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3章 一眼看穿-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03章 一眼看穿



    与此同时,在上海。

    孤军营与英军的对峙仍在继续。

    意军那栋六层公寓大楼的底层是娱乐场所,里面配有桥牌、扑克、国际象棋、桌球以及保龄球等大众娱乐设施。

    这会徐锐正跟谢元在打桌球玩,杨瑞和几个连长在旁边看。

    谢元将一只花球轻轻推到袋口,起身说道:“徐司令,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接下来怎么办?”徐锐伏下身瞄准棕球,咧嘴笑说,“这个我还真没有想过。”

    刚说完,徐锐一杆推出,却由于发力过猛,直接将那只棕球推到了桌外,旁边的石长庆便立刻从已经落袋里的全色球里取回一只,重新放到桌上。

    “没想过?”谢元的脑门上却立刻浮起两道黑线,不是吧?这事可关系着咱们孤军营四百二十三个弟兄的命,又岂能儿戏?

    杨瑞和其余的几个连长也是面面相觑。

    徐锐又咧嘴一笑,问道:“谢营长有什么好建议?”

    谢元的脸色便越发的黑,都这时候了,你问我有什么好建议?这要是手下连长,谢元估计直接就会一巴掌把他拍死。

    不过徐锐终究不是他手下的连长,反而是救了他们孤军营的救命恩人。

    而且,徐锐跟孤军营官兵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却很快就获得了大家伙的认同,并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徐锐指挥孤军营所做的几件事,太他妈解气!无论是杀死英军、端掉意军的军营,还是昨天晚上的大肆抓捕白人,实在太******解气了。

    所以,谢元真要一巴掌把徐锐拍死了,弟兄们也绝饶不了他。

    不过很快,谢元就反应过来徐锐是在跟他说笑,当下摇头说:“徐司令,请恕卑职没有你这么好的心理素质,卑职实在经不起这样的惊吓,所以,请你无论如何也要把后续的行动计划告诉我们,也让我们好有个心理准备。”

    “那好吧。”徐锐正了正脸色,刚要说话时,外面却忽然响起一阵喧哗。

    “什么事?我去看看。”叶铭转身就往外走,然后很快就又折返回来说,“徐司令,还有营座,国民政府派财政部长宋子文过来交涉了。”

    “宋子文?”徐锐嘴角立刻露出了一丝微笑。

    这可是个传奇的男人,不是他的能力或者经历传奇,而是他的财富很传奇,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他的财富居然能够碾压美国的洛克菲勒等老牌财团,成为世界首富,无论如何这都堪称是传奇,当然,他的财富来得不怎么光彩。

    谢元、杨瑞还有孤军营的几个连长却都是微微动容。

    “走,看看去。”徐锐说完就转身往外走,谢元等人赶紧跟上。

    很快,徐锐就带着谢元等人来到阵地前沿,有意思的是,这个时候孤军营的前沿阵地甚至已经推进到了英军的鼻子底下,这个并不是一步就到位的,而是一点点的试着往前推,隔一会往前推进一点,发现英军不敢开枪就又往前推进一点点。

    而英军也是不肯往后退半步,所以就出现了顶牛的情形,两军的前沿阵地都已经紧紧的挨在一起,双方的哨兵都能拼刺刀了。

    所以,徐锐他们来到前沿阵地时,立刻就看到一个戴着眼镜,长得斯斯文文的小个子男子正在跟租界工部局总董事乔纳森激烈的争论,小个子男人不时的挥舞一下胳膊,神情看上去很激动,语气也很激烈,那样子简直是吵架。

    显然,这个小个子眼镜男就是宋子文无疑了。

    乔纳森也是毫不相让,不停挥舞着猪脚般的胖手,大声咆哮。

    两人说的是英语,虽然语速极快,但是徐锐听起来毫无障碍。

    其实有障碍也没关系,因为有两个西装革履的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孤军营的阵地前,将两人的对话即时转译成汉语。

    宋子文说:“乔纳森先生,我必须向你郑重的申明,这是上海,这里是在中国,我们中国的军人在中国的土地上采取任何必要的军事行动,这都是正当的,这是国际法敷予我们的神圣权力,绝不容任何个人、任何国家剥夺。”

    乔纳森说:“宋部长,我也想提醒你一句,这是租界,是租界!根据大英帝国跟贵国政府签订的条约,以及后续历届政府补签的协议,租界拥有法外治权,贵国政府在租界没有行使主权的权力,贵**队也不得在租界采取任何军事行动。”

