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9章 直接无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099章 直接无视



    徐锐将谢元和杨瑞的神色尽收眼底,再环顾四周,发现孤军营官兵脸上普遍都流露出了凝重或者屈辱之色,看到这一幕,徐锐嘴角便立刻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有点意思,看来这面三狮旗留给孤军营的记忆不怎么愉快。

    不过没有关系,现在有我在,一切都不再是问题。

    这支英军或许真是什么精锐,但是精锐又能怎样?

    不等徐锐发问,谢元沉声说:“英国人看来是真被激怒了,居然把廓尔喀皇家步兵营给调了过来,徐司令,你对于英军的称号可能不太了解,事实上,在英国只有特别能打或者建立过殊勋的部队才能够被冠以皇家称号。”

    杨瑞接着说道:“这个廓尔喀皇家步兵营就是因为在镇压印度人起义的作战中,立下过大功,所以才获得了皇家的封号。”

    “是吗?”徐锐淡淡的说道,“这个廓尔喀皇家步兵营很厉害?”

    作为一个穿越者,徐锐听说过廓尔喀雇佣兵,确实以英勇善战、纪律严明且忠诚而闻名于世,是世界上最为令人生畏的几支雇佣兵之一,但是,对于徐锐来说这不算什么,因为廓尔喀雇佣兵再是能打,也打不过中国人民解放军。

    中国人民解放军,专打各路强军,专治各种不服。

    单单在朝鲜战场,倒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手下的世界强军就大把。

    什么韩军白虎团,什么美军骑一师,什么廓尔喀步兵旅,什么土耳其步兵旅,统统都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手下败将。

    但是谢元和杨瑞并不是解放军出身,没有徐锐这样的心理优势。

    “很厉害。”谢元重重点头说,“无论是射击、格斗还是说队列,都比我们要强,虽然强得也十分有限,但确实比我们强,这个必须承认。”

    “是吗?”徐锐玩味的一笑,说,“这么说还真有点意思。”

    说话间,这支英军便已经开进到了前方路口,然后迅速展开队形,将被孤军营占领的意大利军营给封锁起来,完成封锁之后,又派了一个军官打着白旗上来,态度十分蛮横的下达了最后通牒,限孤军营十分钟内投降!

    那个英军军官传达完了最后通牒,转身走了。

    谢元、杨瑞还有孤军营的将士却把目光投向了徐锐,打还是不打?

    然而,让谢元他们感到无比错愕的是,徐锐既没有说打,也没有说不打,而是让地瓜从宿舍楼里搬出来一张摇椅,放在太阳底下,然后躺上去说道:“我先睡一觉,昨天晚上一夜没睡,可把老子给困死了。”

    说完徐锐将毯子往脸上一蒙,真睡了。

    而且只是两个呼吸之间,徐锐便响起了如雷鼾声。

    谢元、杨瑞还有孤军营的官兵便立刻一脸懵逼状,这是几个意思?英军都已经打到眼面前了,而且打来的还是英军中的精锐部队,廓尔喀皇家步兵营,你他娘的作为孤军营最高指挥官,却居然还在这个时候睡觉?

    谢元脑门上立刻浮起两道黑线,这算是对英国人的藐视么?

    可是,就算你要表现你的勇气,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胡闹啊!

    杨瑞吸口气,把目光转身谢元:“营座,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谢元瞪杨瑞一眼,没好气的道:“你问我,我又问谁去?睡觉!”

    说完,谢元也赌气似的坐下来,再一歪头,也靠在工事上休息,只不过,旁边的徐锐已经是鼾声如雷了,可是谢元却怎么也无法睡着,最后谢元只能苦笑着坐起来,能在这种时候睡着,也得有那定力,他是真没有。

    (分割线)

    弗格森贵族出身,一贯很讲究贵族的派头。

    既便是出征在外,弗格森也必定保持生活品质,尤其必喝咖啡。

    弗格森先让亲兵在大街上撑起一顶太阳伞,然后在太阳伞下摆了张躺椅,这点却与徐锐有着惊人的相似,然后又在躺椅边放了一个咖啡炉,再由亲兵现磨好咖啡豆,然后再放入咖啡炉里现煮咖啡。

    十分钟过去,咖啡炉里边的咖啡已经开始翻滚。

    亲兵拎起咖啡炉,将煮好的咖啡倒入一只瓷杯。

    弗格森端起精致的瓷杯,轻吹了一口气,然后轻轻抿了一小口,再腾出右手从上衣口袋掏出一只精致的怀表,却发现他给的十分钟时限早已经过去,然而,对面的孤军营却是毫无反应,根本没有投降的意思。

    “法克!”弗格森将瓷杯往茶几上重重的一顿,厉声说道,“传我命令,进攻!”

