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1章 你是谁啊?-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01章 你是谁啊?



    最高统帅部的电令很快到了上海,然后经由军统上海区派出的联络小区紧急送往孤军营的驻地,鉴于事态严重,军统上海区区长王天木亲自携带电令来到意军军营,不过在意军军营门口,却被孤军营的官兵给拦下了。

    “你是谁啊?”守门的小个子大头兵斜眼打量着王天木,冷冷的问。

    “鄙人王天木。”在这样的非常时刻,王天木也顾不上隐藏自己的身份了,又说,“忝为军统上海区的区长,我有紧急公务求见你们谢营长。”

    “王天木?”那个小个子大头兵继续斜眼看王天木,说,“军统上海区区长?有谁能够证明啊?你说你是军统上海区区长你就是了?我还说我是蒋委员长,说我是美国总统罗斯福呢,你相信吗?给老子麻溜的滚一边去!”

    听到这话,王天木的一对浓眉便立刻蹙紧了。

    换成平时,区区一个大头兵敢这样跟他说话,直接就是一巴掌扇过去了。

    不过现在,王天木却只能够忍气吞声,不过心里却恶狠狠的想,等到老子传达完了最高统帅部的命令,等到事态最终平息了之后,回头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一个大头兵,居然敢跟我王天木叫板,反了你了!?

    深吸口气,王天木竭力压下胸中怒火,说道:“这位兄弟……”

    然而,王天木才刚说了半句,就被那个小个子大头兵给打断了。

    “打住,你给我打住!”小个子大头兵做了一个斯倒普的手势,然后皱眉说,“兄弟?谁是你的兄弟?少他妈给我套近乎,信不信老子捧你?”

    这一下,王天木简直连肺都快气炸了,想他堂堂军统上海区的区长,在整个秘密战线也算得上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就他领导的军统飓风队,便足可以使得整个上海的汪伪高层都噤若寒蝉,说是跺一跺脚上海就会地震也是毫不为过。

    可现在,却居然让一个大头兵挤兑成这个样子。

    王天木阴恻恻的瞪着大头兵,真想一个耳光扇过去。

    不曾想,小个子大头兵却是毫不畏惧,立刻迎前一步再起头,脸对着脸,逼视着王天木的眼睛,说:“瞪什么眼睛?显得你眼睛大啊?信不信老子把你眼睛挖出来?”

    这一下,王天木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忍了,当下闷哼一声,一耳光扇过去。

    对于自己的身手,王天木可是十分自信的,他十分的自信,这一耳光足可以将眼前这个可恶到极点的小个子扇翻在地,虽说此举极可能引发严重后果,可是王天木这个时候也是顾不上这些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如果不给这臭小子点厉害瞧瞧,他恐怕就不会知道马王爷究竟长几只眼!

    下一刻,就是啪的一声响!

    王天木的身形便立刻僵在那里,他的巴掌并没有扇到那小个子的脸,但是他的确听到了啪的一声响,紧接着,王天木便感到右脸颊上一阵火辣辣的烧,这时候,王天木才终于反应过来,他非但没能扇对方巴掌,反而挨了对方一耳光!

    “我艹!”王天木怒骂一声,本能的就要反手拔枪。

    “想死?”然而不等王天木拔枪,一截冰冷的管状物便已经抵在了他的后颈上,紧接着一个冰冷的声音便从身后响起,“想死,你就尽管拔枪!”

    下一刻,前方警戒的十几个孤军营将士也齐齐抬枪,拿黑洞洞的枪口瞄准王天木。

    再接着,前方环形街垒后面的两挺重机枪,还有再前方那栋六层宿舍楼上的官兵,上百个官兵都齐刷刷的掉转了枪口,瞄准了王天木。

    王天木顷刻间便如堕冰窟,整个人都僵在那不敢动。

    王天木也是见过大场面的,可是这样的场面还是让他感觉到肝颤。

    这个也十分正常,被上百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任何人都会紧张。

    “朋友,别误会。”王天木的额角很快沁出豆大的汗珠,这时候也不敢喊兄弟了,接着又低声说道,“我并没有恶意,我只是,只是,只是……”

    只是了三声却再只是不下,跟人说只是想要吓唬一下?人家能信?

