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8章 皇家步兵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98章 皇家步兵营



    这时候的弗格森准将,正在打高尔夫球。

    高尔夫球,据说起源于苏格兰的牧羊人,不过后来却演变成了英国王室的游戏,后来又从英国王室流传到了民间,并且制定了严格的规则及礼仪,成为了一项贵族的运动,受到整个英联邦所有贵族的追捧。

    弗格森出身英国贵族,虽然没获封爵位,但仍是贵族,所以也沾染上了大多数英国贵族都喜欢的运动,高尔夫球。

    只是可惜,由于受到场地限制,弗格森只能够在住所的后花园里练习挥杆动作,高尔夫打得好与不好,关键在于挥杆动作,所以尽管天气还很冷,天色还很早,可是弗格森仍然练习得非常认真,每次挥杆,都必然力求完美。

    当副官走进来报告时,弗格森已经进行了上百次挥杆。

    “准将阁下。”副官恭敬的向弗格森说道,“刚接到租界工部局下属警务处长约翰逊先生的电话,约翰逊先生刚在电话里说,羁押孤军营的看守所遭到了一伙不明身份、不明来历的武装人员的袭击,导致孤军营的四百多中国囚犯集体越狱。”

    “喔特。”弗格森闻言霍然回头,厉声说,“看守所遭到袭击?”

    “是的将军。”副官肃然回答道,“孤军营在越狱之后,非但没有撤离上海,反而趁夜控制了距离看守所不远的一处意大利军队的军营,不仅俘虏了所有的意大利军人,而且缴获了意军的所有装备,紧接着,孤军营又开始大肆抓捕租界的西方人。”

    “法克。”弗格森气得将球杆往草地上一扔,怒道,“太过分了。”

    副官又说道:“准将阁下,约翰逊先生说了,甚至连巡捕房的中国籍巡捕都参与进了这场暴行之中,所以巡捕房的巡捕已经是靠不住了,约翰逊先生请求我们陆军立刻出兵,前往租界西区镇压孤军营的暴行。”

    弗格森闻言,却立刻蹙紧了眉头。

    弗格森是驻上海英军的最高长官,准将军衔,职务是旅长,但是,需要说明的是,驻扎在上海的英军并没有一个旅,实际上只有一个团,而且是由廓尔喀佣兵编成的仆从团,真正意义上的英军只有一个连队。

    当然了,话又说回来了,真正的英军的战斗力其实远远不如廓尔喀佣兵,事实上,廓尔喀人的英勇善战是出了名的,印度殖民地的几次大型叛乱,英国人都是靠着廓尔喀人才得以镇压下去的,廓尔喀人是英国政府奴役印度人的主要打手。

    只不过,眼下上海公共租界已成了日军包围中的孤岛,所以英军连同驻扎在公共租界内的美国陆军,还有法租界的法国陆军,首要任务就是提防外围的日军,一个团的兵力,用来扼守各个路口就已经显得捉襟见肘了,比如说在新垃圾桥,对面的日军足有一个小队,但是桥南边的英军却只有一个班。

    再考虑到还要留下足够的预备队,兵力就更加的紧张。

    所以说,英军实在是抽调不出太多兵力去镇压孤军营。

    副官自然也是知道弗格森的难处,当下便提出议建说:“准将阁下,各个巡捕房的中国籍巡捕军心不稳,指望他们去镇压孤军营肯定是行不通的,但是调他们去各个路口把守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这样一来我们的军队也就能抽出手来了。”

    “古德!”弗格森欣然点头,说,“立刻给约翰逊先生打电话,让他把的巡捕房的所有巡捕还有侦探全部调到各个路口,代替陆军担负各要道的警戒任务,然后命令廓尔喀皇家步兵营紧急集结,我只给你十分钟时间。”

    “耶搜。”副官敬了记军礼,转身匆匆去了。

    十分钟后,廓尔喀皇家步兵营完成集结,然后便在弗格森的率领下,直扑租界西区的意大利营地而来。

    (分割线)

    意军驻地。

    孤军营一连正紧锣密鼓的构筑防御工事。

    一连长石长庆是个暴脾气,因为一连人少,构筑工事的进度太慢,石长庆便把主意打到了那些意军俘虏,以及后来被抓来的白人头上,石长庆命令一连官兵拿刺刀,逼着这些意军俘虏还有白人帮他们修建工事。