    然而话音还未落,副官便已经紧走两步靠上来,小声说道:“准将阁下,孤军营还劫持了大量人质,眼下这些人质可都在前边的军营里边。”

    弗格森便立刻嘎了一声,他刚才真把这事给忘了。

    如果这个时候发动进攻,真把孤军营给逼得急了,说不定这些该死的中国兵还真的敢杀了人质泄愤,毕竟他们已经被关押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一旦发现生机断绝,做出什么样的疯狂事情都是有可能。

    霎那间,弗格森便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刚才下达最后通牒之时,弗格森可谓是气势汹汹,可是现在十分钟过去,弗格森却发现他竟然拿中国人没任何办法!这对弗格森的威信是个严重的打击,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弗格森忽然发现,廓尔喀人看他的眼神开始变得有些异样。

    但是心底再是羞愤不堪,弗格森也不敢下令攻击。

    因为根据最新统计情况,昨天晚上孤军营在租界西区足足捉了一百多个西方白人,其中包括三十多个英国人,甚至,连刚到任不久的大英帝国驻华公使史蒂夫男爵也被捉了,昨天晚上史蒂夫恰好拜访西区天主教会的主教,结果很不幸的被抓了。

    如果战事造成三十多名英国公民伤亡,尤其是史蒂夫的伤亡,那后果就十分严重,至少弗格森的旅长职务是肯定、绝对保不住了,弗格森还指望着能够在亚洲建立一些功勋,然后获封男爵呢,所以史蒂夫绝不能出现意外。

    弗格森只能忍气吞声,决定与孤军营谈判解决。

    就弗格森的本心而言,他是绝对不愿意跟孤军营谈判的,孤军营如此肆意妄为,胆敢越狱不说,居然还敢杀了看守所里的十几名英军官兵,这已经严重冒犯了英国的尊严,弗格森恨不得将孤军营全部处决。

    但是现实却是残酷的,由于孤军营手里有人质,所以弗格森只能选择谈判解决,不过弗格森也在心里暗暗的发誓,一旦人质被成功的救出,他就会立刻撕毁之前所有约定,立即逮捕孤军营将士并予以处决。

    大英帝国的尊严不容亵渎,胆敢冒犯者,必死!

    当下弗格森对他的副官说:“库克,你去跟他们说,只要他们放了所有的人质,我们就可以保证他们的安全,并允许他们离开上海。”

    库克闻言愣了下,愕然问:“准将阁下,你认真的?”

    “法克,这个当然是假的。”弗格森闷哼一声说道,“这只是权宜之计,只要孤军营释放了所有人质,就立刻逮捕他们,再就地处决!”

    库克说:“准将阁下,这么做有违契约精神。”

    “法克。”弗格森冷然说道,“库克,你是不是傻呀?只有高贵的白人才配谈神圣的契约精神,这些卑贱的低等生物根本不配跟我们谈契约精神,难道你会跟羊圈里的羊,还有猪圈里的猪谈什么契约精神?猪羊,并不享有人权。”

    “好吧。”库克耸了耸肩,打起白旗离开了。

    (分割线)

    回过头再说孤军营。

    十分钟倒计时刚开始的时候,谢元和杨瑞是真的很紧张,孤军营的四百多官兵也是如临大敌,除了留在宿舍里看守人质的少数人手外,其余的官兵全都上了防御阵地,刀出鞘,枪上膛,随时准备迎击英军的进攻。

    然而让孤军营将士意外的是,十分钟之后,英军却并未发动进攻。

    前方的英军阵地依然是静悄悄的,谢元和杨瑞对视一眼,再回过头看徐锐,只见毯子下面依然是鼾声如雷,这家伙睡得正香。

    杨瑞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说:“看来英国佬真只是虚张声势。”

    “应该是因为我们的手中有人质。”谢元说,“所以他们投鼠忌器。”

    杨瑞又回头看徐锐一眼,小声说:“这家伙是不是早就料到会是这样?”

    “也许吧。”谢元点点头,再看向徐锐时,眼神里已经多了丝敬佩,无论如何,徐锐的这分泰山崩于前而不色变的镇定功夫,都是令人钦佩的,谢元自忖就绝做不到这样,看来外界关于徐锐的传言,并不一定是假的。

    两人正说话间,刚才那个英军军官又打着白旗过来。

    “我要与你们的谢长官直接对话。”英军军官大声说,“谢长官在吗?”

    谢元刚要上前,徐锐的声音却从身后响起:“不要理会他,直接无视。”

    谢元回头一看,却发现徐锐已经坐起身来,看到谢元回头,徐锐便咧开嘴一笑,又接着说道:“我早说过,英国佬外强中干,根本就不敢拿我们怎样,所以,尽管放宽心,让弟兄们抓紧时间吃早饭,可别饿坏了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