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2章 砍瓜切菜-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92章 砍瓜切菜



    谢元又接着说道:“不过,我们还得配合他们。”

    杨瑞便立刻问道:“营座,我们应该怎么配合?”

    “弄出点动静来。”谢元沉声说,“行动开始前,把看守吸引过来。”

    杨瑞闻言眼珠一转,便有了主意,说道:“营座,要不然我们摔跤吧?”

    “你是说摔跤?”谢元闻言便心头一动,大约半个月前,看守所来了个叫谢廖沙的白俄看守,这家伙体壮如牛,又兼力大无比,有事没事就会来找孤军营的麻烦,逼迫孤军营跟他摔跤,而且孤军营每次都被他摔得狼狈不堪。

    就整个孤军营,也就营副杨瑞勉强能跟谢廖沙过几招。

    杨瑞点点头说:“只要我们先开始,谢廖沙一定会来的。”

    “行,就摔跤!”谢元重重一点头,当即转身出了宿舍,来到操场上。

    谢元来到操场上,先看了眼前方灯火通明的看守宿舍楼,再看看黑漆漆一片的孤军营将士的宿舍,然后将右手的食中二指放进嘴里,尖锐的口哨声便立刻响彻整个看守所,由于找不到哨子,所以只能用口哨代替。

    听到尖锐的口哨,孤军营将士便如潮水般从宿舍涌出来。

    前面的英军看守以及白俄雇佣兵出同样听到了这集结哨,不过并没有太大反应,因为从被关进看守所没多久,孤军营因为无所事事,就展开了超高强度的军事训练,隔三岔五就会搞一次夜间突击集合,不达标还会受到惩罚。

    所以,对于这样的突击集合,英军看守早就习以为常了。

    只有一个高壮的身影从宿舍楼里走出来,扶着二楼的护栏往院子里张望,这是一个身高超过了两米多的壮汉,大冬天的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汗衫,那鼓鼓的胸大肌几乎要将汗衫给撑开来,那胳膊更是比普通人的大腿都粗。

    这个壮汉就是半个月前应聘到这里的白俄看守,谢廖沙。

    当谢廖沙从宿舍里走出来时,院子里的孤军营将士已经列队完毕,开始夜间训练之前的跑步热身,看守所的院子并不大,孤军营绕着院子足足跑了二十多圈,才停下来,然后开始捉对摔跤,一时之间,满院子都是孤军营的摔跌声。

    看到这一幕,谢廖沙嘴角便立刻勾起了一抹冷酷的笑意。

    这时,又一个白俄看守走过来站到谢廖沙身边,这个白俄看守也至少有一米八出头的身高,而且同样也很壮,但跟谢廖沙站在一起却立刻成了小孩。

    “谢廖沙,你又手痒了?”后来的白俄看守说,“要不然,下去陪他们玩玩?”

    “好,那就陪他们玩玩。”谢廖沙闻言怦然心动,当即转身下了看守的宿舍楼。

    看守的宿舍楼跟孤军营的宿舍楼是用铁丝网隔离开来的,需要经过两重铁门,铁门靠着看守宿舍楼的这边,砌有两个环形街垒,上面架了两挺机枪,就凭这样两重防御,如果没有外应的话,孤军营将士根本就别想越狱。

    见谢廖沙过来,守在环形街垒上的白俄看守便立刻打开了铁门,并且将机枪的枪口瞄准两重铁门,提防孤军营的官兵借机越狱,不过这样的事情并未发生,谢廖沙很快就穿过两重铁门走进了看守所,外边的看守又把两重铁门关上。异能之桃运人生

    谢廖沙一进来,杨瑞就一反常态开始主动挑衅。

    “来,过来呀,陪爷爷玩玩。”杨瑞甩了甩胳膊,向谢廖沙勾了勾手。

    谢廖沙虽然听不懂杨瑞在说些什么,但是从杨瑞的表情及手势,谢廖沙仍能够清楚的判断出,这是在挑衅,谢廖沙便立刻怒了,这些卑微孱弱的中国老鼠,居然敢向沙皇陛下的御前大力士发起挑备,简直就是不可饶恕!

    “嘭!”谢廖沙以钵大的双拳互击,发出一声巨响,然后扑向了杨瑞。

    杨瑞一个灵巧的闪身,躲过了去,顺势还脚下一钩,谢廖沙因为大意,结果竟然被杨瑞这一脚钩了个正着,当即摔倒在地上,这一下,顿时如同一块巨石摔地上,顷刻之间发出嘭的一声响,这一声巨响吸引了更多看守的注意。

    不仅是那些白俄看守,甚至连那一个班的英军都被吸引了过来。

    看到谢廖沙居然被摔了个狗吃屎,十几个英军便立刻哄笑起来。

    如果说中日两国是亚洲的世仇,那么英俄两国就是欧洲的世仇,所以,当看到谢廖沙竟然吃瘪后,英军丝毫不吝他们的嘲笑。

    杨瑞也没含糊,看到谢廖沙倒地,立刻竖起右手大拇指再朝下。

    英军的嘲笑再加杨瑞的继续挑衅,立刻将谢廖沙彻底的激怒了,谢廖沙翻身爬起,又嗷的一声往杨瑞猛扑了过来,却没想到,又被杨瑞一个轻巧的拐子腿,再一次放倒在地,谢廖沙被激怒后已经丧失理智、方寸大乱。

