去就是了。”

    李士群哂然说道:“军统飓风队算个鸟,老子担心的是梁武义那个小赤佬。”

    “梁武义?”刘子尘讶然道,“不能吧,影佐祯昭都出面说和了,他还敢炸刺?”

    “你不懂,就梁武义这种公子哥儿,这天底下就没他不敢做的事。”李士群说,“所以我还是小心为妙,阿尘你自己去吧。”

    刘子尘便又说道:“那主任你一个人留在家里,岂不是太寂寞了?”

    停顿了下,刘子尘又淫笑说:“主任,要不然,我叫上柳尼娜还有钮美波,晚上留在总部陪你打麻将?”

    说完之后,刘子尘还冲着李士群挤了一下眼睛。

    李士群闻言也不禁有些意动,对于机要处的那两朵艳丽的交际花,李士群垂涎欲滴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过柳尼娜和钮美波的背景都不小,背后都有人罩着,李士群如果用强虽然也是可以得逞,但难免会跟她们背后的恩主撕破脸。

    真个上床不能够,但是打打麻将嘴上揩揩油却还是可以的。

    当下李士群说道:“行,正好机要处今天要加班,你去通知一声,让柳尼娜和钮美波加完班就先不要回家了,今晚留下来陪我打通宵的麻将。”

    刘子尘答应一声,当即转身下楼,奔着机要处去了。

    然而,刘子尘才刚下楼,便听到外面院子里有汽车引擎的轰鸣声。

    刘子尘习惯性的从走廊末端的窗户探一头往下方看,便看到一辆挂着南京牌照的豪华奔驰轿车从大门口进来,嘎吱一声停在七十六号的院子里,紧接着轿车的副驾驶室打开,一个年轻男子弯腰钻出来。

    借着灯光,刘子尘一眼就看清了,来的竟然是梁武义的王姓师爷!

    几乎同时,三楼的李士群也从翻开的百叶窗看到了下车的王沪生。

    李士群的一对扫帚眉立刻蹙紧了,梁武义这小赤佬派他的师爷过来,又想做什么?

    李士群的疑问并未持续太长时间,很快,他就知道梁武义的师爷是来做什么来了,居然是来向他们七十六号要人的!

    跑来向李士群报告的还是刘子尘。

    “主任,大过分了,真太过分了!”刘子尘生气的大声叫骂,“梁武义这个小赤佬,居然让柳尼娜和钮美波去百老汇大厦陪他!娘的,他以为他是谁啊?他还真以为他是上海滩的土皇帝啊,看上哪个女人,哪个女人就得陪他?”

    “你说啥?”李士群的脑门上立刻浮起两条黑线,沉声说,“梁武义居然提出来,让柳尼娜和钮美波去百老汇大厦陪他过夜?”

    “可不是?”刘子尘没好气的道,“车都派来了,这就要把人接走。”

    李士群发了一会愣,却忽然间呵呵呵的笑了起来,却把刘子尘搞了个满头雾水。

    刘子尘摸不准李士群为什么发笑,沉声说道:“主任,我这就带人把梁武义的师爷赶出去,再把他的奔驰车砸了,什么东西,仗着有日本人撑腰,居然跑到我们极司菲尔路七十六号来作威作福,打不死你!”

    说完,刘子尘转身就走。

    “你回来!”李士群却赶紧制止道,“阿尘你不用阻止,就让柳尼娜和钮美波跟那个王师爷去,嘿嘿嘿,我倒要看看梁武义这小赤佬怎么死。”

    刘子尘茫然道:“主任,你这又是几个意思?”

    李士群阴笑道:“你知道柳尼娜是谁的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