    面对孤军营明晃晃的刺刀,意军战俘和白人只能低下高傲的头颅。

    人多力量大,有了一百多意军战俘以及三百多个白人男子的加入,修建工事的进度便大大加快,前后还不到两个小时,将近天亮时分,依托原意军军营而构筑的防御工事便已经基本成型,这些防御工事主要包括正门以及后门的两处重机枪钢板工事,两侧围墙下方的八个地堡以及上方墙角的四个岗哨,此外宿舍大楼正面的六层走廊已经全部被改建成工事,走廊上面设了足足一百多个射击位。

    如果面对的是鬼子,这点工事根本不够瞧。

    但是面对的是英军,徐锐自谓是足够了的。

    还真不是徐锐小觑英国佬,英军跟日军比,差的真不是一星半点,新加坡那一战,十万英军竟然被山下奉文的半个师团打得溃不成军,之后在缅甸的交锋那就更加不用提了,驻缅英军被打得听着第十八师团的大名就望风而逃。

    这时候的大英帝国,早已经是外强中干了。

    徐锐知道这些,谢元和营副杨瑞却不知道,所以,对于即将到来的与英军的冲突,谢元和杨瑞还是非常担心的,跟徐锐这穿越者不同,谢元和杨瑞身为这个时代的中**人,留在他们记忆中的英军形象,是两次鸦片战争当中,仅凭几千人就能够打得几十万中**队溃不成军的那一支无敌之师。

    在谢元和杨瑞心中,英军是比日军更可怕的存在。

    所以,谢元觉得,很有必要将他的担忧告诉徐锐。

    “徐司令。”谢元走到徐锐面前,很严肃的说道,“我必须得提醒你,英国是当今世界的头号军事强国,无论海军还是陆军,其实力都要远远超过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日本鬼子虽然也很强大,但是跟英军比起来,却实在不算什么。”

    “所以呢?”徐锐抬头看着放元,淡淡的反问道,“我们应该怎么做?难道你想放下武器再投降一次?”

    “我不是这个意思。”谢元皱眉说,“我的意思是,我们孤军营,完全没有必要跟英国人兵戎相见,我们的敌国是日本,而不是英国,我们孤军营跟英国人的矛盾,完全可以由国民政府出面,通过外交途径解决。”

    “外交途径解决么?”徐锐哂然说,“当初你们遭到羁押之后,国民政府也出面了,也试图通过外交途径解决,可是解决了么?”停顿了下,徐锐又说道,“没有,没有解决!现实很残酷,国民政府在外交上毫无分量,英国政府根本就不理我们。”

    谢元当即哑口无言,因为徐锐说的都是事实,外交途径根本解决不了。

    徐锐哼一声,又说:“除非你们想重新回到看守所,继续过那生不如死的囚犯生活,否则就不要再幻想什么通过外交途径解决,我告诉你们,这个世界奉行的从来就是强者为尊的丛林法则,要想获得英国人的尊重,就必须用你们的拳头教训他们,把他们统统打趴下,然后他们才可能学会尊重,尊重我们!”

    谢元得承认,徐锐的话很提气,但这并不能打消他心中的忧虑。

    谢元沉声说:“可是,万一真的把英国人激怒了,后果将不堪设想。”

    营副杨瑞也附和说:“是啊,一旦把英国人激怒了,到时候我们需要面对的就不仅仅只是日本鬼子,还有英军,我们内无粮饷,而且外无援军,面对鬼子以及英军的两面夹击,根本就支撑不了太长时间。”

    “是吗?”徐锐说,“英军真有这么厉害?”

    “当然,只怕比你想象中还要厉害。”杨瑞沉声说。

    说话间,意军营地外忽然间响起整齐划一的脚步声。

    霎那间,谢元和杨瑞的脸色就变了,因为只听这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就能知道来的是一支训练有素的精锐部队,两人急抬头看,最先映入他们眼帘的,却是一面红色的三狮旗,看到这三狮旗,谢元和杨瑞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被羁押在看守所的这两年间,这面红色三狮旗曾多次出现在看守所,正因此,谢元和孤军营的官兵也得以知道,这面红色的三狮旗代表着什么!这面红色三狮旗,代表着一支战功卓著的部队,它的名字,叫廓尔喀皇家步兵营。

    廓尔喀只是英联邦一块属地,廓尔喀人作为英属地的土著,原本是根本没有资格被冠以皇家之名的,但是,因为廓尔喀人在镇压印度人起义的作战中建立了殊勋,所以被特别授予皇家步兵营的番号,这是一种殊荣,更加是实力的象征。

    孤军营曾经与廓尔喀皇家步兵营摸拟对抗,所以谢元知道,皇家步兵营对于廓尔喀人来说,可谓实至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