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4章 你别天真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104章 你别天真了



    目送宋子文走向孤军营的阵地,乔纳森的嘴角立刻绽露出一丝阴冷的笑意,其实这只是一出双簧而已,他们早已经商量好,只等人质被释放,只要孤军营一缴械投降,接下来的事情就都由英国人说了算。

    换句话说,孤军营是生还是死,将会由英国人一言而决。

    但是为了取信于孤军营,或者说为了迷惑孤军营,这一出双簧还得唱下去,乔纳森还得摆出蛮横态度,继续跟宋子文扯皮。

    半天时间,就在宋子文来来回回的交涉中过去了。

    到深夜时,在宋子文的努力之下,孤军营终于跟英军达成协议,只要孤军营释放全部人质并解除武装,英军就保证他们安全,并且将由英国政府出面斡旋,迫使驻沪日军让开去路任由孤军营前往浙江归建。

    交涉完成,宋子文感觉整个人都快虚脱了。

    尽管这只是一出事先商量好了结果的双簧,可是这样来来回回的跑也是很累的。

    不过好在,最终协议总算达成了,这起外交事情也算是解决了,虽然算不上圆满,但是能有这个结果,宋子文觉得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唯一可惜的,就是孤军营的四百将士,这次恐怕是要被他们牺牲掉了。

    但是宋子文内心的愧疚只是一闪便消失了。

    为了整个国家的利益,为了整个民族的安危,牺牲区区四百个国民军将士的生命,又能算得了什么呢?如果为了保住孤军营而把大英帝国给得罪了,那才是因小失大,要知道大英帝国可是当今世界的超级大国,绝不是中国所能招惹得起的。

    当下宋子文对谢元说道:“谢营长,要不这就释放人质?”

    终于要进入最后的环节,释放人质,然后放下武器投降了。

    徐锐给谢元使了个眼色,谢元先是皱了下眉头,不过最后还是点头说道:“宋部长,释放人质的事先不急,你看你也累一天了,要不然先休息一下?”

    宋子文确实已经很累了,但这时候却不敢休息,皱眉说:“还是先放人吧。”

    谢元便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个时候,徐锐只能亲自出面,站到了宋子文面前。

    “宋部长。”徐锐微笑说,“你已经很累了,我劝你还是先休息一下的好,剩下的事,等到你休息好了我们再接着谈。”

    宋子文眉头一皱,问道:“你是谁?”

    不知道因为什么,宋子文忽然有了种隐隐的不安。

    “我是谁?”徐锐笑道,“王天木没有告诉你么?我就是一个无名小卒。”

    “你就是那个无名小卒?”宋子文闻言心头一沉,之前王天木告诉他说,孤军营现在不是谢元说了算,而是另一个年轻人做主,宋子文还不肯相信,以为王天木是在推卸责任,可是现在看起来,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不过宋子文还是觉得,事情应该不会那么的简单。

    谢元作为孤军营营长,应该不会那么干脆的交出指挥权。

    当下宋子文问谢元道:“谢营长,你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么?”

    谢元苦笑不答,徐锐却笑着说道:“宋部长如果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就跟我来吧,等到了休息室里,我会把什么都告诉你。”

    徐锐说完,转身就走,谢元、杨瑞和几个连长也跟着走了。

    宋子文皱了一下眉头,也只能跟上,他得弄清楚事情原委。

    不过,当宋子文跟着徐锐走进休息室时,却立刻大吃了一惊。

    傍晚时候,宋子文还曾经跟着谢元来过一次休息室,是来这里吃晚饭,那时候休息室里摆放的还是桌球什么的娱乐设施,可是现在,休息室里的娱乐设施都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方巨大的摸拟沙盘,竟是改建成了作战室!

    宋子文不是军人,但是对军事并不陌生,看清楚沙盘上标注的敌我双方态势以及兵力部署情形后,宋子文立刻心头一沉,看这架势,孤军营根本就没打算要缴械,而分明是要跟英军见真章,这他娘的是怎么回事?

    不过,宋子文很快就明白这是咋回事了。

    走进作战室之后,徐锐便立刻开始下达作战命令。

    “石连长,你们一连的任务是正面主攻,你们的任务只有一个,在最短的时间内突破英军的防线,推进到英军的指挥部,但是记住,英国人毕竟不是死敌,所以能够抓活的还是尽量抓活的,尤是那个弗格森准将,必须活捉。”

    “是!我们一连保证完成任务。”石长庆大声应喏。

    说完,石长庆还狠狠的一握拳,他早就盼着这么干了。

    “吴连长,丁连长,你们二连、三连从侧翼包抄,确保不走漏任何一个英军,全歼,我想要的是全歼!明白吗?”

