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3章 下马威-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93章 下马威



    不过,眼前的一幕也算是让叶铭开了眼界,在此之前,叶铭从来没有想过,居然还可以用这样的方法轻松击破看守所这两个重机枪巢,霎那之间,叶铭便分明感觉到,他的世界中的某扇窗户已经被打开了,他已经步入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徐锐带着地瓜和叶铭大步穿过看守所大门,这个时候,看守所除了看守大门的两个英军以及两个白俄雇佣兵之外,其余的十几个英军以及十几个白俄看守,大多数已经被谢廖沙以及杨瑞的交锋吸引了过来,其中的大部分英军以及白俄雇佣兵聚集在铁丝网外,只有少数几个留在宿舍楼的阳台上面。

    因为哄闹声及喧嚣声,再加上宿舍楼阻隔,里边的英军及白俄雇佣兵并不知道外面的看守已经全部被杀,因为加装了销声器的手枪并没有发出太大的响声,这些英军看守以及白俄雇佣兵看得起劲,浑然不知道死神已悄然降临。

    刚才在车上,徐锐就已经通过六识对看守所的情形进行了侦察,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徐锐还是再次释放出了六识,对看守所里的情形进行了第二轮的侦察,距离比刚才更加近,六识的精度就更高,现在徐锐甚至已经可以在脑子里形成立体影像了。

    下一个霎那,徐锐便睁开眼睛,回头向地瓜打出一连串的手语:宿楼二楼阳台上有三个人,三楼阳台上还有一个,三楼最右侧的那个房间里还有一个看守。

    看着徐锐在那里不断的打手势,叶铭看得目瞪口呆,什么情况?哑语?

    地瓜却会意的点点头,然后拎着两枝加装了销声器的勃朗宁进了楼道。

    叶铭看着地瓜转身走进了楼道,又回头无声的问道:“我该做些什么?”

    “你?”徐锐嗤的笑了一声,小声说道,“你什么都不用做,给我看仔细了。”

    说完,徐锐便倒提着两枝同样加装了销声器的勃朗宁手枪,大步绕过宿舍楼,叶铭便本能的跟上,很快,两人眼前便霍然开朗,借着刺耳的探照灯光,可以清楚的看到,前方的铁丝网前挤满了人,这些人对于徐锐和叶铭的到来浑然不觉,只顾着在那大声吆喝。

    铁丝网对面,有两个身影正在追逐,前面跑的人个头瘦小,后边追的却是个铁塔一般的白人壮汉,在操场的四周,还有好几百个军人标枪一般挺立着,铁丝网这边的英军和白俄在大呼小叫,这几百个军人却是鸦雀无声。

    看到这几百个的军人,叶铭便不自觉的变得激动起来。

    等了快两年,终于等来孤军营恢复自由的这一天了么?

    徐锐从来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更不会心慈手软,几乎是在绕过墙角的一瞬间,他就已经举起手枪,左右手连续扣下扳机,接着,噗噗噗噗的闷响声便不绝于耳的响起来,聚集在铁丝网外看热闹的英军还有白俄看守便纷纷倒了下来。

    叶铭紧跟着举起勃朗宁手枪,连续的扣动扳机。

    三枝勃朗宁手枪,交织的火网并不密集,但是精准的枪法弥补了火力的不足,徐锐和叶铭连续开枪,就没有一枪落空,而且全部都是一枪爆头,转眼之间,徐锐和叶铭便已经打完了四个弹夹,再定睛看时,前方的英军以及白俄雇佣兵已经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再没有一个还能站着。梨小呆修真记

    这时候,铁丝网另一侧的孤军营发现了这边的异常,齐刷刷的扭头看了过来,看到刚刚还在大声吆喝的英军还有白俄看守转眼间就倒在血泊中,孤军营的营长谢元还有四百多官兵瞬间就傻了,这个,也未免太夸张了吧?

    只有谢廖沙和杨瑞还在忘情的追逐,浑然不知已经发生大变故。

    在谢元和孤军营四百多将士注视下,徐锐竖起手枪,酷酷的吹散枪口的硝烟,再抬头往上看,便看到地瓜从三楼阳台探出脑袋,比了一个手势,徐锐便立刻咧开嘴笑了,地瓜也把剩下的那几个看守给干掉了,大功告成。

    至于叶铭,早已经迫不及待的上前打开了两重铁门。

    直到两重铁门先后打开,谢元和孤军营的四百将士才如梦方醒,嗷的一下子,就穿过两重铁门潮水一般涌到了外边。

    杨瑞见状,便也跟着铁门跑了出来。

    却没想到,那个谢廖沙竟也跟着从铁门里追了出来。

    谢元刚要示意孤军营官兵一拥而上,将谢廖沙放倒,却发现一个身影早已经猱身扑向谢廖沙,下一刻,那道身影便已经跟谢廖沙重重撞在一起,嘭的一声,谢廖沙的身影便如出膛的炮弹般往倒飞出去,撞在了铁丝网上,又弹回来重重摔跌在地上。

