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6章 国际事件-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96章 国际事件



    民国十二年五月,山东悍匪孙美瑶曾经在临城制造惊天大劫案,截停了浦口开往天津的一趟列车,并劫走了车上的三十九名外国旅客及七十一名中国旅客,此举在同时世界引发了轩然大波,搞得当时的北洋政府十分被动。

    不过,孙美瑶的部队却实现华丽转身,由土匪变成了北洋官军,虽然最后孙美瑶也没什么好下场,但这还是给了徐锐想象的空间,所以,当谢元提议带上意军俘虏,在必要时对日本人进行要挟时,徐锐立刻就想到了孙美瑶制造的这起临城大劫案。

    当然,徐锐的最终目的与孙美瑶不同,孙美瑶只是想完成转身,从土匪成为官军,而徐锐的最终目的却是在公共租界有个落脚地,或者说就是迫使租界工部局承认租界西区为孤军营的地盘,以收容滞留上海的国民军老兵及难民。

    徐锐有理由相信,这个目标是有可能实现的!

    最主要的压力来自于三个方面,租界工部局、国民政府还有日本鬼子。

    先是租界工部局,开始的时候,租界工部局肯定反应激烈,不出现意外的话,驻扎在公共租界的英军以及美军将肯定出兵,不过孤军营会让他们知道,武力手段行不通,就凭驻扎在公共租界的美军以及英军,绝非孤军营的对手。

    然后是国民政府,租界工部局发现武力手段解决不了问题,一定会通过外交渠道对国民政府施压,迫使国民政府出面干预,命令孤军营就地缴械投降,以蒋委员长鸟性,肯定会屈从于美英政府的压力,勒令孤军营就地缴械投降。

    不过没什么卵用,此时的孤军营已经不再是之前的孤军营。

    而且,徐锐也不会让孤军营公然打出**的旗号,徐锐甚至不会直接出面,只以孤军营的名义,表示对租界工部局及英军、美军、意军的血泪控诉,控诉他们两年前的背信弃义以及之后的对孤军营将士的欺压迫害。

    换句话说,徐锐准备把孤军营打造成为一支自发的奋起抗争的孤军,从竖起孤军营的大旗的那一刻起,他们就不再接受国民政府的领导,他们将会展开独立自主的抗战,这样,通过国民政府对孤军营施压的渠道也被徐锐堵住了。

    最后就是日本政府的反应,就军事实力而言,日军是完全有能力平息事态的。

    但是徐锐有理由相信日本政府不会出面,首先租界工部局绝不会邀请日军进入租界,再一个因为大量意军人质的存在,日军在介入之前也必定三思又三思,因为在武装介入后,万一解救不成功,造成意军人质大量死亡,无疑会严重影响日军在意大利人心目中的形象,继而会使得在接下来的结盟之中,不利于日本政府。

    正因为这,日军绝对不会轻易介入这次事件。

    完全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日本政府为什么要介入?

    这个时候,租界工部局除了向美英政府申诉,要求美英政府从国内调兵镇压,就只剩下直接跟孤军营谈判这一条出路,那么美英政府会从国内调兵前来么?显然不可能,美国此时仍未从光荣孤立主义中走出来,英国政府却在拼命的纵容日本政府,又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调重兵来上海,刺激日本政府?

    意大利政府或许有强烈的从国内调兵的**,但是,限于其薄弱的海军运力,半年之内能把军队调过来就算是厉害了,所以,意大利政府的反应也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这也就是说,只要孤军营敢坚持敢亮剑,租界工部局除了直接跟他们谈判以外,别无选择。

    到那时候,剩下的就是技术问题,无非就是漫天要价,坐地还价。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桩买卖是值得做的。

    孤军营忠实的执行了徐锐的命令,且事实上,孤军营将士对徐锐的这道命令是十分欢迎的,因为英军的背信弃义以及在看守所所遭受的不公待遇,孤军营将士对于西方白皮猪早就窝了一肚子火,这会有机会大肆报复,哪里还能按捺得住?