    “是!”二连长吴亮和三连长丁文豹也是大声应喏。

    徐锐又将指挥杆重重扔到沙盘上,说道:“什么狗屁廓尔喀皇家步兵营?竟敢在我们孤军营面前撒野,老子就让他变俘虏营!哼哼!”

    几个连长闻言尽皆神情振奋,他们就喜欢徐锐身上的这股嚣张劲。

    宋子文却是吓坏了,大声说:“打住,打住,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徐锐嘿嘿一笑,说:“宋部长,说起来还得感谢你,要不是你来来回回跑,帮我们迷惑了英国佬,英国佬就绝对不会大意,这仗我们就算能赢,只怕也是惨胜,不过现在好了,现在由于你,英国佬已经完全相信我们将缴械投降,所以一定会放松警惕,却给了我们借机偷袭的机会,所以这仗最终能够打赢,真得感谢你。”

    “疯了,疯子,一群疯子!”宋子文闻言之后,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宋子文可是干过外交部长的,深知得罪英国会是招致什么样的后果,可是孤军营这群疯子,却居然拿他的交涉当成幌子,竟暗中算计英军。

    这是要把英国往死里得罪!孤军营这是要逆天!

    “谢营长!”宋子文又把目光转向谢元,沉声说,“你想过这么做的后果么?”

    谢元苦笑,他其实是不赞成这么做的,不过现在的孤军营已经不是他说了算。

    徐锐笑笑,抬起手腕说道:“现在对时,现在时间是十一点四十五分,再过半小时,零点十五分准时开始行动,去吧。”

    几个连长转身欲走,宋子文赶紧阻拦。

    “不许走。”宋子文伸手拦住几个连长,神情激动的说道,“都不许走!不能够这样,你们不能对英军采取行动,不能!”

    宋子文是真的急了,这要是放走了这几个连长,任由他们对英军采取行动,那他宋子文岂不成了孤军营的帮凶?真要是这样,他宋子文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更严重的是,一旦英国政府被彻底激怒,他宋子文就得当替罪羊了!

    这样的结果,是宋子文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的!

    “不许走,都不许走!”宋子文张开双臂拦住去路,叫道,“你们谁都不许走!”

    但是几个连长又岂会**他?尤其是石长庆这暴脾气,一把就将宋子文推倒在了地上,然后从宋子文的身上跨过去,扬长而去。

    目送石长庆等三个连长的身影远去,宋子文立刻像泄了气的皮球,瘪落下来。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全完了,全完了!”宋子文瘫坐在了地上,哀叹道,“你们惹下大祸了,你们惹下大祸了呀,你们是罪人,你们是国家、是民族罪人,中国将会因为你们的莽撞行为而付出惨重的代价……”

    “完不了。”徐锐冷然道,“宋部长,英国人没有你想象中的强大,我们中国也没有你想象中那么软弱,实话告诉你,西方的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只要我们真狠下心,下决心跟他们死磕,他们立刻就会退缩。”

    “你不懂。”宋子文摇头说,“英国的强大造出你想象。”

    “我不懂?”徐锐哂然说道,“宋部长,不懂的人是你。”

    此时的英国再强大,有二战刚刚结束之时的美国更强大?但既便是挟二战刚获胜的余威的美军,一旦中国人下定了决心,也照样可以跟美军掰手腕,所以说,中国人的敌人从来就是自己,只要下定决心,就没有战胜不了的外敌,古今如此!

    停顿了下,徐锐又接着说道:“更何况,难道就只许你们跟英国人勾结起来,算计我们孤军营,却不许我们孤军营反过来算计你们?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

    宋子文闻言心头一凛,表面上却装傻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别装了,宋部长。”徐锐嘿然一笑,哂然道,“你还真以为,我们会傻到再相信蒋委员长第二次?两年前蒋委员长把我们卖给了英国人,两年后的今天,蒋委员长的腰杆子难道就会伸直了,替我们孤军营伸张正义?你别天真了。”

    宋子文骇然说道:“原来你们什么都知道了?”

    “你们不傻。”徐锐嘿然说道,“我们更不傻。”

    宋子文便沉默了。