    紧接着,刚才那个小个子大头兵便慢悠悠上前,下了王天木的枪。

    再接着,身后那人才移开顶着王天木后脑的枪,然后走到王天木面前。

    让王天木意外的是,竟然是个年轻人,看上去顶多也就二十出头,不过从年轻人身上流露出的气息,却让王天木不敢有任何轻视。

    这个年轻人自然就是徐锐,不过他并不是以本来面目示人,也不是以梁武义的形象,而是稍加修饰,变成了另外一副面孔,至少,王天木没办法把他跟梁武义和徐锐联系起来,尽管王天木见过徐锐照片,而且也见过梁武义的照片。

    至于刚才戏弄王天木的小个子,当然就是地瓜。

    徐锐转到王天木面前,冷然说:“你就是王天木?”

    对于王天木,徐锐可以说是闻名已久,当然,是在他穿越之前。

    在民国年间以及抗战期间的秘密战线,王天木绝对算一号人物,只可惜,这样一号人物最后却还是投靠了小日本,当了汉奸走狗,虽然后来陈恭澍洗地说,王天木的叛变其实是戴笠所安排的韬光养晦之计,但是这根本就经不起推敲,戴笠再是要韬光养晦,也不至于将整个上海还有天津的军统特工都送给日本人。

    要知道王天木版变后,几乎将日占区的整个军统系统都一锅端了。

    “在下正是王天木。”王天木抱拳说,“还不知道足下尊姓大名?”

    “不过一无名小卒。”徐锐摆了摆手,接着说道,“王区长此来有何贵干?”

    王天木的眉头便不经意见蹙成了一团,按理来说,这话不应该是由谢元问他的么?眼前这年轻人究竟什么身份?

    不过王天木毕竟是见惯了大场面,并没有将心中的想法摆出来。

    当下王天木回答说:“在下此来,是为了传达最高统帅部的命令。”

    “最高统帅部的命令?”徐锐把手一伸,说,“命令呢?给我吧。”

    “给你?”王天木的眉头便越发的蹙紧,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刚才不是说了么,孤军营一介无名小卒。”徐锐淡淡的回答说。

    “那样的话就很抱歉,我恐怕不能把命令给你。”王天木沉声说道,“统帅部有令,这道命令必须当面交给谢营长。”

    “是吗?”徐锐笑道,“那样的话,足下请回吧。”

    王天木皱着眉头说道:“恕我愚钝,足下这话什么意思?”

    徐锐微笑着说:“我的意思就是说,孤军营现在由我说了算。”

    王天木闻言目光猛然一敛,孤军营由眼前的这年轻人说了算?再环顾四周,却发现周围的孤军营将士竟对此毫无反应,这也就是说,眼前这年轻人并未瞎说,现在的孤军营真的是由他说了算,这究竟怎么回事?

    难道说,谢营长出了什么意外了吗?

    只不过,王天木已经没有时间追究这个。

    “好吧。”王天木吸了口气,说道,“既然孤军营现在由阁下说了算,那么,最高统帅部的这道命令交给你也是一样的。”

    说完了,王天木便取出一份电报递过来。

    徐锐随意的伸手接过电报,扫了一眼之后抬头对王天木说:“好了,最高统帅部的命令我们已经接到了,现在你可以回去了。”

    “回去?”王天木皱眉说,“你们不打算执行统帅部的命令?”

    “执行?”徐锐嘿然说道,“当然得执行,既然最高统帅部这么信任我们,我们当然不能让最高统帅部失望,王区长,请你回复最高统帅部和蒋委员长,就说我们孤军营绝对不会让他们失望,我们一定会打出中国人的威风。”

    “打出中国人的威风?”王天木的脑门上立刻浮起两道黑线,说,“阁下,如果我还没有眼瞎的话,最高统帅部下达给你们孤军营的命令,应该是放下武器,立刻向对面的英军投降吧?怎么可能要求你们打出中国人的威风?”

    “那一定是你眼瞎了。”徐锐哂然说道,“你也不想想,最高统帅部和蒋委员长怎么可能要求我们孤军营缴械投降?这里可是上海,是中国的地面,我们在中国的地面受到了洋人的欺负,奋起反抗难道有错?”

    说完了,徐锐又回头问孤军营的将士:“弟兄们,我们这么做有错吗?”

    “没错!没错!没错!”身后的孤军营将士轰然回应,巨大的声浪直冲云霄。

    “你看,我就说一定是你王区长眼瞎了。”徐锐冷笑道,“居然连字都不认识,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当上军统上海区的区长的。”

    王天木闻言凛然,如果到这时候他还看不出孤军营其实是想抗命不遵,那他不仅是眼瞎而且是傻了,很显然,从一开始孤军营就没想过要遵守最高统帅部的命令,不过,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因为孤军营已经吃过一次亏了,不可能同样的亏再吃第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