    一声令下,孤军营的二连、三连、机枪连以及炮兵连便蜂拥而出,开始逐房逐屋的搜捕白人,而且搜捕的重点是教堂、花园洋房以及各娱乐场所,一时之间,公共租界整个西区都乱成了一锅粥,到处是一片鸡飞狗跳。

    徐锐这家伙还真是不怕事情闹大,连教会都不肯放过。

    五分钟后,租界西区的总巡捕房接到了报警,值班的巡长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以为意军驻地附近有华人闹事,虽然奇怪华人居然敢在意军驻地附近闹事,但他还是打电话通知距离事发地最近的巡捕房,命令他们派巡捕出警。

    一刻钟后,十几个中国籍巡捕乘车赶到现场,然而,这时候呈现在他们面前的,却是一副令他们终生难望的景象,夜色之下,只见一队队荷枪实弹的中国兵,押解着一个个衣衫不整、神情惶然的西方白人,正往前走。

    那些平时高高在上的西方白种人,此刻却像绵羊似的,簌簌发抖。

    有个牛高马大的白人壮汉想逃跑,结果跑了还没几步,就被追上来的几个中国兵摞倒在地,然后几个中国兵抡起枪弹就劈头盖脸砸下去,白人壮汉双手抱头,疼的满地打滚,一边嘴里大声求饶:我不跑了,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几个中国兵这才作罢,那白人壮汉爬起身后,却变得比绵羊都乖。

    还有个白人头戴礼帽,手拄着文明棍,一看就是所谓的英国绅士,刚开始的时候,这个英国绅士还试图在那摆谱,结果一个中国兵上来,不由分说就照他的脸上扇了两耳光,那个英国绅士便立刻变得老实,乖乖的往前走。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幕,十几个中国籍巡捕彻底的傻了。

    老天,我没看花眼吧?怎么感觉整个世界都颠倒了呢?难道不应该是西方人欺负中国人么?怎么,中国兵反过来欺负西方人了呢?不过怔忡之余,十几个中国巡捕却也感到无可名状的兴奋,早应该这样了,中国人早应该这样了!

    这里是上海,这里是中国的地界,早该如此!

    “嗳,你们干什么的?”十几个中国巡捕正发愣之际,一个中国兵忽然端着明晃晃的刺刀走过来,厉声的喝问道,“孤军营在这办事,闲人回避!”

    “孤军营,你们是孤军营?”十几个中国巡捕越发的愣了。

    对于孤军营,他们当然不陌生,事实上整个上海都不会陌生。

    当初八百壮士的四行仓库抗战,不知道激励了多少上海百姓。

    “你们还愣着干吗,赶紧回避!”那中国兵却不耐烦了,怒道,“你们是不是想死?限你们十秒钟内离开,否则,格杀勿论!”

    十几个中国巡捕便赶紧乱哄哄的上车,再发动车子调头离开。

    不过车子开到一半,驾车的巡捕便突然间踩下了刹车,说道:“我得回去!”

    车厢里的十几个巡捕对视一眼,也道:“我们都回去,干死那些狗曰的白人!”

    原来,这十几个中国巡捕早就受够了白人巡捕的鸟气,这会看到孤军营在那里大肆抓捕白人,他们哪里还摁捺得住?当下又乘车匆匆回到了西区,也加入到了行动之中,跟着孤军营的将士一起抓捕西方白人,对于这支不请自来的助力,孤军营倒也没有拒绝。

    (分割线)

    事情闹大了,事情真的闹大了。

    最先得到消息的依然还是军统。

    戴笠接到军统上海区的报告时,整个公共租界都还处在一片混乱不堪之中。

    “你说什么?”戴笠闻言之后,从向影心身上一惊而起,失声高叫道,“孤军营反出看守所,正在租界西区大肆抓捕白人?”

    “是的。”毛人凤的声音隔着屏风传进来,小心而又恭敬。

    戴笠坐起身,一边穿衣服一边对屏风外说:“齐五,你进来说话。”

    屏风外的毛人凤轻轻应了声是,然后转过屏风走了进来,这时候,戴笠正好掀开被子跳下床,毛人凤的眼睛本能的斜了下,正好看到向影心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向影心也注意到了毛人凤的目光,对着他微微一笑,

    毛人凤作为戴笠手下头号干将,经他亲手训练的美女间谍就算没一百,也有八十,他并非没有见过美人,却还是被向影心的美色晃得有些眼晕,毛人凤必须承认,向影心是他所见过的所有女人中,最符合他审美的。

    戴笠也发现了两人的眉来眼去,却是装作没有看见。

    女人对于戴笠来说仅只是工具,他绝不会投入感情,所以,戴笠丝毫不介意毛人凤跟向影心上床,他甚至愿将向影心送给毛人凤以换取毛人凤的忠心,当然,既便向影心成了毛人凤的夫人,戴笠也还是可以随时随地召她前来陪他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