    宋子文说:“贵国政府跟满清政府签订的南京条约,原本就是不平等条约,原本就是应该被废除掉的,不过今天,我们先不讨论这个,我们只讨论孤军营的事,孤军营采取的行动的确有些过激,这我承认,但是这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乔纳森说:“我才不管什么狗屁原因,贵军的行为已经严重冒犯大英帝国,如果贵军不能在二十四小时之内释放人质,就将招致严重的后果,不要说你一个财政部长,就算是贵国领袖亲自前来,也是改变不了这样的结果。”

    宋子文说:“如果这样的话,那就没什么好谈了。”

    停顿了下,宋子文又义正词严的说道:“来之前,我与蒋委员长有过沟通,蒋委员长和国民政府的态度非常明确,我们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都必须保证孤军营安全,只有在充分保证孤军营安全的前提下,谈判才能继续。”

    乔纳森说:“保证孤军营安全?不可能,这绝无可能!”

    宋子文说:“既然如此,那就请你们从香港调兵前来,准备开战吧,中国虽然贫穷,虽然弱小,但是我们绝对不会惧怕任何强敌,现在已经有了日本一个敌人,也绝不会畏惧再多你们一个英国,来吧,尽管来吧。”

    说完之后,宋子文便再不理会乔纳森,大步向徐锐他们走了过来。

    看到宋子文过来,徐锐只是微微一笑,谢元、杨瑞还有几个连长原本还想迎上前去,但是看到徐锐站着没动,便也没动。

    宋子文的目光一下就落在谢元的脸上,热情的伸出双手说:“谢营长,我们来晚了,让你们孤军营的将士们,受委屈了。”

    四行仓库八百壮士的事迹曾上过报纸,谢元更是曾经出镜,所以宋子文很容易就把谢元认出来,不过宋子文并没有发现站在谢元前面的徐锐,事实上,宋子文下意识的就把徐锐当成谢元的贴身警卫员,站前面是为了保证谢元的安全。

    谢元伸手与宋子文紧紧相握,无需讳言,谢元很有些感动。

    宋子文接着说道:“请谢营长还有孤军营的将士们放心,你们的事情,蒋委员长都已经知道了,蒋委员长已经做出指示,让我们无论如何也要保证你们的安全,我们也已经向蒋委员长立下军令状,一定将孤军营的将士全须全尾的带回去。”

    谢元看了眼徐锐,见徐锐没什么表示,便说道:“谢谢,谢谢委座还记得我们。”

    “委座当然记得你们。”宋子文又说道,“你们八十八师可是中央军的嫡系精锐,你们孤军营又是八十八师唯一硕果仅存的营级建制,委座又怎可能忘记你们?所以放心吧,委座不惜代价也会救你们出去的。”

    停顿了一下,宋子文又接着说道:“当然,眼下暂时还有些麻烦,现在英国人的态度非常强硬,谢营长,真不是我埋怨你们,你们这次做的也确实有些过了,杀了那么多英军看守先不说,居然还抓了这么多的西方人,这是要引发国际政治事件的呀。”

    谢元苦笑笑,刚要说话却又让宋子文打断了,宋子文又接着说道:“好在没事,这事还没有闹到无可挽回的地步,我们还是有办法让英国人退让的,只不过,可能需要你们孤军营适当做一些让步,比如说先放一批人质展示诚意。”

    谢元再一次看向徐锐,见徐锐微微颔首,便当即点头说:“可以,我们可以首先释放一批人质。”说完,谢元又回头对石长庆说道,“石连长,你这就带人去提两个人质来,就那两个比利时女人,放她们走。”

    石长庆答应一声,转身去了。

    很快,石长庆便又去而复返,并且带来了两个白人女子。

    “谢营长,谢谢你们的支持。”宋子文拍拍谢元的肩膀,带着那两个白人女子再次向乔纳森交涉去了。

    然后,宋子文又跟乔纳森平心静气的展开了交涉。

    宋子文说:“乔纳森先生,我们孤军营已经展示了足够诚意,首先释放了两个人质,你们是不是也应该有所表示呢?”

    相比刚才,乔纳森的情绪明显已经冷静下来,说:“好吧,谈判可以继续,但是这点诚意恐怕是不够,孤军营必须将绑架的英国公民全部释放,我们才会相信他们真的有诚意,然后才可以讨论,放行的事情。”

    宋子文说:“你的要求太高,恐怕很难满足。”

    乔纳森说:“那就先行释放一半人质,一半。”

    宋子文说:“我可以试试,但是不能够保证。”

    说完,宋子文便再次向着孤军营这边走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