    出手的却是徐锐,徐锐没时间在这里跟白皮猪干耗,所以这一撞已经使出了全力,一下将谢廖沙踹飞,不过,让徐锐意外的是,这狂暴无比的一撞竟然没能够撞死这头白俄,只见白俄倒地之后,很快又挣扎着坐了起来。

    徐锐轻咦了一声,一个箭步冲上来,接着半转身一记鞭腿抽下。

    谢廖沙的瞳孔顿时急剧收缩,正所为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刚才无比狂暴的一撞再加这一记鞭腿,已经使得谢廖沙意识到,他遇到了传说中的高手了,早年间他求艺时,就听博击师傅说过,在中国有传说中的高手。

    当下谢廖沙猛的扬起双拳护于面前,一边高叫道:“停,我投降!”

    谢廖沙说的却是英语,徐锐听懂了,凌空抽落的右腿便顿在那里。

    谢廖沙透过拳缝往外偷看,只见对方的脚掌距离他的面门仅只有毫厘之遥,不过好歹这一记鞭腿是收住了,谢廖沙当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下一个霎那,谢廖沙便感到身上的所有力气一下就被抽空,当即往后瘫倒在地。

    直到这个时候,谢元终于反应过来,上前劝道:“徐司令员是吧?我希望你不要再滥杀无辜了,其实这些英军看守还有白俄看守都不该杀,他们虽然不地道,但是好歹保证了我们的安全,只冲这点,我们就不应该杀人。”

    “不该杀他们?”徐锐哂然一笑说,“不杀他们,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前提是你有办法在几秒钟之内把他们全部俘虏,你能吗?”复仇公主驾到

    谢元闻言哑然,他当然不可能做到这点。

    “不能?”徐锐的脸色便立刻冷了下来,说道,“那就给我闭嘴!”

    谢元神情尴尬,四百多孤军营将士的脸上却立刻流露出愤然之色,谢元在孤军营将士中的威信还是很高的,孤军营的将士原本挺感激徐锐,可是看到徐锐如此奚落谢元,心中对他的好感便立刻大减,一连长石长庆更是直接甩脸色。

    石长庆冷然道:“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这么教训我们营座?”

    “怎么,你不服?”徐锐便立刻走到了石长庆面前,狞声说道。

    石长庆的不服,正好给了徐锐借机发作的机会,徐锐早就预料到,孤军营的官兵绝不会乖乖的听从他指挥,要知道他们可是八十八师的人,什么是八十八师?在淞沪会战前那可是蒋委员长的三大御林师之一,他们身上要是没点傲气那才叫有鬼了。

    不过,徐锐是绝不允许孤军营将士身上存在傲气的,他要的是,孤军营绝对、完全、无条件的服从他的指挥,不然,率领这么一支四百人的孤军在没后援、没有根据地、甚至没有兵员物资补充的沦陷区作战,是不可想象的。

    所以,徐锐必须得给孤军营一个下马威,打掉他们身上的傲气。

    趁着吴寒和田言还没有破坏掉供电系统,趁着还有一点儿时间,徐锐正好借题发挥整顿下孤军营,这样在接下来的攻占意大利军营的行动之中,才不会出现什么幺蛾子,不然以谢元的心性,到时候肯定会拒绝服从他的命令。

    “不服!”石长庆梗着脖子,连声叫道,“不服不服,就是不服!”

    徐锐狰狞一笑,杀气腾腾的说道:“战场上信奉的从来都是实力为尊,不服,就要有不服的底气,你有吗?”

    石长庆的气焰便微微一窒,徐锐的能耐,他们刚才全都已经看到了,论枪法,他可以在短短几秒钟内击毙十几个英军,论格斗能力,更是连谢廖沙都不是对手,这样的猛人他石长庆自问还真打不过。

    徐锐却狞笑说:“你跟我比,那是欺负你。”

    石长庆面露羞愤之色,怒道:“你什么意思?”

    “地瓜你下来。”徐锐示意地瓜从二楼下来,然后手指着地瓜对孤军营说道,“他只跟我学了半个月的本事,你们孤军营有一个算一个,无论射击、徒手格斗还是拼刺,只要你们有一个人有一样能够胜过他,就算你们赢。”

    石长庆哼声说:“如果我赢了,又当如何?”

    “如果最后你们赢了,之前的约定就算废,你们孤军营就自由了,再不必履行承诺接受我们**的指挥。”徐锐说到这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不过如果你们输了,那么从现在开始就不要再***从此就要完全服从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