    杨瑞尝到了甜头,不停的向谢廖沙发出挑衅。

    谢廖沙嗷嗷直叫,却始终没有办法抓住杨瑞,一个不注意却又被杨瑞抓住机会,放倒在地,一时间,这个曾经的沙皇陛下的御前大力士,竟然是被杨瑞摔得毫无还手之力,几个回合下来,谢廖沙便已经被摔得鼻青脸肿。

    (分割线)

    看守所里的动静,外面隔着高墙都能够听见。

    叶铭便对徐锐说:“那个谁,里边已经开始了。”

    叶铭虽然没明说,但是言下之意是,里边已经开始了,我们是不是也该动手了?

    徐锐却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说道:“先不急,离十点还差一刻,还没到时间。”

    叶铭便只能坐下耐着性子等,距离十点还差两分钟时,徐锐忽然打了一个响指,地瓜便从后腰拔出一把装了销声器的勃朗宁手枪扔给叶铭,叶铭还在欣赏手中的手枪之时,徐锐和地瓜却已经开门下车,径直走向前方看守所的大门。

    叶铭见状便也赶紧开门下车,紧走几步追上去。

    看守所的大门口,看门的两个白俄雇佣兵也被看守所里传出来的叫好声所吸引,不时的探头往大门里边张望,可惜隔着宿舍楼,根本看不见里边的情形,两个白俄看守有些失望的回过头,却看到三个中国男子大步走来。好妹子才不黑化

    但只见,走在前面的那个年轻中国男子身穿一身白色的西装,身披米色的披风,显得气度非凡,看门的这两个白俄罗斯雇佣兵虽然一贯看不太起中国人,却也不免为眼前这个年轻的中国男子风度所折,一时之间竟然忘了喝问来历。

    直到年轻男子带着两个随从走到近前,两个白俄才如梦方醒。

    “嗳,你的站住!”为首的那个白俄看守以生硬的中国话喊道,“站住!”

    徐锐却并未停下脚步,只是灿然一笑,然后将插在裤兜里的双手抽出来,两个白俄看守的眼睛便瞬间睁圆了,因为徐锐双手霍然各握着一支勃朗宁手枪,下一霎那,徐锐便已经扣下了扳机,只听噗噗两声,两个白俄便已经眉心中弹,仰面倒下。

    这两个白俄看守至死都没有想到,居然有中国人敢于杀他们,要知道在租界,白人是绝对例外的,他们这些白俄虽只是流浪上海的国际孤儿,但不管怎样也是白人一员,自从他们来到上海,就几乎没中国人敢惹他们。

    叶铭见状也是傻眼了,他也没有想到,徐锐居然会开枪杀人。

    虽说这些白俄雇佣兵甚至是英军看守,对他们孤军营很不好,有事没事找的他们麻烦不说,而且还会肆意克扣上海各界捐赠给他们的慰问品,但是至少,公共租界保证了他们孤军营的安全,单从这点来讲,就不应该杀人。

    不过,徐锐的想法却跟叶铭截然不同。

    徐锐可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他是从后世穿越来的。

    作为一个穿越者,徐锐比谁都更清楚,西方列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德国人不是什么好东西,英国人不是什么好东西,美国人更不是好东西,在西方人的眼里,白种人的利益高于一切,亚洲人尤其是中国人只配做下等人,******就曾经赤果果的说过,如果让十三亿中国人过上美国人的生活,地球将会不堪重负。

    所以,对这些欧洲白种人,徐锐绝不会心慈手软。

    蒋委员长对英国心存幻想,他徐锐可没这么幼稚。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只在转瞬之间,几乎是在徐锐开枪杀了两个白俄看守的同时,地瓜也从裤兜里掏出了两颗手雷,磕开引信扔进大门两侧的两个重机枪巢,守在重机枪巢里的两个英军看守正瞌睡,猛听到咚的一声响,急睁眼看,便看到两枚黑乎乎的手雷落在了他们的脚跟边,而且正在噗噗冒烟。

    法克!两个英军看守立刻咒骂了一声,转身就跑。

    蠢货!徐锐嘴角立刻勾起轻蔑的狞笑,再次开枪。

    只听噗噗两声闷响,刚刚逃出重机枪巢的两个英军看守便后脑中弹,倒在血泊中,徐锐和地瓜的脚下片刻不停,径直从重机枪巢的近前走过。

    叶铭见状却是大急,赶紧低叫道:“手雷,要炸了!”

    地瓜回头咧嘴一笑,说:“不用怕,那只是两颗烟雾弹。”

    “啊?只是烟雾弹?”叶铭闻言立刻一愣,我艹,这也太狡猾了吧?

    再扭头看倒在血泊之中的那两个英军看守,叶铭便不禁替他们叫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